巨亏42亿港元、深受乐视牵连:曾和华为齐名的它是否真的回天乏力?

摘要:近年来,受乐视危机影响,酷派的日子并不好过。继2016年巨亏42亿港元后,酷派集团今年8月15日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每日经济新闻”(ID:nbdnews)

记者:董青枝 王晶

曾经的“中华酷联”,如今唯有华为依然冲锋在前,而无论是联想、酷派还是中兴,智能手机销量都已难现昔日辉煌,在后三者中,酷派的结局无疑最为让人惋惜。

而盘活百亿土地资源、猛攻美国手机市场,正成为乐视危机阴影下,酷派展开自救的两大法宝。



近日,酷派集团公告,将与星河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

此外,接手酷派手机业务的集团常务副总裁兼国际总裁杜金彪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今年9月份开始,资金不再是困扰酷派的大问题,同时酷派也在多方面接触各路投资方。他指出,正是猛攻美国市场以及聚焦精品手机的奏效,让各方合作伙伴恢复了对酷派的信心。

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资金问题向酷派集团求证时,酷派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方面要以公告为准。

酷派陷多重危机

近年来,受乐视危机影响,酷派的日子并不好过。

继2016年巨亏42亿港元后,酷派集团今年8月15日在港交所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目前经营未有改善,仍处于持续亏损状态,基于对集团未经审核综合管理账目的初步评估,集团截至2017年7月31日的营业收入约为27.16亿港元,同比下滑约52%,且集团流动资产已低于流动负债,近期偿债压力加大。

一边是亏损持续,另一边则是债务官司缠身。在自身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酷派集团先后被平安银行、宁波银行以及浦发银行起诉,三家银行追讨资金合计2.4亿元。

面对多家银行追债、业绩巨亏、集团估值被机构砍去85%、品牌老化的酷派,即便是曾亲手带领华为荣耀实现销售额“一年内从1亿美元到30亿美元”飞跃的刘江峰也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8月31日晚间,酷派集团发布公告称,刘江峰辞去CEO一职,将由董事会副主席蒋超接任。

事实上,刘江峰在酷派仅仅任职1年零15天,而在其任期刚满一年的2017年8月16日,刘江峰在酷派新品发布会上曾感叹,“在酷派的这一年,是我过去20多年职业生涯里都没有碰到的情况。”

随着刘江峰的离职和新管理者的上台,酷派如何自救成为眼下最棘手也最为紧迫的事。对此,酷派首先对管理层进行了调整。9月中旬,蒋超一次性重新任命了酷派集团4个副总裁,以及一级部门的助理总裁干部。

百亿土地资源有待盘活

虽然深陷危机,但酷派并非没有翻盘资本。实际上,酷派拥有“百亿优质资产(土地资源)”将与京基、碧桂园等一批地产商合作的传言不时浮现。

今年8月,在谈及解决危机的思路时,就连刘江峰也曾说过,

“酷派有价值将近100亿元的土地资源,大大小小的地产商很感兴趣;另外,银行包括银团的增发也都在努力。目前,对酷派感兴趣的投资方很多,但还没有结果,一切以公告为准。半年前都谈过(卖地),但董事会过不了。”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过不了”的“卖地”方案近日出现松动。10月17日,酷派集团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将和星河共同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有分析指出,引入星河也许只是酷派盘活土地资源的第一步。



记者注意到,接手酷派手机业务的集团常务副总裁兼国际总裁杜金彪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酷派这么多年积累了很多市值不菲的地产资源,会抓紧开发,盘活这部分资源,可能会合作开发。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酷派的土地资源价值较大,后续适当引导其他资金进行联合开发很关键。而如何规划具有高现金流收入的项目是至关重要的。酷派在房地产业务方面的转型,也是看到了地产领域较大的投资前景。类似投资本身没有问题,甚至可以和其产业发展有较大的挂钩。但是酷派的转型还不是全面的,是属于“蜻蜓点水”式的。

同策咨询研究部总监张宏伟认为,酷派本身不具备房地产开发能力,找其他开发商合作,后续有推进的可能。

对于危机中的酷派来说,盘活土地是否能解燃眉之急?地产商入驻是否能救活手机板块?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联系酷派方面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对方仍未回应。

值得注意的是,9月27日酷派集团发布的公告显示,其与平安银行签订和解协议,并清偿诉状中的全部贷款本息;同时,宁波银行也撤回了起诉。

近日杜金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酷派这段时间在多方面接触投资方,想办法筹集资金,资金的来源很多,包括投资人、地产商、银行、供应商、渠道的支持。

值得一提的是,酷派集团10月18日公告,公司与认购方中洲企业有限公司订立认购协议,内容有关发行面值为5.819亿港元的可换股债券,每股兑换价折让19.3%,募资拟用于补充公司一般营运资金。



对美国手机市场寄予厚望

此前,酷派高管还曾在发布会上预计2016年能拥有5000万~6000万台的出货量。然而现实是残酷的。2016年底,刘江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酷派全年的出货量仅为1500万台。

进入2017年后,酷派的国内手机市场份额排名更是跌出前十。今年7月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中酷联”在2500~2999元中端机的市场份额忽略不计,合计不足3%,归类为Others(其他)。

8月16日,酷派在深圳召开COOL M7新品渠道发布会,售价2699元的新机型无疑肩负着振兴酷派的重任。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走访深圳华强北周围的各大手机卖场、移动和联通营业厅后发现,酷派手机在线下市场上难寻踪迹。


▲图片来源:酷派官网

实际上,国内手机市场空间基本已被苹果、三星、华为、oppo、vivo等厂商瓜分。截至今年9月底,华为的手机发货量为1.12亿台,在全球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二,已超过苹果。酷派想要在这里东山再起,难度可想而知。

在此情况下,酷派似乎将越来越多的注意力放在了美国市场。

在杜金彪看来,美国90%的手机市场都是运营商市场,更符合酷派的发展。一方面酷派主要研发力量全部围绕美国市场来做,在美国圣地亚哥也部署了一部分研发力量。另一方面是配备最强的销售团队,抓美国前方的销售。再者,集中其他资源、精力重点主要投向美国市场。今年上半年,酷派在美国出货量同比增长60%,是酷派现在发展最快的市场,也是最大的市场。在美国的中国厂商出货量排行中,酷派排第二位。而未来两三年,酷派要做到全美中国品牌第一位。

“实践证明,美国市场在越做越好,对酷派整个公司的稳定帮助非常大,特别能缓解酷派当下的困难。但酷派坚决不会放弃国内市场,在这耕耘了那么多年,还会做下去。未来酷派在国内市场会更聚焦,聚焦精品手机,聚焦运营商。但除了手机业务,我们会不断拓展其他业务,比如非手机类的物联网智能硬件。此外,我们正在紧密布局AI及5G研发团队,现在不愁订单了,我们要通过科技创新实现弯道超车,重现辉煌。”杜金彪进一步分析称。

对此,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对记者表示,资金是酷派活下去的基础,但资金也不能解决一切,现在联想、中兴、TCL等品牌在国内的发展都很难,酷派也一样。除了要拥有足够的运作资金外,酷派的问题还涉及渠道重建等,现在手机市场份额越来越集中,酷派想抢回之前的份额很难。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董青枝 王晶,责编:柴佳音。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