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晶泰科技温书豪:跨界医药的三个物理学博士后,如何打破国内医药创新格局?

摘要:在药物研发领域,对很多投资人来说,达标的创业者其实很难找,但这三个来自MIT物理学博士后的医药“跨界”,却得到了辉瑞、腾讯等巨头的背书。

文丨尹磊

新药研发的高成本、高失败率、漫长周期,是人尽皆知的行业现状。动辄十几、二十亿美金的研发费用,让辉瑞这样的跨国药企格外重视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的研发新技术,然而工业应用需要满足的标准却非常严格。

但是在2016年辉瑞的一次晶型预测盲测中,一支中国团队却脱颖而出,击败了欧美多家知名机构与技术队伍,获得了辉瑞的选择。

这支叫晶泰科技(XtalPi)的团队,不论在精确度还是全面度上,都远超其他解决方案,更将过去需要几个月的研发时间缩短到了几天。对于辉瑞来说,这多少有些出乎所料。“能看出来辉瑞还是挺震惊的,因为我们当时才成立两年,而且团队大部分都是国人组成的。”

对于辉瑞这样的企业,一种新的研发药物,可能就意味着年销售额十几亿美金的未来市场,一旦分子结构泄露,损失不言而喻。但晶泰科技的技术表现与解决方案能力,让辉瑞最终确定了这次合作。

晶泰科技所做的,是通过计算物理、量子化学、人工智能与云计算,提高药物研发关键环节的效率与成功率,大幅缩短药物发现、药物设计、药物固相筛选与药物制剂开发的时间,对降低后续药物发展的风险以及药物专利的申报与保护起到关键作用。

整个2016年,温书豪的团队几乎没什么收入,除了加速研发,在辉瑞的盲测中一举征服这个大客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是他们和马化腾的会面。一年之间,从腾讯的战略投资到辉瑞合作的谈成,对创始团队——温书豪、马健、赖力鹏三人来说,是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

物理学术派的“跨界”和出乎意料的成效

▲晶泰科技(XtalPi)创始人温书豪:“很多投资人还是要你做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是我们以前的一些困境,今年年末,这些就不算什么了,我们已经在辉瑞做出了成果。而且这些大企业不仅能提供信任背书,也愿意在后面推动我们。”

晶泰科技的三个联合创始人均是MIT(麻省理工)博士后出身,也都是物理学研究背景。按照温书豪自己的话,过去都是搞纯理论物理的。但MIT有一个特点,就是愿意鼓励学生创业,把实验室研究成果尽可能地转化成公众利益。三人当时过从甚密,常常谈到创业的方向。

“我们经常在一起聊,创业项目第一要跟自己的背景相关,第二做这个事得有意义,没有意义驱动力就不够。”他们手里有个本子,密密麻麻列了许多的想法。研究物理的人喜欢论证一些东西,做事之前必经过推敲,论证来论证去,最后聊到了药物晶型这件事。

选择做药这个方向,一是受当地氛围影响,波士顿号称“制药界的硅谷”;第二,晶体是制药业当中和物理学非常接近的问题,虽然药物本身跟生物、病理相关,但变成产品,并被我们服用的时候,都由一定的物理形态承载,因此从物理研究到做药物晶体,就变得水到渠成;第三点也是最符合三人初衷的一点——晶体对中国的医药工业有特殊的意义,因为它对加速药物研发、提高创新药物可及性有重要的作用。

“我的一个亲人得了肺癌,在美国发现有很好的靶向药,在中国的市场上却买不到,当时我就在想这个问题,按理说,药做出来是治病救人,难道不应该多国流通吗?后来我才逐步了解到,这关系到一系列专利、法律法规、与市场策略的问题。药厂通过专利来控制药物的市场独占期,和进入到不同国家的时间、价格。此外,国内也不允许海外药物随便流入中国,这存在制药工业被国外药企垄断的风险。”

中国超过96%的药企都是从事仿制药生产的。很多的癌症药、特效新药在美国有,但中国没有。对于中国来说,要么真正有好的技术能打破专利格局,否则就只有一个选择——等,等专利过期,垄断结束,仿制药才能以低廉的价格进入市场。

今年6月,国家食药监总局加入ICH(国际人用药品注册技术协调会),审批标准与国际接轨。这意味着在未来,国际新药将更快进入中国,但对仿制药获批的标准也更高了,挑战更加严峻。这为晶泰科技这种以智能化、信息化的新技术进行药物研发的企业提供了更好的机遇。

卡位制药链条的核心位置

算法创新与人工智能切入到大健康,分两个方面,医疗是一个方面,医药是一个方面,晶泰科技切入的正是制药领域。而在药物工业中,有两个重要节点,一是专利:谁有专利就有市场定价权和独占权;二是药物最终能否通过FDA或CFDA的认证走上市场。

药物研发的若干专利中,处在核心位置的是化合物专利,它是保护创新药企的第一道铜墙铁壁。在这之后的晶型、固相专利,关系到药物的物理形态,影响药的稳定性、安全性等重要特性,研发过程却极大地依赖实验试错。相较于上游的化合物结构与晶体结构专利,后面的制剂相对来说更像工艺,而前面两项专利是发现的过程,更需要一些独到技术、创新,以及偶然性。这意味着像晶泰科技这样的企业,可以在晶体专利上有所作为。

“我们着眼的药物晶型研究,其实是药物专利链条里面特别核心的位置。如果你能拿到一个理想的晶体的专利,可能离它成为药物已经不远。在以物理学思维与算法去破解了传统制药业的痛点后,三个MIT博士后开始大刀阔斧从晶体方向切入药物研发。

即使现在,晶泰科技也是国内仅有的几家通过AI进行化学药发现与开发的公司之一, 他们基于量子化学算法的药物固相设计与筛选平台,可以实现对复杂的小分子药物固相精准、全面、快速的计算,并从众多候选化合物中鉴别出药物毒性、溶解度等特性最理想、最有可能成功的候选化合物,并有效控制后续的药物发展面临的风险——如此,向核心技术的上下游环节继续拓展他们的算法与数据优势,最终打造出一个加速药物研发创新的计算引擎。

为了获得充分的计算资源,晶泰科技与若干家领先的云计算服务商建立了深度合作。晶泰科技通过云端高性能科学计算的新药研发应用,全球范围都处在领先地位,因此,全球最大的云计算服务商亚马逊云(AWS),谷歌云,以及国内的云计算巨头腾讯云、阿里云,都乐于支持晶泰科技的算法在云端进行部署,因为后者动辄百万核的计算体量,可以极大限度地发挥出云计算的优势,对云平台的计算技术、安全与成本控制都是很高的挑战。 

温书豪对《四百味》解释称,“这就相当于云平台是刀,而我们的算法是金刚石,什么刀能把金刚石切割,他就要不断的想办法打磨出这么锋利、坚固的刀。我们能提出非常高的计算要求,包括非常高的计算密集度、存储量等等。”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尽管在技术上初露锋芒,但先前没有成果做出来,在国内不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买单的人不多。直到最近,晶泰科技在媒体上的宣传少之又少,这也涉及到与合作伙伴的保密协议的原因。 

这种轻资产的算法项目,的确很多人是比较难看懂的。温书豪对《四百味》说,“这里面也包括投资方。不过其中对于腾讯来说,如果有战略意义的,可能不管你做没做出新药专利,只要认可你的技术和发展方向,比如用云计算和人工智能代替传统上不确定性高、依靠经验的研发方法,我就可能投你。而很多其他投资人还是要你做出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这是我们以前的一些困境,今年年末,这些就不算什么了,我们已经在辉瑞做出了成果。而且这些大企业不仅能提供信任背书,也愿意在后面推动我们。”

客观而言,辉瑞是有能力把一家初创公司培养起来的,其供应商药明康德在国内分拆上市,市值接近千亿,便是一个例证。而对于晶泰科技,辉瑞这个“巨人”,对其未来的影响将有很大意义。除此之外,另一个站在晶泰科技身后的“巨人”,则是腾讯。

对于腾讯投资部门的人来说,其实并不确定晶泰科技的技术能否经得起工业界的验证。当时最重要的一点认识是,这个项目将有机会打破目前医药研发的格局。

腾讯有自身的医疗投资布局,之前曾有不少互联网医疗的投资案例,多是解决医生和病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但医疗的本质是治病救人,腾讯在医疗的赛道上,选择面逐渐开始拓宽,包括基因测序、疾病的预防、早期干预的一些项目。对于腾讯来说,要把互联网医疗整个闭环打通,医药这部分也必须要想办法切入。

2016年,温书豪见到了马化腾。马化腾对他说,“当时项目报上来,没有人看过,因为腾讯以前不投你们这种项目,但是你们做这个事情,是有社会效益的。”这让温书豪感触颇深。

如今,温书豪与帮助他的行业巨头们联系已经越来越紧密,今年10月,晶泰科技和腾讯联合主办了“人工智能+医药健康创新峰会”,并由辉瑞制药、北大深研院、科辉创新共同承办。会上,辉瑞药物科学部材料科学首席科学家Wood博士更是对晶泰科技的药物固相筛选与设计技术大为推崇。

尽管目前阶段,晶泰科技主要通过与国外药企合作来壮大自身技术与平台,但采访的最后,温书豪对《四百味》说,将来有更多的资本和政策的支持,会考虑做更多的事情,包括对接国内制药工业的广泛资源、进行新药研发相关的深度合作——“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

对话温书豪:被低估的定价

《四百味》:在新药和仿制药企之间,你们的合作选择倾向于哪边?

温书豪:怎么去平衡原研药企业和仿制药企业,一直是我们在权衡的问题。从商业的角度来说,我们如果马上提供技术服务给新药公司是能最快产生价值的,如果我们去做仿制药,周期会变长,但能解决中国的用药问题,所以我们会根据公司发展阶段来考量。现阶段会倾向于和新药合作。

《四百味》:很多资本在医疗项目上的选人其实门槛很高,要有学术和技术背景、也要有经营能力。对于腾讯、红杉等等这些投资方来说,你身上哪些点是符合他们需求的?

温书豪:早期投资,资本看团队的会更多。我是第一次创业,腾讯在这里面给我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我以前待过的学校,不管是大学还是读博的海外院校,腾讯都找了一些私人机构向我的朋友、老师去了解,他们对人的背景调查还是挺出乎我意料的。另外,他们会根据过往投资的一些同类型创业者,进行对照,这也是他们的一个判断标准。

《四百味》:目前的盈收如何?

温书豪:很多人觉得我们提供的价值远远大于现在的定价,比如说你帮客户保护了一款年销售额十亿美元的专利,这价值其实很大,因为如果他这个专利被仿制药企找到漏洞而挑战成功,每年至少可以减掉他一半的销售额,也就是近五亿。但是早期他用我们的技术,只花了几十万美元,就帮他把这个风险降到最低。所以从成本的定价角度,大家会觉得我们的定价过低。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尹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从2017年中国医疗医药医保政策,看政策导向和监管逻辑

不止是现代中药,天士力有望成为创新药龙头

AI眼底影像公司上工医信获千万级pre-A轮融资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