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视链的两端:迷茫的土老板,作死的创业者,到底谁错了?

摘要:鄙视链的两个极端,一边是迷茫的土老板,一边是作死的创业者,尽管二者都可以说是创业者,然而却是谁也看不上谁。他们都有错吗?貌似两个人也都有道理。

话说投资创业者的基金的LP都聚集在江浙和广东福建一带,简称土老板,

本文所指的创业者也是在中国专门走资本路线的创业者,依靠一轮又一轮的融资才能活下去。

鄙视链的两个极端,一边是迷茫的土老板,一边是作死的创业者,尽管二者都可以说是创业者,然而却是谁也看不上谁。

他们都有错吗?貌似两个人也都有道理。

正文:

土老板:企业有盈利吗?多少盈利?没盈利你找我做什么?我不会投资没盈利的公司的。

创业者:创业不就是前期亏损吗?京东也是上市了才盈利。你们到底懂不懂投资?

这是关于土老板与创业者之间真实的对话,尽管十年过去了,然而很多本质的东西依旧不变:在土老板的眼里,流水是命根,利润是王道。当土老板们结识了一些拿生命去PR的创业者,尤其是得知对方公司一直在亏钱的时候,内心更是五味杂陈。

当所有人都以为他们了解了马云的淘宝生意,进而开始触网的时候,我们都错了,这些所有PE/VC基金后面的大BOSS们,老板的老板,虽然这十年间当作韭菜被很多基金割了一茬又一茬,这终于锻炼了他们要做投资的财商,然而,时至2017年末,也许你认为他们早就融入了资本和互联网的大潮——那你就错了。

据GPLP君调查显示,这些传统行业的土老板们虽然有很强学习了解互联网的欲望,但是,花了N多学费学习了之后,他们的结论只有两个字:懵逼。如果还要加两个字:鄙视。至于内心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就不再作推敲了。

这让人不得不反思,到底哪一种投资及创业方式更适合当下的环境。

一对父与子的对抗:土老板与“你们这些没良心的创业者”

没有盈利的公司都是耍流氓。

这是土老板内心的真实感受。

他们固执的相信,很多创业者拿着投资人的钱不断的烧钱,然后继续融资都是骗子。

A老板就是其中之一。

“我父亲的父亲就是生意人,从出生到现在,我们经商的理念就是盈利,不赚钱还能叫做商人吗?真的是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创业,大把烧钱,尤其是90后,简直就是胡闹。”A老板愤愤不平,他干了20年的生意,企业才做到了亿元的规模,而很多互联网公司,两三年就号称估值百亿,简直离谱。

“这些人迟早被淘汰,经商创业复杂的很,哪是他们想的那么容易。”土老板认为,赚到手的钱才踏实,这些烧钱的大部分创业者都要被大浪拍死在沙滩上。

然而土老板的儿子小A却不这么看。

小A也喜欢做生意、创业,但是小A的创业方法则与老A的方法完全不同,小A认为父亲的观点都是过时了,现在是互联网时代,应该有互联网的速度,而要有互联网的速度,那么就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来发展。

于是,小A与老A的公司同时开始了在培训领域的较量。

老A的公司是在某传统培训领域打拼了20年的老公司。100名员工里至少有50名是销售。

近两年,老A也想把公司做大,于是开始做品牌,成立了品牌部,然而公司遇到了严重的对立情绪——品牌部和销售部打架,品牌部指责销售部目光短浅只重眼前利益,销售部指责品牌部虚头巴脑成天只会花钱。

这让老A头疼不已。

小A耳濡目染,熟悉培训市场,加上看好教育行业的发展前景,因此小A也选择了培训行业创业。

只是,小A刚开始创业就借助了资本,小A的公司获得了多轮投资,从天使到A轮、B轮一直有投资人进入,他做的方向与老A类似,课程你也有点接近,只是用所谓的互联网的方式开展,比如,小A的公司一半以上员工都在负责品牌,一年大大小小的峰会好几场,跨界品牌合作持续不断。

一时间,风头甚至压过了老A,让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以为小A的公司才是老大,这让父子一时矛盾激化,谁也开始不搭理谁,只是在小A公司内部,只有员工才知道公司的销售业绩差得可怜,而且课程的专业度备受质疑,号称几百万的粉丝转化率极低。

当然,因事业方向不同所引发的这一对冤家父子,后来在中间人母亲的穿针引线之下开始在一个饭桌上吃饭,然后开始了交流。

老A:儿子,爸爸看到你公司的发展很欣慰。

小A:爸爸,其实,有的时候我也反思这样做是否是对的——因为在我们这个方式当中,投资人看重的是创业者的未来,创业者精心打造的也是一个未来的想象。然而在这样的背景下,只有少数人能真正做到既专注于当前产品,又打造出更加精彩的未来空间——更多的人,是被所谓的想象空间牵着走了,或者自己就被自己想象中的美好催眠了,根本没有强大的造血能力。

但是现在,我其实非常焦虑,因为我们公司其实盈利少得可怜,我也担心万一明天融不到钱,公司该怎样活下去。

真正的创业到底长什么样子呢?

土老板B与创业者的高傲与鄙视

关于公司的发展模式,GPLP君看到一种可怕的现象——在北京,一个创业者会非常非常傲娇地跟你说,我的项目已经盈利了,并且年营业额上百万。然而在传统行业集中的城市,那些土老板们即便一年净利润1000万也不太好意思跟身边的人比。而他们的业绩和账务,上个新三板绝对没问题。

土老板B与90后创业者C就是其中的两个典型。

土老板B曾经高傲的对GPLP君表示:我的公司每年收入几千万,早就可以上市了,但是我看不上。

不过,土老板B的这个做法却被很多聚集在北上广深的90后创业者所不耻。

居住在北京的90后创业者C就是其中之一,尽管C的公司已经创业一年,但一直还没有盈利。

“没盈利说明公司的发展前景太广阔了,盈利意味着公司发展就要停滞了。以前江浙那些老板创业都太OUT了,他们跟不上时代发展,也不太懂互联网,就要被社会所淘汰了。”C对江浙土老板不屑于顾。

C透露,他们近期开始搭建上市的组织架构了,

“我们正在跟投资人讨论到底是A股上市还是美国纳斯达克上市”C一脸得意,仿佛明天自己就是亿万富翁。

而类似C这种创业者,GPLP君在一年的时间里,起码见过了10个,创业刚一年,就开始筹备上市了。或者说,他们准备内部孵化项目。

但当GPLP君问他们的业务经营得如何的时候,他们都摇摇头说还没有找到好的商业模式。

于是,高傲的土老板与得意的90后创业者互相鄙视,一个认为对方是瞎胡闹,另外一个则认为对方要被社会淘汰。

当然,犹如硬币的两面,两种方式没有对错之分,一切的根源在于90后创业者嫌弃钱来得太慢,不愿意花时间耕耘。

在中国,当诸多一夜暴富的故事不断刺激很多人的眼球的时候,所有人都幻想自己是明天的那一个,创业开始成为了击鼓传花的游戏,老实人则被骂做傻逼。

正如其中一个创业公司的员工如是说,“在这样的公司里,员工就是一直在跟着老板挖井。当员工觉得只要继续挖下去一定能有水出来的时候,老板先放弃了,继续去挖别的井。可是到最后也没有哪个是真正坚持过。”

渴望成功,或许我们都没有错,但是,错就错在了我们的追求方式及选择上面,是一天吃个胖子还是循序渐进的长大长胖。

如果有一天风口变了,掉下来的你该怎么办?

所有人都在焦虑 土老板也一样

如果说马爸爸都担心明天的未来的时候,那么在今日中国,没有人不在焦虑。

深圳的华强北倒闭了一大波实体企业,江浙的传统企业也大部分经营不下去。

这让土老板A和B每次见面互相安慰之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半天蹦出一句话来,

“老孙决定不开公司了,退休享受晚年。真后悔前两年没有学老马,关掉生意炒房子,听说挣了一个亿。”尽管他们一直埋怨生意不好,然而,老A和B却不愿意停下手头的生意,这犹如他们的命一样重要。

或许明天会好起来,然而,哪天会好起来,他们也不知道。

昔日的繁华不再,土老板们集体开始陷入不安当中。

GPLP君有几个几个实体企业家朋友,他们是在全球做手机业务,分公司遍布在迪拜、缅甸、非洲等国家和地区,风光的时候也在迪拜购入豪宅,在深圳繁华地区买入别墅、高端公寓。现在全球的业务不如从前了,他们的业务量开始缩水。尽管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就像一位朋友说的“我不知道我这样的辉煌还能再持续几年”,焦虑的情绪在他们当中蔓延。

有钱,没方向或没有更好的出路,这是很多南方土老板的现状。转天使投资人,或者企业试水融资、互联网化,是已经老掉牙却依然备受关注的话题。

但是实现企业却不是那么容易,于是,开始做投资成为他们的一个新的选择,比如,GPLP君的一位南方的朋友近日向我透露,他在北京做创投的亲戚给他送去几个某知名天使投资人看上的项目,问他要不要投个几百万玩玩。

但是由于不太了解,他们还停留在原地,用他的原话就是:“互联网创业,对我们这种传统企业家来说是一件变坏才能有钱的事。如何变坏呢?依葫芦画瓢地增强品牌力度,高金聘请品牌运营大牛,多参加论坛学习一下年轻创业者的玩法......然而很多时候,我们也只能东施效颦。站在台上演讲的时候,那一种把钱写在脸上的气质,无论如何都无法与那些善于讲情怀的创业者PK。”

到底创业者该拥有怎样的情怀,这值得讨论,毕竟投资人面前,情怀到底值几个钱?

以上或许是GPLP君见到的极端的土老板和创业者,事实上,在生活当中,有一类人介于两者之间,转换自如,很轻松的切换在投资与创业当中,让GPLP君羡慕不已,当然,GPLP君汗颜,臣妾实在做不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GPLP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专访李开复:AI加大贫富不均,女性就业机会将多于男性

互联网人的中年危机:职业倦怠、焦虑和转型,财务自由就是职场中最大的谎言

刘强东:暗恋校花师姐,穷到一年只能吃两次猪肉,每天工作16小时,无周末···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