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店们为何扎堆出海上市?2018年初“靴子要落地”

摘要:中国互金公司在海外能走多远?趣店招股书上多达50项的风险提示,让人对于这轮以网贷为代表的中国互金企业的前景充满担忧——信息披露失真带来的监管性风险;经营状况下降所带来的市场风险——做空机制。


《财经》记者 龚奕洁/文

对于趣店(NYSE:QD)的CEO罗敏来说,还没怎么享受到纽交所敲钟后的喜悦,就被淹没在国内的口诛笔伐当中。而那个所谓“回应一切”的采访,则像是错把酒精当水去灭火,结果却引来更大的舆论冲击。

这家2014年3月才成立的网络消费信贷公司,3年就完成了上市,并获得百亿美元估值。

趣店集团开始禁言,无论是被舆论吓怕了,还是真的进入了三季报前的静默期。而同行隔岸观火,亦不敢发声,只怕祸水东引。几家拟上市的公司,更是心里打着鼓,小心准备着。

“后面的公司得恨死趣店了,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定价和开盘价。”一位业内人士开玩笑。毕竟在美股市场,趣店带动先期上市的宜人贷(NYSE:YRD)和信而富(NYSE:XRF)股价均下跌。

接下来,和信贷、拍拍贷将在11月上旬先后登陆美股;融360旗下的简普科技已于近日在美国证监会(SEC)披露招股书;乐信(分期乐)、挖财、点融等也传出较为确切的拟上市信息。

今年以来,以网贷为代表的互金公司出海IPO动如潮涌。早些时候,P2P公司信而富登陆纽交所;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在线登陆港交所。据《财经》记者了解,国内多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在筹划出海上市,不少正在接受券商辅导阶段。

2016年以来,互金行业里尤其是网络信贷类公司业绩增长迅速,催生出上市机遇;而对曾大力布局互金的资本来说,也到了要求收获的时候。

但是,监管的不确定性,亦让人质疑资本此刻推动上市的意图。《财经》记者从两个独立信源处获悉,监管或将在明年一季度启动P2P备案工作,且备案公司数量有限。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互金扎堆出海,是投资人和管理层想在监管加码前实现“上岸”吗?

“惹祸”的趣店

IPO公司引发质疑并不奇怪,从来就没有哪家公司的上市是众人皆赞的。但也从来没有哪家公司上市能如趣店这般受到舆论一边倒地“怒怼”。

最初它引发的争议,一方面涉及道德,因为它是靠乱象频出的校园贷起家,又靠着争议不断的现金贷快速扩张;一方面涉及商业,因为它的流量入口主要依靠股东蚂蚁金服的支付宝。

于是罗敏对自媒体“回应一切”,却没想到引来舆论、甚至业内人士的群嘲。罗敏及趣店相关人士旋即闭口。

某P2P公司的高管告诉《财经》记者,其实罗敏说了一些实在的话,但是在态度和措词上着实让业内人士都汗颜。

引来群嘲的是这句:“凡是过期不还的,我们这里就是坏账,我们的坏账,一律不会催促他们来还钱。电话都不会给他们打。你不还钱,就算了,当作福利送你了。”这很容易就被打脸。一位广东的大学生告诉《财经》记者,他逾期四天的时候,催收电话就打到父母那里了。

接近趣店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风控团队会对不同逾期阶段的资产采取不同的催收方法,趣店将逾期180天以上的资产定义为坏账,这属于催收也催不回来的,罗敏所谓“当作福利”的是指这部分资产。

但《财经》记者了解到,业内有一种做法,是将坏账资产从借款协议开始就直接全部抹掉,当作这笔借款没发生过,“当作捐了”。因为现金贷的折合年化收益普遍能达到300%以上,收益完全足以覆盖这类坏账损失。而抹掉资产交易,还能够达到美化不良率的目的。

而趣店M1+不良率仅有0.5%,也引发一定质疑。“现金贷的不良怎么可能这么低!”有业内人士直言,许多现金贷的不良率都在10%以上。

某P2P公司首席风控官告诉记者,业内一般都会接入芝麻信用,把芝麻信用作为筛选标准之一,但是各家的风控和不良率却表现不一。按照罗敏的介绍,在满足芝麻信用分的门槛要求之上申请借款的,他们的批贷率是30%。

趣店扩张的另一个抓手是“助贷”。据招股书,它现在通过两家网络小贷公司放贷,资金方面48.1%来自银行、消费金融、信托等机构,44.6%来自自有资金,2017年4月起不再对接P2P。但有消息称“助贷”模式曾引起监管和银行的关注,风险定价和风控责任主体存在争议。事实上,趣店早期曾接入P2P,包括其联合创始人邓巍所成立的金蛋理财。

即便是在发展迅速的互金行业,趣店作风也偏“激进”。一位从学生起就给趣分期做校园代理、后来成为管培生的前员工介绍,趣分期早期靠打线下推广营销战,占领了较大的学生市场,从数码3C到闪电白条等类信用卡产品,可以说改变了学生的消费模式,而为了保证学生的还款,也有五花八门的野蛮催收手段。让这位前员工一直愤愤的是,线下团队为趣分期积累了大量客户,当将线下市场挖掘差不多、又接入支付宝这一线上获客入口时,罗敏立刻就解散了线下团队。

许多业内人士也不认同趣店,因为趣店增长所依靠的校园贷、现金贷都是有争议的业务。也有很多人直言,趣店就是背靠了蚂蚁金服这个“好爸爸”。

支付宝和芝麻信用对趣店的获客与风控至关重要。据趣店前员工,趣店在宣传地推中,也常将自己与蚂蚁金服捆绑。

一位业内高管说,趣店的成功上市,会给圈子带来浮躁,给走得保守的企业带来资本和盈收的压力。但亦有投资者认为,谈不上浮躁,因为现在国内创新企业成长速度越来越快,趣店是这个环境下“快公司”的一个代表而已。

“前期发展阶段是摸着石头过河,每一家公司都有不同的成长轨迹,趣店只是一种故事。”创东方投资总监康文胜说。

“现金贷”带来上市契机

紧随趣店,和信贷、拍拍贷将于11月上旬先后登陆纽交所。乐信(分期乐)、挖财、点融等也传出较为确切的拟上市信息。可以预见的是,以网贷为主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或将在接下来一段时间内呈现集中上市的潮流。

康文胜表示,近期IPO窗口的出现,和以网络信贷类为代表的公司开始出现规模化利润有很大关系,这给了互金公司足够的上市业绩支撑。

多位互金的投资和经营来自人士都表示,所谓“规模化利润”靠的就是现金贷。现金贷是消费金融领域的一类产品,主要指无场景、期限短、金额小、没有明确用途的信用贷款产品。由于不限制用途、放款迅速,现金贷在2016年疯狂扩张。

从趣店、和信贷和拍拍贷三家招股书所披露的财报可以看到,2016年下半年以来,这三家公司的营收和利润都大增,一举摆脱了此前一直净亏损的状态。而2017年上半年的营收和净利润,已经超越2016年全年的水平。即便融360仍处于亏损的状态,但是其营业收入却大幅增长,且亏损减少,这依赖的也是信贷中介业务。

截至2017年6月30日,趣店、和信贷、拍拍贷的净利润分别是9.73亿元、0.59亿元、10.49亿元。对比美国本土的互金上市公司Lending Club等仍处于连续净亏损的财报,趣店等的财报实在是亮眼。也难怪趣店上市首日,开盘就迅速拉至34.3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43.13%,市值达到113亿美元。

“许多以前做导流、征信等信贷服务的,都开始做现金贷了,因为他们发现他们远没有客户赚钱。”一位投资人说。

但是两年内现金贷迅速暴露出不少问题,进而被舆论喊打。而其中最主要的就是“高利率”的问题,即当短期贷款利率折合成年化利率时,利率水平很高,200%、300%的产品很多。

现金贷的利率问题引起一些监管的关注。深圳、上海等地金融办按照最高法对“高利贷”的界定,明确要求网络借贷的利率水平不得高于36%。

最高法对于民间借贷,有24%、36%两道红线。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指出,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未超过年利率24%,出借人有权请求借款人按照约定的利率支付利息,但如果借贷双方约定的利率超过年利率36%,则超过部分的利息应当被认定无效。

三家公司都强调贷款产品的年化利率不超过36%。在招股书中,拍拍贷宣称,其有部分产品的年化可能超过24%、但绝对没有超过36%的。同时,拍拍贷表示,“我们不认为我们的商业运作违反了这一规定,即使在某些情况下我们从借款人收取的利率和交易费用率合计超过36%”。

但是现金贷利率的争议仍然在。业内一种规避做法,就是在收费名目上做文章。通行做法是“砍头息+利率+服务费”,这样在利率指标合规的情况下,实际利率其实远高于36%。

亦有人认可现金贷的存在价值,认为这是“普惠金融”的表现;而且现金贷的利率36%的定价红线不甚合理,因为现金贷的对象无抵押、无征信,而且短期信贷对流动性的要求高,因此合理的风险定价水平要高于一般民间借贷,否则不足以覆盖风险成本。

积木拼图集团CEO董骏说:“无论是现金贷还是其他次级贷,在中国都还没有经历过经济周期,所以我们对它的风险定价并不自信。”但现在市场的流动性足够好,所以还没有暴露危机。

“现在靠现金贷盈利的公司很多,但持续性怎么样却不好说。”麻袋理财运营总监夏灏认为,做金融比的是长跑能力而不是爆发力。

由于争议多,监管很可能对现金贷加码。而对于现金贷模式的发展空间,业内亦有分歧。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许多早期的现金贷玩家在考虑退出市场,因为在监管落定前“油被榨得差不多了”。但亦有投资者认为,从需求上来说,现金贷业务距离天花板还有很远。

资本市场潮起潮落

“这轮上市潮,资本的推动因素比较大!”多位业内人士表示。

趣店、拍拍贷等公司都经历过多轮融资,背后不乏资本的身影。对于创投资本来说,也到了寻求“上岸”的时候。在趣店上市首日,股东昆仑万维(300418,SZ)就表示减持3%的股份,或将套现3.45亿元人民币。

而《财经》记者通过对业内多家目前无上市打算的互金公司了解发现,这些公司多是由于背后股权相对简单,而承受的资本压力较小。

“积木背后虽然有多家投资机构,但是多是看重长期的战略投资方。”积木拼图CEO董骏说。

10月23日,积木拼图旗下的积木控股以2.93亿港元收购港股上市公司永峻国际(08187.HK)73%的股份,业内猜测积木此举或是为了借壳登陆港股。但董骏向记者否认了这一说法。

“不排除未来的业务重组,但是目前积木没有上市的打算。”董骏表示。

业内通常将2013年作为互联网金融的元年。这一年,伴随着“双创”的时代背景,无论是资本还是创业者,都将互联网金融视作风口。红杉资本、IDG、源码、华创、顺为等不少PE机构都有多方面积极布局。

康文胜所在的创东方亦投资了网贷之家、慧择保险、白骑士大数据等。康文胜介绍,在网贷方面,前期投资者关注互联网金融周边服务市场,如流量、资讯、数据和风控服务等基础服务;后面逐渐关注资产端创新企业,如做助贷、消费信贷等。

但是到了2016年,随着一行三会等监管机构对互联网金融的监管逐渐加码,资本对互金的热情退潮。根据零壹财经研究院的数据,P2P网贷行业的融资笔数和融资额度都开始下降。

许多互金公司上市的想法,在2015年就有。A股自然是首要考虑目标,因为A股的估值水平很高;但是目前监管形式下,实行审批制的A股,并没有对互金公司打开上市窗口。2015年时,以蚂蚁金服、陆金所、京东为代表的国内互金公司对战略新兴板磨拳擦掌,甚至有企业如趣店拆除已构建的海外VIE拟回国上市。但是2016年3月,战略新兴板却突然被叫停。于是再次选择出海。

相对而言,美股市场实行注册制,上市的成功率和效率较高。纽交所只要求公司最近一个财政年度的盈利额达到税前450万美元,或者是最近三个财政年度的盈利总数达到税前650万美元;且只要求5000个股东、公众持股不得低于1亿美元或者是公司首次公开发行量不低于6000万美元。于是成为业绩增长的中国互金公司的首选。

“每一个行业的兴起和上市,都有一个时间窗口。错过了,瞬间可能就是永恒。”某创投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

该人士分析,现在正处美股牛市,且美股互联网金融上市公司也不多,而中国互金企业的业绩和盈利则处于快速上升期,上市后股价的预期走势会比较好。

“已经上市的公司有资金优势,会对没有上市的进行碾压式打击。比如京东、阿里上市后,中国电商再无出现上市公司的可能,后来的都是流血上市。”在前述人士看来,若是中国互金龙头蚂蚁金服、微众银行等上市了,中国众多互金公司也将失去窗口机会。

一位投行人士说,在海外资本市场高度透明的信息披露制度下,中国金融企业会受到两方面的巨大压力,一是信息披露失真带来的监管性风险,第二是因为经营状况下降所带来的市场风险——做空机制。

“成熟资本市场看重企业基本面,只有经营情况一路向上,企业才能实现增值。”前述投行人士表示。

但是中国互金公司在海外能走多远?趣店招股书上多达50项的风险提示,让人对于这轮以网贷为代表的中国互金企业的前景充满担忧。

而监管的不确定性其实是最大的风险。目前拟上市公司业绩增长所依赖的“现金贷”、“助贷”等模式都面临着一定争议,会否有相关监管政策落地,仍未可知。此外,《财经》记者从两个独立信源处获悉,监管或将在明年一季度启动P2P备案工作,且备案公司数量有限。如果P2P平台无经营资质,那么对于许多拟上市公司都会有影响。(《财经》记者曲艳丽对此文亦有贡献)(本文将刊发于2017年10月30日出版的《财经》杂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龚奕洁,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3年前老板还在站街发传单,如今公司市值超600亿

趣店就这么接连被投资人老板公关坑坑坑!

“趣店”等现金贷的前身,为啥在美国成“过街老鼠”?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