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珠宝创业者:我有“故事”你有酒吗?

摘要:用智能+珠宝的跨界探索,创造一个成功的“故事”。在创业的历程中,创业者除了要经历市场的变化之外,还要承受来自亲朋好友的不解,团队产生的各种压力,只要一个环节稍有“闪失”就会满盘皆输。

“如果不是被收购,我差点就被打死了。”

老周点了一根烟,站在窗前叹了一口气。2014年的10月,刚刚创业的他同样是站在这个窗户前,望着在大楼一侧穿梭而过的地铁3号线,内心充满了对于未来的期望。

刚过不惑之年,老周鬓角已经银丝偶现。创业之前,他在一家小有名气的珠宝企业当高管,30万年薪在深圳虽然不算高,但生活起码无忧无虑。

可是,已经37岁的他却认为,这样的生活太平淡了,平淡得已经能在40岁之前就看到这辈子的结局。加上这一片创新热土热火朝天,有太多平凡者成功的例子——所以老周决定,一定要在40岁生日之前创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

“以前许多人都不理解我辞职创业去做智能珠宝项目,现在我自己也不理解我这一番折腾到底是为什么了。”此时的老周,却已经回不到三年前,重新过回“平淡”的日子。

如今,他还是这家智能珠宝初创企业的CEO,但已经没有任何决策的权力,每个月1万元的薪资,让他在这个大城市过得捉襟见肘。

有人说创业是“九死”,但不一定能换来“一生”,许多初创企业在经历各种未知命运后,都逃不过消亡的结局。运气好一些的,就像老周一样被一家大企业收购,成为没有实权的创始人。

市场、需求、技术、资金......创业过程中任何一个环节产生问题,都有可能让创业者成为下一个老周,甚至还不如老周。

老周当时笃定自己选对了方向——人工智能、高收入女性用户、高频次消费需求、想象空间足够大,怎么就没成呢?

懵懂独闯都市的年轻人,埋下这颗“创业”种子

“2000年我从江西来到深圳,正赶上这个城市大发展的时期。”老周告诉懂懂笔记,因为家乡很多年轻人都来到大城市里“闯荡”,刚刚大学毕业的他不甘留在老家,也希望通过自己的能力和努力改变自己的人生。

因为老周的大学是在本省读的,所以这是他第一次“出省”。来到深圳之后,他一开始对于这个城市的感觉并不好。“节奏很快,而且我所学的专业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老周说,由于自己在大学主修农业专业,所以在一开始在深圳很难找到对口工作。

从家里带来的路费已经花得差不多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绝望,不知道该去做什么。”无奈之下,已经住不起招待所的老周只能成天在街上转悠,看到路边有企业在招学徒工,他便凑上去看个究竟。

“首饰工匠,有师傅带,包吃包住每个月补贴800。”老周告诉懂懂笔记,那时候已经饿到发昏的他,昏头昏脑的就报了名。

“第二天立马就上班了。”老周说,首饰制作跟自己的专业一点都沾不上边,而且农村出身的他也第一次知道原来珠宝首饰还能变着花样的做。虽然很抗拒,但为了生存,老周跟着老工匠,从最简单的蜡雕开始学习,慢慢的也成了一名首饰工匠,“我不是那些珠宝专科学校毕业的,所以我学的速度很慢,起码比(有基础)的慢了一半。”

根据合约的约定,老周在“出师”之后,需要在这家培养他的企业工作五年,他主要负责的是新品首饰的手工起模。对于老周来说,这一份开始令他抗拒的工作,却让他成功的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

“当首饰工匠,其实最难得并不是要在蜡模上雕刻精细的花纹和图案,而是每天枯燥无味的工作内容。”老周回忆,在那个时候他们一群工匠工作时,一定要把工坊里的电视打开,听音乐,而且把声音调到最大,以缓解无聊的气氛。

然而短短的几年内,老周成长十分迅速,按照他的解释,那时候自己20几岁,正处于学习技能最佳的年纪,也跟得上市场需求的变化。相对于老工匠来说,虽然经验尚且不足,但善于学习的老周在技艺上却能轻而易举的跟上首饰设计的潮流。

“虽然约定的合同期满了,但公司给的待遇还不错,所以我就继续做下去。”老周说,在30岁那年,自己成为了公司首饰工坊的主管,并且在业界内也已经小有名气。之后,凭借精湛的技术,老周在公司内可谓是平步青云,仅用了5年时间,就从一个小主管晋升成为公司的生产总监,进入了管理层。

“最早接触到创业这个词是在2012年,那时候深圳遍地都是创业者,改革前沿成了创业前沿。”老周告诉懂懂笔记,2012年,公司推动了一系列内部创业的活动,鼓励许多有能力有创意的员工可以报项目,如果公司觉得这个项目可行,就会为项目团队匹配相应的资金和资源。然而,对创业一无所知的老周,却被任命为这项活动的主要负责人。

“虽然说是内部创业,但是老板的思维却很固化,有些大家都看好的员工项目,却被老板一票否决。”老周表示,虽然自己不懂创业,但在珠宝行业深耕了近十年,也知道哪些产品哪些项目有市场需求,有些甚至连营销高层都认可的项目也被老板一票否决。最终通过的都是一些十分急功近利的项目。

作为内部创业的主要负责人,老周压力十分巨大。虽然知道这些通过的项目想要获得市场认可都很难,但也不得不全力推动。然而在接下来的两年内,这些项目无一例外都“胎死腹中”。

“急功近利,缺乏(消费)习惯的培养,项目失败是必然的,但我却因为是负责人,成了被批判的对象。”不善言辞的老周,面对来自老板的责骂,也只能忍气吞声,然而他的内心却是十分不服气的。

正因为这件事情,在他的内心深处,买下了创业的种子。“打工虽易,但看脸色太难,所以那时候我就想出走了。”

段子云:不想当老板的打工仔不是合格的创业者。

受制于人,发展局限,创意受阻,使得越来越多打工者梦想成为“创业者”,更有部分已经打破了传统就业观念的桎梏,投身创业大军,追逐风口,追逐红利,追逐自由。在迭代中,许多创业者退出了舞台,却有新的创业者登台亮相。

用智能+珠宝的跨界探索,创造一个成功的“故事”

“在老家的爸妈催促我该成家了,但我却觉得时机还没到。”老周告诉懂懂笔记,2014年的深圳,各类创业孵化器遍地而起,创新创业也成为这个城市的名片。他认为,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如果不抓住机会干一番事情的话,或许以后就没机会了。

相比儿女私情,老周更在意自己心中的那一番“事业”。但作为一名珠宝人,工匠出身的珠宝人,创业谈何容易。

“因为之前有许多IT技术流出走创业,然后经历了失败,虽然我不是IT领域的,但我也是技术流,所以担心对于市场短见,会(让项目)失败。”老周说,他在一边物色创业项目之时,自己也看了很多关于市场和经营的书籍,甚至报了许多相关的课程,以让自己的学识更加丰富和全面,以避免出现技术流创业所面临的各种短板问题。

在一次课程上,老周结识了一位来自珠海的企业家,这位传统企业家正打算二次创业。他告诉老周,自己看好智能硬件这一领域,所以打算开发智能穿戴产品,手环、手表、跑鞋等等。

较真的老周灵机一动,回到公司就上网查智能硬件相关的资料。“那时候已经有企业在做,在手表手环里面植入监测芯片,监测用户的心率和运动指数,辅助用户锻炼身体。”老周瞬间就着迷了,他认为,现在许多人随身都带着手机看时间,哪里会有人看手表,而且许多智能手环和手表的设计很传统,缺乏应有的美感。

所以他想,如果把首饰和智能芯片结合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结果呢?为此,他带着这个问题,调研了身边许多的亲戚、朋友、客户。得到的结果是:既是珠宝又是智能硬件,许多人都觉得很有趣,应该会有市场。

于是,老周毅然向公司递交了辞呈,带着自己50余万积蓄,正式加入了创业者的行列。他首先找到的,就是那位二次创业的传统企业老板。处于对智能硬件的理解,两人一拍即合,共同在深圳成立了主打智能珠宝的公司,并把办公的地点选在了珠宝产业带里的一栋甲级写字楼。

“我负责珠宝设计研发,他们负责提供芯片解决方案。”那时的老周觉得,这是再完美不过的组合了。对方甚至派出了自己的工程师队伍常驻深圳,帮助老周团队进行研发和硬件融合,双方都不计成本的再投入。

然而,早期的智能监测芯片体积略大,和老周团队设计出来十分精美精细的手链很难结合在一起。

“芯片基本上是(手链上)坠子的三倍大小,所以基本上放不进去。”老周表示,为了配合芯片的大小,团队尽可能在首饰造型上妥协,尽可能做大一些使得芯片可以放进去。最终在双方团队的努力下,选择了一块只有步数监测功能的小芯片,“塞”进了手链里。

然而看到成品之后,老周和团队却笑不出来。“丑爆了,妥协之后真的是丑爆了。”老周觉得,这样的产品不能够推向市场,这样绝对是毁口碑的。

于是他推翻了第一代的产品,着手研发第二代的智能珠宝。由于有前车之鉴,团队开始针对芯片的大小进行外形的设计,而且除了贵金属之外引入其他的天然玉石材料。

经过紧锣密鼓的一个半月时间,团队推出了一款智能吊坠项链,一款智能手链,组成了老周公司推向市场的第一个“智能珠宝”系列。

“功能有了,美感也可以了,APP的第一版也做出来了。”老周说,看着自己和团队做出来的这两款“智能”艺术品,内心很是欣慰,之前经历过的酸甜苦辣也都值了。

智能硬件在当时而言的确是一个风口,作为技术流出身的老周能够快速洞察风口上的需求红利,已经十分难能可贵了,相比于盲目的创业,老周还进行了一番“调研”,验证了部分市场需求。

在挫折中,产品也在不断地迭代走向成熟,在他人看来,他的“事业”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作为一名创业者来说,老周所要面对的远没有那么简单。

比合伙人“翻脸”更快的是市场需求的变化

“创业公司里的合伙人,翻脸就跟翻书一样快。”老周告诉懂懂笔记,在两款智能首饰产品小批量投入生产之后,公司的内部就开始产生了分歧。

作为珠宝人,老周认为产品既然生产出来,就要接受市场的检验,所以联系了许多线下珠宝专柜和渠道商,意图在实体渠道进行试售,而且也在电商平台开启了企业店,并通过众筹的模式进行部分试水。

然而作为芯片提供方的厂家,却认为这个时候应该把企业进行一番包装,然后尝试路演和融资,毕竟未来量产需要非常雄厚的资金。

“我们有我们的想法,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在磋商之后依旧无法达成共识,所以就‘拆伙’了。”老周说,因为方案提供方撤出,使得公司在资金这块有些紧张,但还是能够维持运营,接下来就是寻找新的芯片解决方案提供商合作。

但让老周欣喜的是,在线下渠道的试售取得了一定的突破,“线下渠道一百套产品售出了四十来套,这对于团队来说的确是个好消息。”老周说,因为如此,公司也资金紧张也有些许缓解。但他们依旧没能找到新的芯片提供方,所以新的一批产品迟迟没能投入生产。

然而就在老周和团队焦急万分时,他们却接到了一个“坏消息”。线下渠道几家专柜通知老周他们,产品出现了问题,许多客户的手机APP无法和首饰进行连接,他们都要退货。

老周懵了,对于团队来说,这状态简直就是内忧外患。为了保住公司和口碑,老周不得不动用公司仅剩的流动资金,再找到身边的好友借钱给客户退货退款。

“我刚来到深圳找不到工作时都没开口向任何人借过一分钱,然而却在这时候借了。”回忆起这件事情,老周叹了一口气,那一个月公司发不起工资了,团队成员也陆续提出离职申请。对于他来说,坏消息一个个接踵而来。

想不出任何办法的老周,想起了之前合作的芯片厂商说的方案:把公司和团队包装一下,融点钱进来吧。

但融资谈何容易,虽然智能硬件在那个时候处于风口,加上也有现成的产品,但销售量少和产品问题让老周在各种路演和融资接洽会上连连碰壁,不善言辞的老周也没有办法很好的把创业的“故事”编给投资经理们听。

“我们找到了一家在惠州的芯片提供商,但却没有半毛钱可以投入新的生产,甚至说,剩下几名员工下个月的工资都发不出来了。”老周告诉懂懂笔记,无奈之下的他只能求助FA。

在FA的帮助下,老周终于把自己的创业“故事”讲好了,在资本热的2015年底,老周顺利拿到了两百万的天使轮融资。“除去被FA当作佣金的30%,以及还了一部分外债,剩下的资金全数投入了新产品的研发和生产。”老周说,因为在第一批小批量量产的产品问题上吸取教训,所以这次除了芯片之外,APP的开发也外包给了专业的团队,“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我们就潜心开发首饰造型,做好市场工作就行了。”

2016年2月,刚在老家过完春节回深圳的老周,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新品,这一系列除了有智能手链和吊坠之外,还增加了智能戒指和智能手环,在功能上也加入了NFC技术,可以通过APP软件在首饰上记录文字信息。老周解释,“有了这项功能,情侣之间、亲人之间送礼还能在首饰上预先录入祝福的信息,以表心意。”

然而新品上市之后,销量却十分有限。

“一个月里,也就寄售在专柜的卖出了一套,线上渠道连询问的都没有。”老周说,由于新的芯片价格高了许多,所以新品的价格相比上一代产品贵了一倍有余,然而其中的利润空间却少得可怜,“(利润空间)是普通首饰的三分之一。”

但另老周更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产品卖不出去,自己的“故事”却出名了。因为融资的缘故,加上一些包装上的需要,老周的创业“故事”在互联网上被广为流传,所以有很多的媒体找到他要采访他,也有一些院校希望他能够学生做创业讲座,还有许多创业活动邀请他站台参加。

“大家都以为我很风光,但我的产品卖不出去苦只有我自己知道。”老周告诉懂懂笔记,有许多好友看到报道都来祝贺他,然而大家都并没有想到,看似风光无限的老周,又要发不起工资了。

因为融资的钱投入到研发和生产,生产出来的产品卖不动,老周公司的流动资金又再一次枯竭了。无奈之下,老周只能将产品亏本降价,试图“变现”一点流动资金能给员工们发工资。

“因为智能珠宝是智能硬件与贵金属的结合,虽然不会用千足金,但用的也是K金,所以价格会比当时兴起的运动手环和手表贵一些。”老周说,因为消费者对于智能硬件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了,所以赋予首饰价值的智能硬件,也逐渐不受消费者待见。因此,降价变现的策略也夭折了。

为了能够顺利给团队员工发工资,避免团队再次“散架”,老周只好向号称“极速”放款的“小贷机构”借钱,以解决当下的燃眉之急。

所谓风口上的“猪”,要让这只“猪”不断地成长,就要保证“风”不要停,一旦“风”停下来了,“猪”就会摔死,飞的越高,摔得越狠。2016年,消费者们对于市场上的智能硬件设备都已经司空见惯了,也感觉不到任何新鲜的感觉,甚至在深圳华强北一块智能手表只要几十块钱就能买到,与贵金属结合的智能硬件又如何呢?随着市场消费需求的改变,智能硬件这个“风口”的“风力”显然已经不足了,也很难支撑起老周所创造的这只“猪”了。

“资金短缺”成为压垮创业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刚开始创业时,觉得日子过的特别慢,然而现在资金困难了,东西卖不出去了,时间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发工资的日子。”老周告诉懂懂笔记笔记,在“借钱”发工资的日子里,他想尽了一切办法,甚至“公关”了许多企业,试图说服人家采购自家的智能珠宝,采购这个“鸡肋”却很贵的“礼物”送给客户。

“从一开始的婉拒,到后面直接吃‘闭门羹’,一两个月下来,一套都没卖出去。”老周说,由于产品销售不出去,也没有资金投入新品研发,公司的基本运作也停滞了,每个月老周都得“借钱”来发工资,“因为(每月)8号发工资,所以一到月初我就害怕。”

最终,公司还是逃不过裁员的命运。陷入困境的老周,无奈只能将大部分员工解散,只剩下自己和两名实习的员工。每天老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待的并不是客户,而是源源不断上门“讨债”的小贷机构。

有一天,一位行业内的朋友,给老周介绍了一家传统珠宝商,说老板想和老周聊聊收购的事情。听到消息后,老周欣然接受了,并与对方约定了时间。他觉得是金子总会发光,有大企业能够认同自己的模式和产品,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然而,当双面见面时,老周却改变主意,不愿意被收购了。

“对方告诉我,之前生产什么产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那个‘故事’,他们想要通过这个‘故事’来开展新的业务。”老周说,这样的结果让他大失所望,甚至一恼火就将对方轰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因为他觉得对方至始至终都否定了自己的产品和投入,仅仅对当时为了融资,FA“创造”出来的那个“故事”感兴趣,试图借这个“故事”融资或者申请创业补贴。

但接下来的一场意外,却让老周失去了这一份“坚持”。

“在(2017年的)春节前,一天从公司回家,被一群不明来历的人揍了一顿,而且拳拳到肉却不伤筋骨。”老周回忆起这件事时依旧心有余悸,他说,在被“暴揍”一顿之后,就有几通“未知来电”打到他手机上,让他想想欠了哪些人的钱,最好把钱还上,不然下次下手就会更重。

这一年的春节,老周并没有回家,而是鼻青脸肿的待在深圳的出租屋里暗自伤神。就在春节一过,他便立刻登门拜访了之前想要收购他的那家企业,并对之前的态度进行道歉,希望对方还是能够和他一起坐下来,商洽收购的事宜。

虽然对方对于老周的“故事”很感兴趣,但鉴于发生这么多的波折,所以把收购价格压得很低。就在老周以为能够全身而退时,对方却提出了一个令他吃惊的要求。

“他们让我留下来继续当CEO,因为我才是这个‘故事’的原型,对于他们来说,我新的职能就是到每个可能的地方讲‘故事’。”老周告诉懂懂笔记,尽管条款很奇葩,但他没有选择,而且对方还给自己开出了每月一万的薪酬,起码能够保障他的生活。

就在上个月,老周的“公司”在深圳的繁华区域开了一间智能珠宝体验专柜,他作为“CEO”参加了开业剪彩,然而他心里清楚,自己仅仅是“故事”里的主人公,在现实中却什么也不是。

一个成功的创业者,他的“故事”总是精彩的,也很有意义的;一个失败的创业者没有“故事”只有经验教训。而在创业的洪流中,被记住的往往是前者,后者总是被遗忘。有许多人看到创业者的失败,就会指责其盲目、胆大、妄为等等缺点,但在成功者身上这些缺点又都会统统变成“优点”。

在创业的历程中,创业者除了要经历市场的变化之外,还要承受来自亲朋好友的不解,团队产生的各种压力,只要一个环节稍有“闪失”就会满盘皆输。

要告诉创业者的是,在创业之前一定要深思熟虑,做好切实的市场需求调研,可以追逐风口但一定不能盲目,要选择自己熟悉的行业深耕。面对挫折不要轻易放弃,但也要控制好风险,对于部分顶着融资或业绩对赌压力的创业者,如果发现发展前景有限,也应该及时“止损”,适时清算,避免资金的“窟窿”越来越大,最终难以善后。

“都觉得我在网上的故事很励志,但我真实的故事,却充满了残酷。”老周说。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懂懂笔记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乱象频出,什么才是互联网驾考APP的正确玩法?

中国AI地图:京粤浙占据半壁江山 网红企业崭露头角

百度、谷歌、特斯拉齐发力,无人驾驶汽车如何摆脱困境?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