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蓝单车退款声明成了空头支票,口碑虽好最终还是黯然退场

摘要:小蓝单车被上门讨债者撒冥币的消息引爆网络,此前一直怀疑小蓝单车要倒闭的言论被证实。资本实力和投放量不足的共享单车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新的市场,可能都会面临被淘汰出局的窘境。

刘桓/文

2017年11月3日,小蓝单车被上门讨债者撒冥币的消息引爆网络,此前一直怀疑小蓝单车要倒闭的言论被证实。

1

2

实际上,从野兽骑行孵化出的小蓝单车自从投放市场以来,一直有不错的口碑。轻便、好骑……是多数小蓝单车用户的评价。

对于小蓝单车来说,他们也有着类似的自信。

2016年11月,选择进军共享单车时,李刚就认为,自己做共享单车的优势是:

1,野兽骑行在自行车领域有近两年的累积,在自行车本身的用户体验,以及联网智能方面有一定的经验和优势;

2,野兽骑行有自己的工厂,也有合作的供应链伙伴,在投放环节,有一定的产能保障。

小蓝推出的两款产品:bluegogo和bluegogo pro都能提供不错的用户体验,车把握持性好,座椅可自由调节,bluegogo pro还实现了3级变速。

在定位系统方面,小蓝单车配备了亚米级别的定位系统,在城市范围内,定位误差控制在5米之内。另外,推出的“天眼系统”,通过天眼系统,公司可实时看到整个城市的车辆流转情况,并通过算法,准确合理地进行调度。

今年3月,小蓝单车对外宣布,进入北京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超过8万辆的投放,全国累计用户达625万。

共享单车最早的壁垒,或许不是体验

通过在产品和运营方面的努力,可以说小蓝单车在产品体验方面做到了行业领先。但在这一阶段,产品体验或许并非共享单车的竞争点。

如果用户同时面临几辆不同的共享单车时,毫无疑问,他会选择体验更好的那一款。但是经过ofo和摩拜的圈占,大多数人已经成为了这两家的用户。随着这两家投放量的越来越高,他们找车的几率在下降,因此很难会去想第三款产品,也就不会下载小蓝单车的APP。

如果用户还没有被摩拜和ofo圈占,那么小蓝单车将很有可能在用户和活跃度上取得领先,但问题是太晚了。

小蓝单车入局时,摩拜单车已经完成了腾讯参投的5500万美元C+轮融资;而ofo也完成了1.3亿美元的C轮融资,并且在投资方中出现了滴滴出行的名字。

也就是说,国内有实力的投资机构和公司都已经做出来抉择,后来者的生存境况基本被写定。

好在共享单车的风口还想让其他没有参与进摩拜和ofo的机构搏一把,小蓝单车在2017年1月,拿到了黑洞投资领投的4亿元融资,这事小蓝单车的第一笔,也或许成为最后一笔融资。

4亿元在共享单车市场上激不起太大的浪花,尤其是进入投放大战后,车辆数量不足将直接影响用户量和运营效率。

禁投令:或许加速了小蓝的衰败

2017年9 月 7 日, 北京市交通委召集各区管理部门和 15 家共享自行车企业负责人, 听取了关于共享自行车投放和管理的意见建议后, 经研究决定,暂停在北京市新增投放共享自行车。

这是继上海、广州、深圳、武汉等 11 个城市之后,北京成为了暂停共享自行车新增投放的第 12 个城市。

而小蓝单车的运营城市,如北京、广州、深圳、上海都被列入了禁投名单。

如果资金紧缺还可以去融资的话,那么禁投令或许是直接给包括小蓝单车在内的小规模公司判了重刑,靠已经投放的数万辆单车,肯定拿不出好的运营成绩,没有好的成绩单,融资将更加困难。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中心研究员、副教授朱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共享单车已经步入了精细化发展的时代,而这也会成为共享单车未来发展的主基调”。这种精细化运营除了要求运营商提升运营效率外,占领细分场景也是趋势之一。

在很多单车品牌转向细粉场景的同时,小蓝继续坚持城市运营,但即便是去做景区和小场景的生意,结果也未必有大的改观,尤其是短时间内拿不到融资的情况下。

恶性循环,小规模共享单车的命运?

与小蓝单车一样,在产品上精益求精的还有町町单车,二者的起步时间也都差不多,甚至命运也或许类似——町町单车已经宣告倒闭。

据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透露,公司的2000万元启动资金是其父母支付的,由于父母公司资金链出问题,导致町町单车资金链断裂而倒闭。

原本只投放量一万多辆单车的町町单车本不会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但由于无法及时退还给所有用户押金,导致公司以“老板卷款跑路”的舆论出名了。

现在,小蓝单车也遇到了退押金的问题,甚至有用户愤怒地往公司撒冥币。

今年3月份,小蓝单车推出了半年特权卡,费用为199元。只要在有效期内6天有骑行记录且押金未退,180天后即可全额返现。

如今特权卡已经进入返现期,但是不少用户反馈小蓝单车突然强制升级至全年特权卡,将用户提现时间推迟半年。此举引发了更为严重的结果——大量用户集中申请退款。

小蓝单车官方微博声明,将会加大人手采取多种措施多渠道解决用户退款问题。

然而官方声明仅是空头支票,据《成都商报》报道,小蓝单车位于航天科技大厦侠客岛共享办公航天岛的办公室里已经很多天没有人上班了,3个维修点已经有2个撤离,维修师傅几个月没有发出工资了。

针对以上信息,有媒体致电小蓝单车创始人李刚,对方短信回复道:“搞笑的谣传”。但对于小蓝单车目前的运营状况以及押金难退问题,对方没有回应。

综合近几个月的表现来看,小蓝单车真的遇到了严重的危机,尽管很多用户表示了对小蓝单车产品的认可,但是在没有钱运营,车辆不足,无处投放等难关考验之下,小蓝单车的倒下也不难理解。

共享单车市场的新一轮洗牌已经开始,前不久永安行和哈罗单车的合并就是这种市场重新洗牌的具体体现。

资本实力和投放量不足的共享单车如果不能尽快找到新的市场,可能都会面临被淘汰出局的窘境。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刘桓,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走进“共享单车第一镇”:工厂纷纷倒闭 老板抱怨人性太坏

并购潮与死亡潮赛跑!共享单车残酷的下半场还有救命稻草?

90后尝试共享单车创业:从奥迪R8到穷得只剩条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