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人生在世的一场高级游戏!曾入狱4年的孙宏斌如何拯救贾跃亭的乐视?

摘要:新乐视的新一轮改造,势必会带上较多孙宏斌与融创的烙印,而放弃贾跃亭的生态理想,这种选择也无可厚非,因为贾跃亭的生态理想,孙宏斌实在无力驾驭。

孙宏斌与贾跃亭是同一种人,他们都出生在偏僻农村的普通家庭,长期的农村生活锻炼了他们坚韧的品格。 

出身农村并没有限制他们的想象力,反而让他们的志向比常人更为远大。

贾跃亭北上京城创建乐视网前,曾在一个山西偏僻县城蛰伏7年;孙宏斌在前往天津创建顺驰之前,曾锒铛入狱4年。如果按照常理,一个青年在一个偏僻县城蛰伏7年,他的人生基本就看到了尽头,如果一个青年入狱4年,他的人生有可能就此沉沦。

但这两个年轻人的人生都没有就此归于荒芜与枯竭,而是都开启了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

1相逢 

孙宏斌与贾跃亭创业,有一个共同点,他们并非只是因为对金钱有较大渴望,更多是他们不愿屈服于命运,不甘生活的碌碌无为,他们希望能更充分释放自己的潜力,去探索更大的人生可能。

所以创业对于孙宏斌与贾跃亭来说并不是一场苦难,而是乐趣,是人生在世的一场高级游戏。

 

并不贪恋金钱,但拥有建功立业的英雄情结,使得孙宏斌与贾跃亭在商场上赌性十足,他们共同的特点是迷恋速度,迷恋规模,不惧风险,喜欢All in,不给自己留任何退路。

孙宏斌与贾跃亭是公认的商业枭雄,他们表面上都谦逊平和,但他们骨子里都异常自负。他们从来不会思考失败,也不会恐惧失败。 

2009年,孙宏斌的顺驰地产因为资金链断裂而被出售,之后其凭借融创地产又东山再起。7年之后,贾跃亭的乐视生态同样遇到巨大的资金危机,在这场危机中,已经恢复元气的孙宏斌出手驰援,融创地产战略投资乐视。 

这一次,孙宏斌从7年前的被拯救者变成了拯救者。 

2016年底的乐视危机,让同为山西人的孙宏斌与贾跃亭第一次有了交集,之前,他们都只是对对方有所耳闻,但并未曾谋面。

孙宏斌、贾跃亭都是创新、冒险、坚韧、具有雄心抱负的人,他们身上有着巨大的磁场,两个人一见如故,很快达成了合作。像他们这样的人,在世界上能遇到自己的同类太为不易。 

对于融创驰援乐视,孙宏斌虽然口口声声称这只是一个生意,但能看出孙宏斌的侠客之心和淳朴性情。毕竟在那个时间点,敢于站出来支持乐视的投资人很少,不借机杀价的投资人更少。

从这个角度,我对孙宏斌是颇有好感的。包括贾跃亭,我认为他们两人是比那些诅咒他们的群众更好的好人。

2第一轮改造

同为旷世枭雄,孙宏斌、贾跃亭都是非常有主见,个性也很强的人,他们都很难被其他人的意见所影响。 

但融创投资乐视后,贾跃亭还是非常虚心的接受了孙宏斌的很多提议,让出乐视网CEO、精简非核心业务,但这种改变不足以带来局面的好转,乐视继续下坠。 

贾跃亭此时面临着两难的选择。 

当处于顺境时,乐视生态威力十足,它像连环战船一样相互协同,滚滚向前。当遇到逆境时,乐视生态也像连环战船遭遇大火一样,祸殃全部。 

乐视体系核心有三个部分,一部分是乐视网上市公司体系,一部分是非上市公司体系乐视控股,另外一部分是乐视汽车。 

在局势逆转,资金与资源都极度紧张的情况下,贾跃亭很难兼顾三者。在孙宏斌的督促下,贾跃亭最早的业务精简从非上市公司体系的乐视控股开始,停掉乐视手机,收缩乐视体育,乐视控股的业务精简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贾跃亭的负担。 

但面对庞大的乐视网上市公司体系与嗷嗷待哺的乐视汽车业务,贾跃亭依然捉襟见肘。放弃哪个,选择哪个,这都不是容易的选择,这都是贾跃亭毕生的心血。 

此时,贾跃亭除了需要资金,同时更需要能力挽狂澜的帮手,可惜的是,这种帮手在乐视内部无一人有能力担纲。复盘乐视,核心高管中缺乏德才兼备的帅才,是贾跃亭的一大致命硬伤。 

我觉得孙宏斌是颇为仗义的,在贾跃亭遭千夫所指、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孙宏斌站了出来,出任乐视网董事长,让贾跃亭飞往美国专注造车。我相信孙宏斌是真诚的,他希望看到贾跃亭能够凭借汽车业务,像自己凭借融创一样东山再起。

经历过磨难的创业者,更能理解正在遭受磨难的创业者。 

很多人因此来判断孙宏斌与贾跃亭的矛盾与冲突,说是贾跃亭引狼入室,这纯属不明真相的臆测。

孙宏斌同意出任乐视网董事长,对于贾跃亭是一个解脱,一方面他可以专心把汽车做好,另外拯救乐视网,资金、人脉资源丰厚的孙宏斌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接手乐视网后,孙宏斌开始按照自己的意志对其进行改造,并将公司名称变更为新乐视,想和贾跃亭时代的乐视做一个切分。 

对新乐视的第一轮改造,孙宏斌在一定程度上还遵循着贾跃亭曾经为乐视设计的战略框架,并重用了梁军、张昭与张旻翚等贾跃亭时代的核心高管。 

但孙宏斌对乐视网的第一轮改造并不成功,乐视网不仅没有止住下滑颓势,连孙宏斌寄予厚望的乐视超级电视业务也下滑严重。

总结孙宏斌对乐视网第一阶段的改造,失败源于孙宏斌并没有真正透彻了解到乐视生态的精髓,也没有抓住解问题的要害。同时,在融创习惯了董事长角色的孙宏斌,也没有做好亲自下场带队打一场硬仗的准备。 

当时的乐视,最需要的是恢复信心,员工信心、用户信心、投资人信心与合作伙伴信心都需要提振。提振信心不能依靠传统的方式,需要孙宏斌与梁军的感召力,需要具有强大资金实力的战略投资者,需要保持产品力来带动销售力,需要拿出绝对创新的拯救方案。 

创新是乐视的基因,乐视过去的成功离不开其在产品、营销、销售与资本运作上的系统性创新。离开了创新,乐视也就不再是乐视。

但孙宏斌与梁军对乐视的第一轮改造,采取了对传统工业制造企业的业务改良方式,以成本控制为主,而缺乏任何创新,并没有找到解开纷繁缠绕的绳头。 

结果,孙宏斌的第一轮改造不尽如人意,这种渐进式的改良只能延缓乐视网的死亡,但不能拯救病入膏肓的乐视。真正拯救乐视,需要孙宏斌上演贾跃亭曾经多次上演的力挽狂澜式的创新,这种创新需要对行业格局的全面洞察、精妙的融资策略设计与用心的执行。

3新的改造

在第一轮改造无果后,孙宏斌意识到乐视过去的战略框架带有贾跃亭个人极强的基因,并不一定适合自己。 

如果坚持过去的战略逻辑,乐视最好的拯救者一定是贾跃亭。但是贾跃亭现在一方面精力专注在造车,另一方面受困于国内的债务危机,短期不方便回到国内。 

那么新乐视也只能期望孙宏斌去拯救了,孙宏斌需要寻找一条更合适自己的路。 

关于新乐视何去何从,孙宏斌内心也无比挣扎。挣扎源于他手里还掌控着另外一个千亿级别的企业融创地产,两个体量庞大的业务让他心力交瘁。

孙宏斌曾多次提及,融创是一门比乐视大的多的生意,无论从利益来讲,还是从情感来讲,融创都是孙宏斌的第一战略选择。 

所以孙宏斌做任何选择的前提,是不能影响到融创地产的安全。 

从目前业务来看,新乐视主营电视,融创主营住宅地产。两者在业务上差异巨大,本质上是两门截然不同的生意,目前还没有哪一个企业家能够很好的兼顾两种截然不同的业务,更何况其中一个正陷于泥淖。 

孙宏斌对房地产轻车熟路,但对于电视是一个门外汉,最理智的选择是他基于自己的基因,去寻找乐视与融创的契合点,把二者变成一盘棋来统筹运作。 

梁军出走,重用张昭,从新乐视最近的人事变动可以看出孙宏斌正在“去硬存软”的征兆。孙宏斌有极大可能会放弃乐视电视业务,而选择专注在文化娱乐内容产业,并将内容与地产业务相结合。

这样,孙宏斌也就有了更多的选择,或许将乐视的智能硬件业务与同样具有硬件基因的联想控股合作,或许选择在内容上与万达建立联盟,毕竟视频网站一直是万达觊觎的一块肥肉。而联想控股的大家长柳传志与万达集团的王健林,都是与孙宏斌极有渊源的两位企业家。 

将来,新乐视或许不再是一个以内容与智能硬件相结合的公司,而变成了一个内容与文化旅游地产结合的公司,这可能才是最符合孙宏斌资源与能力的战略选择。

另外,拯救乐视,孙宏斌不能再游离于业务经营之外,而是需要其亲自披挂上阵,担当CEO的角色,这样新乐视才有希望。

4结语

新乐视的新一轮改造,势必会带上较多孙宏斌与融创的烙印,而放弃贾跃亭的生态理想,这种战略选择也无可厚非,因为贾跃亭的生态理想,孙宏斌实在无力驾驭。 

只是这样的结果,可惜了乐视过去十几年的积淀。 

而乐视这场浩浩荡荡的生态试验也很难再继续,乐视被历史铭记的将只是耻辱,曾经的成功与荣耀也都最终会被遗忘,即使它距离最后的胜利只有一步之遥。 

这让贾跃亭,让梁军,让很多像我这样的老乐视人心有不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刘学辉,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饿了么CEO谈如何带团队:骨干员工出问题必须速速开掉

千亿血王的关键时刻:利润下滑,“炒股”撑业绩

市场够大!痛点很足!风投女王徐新分享6000字新零售干货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