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让巴菲特束手无策的事件

摘要:巴菲特并不是所有股票在他手上能够握有10年,但这并不妨碍其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年收益率。可见,牛人总是善于打破常规去思考做事,不仅打破他人设下的条条框框,更是善于打破自己设下的条条框框。


1

巴菲特有句名言:如果你不情愿在10年内持有一种股票,那么你就不要考虑哪怕是仅仅持有它们10分钟。 

不过,巴菲特自己就没有这么做,并不是所有股票在他手上能够握有10年,但这并不妨碍其依然保持着极高的年收益率。可见,牛人总是善于打破常规去思考做事,不仅打破他人设下的条条框框,更是善于打破自己设下的条条框框。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打破都是对的,比如巴菲特此前曾表示,他不热衷于投资科技公司,因为看不懂它们的业务,对它们的技术不理解。而这么多年来,巴菲特也一直忠于这一信条,远离科技股,但最近两年巴菲特却也没有奈住性子,嘴上说不,身体却很诚实买入了IBM的股票。

而买入IBM的决定也让巴菲特损失惨重,其从2011年看好IBM,最终于2014年买入,而此后IBM从此进入跌跌不休状态,好不容易在今年5月重回巴菲特所买入的高位让其得以“解套”,卖出1/3的股票,但根据其公开8120万股IBM的股票数据来计算,从170美元的高位买入,到当前的146美元,巴菲特目前在IBM上的损失依然超过2亿美元,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原因在于亚马逊的云服务AWS对于IBM的冲击。 

关于亚马逊和巴菲特,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即使巴菲特一而再再而三的回避科技公司,回避投资科技公司,但自己所持有的公司股票也依然会受到科技公司影响,并被迫抛售,例如其在今年2月彻底清仓了持股超过10年的沃尔玛股票,收回9亿美金,原因就在于亚马逊的增速正在给沃尔玛带来巨大的冲击,并且二者的差距还在越拉越大。 

而巴菲特随后也将这部分钱投入到了航空公司,避免掉了被科技公司竞争干扰的可能性。 

所以,借此这里想谈一谈巴菲的局限。 

2

当然,这里并不是要唱衰巴菲特,我相信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未来依然能够保持极高的收益增长,只不过巴菲特作为过去传统商业世界的投资高手,其可以作为一个重要参考标志,借此来重新思考,传统商业和新时达的科技商业的不同。 

巴菲特的成功,可以看成是一个时代的成功,其所建立的商业增长思考模型,其实也反映了过去时代的商业增长规律。

来看看其1995年在伯克希尔股东公开会上首次提出来的护城河理论,大意为 

“我们喜欢的是那些具有控制地位的大公司,这些公司的特许权很难被复制,具有极大或者说永久的持续运作能力。”

归纳成几个概念就是,垄断且有规模、不可被复制、拥有持续性。 

所以当年巴菲特观察IBM的企业服务业务也具备这样的特性、垄断企业技术服务市场、不可被复制、拥有可持续性等等诸如此类。 

但一个遗憾的是,科技行业中的公司确实有些具备垄断规模、确实不可被复制,但是没有任何一家有着长期的可持续性,因为总有莫名其妙的对手从边缘出现,最后通过其他方式对其进行颠覆。

再来看巴菲特喜欢的那些公司,基本都是石油、房地产、航空、汽车、消费品等等基础类设施,这类基础设施在过去的年代不可能存在被跨界颠覆的可能性,优秀的公司只需要做好自己不出意外,就能稳步上升,最后直到市场饱和为止,即使出现问题也是公司内部的原因,而非外来竞争者,因此巴菲特更多需要观察的是公司内部的健康度,而无需焦虑于潜在对手的出现。 

IBM从内部来看也是一个非常健康的公司,在经典商业教材上反复被提及的是,郭士纳将IBM脱离出摩尔定律的技术影响,成功的将其转变为一家服务于企业的服务公司,继而摆脱了技术进步带来的颠覆性可能,走上了一条稳定之路。 

但今天回过头来看,这都只是一个暂时阶段,IBM最终还是被亚马逊的AWS云服务业务压得喘不过气,此后还有微软的Azure紧追不舍,身在科技行业要想摆脱技术进步带来的影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技术总能通过更好的方式来解决此前的复杂问题,这是其自身具备的特点。 

所以,巴菲特的理论并没有过时,但却有其前提,是应用在那些不存在被跨界颠覆的基础设施行业,但却无法应对变化更为复杂的科技行业,护城河理论在科技行业面前无法奏效。 

那么科技时代笃定的“护城河”又是什么?这里谈谈我个人的看法。 

在传统时代,巴菲特的“护城河”有着去创始人化的特点,即他相信某个公司可以永远跟随趋势发展,并且商业模式的重要性远远大于创始人,巴菲特目前所投资的IBM和苹果,曾经带领IBM和苹果转型的灵魂人物郭士纳与乔布斯都已经不在位,但其依然放心的握有IBM与苹果的股票。 

但在我看来,这样的风险反而是最高,科技行业不仅模式可以被颠覆,连规律都可以被颠覆,所有一切都需要依靠创始人的远见与定力,才能够在关键时刻做出关键选择,例如腾讯有今天,是因为从QQ到微信,其做到了像蛇一般的蜕皮,其已经和过去完全不同,这一切全部依赖于马化腾的个人意志,其为腾讯创造的灰度和冗余,才有腾讯今天。 

凯文凯利曾说,电话的出现可以预测、但微信、Facebook统统不可预测,如今正是这样的一个时代。 

科技公司相较于传统公司,有着更强的集权化特征,单一领导人的顶层意志更加可以左右一家公司最重要方向,在关键的各种技术因缘和合的时刻扭转乾坤,而通常这个时刻又都是普通人并没有感知能力,无论如何研究他们当前的财报的成本结构业务都没用,这些创始人必须创造更多此前无法预测出的事物出来,与未来进行微妙的连接。

所以今天我们看到国内BAT等等公司,所创造出的互联网基础设施为何与美国模式大有不同,都是创始人凭空创立的产物,他们不能够也无法再像传统时代那样去照搬西方的模式。 

所以,科技行业真正的护城河只有一个,创始人。

4

再说下我个人看待股票经历,我个人持有阿里和腾讯的股票,涨势不错,虽然我也清楚这两家公司的基本主要业务线,但这都不是我关注的重点,互联网的模式明天就是会被颠覆的,眼下规律也是阶段性的,重点是我更看好的是两位创始人的价值理念和主张,对于商业的嗅觉,这是最重要的护城河。 

另外,Snapchat在其上市当天虽然一飞冲天,但我认为其未来一定会跌跌不休,目前已经跌去一半估值,而我判断的原因很简单,通过观察创始人的过去言行,来推演其公司未来。 

Snapchat的创始人斯皮格尔是一个从初高中时代就乐于享受的花花公子,乐于给自己大手大脚的花钱,沉醉于声色犬马,作为一个普通人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作为管理一家公司,尤其是科技行业的领导者来说着绝非优秀品质,Snapchat更像是一次偶然成功的玩乐。 

而对面的扎克伯格,全球前十的富豪,开一辆普通本田,平时穿着朴素简单,捐出上亿资产等等,因此仅凭对比这两位创始人的言行举止,我就判断Facebook一定会在未来用出各种方式,浑身解数来碾压Snapchat,并且最终一定会成功。 

果然,最终Facebook继续大涨,而Snapchat稳步下滑。

5

所以如果要投资科技公司的股票,只能让自己变得不保守,丢弃掉对公司结构的研究,放弃掉从财报中寻找确定性的妄想,因为科技公司的结构不是支撑这家公司走向未来的关键,更重要的是要相信创始人是否有能力把这家公司在关键时刻及时调整为适应未来的生存结构,其是否拥有让公司不断进化的魄力与能力。 

例如,丢失掉深度学习机会的因特尔以及抓住机会的英伟达,所展现的正是继任者与创始人对于行业的敏感程度,魄力、格局、担当的不同,但格鲁夫在位英特尔说不定不会把这一机会拱手让给黄仁勋,同样如果郭士纳依然在主导IBM,云计算的生意说不定也没有亚马逊AWS的份也亦未可知。

所以对科技公司更好的投资,一定是创始人在位期间,或者取决于你有多大程度上信任继任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首席发言者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5家癌症AI公司、10大应用场景,AI最有潜力的用途有哪些?

从吕不韦投资异人,到张磊投资刘强东

租房界淘宝诞生,免“押一付三”还要帮你付房租?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