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侈品最爱杭州、沈阳, 深圳商业活力不如成都,这里有40个城市的秘密

摘要:深圳是全国最年轻的城市。年轻人对时尚品牌有较大消费需求,所以国际快时尚品牌总是先入深圳再入广州,也因为年轻消费人群制约,奢侈品消费上,深圳远远落后于北京上海。

本文转载自地产未来日报

原文作者:曾慧娟

大约在3年前,我的一位朋友赶航班从成都飞往北京,飞机上邻座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独自一人拉着个大号的拉杆箱,朋友就礼貌的问要不要帮她把箱子放进行李架,女孩说其实箱子是空的。闲聊之下,才知道女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从成都飞往北京“扫货”——空箱子走,装满大牌服装鞋帽回来。跨越半个中国买买买,真是个勤劳的四川妹子。

不过,近日睿意德发布的《中国商业地产——活力40城》报告显示,成都已成为继上海、北京后,全国商业活力指数排名第三的城市,特别是在购物中心、零售市场指数方面显得特别突出。

看到这份报告后,我不由想起那个成都女孩,朋友可能再也在飞机上碰不到她了。

细读这份《中国商业地产——活力40城》报告发现,深圳、广州这两个一线城市的商业活力都不如成都,深圳的奢侈品品牌要弱于大众消费品牌,广州呈现轻奢品牌断档的现象,这是跟经济发展曲线不相吻合的显现。不仅如此,奢侈品品牌最爱去的的城市反而是沈阳、杭州,在大众齐声呼唤重振东北工业的时候,这些二线城市的“买买买”却抑制不住的发热。

这是为什么呢?商业地产的资深研究者或许有一个能够说服人的答案。

商业氛围最浓厚:上海、北京

上海、北京作为商业活跃指数的第一梯队,毋庸置疑,所谓天时、地利、人和。一方面,上海和北京经过多年的沉淀,在消费市场上已形成规模效应,品牌和消费者双向买单。不仅国外品牌进入内地首选城市是上海、北京,新业态、新品牌的孵化和市场化通常也是集中在这两个城市。 例如快闪店、买手店、明星店、文创书店均以北上最为集中;另一方面,上海和北京是中国时尚的发生地,聚集着从设计师到媒体的全线时尚资源,已经成为引领国内、比肩国际的生活方式风向标。


北京和上海因市场消费理念超前、小众社群文化聚集,在商业创新上也占据领导地位,如阿里总部虽 位于杭州,但首届造物节依旧选址上海。 具有“创业天堂”、“宇宙中心”之称的北京在互联网人才聚集方面占有极大优势。

轻奢品断档:广州、武汉、宁波

广州作为一线城市,轻奢品市场指数为-0.4,有点诧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广州人的消费观念较为务实、低调,很愿意在吃方面花各种钱,2015年,支付宝联合阿里旅行、高德地图、口碑等八大品牌曾联合发布《蓝色幸福指数城市报告》。大数据中,广东人高居餐饮消费榜首,珠海、佛山成为最舍得在美食上花钱的城市。

另外,还有句话叫“食在广州”,其有两层意义,第一,广州食材丰富,菜系流派多样。从史至今,无论是八大菜系还是日韩法意等世界美食,都能在广州找到自己的生存土壤。其二,广州人对吃很讲究,从小受传统粤菜的影响,也练就了挑剔的口舌。除了吃,广州人在茶具、收藏品等小众消费领域上也很舍得花钱。


对于那些轻奢产品,广州人也是见怪不怪了。广州最早被定位为国际商贸城市,批发市场蓬勃发展,卖向内地及亚非拉等第三世界,所以外贸店肯定是逛腻了,物美价廉的高仿货也唾手可得。再说了,其毗邻中国香港、中国澳门,奢侈品消费力有很大一部分被转移,在这一点上,深圳的表现更为明显。

而武汉市场,按理说作为南方城市,本地人对美的追求是比较领先的,进驻武汉的知名开发商不少,但商业市场缺乏有亮点的项目,购物中心的整体规划水平和品质、品牌丰富度有限,使得这一市场的轻奢断档,但未来几年,随着 K11、归元寺太古里、恒隆广场、华润万象城等标杆项目的开业,武汉市场将迎来新一轮的生活方式升级,品牌可重点关注。

相比之下,天津、苏州的轻奢品较为发达,这说明年轻人的中坚力量消费强劲。 所以如果有品牌想做提升,可以选择进入这两个城市开始。

均衡发展型城市:成都、南京

成都在睿意德商业研究的40个城市中,是继上海、北京后,商业地产活力指数排名第三的城市,超过深圳、广州这些一线城市。其实一点也不奇怪,成都历史悠久,自古文人皆入蜀,安逸、闲适,美食、美景、美人让人流连忘返。

这还是一个时尚气息非常重的城市。美国权威杂志 “kokllp” 发布的2017年最具时尚气息城市中,成都高出0.4分击败东京,成为2017年亚洲最具时尚的城市,kokllp杂志认为成都比东京更具时尚气息的原因是:成都的古韵元素更多、 成都的现代气息更浓厚、成都街头的女孩五官更加立体精致等·····

这离不开成都有几个知名的购物中心,零售市场也很发达,如来福士、IFS、太古里,国际化购物中心的出现,对提升成都本地人的审美能力是有帮助的,反过来也倒逼开发商提升开发规划水平,对品牌具有更强的吸引力; 另一方面,四川省自身消费基础强,虽然成都平均消费力距离广州、深圳有较大差距,但有钱人也不少,至2016 年底,可投资资产超过 1 千万的人群总数,已经达到 5-10 万人。

休闲时尚气息浓厚,但商务休闲氛围不足,以咖啡、健身房为代表的白领型消费与北京、上海有较大差距,比总体排名第六的杭州还要弱,人均81元以上餐厅占比消费在深圳、杭州之后,由此可见,成都发达的轻奢产业不仅消化于内部,而是对周边城市的消费具有较强的吸附能力,成都本来就是旅游发达的城市,另外在交通上去周边城市也很方便。

最爱买奢侈品:沈阳、杭州

如果你是沈阳人,恐怕经常会被问到的一句话是“你有貂皮大衣没?”。业界也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Hermès沈阳万象城店开业不到一个月,即卖断货。如今,想在Hermès店内预订限量版,必须要“拍店员马屁”,否则没门。

去年的一组数据反映,在奢侈品专卖店的数量上,沈阳的排名靠前,要知道,辽宁GDP增速去年排名倒数第一,甚至还出现过负数,为什么奢侈品市场这么发达呢?沈阳在东北具有广泛的消费带动作用,且对周边城市消费者的辐射能力较强,因此奢侈品商场纷纷落户于此。另外,奢侈品购买力除了与一个城市的富裕程度相关,还跟消费观念有很大关系。


不过,虽然现在沈阳还是奢侈品引领型城市,但其奢侈品品牌店从2013年开始已经出现关店现象。卓展的部分一线品牌如:Cartier、Chloé、Balenciaga、Bottega Veneta女装、Dior女装等陆续撤店。东北第一家Louis Vuitton品牌店于2014年6月正式结束与久俪百货的合作,Ralph Lauren也于2016年正式撤店。

RET睿意德东北区沈阳公司总经理夏季今年5月份撰文认为,撤店原因或为品牌在战略布局上的调整,或为寻求硬件设施更好、更能带动店内客流量的商场。也有消费需求外流、消费者被瓜分以及消费观念成熟的因素。

奢侈品在沈阳已是围城之势,并形成“多足鼎力”的格局。在需求一定,人均消费能力尚且不足的沈阳,面对多业态及物业条件等各方面设施更好的新贵万象城、市府恒隆的冲击,以往“一家独大”的卓展在奢侈品牌、消费者两方面势必面临一定的分流。

从市场看,2016年我国出境旅游人数达1.22 亿人次,境外消费为1098亿美元(约7600亿元人民币),购买奢侈品往往是境外消费的“重头戏”。尤其是当国人热衷的服装、箱包、手表等奢侈品,在境外的平均价格低于内地市场时,出境游的便利+成本较低的境外消费,直接导致国内奢侈品消费需求的外流。杭州市场则是典型的消费能力驱动。这里有世界知名的公司阿里巴巴,最著名的旅游地西湖。互联网金融、移动电商等信息科技类企业在杭州“遍地开花”,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杭州市场主体新设企业4.96万户,增长24.3%,高于全国11%的增速,新设企业高增长。

而在2015年,这个城市就已是富裕水平。根据杭州市统计局发布的2015年经济形势通报,全市人均GDP达112268元,增长9.1%,根据年平均汇率计算为18025美元,按照世界银行划分贫富程度标准,杭州已经达到富裕国家水平。

大众消费引领型城市:深圳、重庆、西安

深圳是全国最年轻的城市,2016年底,深圳常住人口平均年龄为32.5岁。年轻人对时尚品牌有较大消费需求,所以国际快时尚品牌总是先入深圳再入广州,也因为年轻消费人群制约,奢侈品消费上,深圳远远落后于北京和上海。

另外一个原因是,因为到香港的交通极为便利,去趟香港就好比在北京上个班花在路上的时间,因此,深圳的年轻人最常购买奢侈品的地方是香港,知乎上很多人说,第一是香港有品质保证,很多东西大陆买不到,其次,价格更便宜,在香港买的东西,至少是基于汇率的折扣。例如人民币对于港币是九折,东西价格至少是九折;再次,小孩的用品,香港买更踏实。


重庆、西安和成都同属于西部城市,从全国商业地产活力排名看,重庆排名第7、西安排名第13位,都比较靠前,说明这两个城市的消费指数、购物中心、休闲、零售的指数都还是很高的,但因为有成都这样一个极具吸附力的城市,使得紧同处西部板块的另外两个城市,在奢侈品、轻奢品牌上会有所流失,从而凸显了其大众消费的特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曾慧娟,责编:柴佳音。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