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亿血王的关键时刻:利润下滑,“炒股”撑业绩

摘要:站上千亿市值高峰的上海莱士可谓风光无限,无论二级市场股民还是大股东,都“皆大欢喜”。虽然大股东没有减持套现,但在市值飙升之后,通过股票质押仍然可以大手笔融资。

作为市值高达千亿的“血王”,上海莱士2017年三季报数据有点惨淡,营收及净利润均出现下滑。

财报显示:今年前三个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为14.68亿元,同比下滑9.2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4亿元,同比下滑23.78%,扣非后归母净利润仅为4.9亿元,同比下滑24.2%。以下为面包财经根据其公开数据绘制的营收及净利润变化趋势图:

业绩披露过后,上海莱士股价小幅下跌,但估值仍然维持在高位。截止2017年10月30日午市收盘,市盈率超过70倍,总市值为1004亿元,仍然徘徊在千亿俱乐部边缘。

只是,曾经3年涨幅超过10倍的所谓高成长股,如今利润开始掉头向下,靠什么支撑千亿市值?

千亿市值养成记:并购,并购 

上海莱士是一家中外合资的血液制品生产企业,于2008年在深圳中小企业版上市。截止2017年9月30日,控股股东科瑞天诚和莱士中国分别持有其32.1%及30.36%股份。

虽然血制品行业看起来比较高大上,但其商业模式在医药公司中相对简单。因涉及卫生安全,获得生产牌照的企业才能经营,企业盈利能力主要由浆站数量、采浆量以及血液质量决定。

最初的上海莱士体量并不大。根据其招股书,2006年,年投浆量为390吨,排在老牌血浆企业华兰生物(530吨)和成都蓉生(400吨)之后。

上市之后的最初4年,其业绩平稳增长,二级市场表现也相对平静。2008-2012年,营收及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21%及29%,市值从2008年底的40亿元攀爬至2012年底的67亿元。

经历多年平静之后,波涛汹涌而至。2012年之后,上海莱士开启并购之旅,“千亿血王”的故事也拉开序幕。

2013年7月2日,上海莱士发布公告,拟发行股份购买郑州邦和生物药业有限公司(后改为“郑州莱士”)100%股权。而邦和药业在一年之前曾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计划在创业板上市。

根据公开信息,2012年,邦和药业拥有2家单采血浆站,投浆量为121吨;营业收入为2.03亿元,净利润为0.72亿元,规模约为上海莱士的三分之一。

上海莱士收购邦和药业可谓精心布局,大股东在并购之前已经入股被收购公司。在纳入上市体系之前,控股股东科瑞天诚率先进入邦和药业:2013年5月20日,邦和药业发生了一次重大股权变动,邦和药业原有股东同意将其持有的63%股权以11.34亿元的价格对外转让,其中转让给科瑞天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31.17%,新疆华建恒业股权投资有限公司31.83%。

随后,上海莱士向科瑞天诚、新疆华建和傅建平合计发行9365.24万股,每股定价19.22元,购买其持有的100%的邦和药业股份,将邦和药业装入上市公司。

不到半年时间,上海莱士再次祭出并购神器,对象为同样打算在A股上市的血制品公司同路生物。还是类似的套路:控股股东下属公司受让目标公司股权,提前入股,再由上市公司通过增发装入上市体系内。

2014年9月,上海莱士发布公告,拟向科瑞金鼎(科瑞天诚控制)、深圳莱士(莱士中国控制)和谢燕玲发行合计1.4361亿新股,每股定价33.13元,购买三者持有合计为89.77%的同路生物股份。

根据公开信息,同路生物拥14个单采血浆站(含3个在建),投浆量约为400吨。2013年,营业收入为4.09亿元,净利润为1.79亿元,规模明显大于邦和药业。

通过以上两笔大规模的并购,上海莱士血浆站由12家增加到28家,获得投浆量约520吨。

持续的跑马圈地后,通过合并财务报表,公司业绩大幅提升。2013-2015年,营收及净利润年均复合增长率分别为101%及222%,在规模上一举超过了华兰生物、天坛生物等血制品企业。

规模增加的背后,是公司控股股东高企不下的股权质押比例。其中,科瑞天诚股权质押比例基本维持在70%以上,在2012年高峰时甚至接近100%;莱士中国也在2013年之后,将股权质押比例提高至75%以上。

不过,上海莱士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真是配合。自2013年初开始,持续拉升,至2015年的高点,涨幅超过10倍。甚至在2015年股灾期间,逆势拉升于11月创下历史新高26.59元(前复权)。

站上千亿市值高峰的上海莱士可谓风光无限,无论二级市场股民还是大股东,都“皆大欢喜”。虽然大股东没有减持套现,但在市值飙升之后,通过股票质押仍然可以大手笔融资。

但风光之下,亦有隐忧。千亿市值,70倍市盈率,需要高成长性来支撑,而今年三季报的利润下滑,着实让不少投资者捏了一把冷汗。

另一个不得不说的问题就是商誉。一轮风起云涌的并购以及股价飙升之后,留下的是账面上50多亿的商誉,这约相当于2016年净利润的三倍。

按照会计准则,上市公司每年要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若是并购企业业绩不达标,商誉计提减值对公司业绩将会是不小的打击。但愿上海莱士能HOLD住。

 “股神”之神:3只股票狂赚17亿,“炒股”贡献半数净利润 

除了在并购上做的风生水起,上海莱士在“炒股”这条路上也是一骑绝尘,收获颇丰。

2015年初,正直大牛市前夜,上海莱士开始通过自有资金在二级市场进行股票交易。看看业绩:

「万丰奥威(002085.SZ)」

2015年1月22日,上海莱士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购入万丰奥威1900万股(因权益分派,后变更为4180万股),均价为26.10元/股,耗资4.96亿元。

2016年2-3月,接着增持万丰奥威232.52万股,耗资6504.5万元,累计持有万丰奥威4412.52万股(权益分派,后变更为8825.04万股)。

之后,上海莱士开始收割。2016年10月25日及10月26日,公司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大宗交易系统卖出万丰奥威4700万股,合计实现投资收益6.68亿元。

截至2016年底,公司共持有万丰奥威4125万股,持股成本合计2.62亿元,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5.53亿元,投资收益6.7亿元

「富春环保(002479.SZ)」

2015年6月11日,上海莱士通过深交所大宗交易系统购入富春环保1000万股,均价为19.80元/股,耗资1.98亿元。

2015年9月17日,增持富春环保股票2000万股,均价为9.00元/股,耗资1.8亿元。

截至2016年底,公司全部出售所持富春环保3000万股,累计实现投资收益1133.02万元。

「兴源环境(300266.SZ)」

除了直接持股外,上海莱士还借道资管和信托计划进行投资。

2016年4月,公司使用3亿元自有闲置资金作为劣后方参与认购由天治基金设立的天治星辰5号资产管理计划(天治星辰5号)普通级份额。

截至2016年底,天治星辰5号共持有兴源环境1800万股,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4.12亿元,投资收益60.71万元。

此外,2016年11月,上海莱士使用1.5亿元参与爱建民生汇博10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汇博10号)。而汇博10号使用3亿元对云南信托聚利21号单一资金信托(聚利21号)进行投资。

截至2016年12月31日,聚利21号共持有兴源环境630万股,累计实现公允价值变动损益5688.90万元。

几只股票,两年时间,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加上投资收益合计17亿。

炒股能赚钱不是坏事情,但是投资者应当注意,上市公司的这种利润含金量与主营业务产生的利润不可同日而语,具有一定不可持续性。

2016年度,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16.13亿元,而扣非之后的净利润不足9亿。今年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约9.4亿,扣非之后仅有约4.9亿。

当前,上海莱士市盈率(TTM)超过70倍。各位看官要留心,这个市盈率在计算的时候是包含非经常性损益的。

如果只考虑扣非利润,账又应该怎么算?

高处不胜寒:300亿大交易被叫停 

在资本市场摸爬滚打多年之后,上海莱士的大股东开始物色买家。

2017年6月19日,上海莱士披露重大事项,同方股份(600100.SH)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公司股东持有的不超过29.9%股份。

以上海莱士市值计算,29.9%股份约值300亿元,而同方股份当时的总市值只有400多亿。无论对买方还是卖方,这都是一笔超级大生意。

但事与愿违,这笔大生意没能做成。2017年9月14日晚,停牌半年之久的上海莱士发布公告,由于未获监管部门审批,大股东决定终止与同方股份的股权转让交易。

事实上,上海莱士与同方股份早有交集。

2016年12月27日,同方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下属全资子公司同方金融控股(深圳)有限公司拟与上海莱士、青岛金石灏汭投资有限公司大连城市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共同以货币形式出资20亿元人民币设立产业投资公司——同方莱士医药产业投资(广东)有限公司。

之后,同方股份还投资了上海莱士大股东科瑞天诚的子公司。2017年6月8日,同方股份发布公告,拟出资20.52亿元认购天诚国际19亿股股份,增资完成后公司持有天诚国际11.875%股权。

从几十亿市值的小公司,到千亿市值行业巨头,上海莱士长袖善舞,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各方“皆大欢喜”的局面。

但高估值需要高成长。这个金秋,上海莱士交出的三季报着实有点惨淡。

千亿市值能挺住吗?小散是走是留?

本文作者:面包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仅供信息分享,不构成对任何人的任何投资建议。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面包财经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