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杀毒软件转型为准流氓软件 唯利是图并非最好选择

摘要:当“不做恶”成为google唯一企业口号被传承下来的时候,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国内的市场。在商言商,虽不指望大家都本着“不作恶”的态度来经营企业,但至少要做的隐晦一些吧?

从杀毒软件转型为准流氓软件 唯利是图并非最好选择

其实从去年开始,坤鹏论一直想念叨一件事,后来因为有更重要的内容要写,直接把这个事情忽略了,今天再次提及,是因为又遇到了。

坤鹏论作为一个从DOS系统就开始用电脑的人,对杀毒软件的印象会比较深刻,当年江民的KV300、金山毒霸、瑞星杀毒都是比较不错的杀毒软件,至于现在非常流行的360杀毒,根本没有它什么事儿,周鸿祎当时正在捣鼓的3721,是被各大杀毒软件追杀的流氓软件,也正是因为3721,周鸿祎才被冠以“流氓软件之父”的名号。

不过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自从周鸿祎携360杀毒以免费的方式进入杀毒软件领域,将原有商业模式打乱之后,原有的江民、金山、瑞星纷纷转型,有退出杀毒领域的比如江民,有进军房地产的比如瑞星,也有改杀毒软件为流氓软件的比如今天想说的某霸。

坤鹏论今天实在是忍不住要念叨一下。作为一个杀毒软件,某霸已经成功转型成为一款准流氓软件,具有很多流氓软件的特点:

强制安装:坤鹏论在最近一年里已经几次被安装上某霸,并且都是非主动安装,都是在安装其他软件时被捆绑安装的,并且很多时候并没有安装提示。或者有人会说,是不是提示了你没看到呀?坤鹏论是写软件使用和评测类文章出身的,对于软件安排过程中的提示信息怎么会视而不见呢?image002

难以卸载:某霸的难以卸载是出了名的,最近几天又被自动安装了,居然给安装在F盘的根目录下,且在程序安装目录中也有,互相关联运行,在“启动”、“服务”中都无进程的情况下居然也能启动。注册表中也被写入很多键值,并且无法修改。好在坤鹏论是从早期windows版本就开始使用,了解一些注册表,即便这样也没有把注册表里的内容清理干净。

某霸的难以卸载还在于其自带的卸载程序,卸载过程需要多次确认,每个”确认卸载“的操作都非常不明显,反而是“不卸载”的操作提示特别明显。且即便用其自带的卸载功能,很多文件仍然无法删除。系统自带的文件卸载功能也拿他没啥好办法。image003

浏览器劫持:这是某霸最恶心人的地方,新版版会在浏览器闲置的情况下自动打开毒霸的导航站,具体网址就不列出来的,其实就是注册表里那个键值对应的链接地址。推广自己的网址导航站可以理解,hao123作为网址导航站也确实挣了不少钱,但通过这种方式推广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随便百度一下就可以发现很多用户都被这个问题困扰。

广告弹出:这是另一个恶心人的地方,你说好好的一款杀毒软件,非得学习其他客户端软件弹出一些娱乐新闻导航,刷存在感也不能这么干吧。

恶意收集用户信息也是流氓软件的一个特点,这方面坤鹏论没有做专门的测试,所以没有发言权。

至于流氓软件其他几个特点比如恶意卸载其他软件、恶意捆绑、恶意安装等,坤鹏论也实在懒得一一列举了。

好好的一款杀毒软件,愣是转型做流氓软件,情何以堪呀!

虽说人无常势、水无常态,但这种转变确实有些大了点。坤鹏论相信,通过这种捆绑安装、后台启动的方式,其网址导航站的流量确实会有很大幅度提高,谁让大多数被安装的用户都无法成功卸载呢。

不过话说回来,不知道大家最近几年留意到没有,自从360杀毒免费推广扰乱了原有杀毒软件市场以后,现在市面上的病毒确实越来越少了,各中原因相信大家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其实也并不奇怪,在没有利益驱动的情况下,谁会闲着没事写那么多病毒玩儿,费时费力,说不定影响大了还违法。虽说永恒之蓝的杀伤力之强大已经迫使很多仍然在使用低版本windows的机构不得不升级操作系统,但这背后也是有利益存在的。像当年CIH病毒和熊猫烧香病毒作者这种纯为证明自己实力的病毒作者已经越来越少了,电脑普及也差不多近20年时间了,想证明自己实力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商业模式的转变本是无可厚非的,腾讯最初商业模式是做外包开发,开发了个OICQ卖不出去才自己运营的,结果成就了如今的企鹅帝国。阿里巴巴最初商业模式是做B2B电子商务,现在最挣钱的业务是B2C,最有潜力的业务是当时冒着很大风险做的支付宝,甚至现在房地产业务、娱乐、健康等与电商没有半毛钱关系的业务也都如火如荼。不仅国内企业如此,国外企业也同样,老牌手机品牌Nokia最早是一家生产木浆和纸板的工厂。沃伦·巴菲特在接手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时候这家公司并不做股票、债券等投资业务,而是一家濒临破产的纺织厂。企业转型是经营过程中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创业成功的企业如此,创业未成功的企业更是如此,这类案例不胜枚举,甚至抓贼的变成贼这种事情都不奇怪,但像某霸这种由杀流氓软件变成流氓软件的转变先例还真不多。image004

企业经营的时候讲究“换人如换刀”,老一辈创始人退休的退休,转行的转行,产品虽然还叫原来的名字,但早已物是人非。当“不做恶”成为google唯一企业口号被传承下来的时候,我们回过头来看看国内的市场。在商言商,虽不指望大家都本着“不作恶”的态度来经营企业,但至少要做的隐晦一些吧?不要把一件错误的事情做的这么赤裸裸且冠冕堂皇。

静下心来想想,坤鹏论都觉得自己挺矫情的,居然会专门写一篇文章来说一款软件,放在十几年前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放在现在,确实连自己都觉得有点不可理喻。可是怎么办呢?实在是太让人讨厌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坤鹏论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移动搜索平台变革的逻辑:AI是增量,智能化是未来

黑客轻松黑掉80亿美金,病毒未来更猖獗,怎么破?

移动终端安全防御战打响,未来网络会更危险还是更安全?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