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互联网医疗十年职场变化:创业公司死亡曲线长这样

摘要:然而医疗是一个缓慢生长、高管制的行业,现在政策虽然有放开的趋势,但是作为医改核心的医生多点执业政策、自由执业政策还没落地。况且医疗需求的增长有其客观规律,并不会随着供给端的突然增长而爆发。

看病救人,最初是和“巫”相关,带着文明早期的蒙昧,是一项神圣的活动。现代医学体系到了19世纪才建立,医学才算进入发展的快车道。

医疗这个行业,跟技术和认知更迭息息相关,从没有衰落过。

进入21世纪,政策、技术、资本交织出了这场风起云涌的医疗变革,动脉网有幸能够用手中的笔记录这场变革的进程。

在相同的时间里,拉勾网用另外一种方式——“招聘”推动着这场革命的前行。

在此,动脉网·蛋壳研究院同拉勾网一起,以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招聘数据为基础,回顾我们在互联网医疗这条道路上经历过的,畅想过的风景。

互联网医疗已经经历了10数年的风风雨雨,从商业互联网进入公众视野开始,互联网医疗已然从早期的单纯信息查询、挂号,发展到今天包括在线诊疗、辅助诊断等深入医疗诊疗环节的聚合体。

互联网医疗一路走来,经历了萌芽期的不为大众接受,也经历过成长期2013-2015年的疯狂扩张,再到2016年的资本寒冬企业发展开始分化。

互联网医疗已然走过了一个轮回。

回首过往,我们发现互联网医疗缺少一本为她所作的历史注解。

在这个时间点,拉勾网向我们提供了一份涉及4917家医疗健康企业,共74728条的招聘数据,其中包含企业规模、招聘时间、岗位、薪酬等信息。

我们剔除掉业务为传统医药、器械制造流通的企业,最后进入统计范围类的企业共2360家。我们将这些公司按领域分为41个大类,依据公司具体主营业务分为586个子类,对每一个公司进行验证和分析。

结合蛋壳研究院对互联网医疗的感悟,我们将从产业变迁和人才变迁两个角度,回顾互联网医疗的萌芽、成长与分化历程。

数据来源:拉勾网向蛋壳研究院提供了4917家医疗健康企业、总计74728条的招聘数据,其中包含企业规模、招聘时间、岗位、薪酬等信息。

样本对象:拉勾网平台所有带有“医疗健康”的招聘公司(除传统药械和保健品生产企业)。

统计时间:2013.07~2017.01

死亡判定标准:同时满足三项则判定企业死亡

A.官方网站无法打开

B.官方微信公众号、微博一年未更新

C.电话无法取得联系

目录

一 产业变迁——从院前院后向诊疗环节进发

1.1 萌芽:互联网第一波浪潮的弃儿,在医疗信息不对称的夹缝中滋长

1.2 成长:政策松绑,资本助力,疯狂生长

1.3 分化:在疯狂中生长,也在疯狂中分化

1.4 巨头的成长之路:成功者各有各的成功原因

二 人才变迁——从偏好技术型向渴望复合型转变

2.1 岗位类型:技术类岗位依然热门,职能类岗位异军突起

2.2 企业类型:拥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亟待填充人才库

2.3 技术型企业VS 服务型企业:高度依赖专业技术人才VS人才需求多元化

2.4 初创期企业VS成长期企业:人才需求结构保持稳定

2.5 招聘区域:一骑绝尘,北京需求最强

2.6 薪资待遇:存在增长瓶颈,但依然能吸引传统医疗行业人才

第一部分 产业变迁  从院前院后向诊疗环节进发

重要发现:

经过时间的洗礼,2013年前成立的企业逐渐走向成熟。

互联网医疗创业北京最热,成都氛围渐浓。

北京-以寻医诊疗为主,信息化解决方案为辅。

上海-以寻医诊疗和基因检测为主,健康管理为主。

深圳-以基因检测为主,健康管理为辅。

“15-50人”体量公司是城市创业主要构成。

大型企业主导医疗信息化解决方案,上市企业最多。

2015年医疗信息化最热。

医院信息化、医药电商、医疗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这三大行业最受创业者关注。

电商、妇幼、养老产业生态最丰富。

创业公司死亡曲线:机会越多越谨慎。

1.1 萌芽-未赶上互联网第一波浪潮,在医疗信息不对称的夹缝中生长

互联网自90年代末期出现以来,先后对媒体、通讯、零售、金融、教育等行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但对医疗行业的影响却微乎其微,直到这波互联网浪潮结束,互联网医疗也没搭上这趟快车。

互联网出现的意义在于给各个产业带来 “连接”和“智能化”。“连接”的作用是将以往在时间和空间上隔离的信息、人流汇总并进行重新分配。“智能化”是计算机科学的典型特征,他串联起医疗各个环节的数据,将诊疗环节重新梳理,并用创新技术实现医疗领域未曾有过的突破。

移动互联网发展、智能终端普及、传感器技术进步、互联网基础设施改善为互联网医疗提供爆发式增长的土壤。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从统计的互联网医疗企业中,将他们按照成立年份排列,为大家理清互联网医疗企业的发展历程。

这些企业中成立时间最早的可以追溯到1989年,这一年健帆生物涉足血液透析领域。当然,那时并没有互联网医疗的概念,企业业务还是以传统医疗服务和医疗领域入手。

90年代,慢病管理、母婴健康、医学影像、医学教育领域便零星地出现了互联网医疗的火光。直到1997年大批医疗信息化企业出现,互联网医疗的大幕才被正式拉开。

跟随着新世纪初的互联网浪潮,针对医疗行业信息不对称的特点,互联网医疗以信息查询、挂号转诊、医患沟通的方式渗入院前院后各环节,完成了第一批用户教育。

2003年开始,互联网医疗开始涉足诊疗环节,生物科技、辅助治疗、专科医疗如雨后春笋般生长起来。伴随着社会的消费升级,医疗行业也发生着类似的变化,消费医疗、医美企业纷纷在2005年左右建立,成为了现阶段互联网医疗的新生力量。

至此,互联网医疗全员集结完毕,而2000-2010年就是互联网医疗萌芽的黄金十年。如今备受大家关注人工智能、基因、消费医疗企业大多在这一阶段诞生,为互联网医疗在2013-2015的爆发打下了基石。

1.2 成长-政策松绑,资本助力,疯狂生长

一个行业的发展历程,通常是从技术创新开始。原有的结构体系被改变,企业创始人嗅到机会开始了探索。经历萌芽阶段之后,在政策放开时加上资本的强力推动,最终引爆行业,逐步成熟。互联网医疗发展也经历了这样的一条路径。

互联网医疗的起源时间虽然早,但是前十年基本是摸索阶段。2013年下半年以来,医疗领域的一系列政策利好。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互联网医疗便迎来了爆发。

2013年9月28日,《国务院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发布,其中提出了“非禁即入”的概念。凡是法律法规没有明令禁入的领域,都要向社会资本开放;凡是对本地资本开放的领域,都要向外地资本开放。这使得民营资本进入医疗健康领域的“玻璃门”被打破。

2014年2月,《关于医师多点执业的若干意见(征求意见稿)》发布,作为医改重点内容的医师多点执业有望进一步放开。

2014年5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新政中包括处方药可在网上销售。同样在5月,国务院发布《关于印发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2014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通知》,将推动公立医院改革这一任务放在首要位置,并硬性规定了各项任务的具体完成时间。

2015年公立医院改革集中出现大动作。接下来,国家对公立医疗机构的人事薪酬机构进行了系列改革,明确提出将医务人员从单位人转向社会人。

国家政策的导向是以市场化机制为主,以医生为主要医疗单元,实现医生多点执业,自此互联网医疗关键要素解绑。政策的全方位放开,对医疗行业带来了巨大的利好,资本随后大量进入。

经过时间的洗礼,2013年以前成立的企业走向成熟

从2013年下半年以来,资本对互联网医疗的关注已经是看得见的事实。2011、2012年里,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领域的投资还是个案。2013年下半年,投资量逐步攀升,2014年迎来了爆发。

互联网公司在2013年、2014年有较大幅度的增长,并在2015年达到了巅峰。不完全统计,有739家公司在2015年成立,单单是2015年7月便有80家互联网医疗公司成立。此后,随着市场空间的压缩,企业数量增速幅度缩小,并归于平稳。

这一阶段,在寻医问诊领域,2010年创建的挂号网获得了1亿美元融资,春雨医生、好大夫在线等医患平台相继获得融资,迅速扩大了互联网医疗的医生量。在医药电商领域,阿里巴巴切入买药环节。

2014年1月底,阿里巴巴宣布联手云锋基金,对中信21世纪有限公司进行战略投资,获得了其旗下子公司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的网上药品交易牌照。

创业地图:北京最热,成都氛围渐浓

互联网医疗公司地域分布在55大城市,以北上深杭广为主,占比超78%。此外成都互联网医疗公司创立有108家,排名第六,在西部排名第一,显示出成都的互联网医疗创业氛围已经相当浓厚。

北京-以寻医诊疗为主,信息化解决方案为辅

上海-以寻医诊疗和基因检测为主,健康管理为辅

深圳-以基因检测为主,健康管理为辅

2015年医疗信息化最热

三大领域创业呈增长趋势,医疗信息化整体解决方案引领行业发展,在2015年的互联网医疗浪潮中成为最热领域。

产业生态最丰富三大领域

根据公司数量及岗位需求,我们选取了产业生态最为丰富的三大产业:电商、妇幼、养老,分析他们的业务组成。

医药电商、保健品电商、医械电商位列三甲

电商产业涉及23大细分领域,参与公司达131家,其中医药电商公司为主导,占比近半。另外保健品电商(包括2家跨境保健品电商)与医械电商分别有20家、15家,成为垂直电商前三甲。

妇幼产业覆盖53大领域

妇幼产业涉及53大领域,参与公司144家,其中儿童健康服务平台、女性备孕、儿童体温监护、孕期健康管理、孕育健康管理位列前五。

慢病管理和养老综合解决方案引领养老产业主流

养老产业涉及28大领域,总计覆盖190家公司,以慢病管理和养老综合解决方案为主,所占比例达到74%,主导产业整体发挥引领作用。

1.3 分化—在疯狂中生长,也在疯狂中分化

同本世纪初的互联网泡沫一样,互联网医疗在经历了近十年的培育期过后,从2013年开始渐渐获得了资本的关注,2014-2015年度开启了疯狂生长模式。 

然而医疗是一个缓慢生长、高管制的行业,现在政策虽然有放开的趋势,但是作为医改核心的医生多点执业政策、自由执业政策还没落地。况且医疗需求的增长有其客观规律,并不会随着供给端的突然增长而爆发。

2015年末,互联网医疗变出现了分化迹象,有的企业在疯狂中成长,有的企业也在疯狂中快速死去。紧接着高潮,互联网医疗的资本寒冬在2016年如期到来。

需求稳定的市场短时间内涌入大量的参与者,结局只会是分化,这一现象在在线问诊领域最为突出。

2360家互联网医疗公司中,停止运营的企业数量为168家,占比7%。这些企业分布在19个城市,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深圳,其中北京创业公司死亡77家,占比为8.8%。

第二部分 人才变迁  从偏好技术型向渴望复合型转变

重要发现:

互联网医疗已现行业拐点。

技术类岗位居多,JAVA最热。

对产品经理的招聘需求在春节后达到峰值。

对文案的招聘需求逐年稳定增长。

对PHP的招聘需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成熟而缩减。

对Web前端的招聘需求保持缓和增长。

医疗信息化、寻医问诊和健康管理类公司是招聘大户。

主打B端市场,医疗信息化公司的招聘需求较为稳定。

主攻C端用户,寻医问诊公司的招聘需求摇摆不定。

“消费升级”影响医疗行业,健康管理公司的招聘需求持续旺盛互联网。

对医疗的改造深入核心区域,传统医疗媒体日渐式微。

方兴未艾,医药电商公司的人才需求最稳定。

技术型企业高度依赖专业技术人才。

服务型企业的人才需求多元化。

北京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爆发期早于其他城市。

互联网医疗公司的薪酬未出现明显变化。

互联网医疗已现行业拐点。

互联网医疗已现行业拐点

本次报告共统计了49597条招聘数据,除企业信息外,每家公司还录入了招聘岗位、发布时间(年、月)、岗位需求城市、最低月薪、最高月薪、工作经验要求、学历要求、工作性质(全职/兼职/实习)、最近更新时间9个岗位维度的数据。

2013年7月至2016年3月,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招聘需求呈高速增长的态势。每一年的月招聘量相比上年同期增加约1000个招聘岗位。然而,在2016年3月达到2491个月招聘量的峰值后,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招聘需求出现回落。

从招聘总量的走势来看,似乎互联网医疗已经迎来了行业拐点。

接下来,我们将从招聘的岗位类型、企业类型、技术型企业和服务型企业的人才需求差别、初创型企业(A轮和A轮以前)和成长型企业(C轮和C轮以后)的人才需求差别、招聘区域和薪资待遇六个更具体的角度,观察报告期间内互联网医疗公司对人才需求的变化趋势。

2.1岗位类型:技术类岗位依然热门,职能类岗位异军突起

技术类岗位居多,JAVA最热

互联网医疗公司在报告期间共发布515种招聘岗位、49597个工作机会。其中JAVA需求量最大,发布量达3505个。

此外在TOP 20需求岗位中,技术类职位过半。我们预计,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在医疗行业的普及,算法工程师、图像处理工程师等技术岗位也将会成为热门岗位。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报告涵盖的医疗类岗位极少。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是由于互联网医疗企业大部分并没有涉足最核心的医患诊治环节,而是为此提供相关服务;二是拉勾网专注于互联网职业机会,而非医疗行业,因此医疗类岗位出现频率低。

对JAVA的招聘需求量与整体招聘需求量走势一致

JAVA与其他编程语言相比,具有操作简单、应用广泛的特点。而互联网医疗公司的核心在于医疗,互联网只是一种技术实现途径。JAVA作为一种互联网基础技术,岗位需求量较大。而JAVA招聘需求量与行业整体发展趋势也联系紧密,因此出现JAVA的招聘需求量与互联网医疗行业整体招聘需求量同步的情况。

对产品经理的招聘需求在春节后达到峰值

产品经理是互联网医疗公司的骨干员工,是领导项目进展的核心人物。因此,项目周期内一般不会出现随意变更产品经理的情况。

互联网医疗公司对于产品经理的招聘需求在每年3月远高于其他月份,主要原因在于春节后互联网医疗公司开始推进新项目,需要稳定的项目管理人才,同时也符合“金三银四”的招聘规律。

对文案的招聘需求逐年稳定增长

从2014年开始,互联网医疗公司对文案的招聘需求逐渐增长,但增长幅度较平缓。主要原因是随着市场的成熟和竞争的加剧,互联网医疗公司需要投入更多的资源在品牌的宣传与推广上。

对PHP的招聘需求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成熟而缩减

移动互联网的成熟让许多互联网医疗公司把重心从网页端转向移动端,甚至直接跳过网页端。而PHP作为一种网站建设的基础层技术,也随之受到严重冲击。因此,从2014年开始, PHP的招聘需求量逐年下降。

Web前端的招聘需求保持缓和增长

随着竞争的激烈,互联网医疗公司更加需要重视与用户之间的联系。而Web前端工程师的作用就是通过设计和优化用户的产品使用体验,来增强品牌与用户的这种联系。因此Web前端的招聘量虽然有一定波动,但总体来看是在增长。

从招聘的岗位类型来看,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竞争已经从初级的技术竞争转向更加成熟的医疗服务质量的竞争。我们预计,随着资本热钱的逐渐退出,互联网医疗行业出现价值回归,未来IT等技术仍然是企业保持竞争力的必要条件,但是在行业日趋成熟的背景下,高质量的产品和服务才是制胜法宝。

以上是此份报告的部分内容。

这是针对互联网医疗职场变迁的研究报告—《“互联网医疗”职场报告》,从产业变迁和人才变迁两个角度,回顾互联网医疗的萌芽、成长与分化历程。接下来的内容还有:

对Web前端的招聘需求保持缓和增长。

医疗信息化、寻医问诊和健康管理类公司是招聘大户。

主打B端市场,医疗信息化公司的招聘需求较为稳定。

主攻C端用户,寻医问诊公司的招聘需求摇摆不定。

“消费升级”影响医疗行业,健康管理公司的招聘需求持续旺盛互联网。

对医疗的改造深入核心区域,传统医疗媒体日渐式微。

方兴未艾,医药电商公司的人才需求最稳定。

技术型企业高度依赖专业技术人才。

服务型企业的人才需求多元化。

北京互联网医疗公司的爆发期早于其他城市。

互联网医疗公司的薪酬未出现明显变化。

互联网医疗已现行业拐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动脉网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