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优衣库对各个收入阶层的覆盖能力为何这么强?

摘要:优衣库是大众服装领域离技术最近的,没有技术,上述所有“感觉”,可能都会显得空洞。

当今中国,“社会分层”是最敏感的公共议题,而目力所及,在具备品牌光环的大众消费市场,除了iPhone,至少在服装领域,优衣库算是个特殊的存在。每隔一段时间,“优衣库对各个收入阶层的覆盖能力为何这么强?”的提问便会在网上频繁出现。

有趣的是,在诸如北京这种“折叠”的城市,人们收入有别,却普遍将HEATTECH和轻便羽绒服等爆品视作衣柜常客,人们也普遍感觉,优衣库店面清新,价格适中,体验良好,格调鲜明。

但必须指出,这种穿透阶层的力量,更多是拜技术所赐。优衣库是大众服装领域离技术最近的,没有技术,上述所有“感觉”,可能都会显得空洞。在我看来,这种穿透阶层的力量,来自人们痛点的相似,所有人都想用最得体的方式,在冬天保持温暖,在夏天保持干燥,这让他们在技术革新面前变得趋同——就像所有人都热爱iPhone并觉得用它理所当然一样,通过HEATTECH等产品,优衣库亦成功将科技渗透进大众生活。

不只在中国,HEATTECH系列在全球已售出10亿件,面料头尾相连,绕地球7.5圈——考虑到服装市场每年生产总量为190亿件,是智能手机的150倍,这种渗透过程,很多时候被淹没在IT技术进步的迷雾中了,所以有无知者在网上发问:“为何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服装穿着却好像一直没有技术进步?”

事实当然并非如此,10月24日,纽约曼哈顿Spring Studio,优衣库与合作伙伴东丽首届“服适人生的艺术与科学”科技博览会在此举行。某种意义上,这是两家公司合作15周年的一次庆生——从2003年HEATTECH系列诞生算起,两家公司通过一次次技术尝试,一次次颠覆人们的穿衣常识。博览会上,HEATTECH,ULD高级轻型羽绒服,AIRism舒爽内衣,Dry-EX高功能吸汗速干面料等产品完成了一次技术巡礼。

当然,相比优衣库,其技术合作伙伴东丽的名字稍显陌生。作为全球最大的综合性化工集团之一,这家拥有90余年历史的公司,已将自身技术应用于飞机,汽车,火箭,家电,3C和医疗等诸多领域。而它对服装技术进化史的书写,还要从20年前谈起。

在人类经历过的大多数岁月,体态臃肿,是冬日常态,这也成为柳井正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念头:“如何让针织衣系列既保暖又轻薄?把人们从冬季臃肿的服饰中解放出来?”这个念头萌芽已久,直至他看到一篇报道,才让它觅得曙光。

1999年,《日经》上刊登了一篇东丽和波音合作研发的新闻,东丽对“纤维技术在未来将带来颠覆性变革”的看法,与柳井正不谋而合。他托人找到东丽社长前田胜之助,把挥之不去的念头讲给他听。但即便是对深谙纤维发展脉络的东丽来说,这个念头也算天方夜谭了,更何况,还有外人跑到东丽社长的面前发牢骚:“为什么东丽这样的大公司要跟优衣库这样的小公司做生意?”

好在结果令人欣慰,进入21世纪,优衣库不断变大,经过前期磨合,2003年优衣库和东丽创建“次世代原料开发团队”,双方开始为一个“想象中”的产品共同攻坚。2006年,两家公司更是建立了一种类似“虚拟公司”的共生关系:东丽负责研发生产,优衣库负责企划,营销和销售,他们不循常规又完美互补的合作,在当时亦被看作产品之外的创新之举。

大概十年后,有学者将这种类似生物界“协同进化”的关系,定义为“积木式创新”: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木桶理论”(一只水桶能装多少水取决于最短那块木板),在同一产业链上,不同企业悉心打磨自己的最长板,然后与其他企业的最长板嫁接,通过构筑一张价值网络,瞬间形成合力,迅速占领市场,是在剧烈变革的时代,最睿智的企业组织形式。

早在十余年前,优衣库与东丽便深谙此道。

先行者优势

HEATTECH是这家“虚拟公司”诞生的第一个产品,也是人类服装技术史上一个重要时刻。

时至今日,怎样形容它的成功都不过分。柳井正自己也不曾想到,当他把“让针织衣系列既保暖又轻薄”的念头告知东丽的20年后,HEATTECH系列已形成面向不同需求的三个产品线:温暖内衣,倍舒暖内衣和高舒暖内衣。纤维,纱线与面料结构等方面的差异,让倍舒暖内衣的保暖性能是温暖内衣的1.5倍,高舒暖内衣的保暖性能是温暖内衣的2.25倍。

科技渗透大众生活的一个标志,就是没人会了解技术本身,只关心技术对生活的改善:就像大众从不关心iPhone芯片和传感器的运作原理一样,多数人也不知道HEATTECH的热吸附原理——由4种不同纤维编织的特殊结构,与汗液产生反应后生成热能,通过由纤维空隙形成的空气层形成保温——人们只知道,它在冬天真的很受用。

这种受用,来自纤维在微观世界中的相互交融。多次改良后,HEATTECH已由早期的聚酯纤维和棉纱线组合,发展到4种不同纤维混纺而成:粘纤附着人体湿气,将水分子产生的动能转化为热能;仅有发丝1/10细的极细腈纶取代了原先的中空绵,形成气囊,保存从粘纤中散逸出的热能;氨纶拥有高伸缩性,大幅提升舒适度;聚酯将水分快速吸收并干燥,在多次洗涤后保持衣物形状。

在博览会现场,各种实验也直观还原了上述过程:将HEATTECH放进有加湿器的箱子,热成像与温度指数温度上升明显,模拟了HEATTECH利用汗液发热的原理。

另一装置模拟了发热后的保温效果,白柱代表纤维,红球代表热量,可明显发现排列更紧凑的纤维将热量锁在空气层。

在现场,不少参观者都对这种发热方式颇为好奇,但我个人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万能的淘宝有无数“发热保暖内衣”,日本本土也有一些类似竞品,但为何多年以来,在技术上HEATTECH仍处于近乎垄断的地位?

在博览会的采访环节,我将这一问题抛至给优衣库的技术高管,他的回答很简单:十余年的不断迭代,夯实了HEATTECH的技术壁垒,阻碍了后来者的追赶步伐。“HEATTECH不是一诞生就拥有现在的技术,每年我们都会增加功能,这些附加技术,直接来自于我们的用户反馈。”

的确,自2003年上市,HEATTECH就不断根据用户反馈“小步快跑,不断迭代”:2004年加入吸汗速干功能,2005年增加保湿效果,2006年革新面料打造柔和触感,2007年新增伸缩性功能并将保湿效果提升,2013年推出倍舒暖系列,2016年推出高舒暖内衣系列——今年则在纤维中增加了具有保湿与抗氧化效果的摩洛哥坚果油成分,且在男款使用了无缝缝纫技术,袖口与颈部的滚边不再存在,女款添加罗纹产品,让触感更佳。

对同一款产品持续多年的迭代,在服装领域极其罕见。有趣的是,这种“率先起步,数据反馈,改良产品,巩固市场”的商业闭环,在科技领域倒是蛮常见。

让它自由呼吸

除了HEATTECH,博览会还展示了优衣库ULD高级轻型羽绒服,AIRism舒爽内衣等核心产品的技术路径。

比如ULD 高级轻型羽绒服。人类是视觉化动物,电影《史蒂夫·乔布斯》里,乔布斯在酝酿iPod时就指着女儿笨拙的随身听说:“我要把1000首歌装到你的口袋里”,女儿瞬间觉得不可思议,这就是视觉化的力量,视觉是展现科技的最佳途径。

于是在博览会现场,一只气球让一件羽绒服腾空而起。哪怕参观者在冬日已习惯了它的轻盈,也知道它“只有两个鸡蛋重”,但看到羽绒服飘在天上,依旧赞叹不已。

也有好奇者发问:它为何这么轻?事实上,与传统羽绒服相比,ULD羽绒服的制作理念更为先进,其无需传统羽绒服的内胆,即可填入高品质羽绒,而超轻尼龙细支纱材料带来轻盈感受,也带来出众保暖性。

当然,仅有保暖性还不够,在过去的冬季,人们对羽绒服可谓爱恨纠缠,它让人温暖,却在许多时候成为累赘,大众对羽绒服的态度其实是冷漠的,需要你时请张开环抱,不需要你时请尽量缩小——ULD便是如此,在博览会的极限压缩实验中,一件 ULD 羽绒服被轻松打包进各种狭小空间,一个公文包,一只球鞋,一只马克杯。

而在ULD羽绒服的不远处,AIRism舒爽内衣展台同样惹眼。

几乎所有人在穿着甚至触碰到AIRism面料后,都会瞬间感觉到它的“轻若无物”。剖析其技术原理,它使用了比发丝更纤细的超细涤纶纤维面料,多边形截面纱线的特殊编织结构带来强大吸汗速干性能,高科技智能面料有效发散身体闷热感;超细纤维面料营造出柔滑触感。

博览会现场也通过各种实验,印证了AIRism的各种功效:在AIRism纤维面料与棉质面料上分别洒水并开启风扇,明显可以看到AIRism面料上的水渍迅速变小,体现速干效果;此外观展者还可亲身触摸3倍柔滑轻盈的 AIRism 科技面料,并通过与棉质面料的对比,感受AIRism面料的精细编织工艺与顺滑质感。

另外,这次博览会还展示了Kando Pants感动裤和Dry-EX 快干科技面料等产品——总之一切指向一点:这些注定写进服装技术进化史的产品,正在不断渗透进大众生活,让所有人时刻保持舒适。

当然,人类对服装的诉求,会随着科技进步而欲求不满。要知道,在科技领域,未来十年将会令过去十年黯淡失色,服装亦如此。在诸如《三体》等科幻作品里,植入柔性传感器以实现生理指标实时监测的服装,对电子产品进行控制的服装,几乎是未来标配。

而这次科技博览会,优衣库和东丽就通过概念性产品,向人们宣告“未来已来”:根据不同光线改变颜色的外套,检测生命体征的紧身衣,通过太阳能给手机充电的衣服……你可以从这些衣服中,窥见人类对未来服装的期许。

总之,在我看来,这次科技博览会传递了这样一个讯息:服装的演变直接反映出人类社会的经济变化,政治变革与文化变迁,但重要的是,时代越是自由,越是没有束缚,“舒适”就越成为判断服装的第一准则。多年以来,优衣库和东丽就不断通过技术创新,让人类的“第二层皮肤”更加舒适,让它忘记季节所限,自由呼吸,让它更加善待人类那层真正的皮肤。

好的技术,让人自由

那么最后的问题是,将服装科技渗透进大众生活,究竟意味着什么?

首先你得承认,人类社会发展的所有变量里,技术是最本质的因素,而有趣的是,当一项技术诞生,便有了自己的“生命”,再没人能预测它对人类的影响。

举一个我最近看到的例子:人类发明了犁,让田间劳作效率提高了7倍,使得一个社会只要20%的人口从事农业,就能养活所有人——当时人类对犁的认知就停留于此。但它究竟意味着什么?学者万维刚解释道:“这意味着妇女不用去地里干活了,可以专门在家里带孩子和操持家务;这又意味着两性分工的变化,这意味着很多人可以从事手工业、商业等其他行业;而这又意味着更复杂的经济,以及专门的知识分子的出现,事实上东方和西方的各路‘圣人’都是农业普及的产物。这意味着一部分人可以根本就不劳动,专门享受别人的劳动成果;而这又意味着阶级分化的产生。”

面料技术的革命当然没有犁这般意义深远,却也遵循相似的内核——即使发明者自己,也说不出它全部的应用场景。柳井正就透露了一个小细节:在新加坡这个温暖的国度,HEATTECH卖得特好,有很多人穿着它健身,这会出更多汗,也有很多人穿着它适应冷气过足的办公室,这令柳井正自己也感到意外。

所以站在今天的视角,不太可能推导出当人们实现“在炎夏更凉爽,寒冬更温暖”之后全部的发展链条,它对时尚有何影响?对生产效率有何影响?乃至对气候有何影响?

但当你在冬日穿着薄衣自如行走的时候,你便可以确定,它已经渗透进人们的生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它让你我的生活,更加自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李北辰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万亿服装定制市场,谁说不会打败ZARA和优衣库?

谁说实体零售真不行了?优衣库母公司要开3500家门店

手机品牌为何钟爱分家过日子,不仅仅是因为孩子大了留不住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