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给阿里大文娱之后,大麦网咋就犯了众怒遭万人口诛笔伐?

摘要:面对中国在线票务市场的顽疾,即便有了阿里作为股东,大麦网依旧备受争议。出售给阿里大文娱之后,大麦网的彼岸在哪里?


  大麦网摊上事了。

  10月25日上午十点,成千上万的电竞爱好者开始在各个社交平台上对大麦网口诛笔伐。

  其原因也非常清楚,代理销售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门票的大麦网,在十点整正式开放售卖鸟巢站门票后马上出现了五花八门的问题。

  总而言之,买不上票。

  这不是大麦网第一次出现问题,2017年9月27日,大麦网开始发售LOL四分之一决赛门票的时候,想去现场观赛的小伙伴就遇到了这个困难。

  间隔不到一个月,出现相同的问题,大麦网到底怎么了?出售给了阿里大文娱,大麦网的彼岸在哪里?

  大麦网 高处不胜寒

  成立于2003年的大麦网前身是中国票务在线(1999年成立),由原小红马快递的创始人曹杰在快递业务基础上“嫁接”创立,2004年,大麦网母公司获得联想集团3000万元的投资,2005年公司营业额近一亿元。

  2010年2月,大麦网获得海纳亚洲创投基金的B轮投资1亿元。

  演出市场的发展和网络的进步催生和滋养了在线票务,随后大麦网成为中国最大票务平台,并成为业内首个线上娱乐社区与电子商务一体化平台,在中国30余个城市为重大娱乐体育事件提供独家票务系统和市场营销管理团队。在中国商业化live的市场占有率始终高居榜首,从票务技术应用和市场规模角度,也已达到世界级水平。

  2013年大麦网销售额达到了13.5亿元,位居全国第一,占国内可市场化票务部分的60%以上。

  2014年,阿里巴巴参与了大麦网的C轮融资;2017年3月,阿里全资收购大麦网,随后,原创始人曹杰变成了特别顾问,由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阿里文化娱乐集团秘书长张宇出任大麦网CEO。

  只是,作为国内票务第一的平台,大麦网高处不胜寒。

  资料显示,作为在线票务平台,大麦网的主要收入来源除票务产品销售外,广告费用、宣传明星演唱会所得佣金也是大麦网部分收入来源。这种商业模式中,票务公司还可以参与一些大型活动演出的前期设计,在票务渠道上做一些推广并和组织者进行分成,这也能获得一部分收益。

  只是,这是针对一些不太畅销的活动或者演唱会。

  如果遇到一票难求的竞赛,大麦网也一样受制于行业现状,备受粉丝争议。

  9月27日,大麦网开始发售LOL四分之一决赛门票的时候,购票问题重重。

  10月25日,同样,大麦网官网购票问题不断,但是在其他平台,开放售票五分钟之后,闲鱼和淘宝上便有黄牛售卖门票了,且价格高昂。

  这便把大麦网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尽管大麦网官博及时道歉,但这难以平息电竞玩家的怒火,人们无法相信华语第一票务平台,背靠阿里云强大服务器的大麦网会承受不住八十万的同时访问量。

  背后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大麦网尽管已经成为业内老大,也依旧无法改变票务行业多年来的顽疾。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票务公司选择把主办方给的票通过黄牛渠道来哄炒价格,来从中牟取更多利益。比如,某热门比赛,一些主办方把票放给票务网站代理销售权之后,只会给网站很少的一部分票,剩下的大部分主办方会直接卖给黄牛。黄牛在拿到大部分票后又同时去和观众去争抢票务网站上公开售卖的那一小部分。

  这样一来,一场演出,门票甚至有百分之九十落到了黄牛手里。大量有需求的消费者去争抢剩下的一点点票。谁能买到真的就是幸运儿了。有着刚需的粉丝观众也只能痛骂票务网站的同时又乖乖接受黄牛的高价。

  在整个环节中,主办方不吃亏,卖给黄牛是原价,还不要代理费;黄牛不吃亏,天价票能卖出去一半就是大赚。

  受伤的只能说多掏钱的消费者和背黑锅的票务公司。

  一个畸形的产业链与残酷的现实,这就是在线票务公司面临的现状。

  在这种背景下,尽管作为行业老大,然而大麦网依旧逃脱不了受争议的现实——在大量粉丝的愤怒投诉下,网络315警示很快开始调查此事,大麦网又一次站在了风口浪尖上。

  在线票务的未来——长途漫漫 难以看到的彼岸

  作为在线票务的龙头,在备受争议的当下,大麦网何去何从?

  这是一个问题,尽管大麦网在票务行业具有一定的垄断能力,同时也因其强大的整合能力收到业内认可,比如,大麦网参与了票务的生产设计、后续使用等一系列环节;自主研发MAITIX票务系统、快速分发系统等,实现了电子票、网上选座、手机选座、银行联网0配送、RFID等全方位线上线下技术。这些都是任何企业在短期内无法轻易模仿和复制的竞争力。

  更重要的是,被阿里全资并购之后,阿里大文娱还可以整合其音乐内容等资源,更好的实现资源整合。

  只是,即便如此,作为在线票务龙头的大麦网的前景依旧迷茫。

  资料显示,演出票作为一种具有高附加值、非标准化的产品,属于精神消费,相对于物质消费,它的消费人群并不多,尤其是票价超过500元的时候,统计资料显示,2017年1—7月北京地区演唱会平均票价600多元,全国演唱会平均票价约560元,这个时候,谁来购买演唱会的门票是个问题?

  其次,如何从单纯的票务营销拓展到内容及上游的演出市场,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资料显示,如果涉足上游的演出市场,那么势必就要与场馆发生关联。在中国,一个公开的秘密是,大的场馆场租费高昂,中小型演艺场所缺乏。

  比如,在广州,广州大剧院场租费高达20万元,很多普通的演艺团体望而却步,

  如果要学百老汇从并购的方式进入场馆运营,然后再整合内容制作、票务,实现整个产业链一体化,然而,则对公司整体实力要求较高。

  比如,大麦网,如果大麦网自己涉足场馆运营的话,则是需要具备强大的资本实力,同时还需要强大运营能力以及善于营销的专业才演人才。

  然而,截至目前,在所有想模仿百老汇的人当中,几乎没有人复制成功。

  这都是大麦网的痛心之处,尽管已经耕耘了14年,然而依旧上不来,下不去。

  更痛心的是,面对中国在线票务市场的顽疾,即便有了阿里作为股东,大麦网依旧备受争议——英雄联盟(LOL)全球总决赛在中国举办意义非凡,这是中国多年来承办的最高级别最大规模的电竞赛事。可电竞玩家的热情被大麦网的无票风波和跋扈的黄牛当头泼了一盆冷水。

  种种现实面前,我们或许理解曹杰出售大麦网控股权的内心。

  只是,出售给阿里大文娱之后,大麦网的彼岸在哪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GPLP 的原创作品,责编:宋雪峰。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大麦升级为现场娱乐事业群,阿里文娱构建全链路新基础设施

大麦品牌焕新背后,折射出娱乐消费升级哪些新趋势

大麦网升级“现场娱乐”,拱卫阿里“一个大文娱”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