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大火背后:没有大IP,更没有玛丽苏

摘要:有人说,演员分两种,一种是演什么角色都是自己,观众始终无法撕去定性的标签;另一种则是演什么都是角色,仿佛角色天生为其定做,显然,孙俪属于后者。

《那年花开月正圆》大火背后:没有大IP,更没有玛丽苏

“此剧有毒,好看到停不下来”。要说近期最火的电视剧,文创资讯可以打包票地说,非《那年花开月正圆》莫属。

要知道,今年以来,国产剧一直充斥着“抄袭”、“抠图”、“玛丽苏”和“三观不正”等诟病,荧屏甚至没有出现一部口碑收视双赢的电视剧作品。直到近代传奇女性大剧——《那年花开月正圆》的开播,才终于让卫视黄金档在8月的尾巴重新焕发了生机。

该剧自播出以来收视持续走高,单台频频破3,双台平均收视也破2,这个总成绩无疑是今年以来国产剧中最好的。如无意外,它也基本锁定了国产剧剧王的称号。

眼下,热播中的《那年花开月正圆》也在10月8日迎来大结局。毫无疑问,该剧将是今年国庆电视剧队伍中的主力军和领头羊。

其实,从品相上来看,《那年花开月正圆》和近几年崛起的大女主戏没什么大的区别。但是,她为何能从一众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成为现象级剧王?文创资讯认为,不外乎三个方面的原因:

去IP化,真实故事改编的独特魅力

要说《那年花开月正圆》和以往的大女主戏最大的不同,或许就在于,并不是一部IP改编作品,而是由历史上的真实人物、真实事件改编而成的,整部剧是绝对的剧本原创。

历史上的周莹自幼无亲靠,据传其天资聪颖,对数字过目不忘,具有非凡的记忆力。她曾凭借着自己的智慧勇气和独创精神,将一个行将倒闭的商业大厦建成商业帝国;因捐资助饷被慈禧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因广济百姓在关中地区传为佳话,她的义举和远见卓识至今还被当地人们广为流传。

在一般人看来,周莹传奇性的人生即便在当下也是难以想象的,“一个清朝的寡妇,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子,放在现在就是一个女高中生。她怎么能够在丈夫、公公都去世之后,20年间把家业做得那么大,成为百年秦商的代表人物?她一定是个不平凡的女子。这其中的故事注定吸引人。”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中,由孙俪所饰演的江湖少女周莹从一个小丫鬟成长为一代秦商首富的故事。清末年间,时局动荡,秦地有大商吴家东院,以其诚信经营受地方爱戴。周莹被养父“卖给”沈家做丫头,逃跑之际得吴家大少爷吴聘相助,又因其独到的商业头脑受吴家大当家吴蔚文赏识,而后其便在经商的道路上一路披荆斩棘,甚至担起振兴吴家基业,搅动时代浪潮的大任,终成商界的一代传奇。

最终的剧本保留了周莹坚强、机敏的品质和赈灾、修文庙、建学堂等真实事迹之外,感情线与吴聘的婚姻属实,但为了剧情需要,沈星移、赵白石等都是虚构人物。当然,历史上,周莹本是大户人家,沈家也不存在,剧本对故事原型进行了改编,使其更具代入感和可看性。

制片人透露,“人物主要的成长轨迹、大事件的节点、主要事迹不能改,要突出秦商的精神、她情感上的坚持,就是一辈子守寡,在男女关系上不能逾矩”是《那年花开月正圆》的基本改编原则。

《那年花开月正圆》算得上是一部真正的女性主义年代剧,没有矫枉过正,也没有刻意回避矛盾,而是在试图用一种最自然最本质的方式,来向你讲述一个比较真实的女首富怎样一步一步变大变强的故事。“不靠IP、没有套路、不玛丽苏”或许正是真实故事改编的魅力所在。

非典型玛丽苏,演绎不一样的大女主戏

自2011年《甄嬛传》伊始,“大女主戏”就逐渐呈现霸屏之势,而今年更是达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比如已经播出的《锦绣未央》、《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孤芳不自赏》、《大唐荣耀》、《楚乔传》,正在播出的《醉玲珑》、《秦时丽人明月心》,以及即将播出的《如懿传》和《赢天下》等。

《那年花开月正圆》是继《甄嬛传》《芈月传》之后孙俪第三次出演大女主戏。看过了太多标榜女性奋斗成长的电视剧,孙俪老是重复同样的套路,难免让人觉得,她已经困在“娘娘”这个框里,跳不出来了。加上越来越多的人都在批评,现在的大女主,只是变种版的玛丽苏。像《锦绣未央》《芈月传》《楚乔传》《我的前半生》里全是“男的都爱我,女的都嫉妒我”的戏码。而之前标榜的“女性独立与奋斗”,最终还不是要靠男人一次又一次地拯救。

而就是在这样的质疑声中,孙俪还是拒绝了《我的前半生》,选择了《那年花开月正圆》,尽管她出演罗子君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正宗地道的上海人,演技也扎实过硬。后来《我的前半生》成为现象级话题,马伊琍、袁泉大火,很多人都为孙俪感到惋惜。

孙俪为何选择了“周莹”,放弃了“罗子君”?从后来罗子君受到的批判来看,孙俪显然不太看好罗子君那种依赖贺涵的伪独立。虽然周莹这个角色太过传奇,但她的传奇是靠自身的性格和才能打拼出来的,放在任何时代都是女性自强的典范。

可以说,《那年花开月正圆》它还是一个女人的个人成长史。从江湖儿女到吴家学徒、到吴家太太、到吴家掌门、再到陕西女首富,周莹这个角色,和一般的大女主戏相比,可谓“非典型玛丽苏”:

一方面,她的成长、变化与突破的确有赖于男性角色对她的帮助——周莹蜕变的一生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吴聘(何润东饰)带来的,他是她的丈夫,更是她的师傅,挖掘她行商的天赋、给予她行商的舞台、指点她行商的技巧,没有吴聘,周莹或许可以是聪明伶俐的江湖儿女,却万难走上陕西首富的历史格局;第二阶段是沈星移带来的,他是她的知己、她的对手、她的挚爱,两人相爱相杀的半世纠缠,却让周莹有了更敏锐的眼光、更犀利的手段与更开阔的视野;

另一方面,她的蜕变却并不是依附男性而置换的,而是一次次的选择与承担将命运的轨道逐渐书写——当吴聘生死攸关,胡家悔婚之时,她甘愿报恩为其冲喜,于是成为了吴家太太;当吴家家道中落,老少庄家接连逝世,她主动扛起压力,于是成为了吴家当家。在那个年代,一个女人要冲破氏族的束缚、封建的礼教,是需要比如今女性精明百倍的心智、强悍千倍的勇气以及难得万倍的机遇,时至今日也是值得当下女性学习的一部传奇。

《那年花开》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个女性如何在乱世中赢得尊重,成就独立自我的故事。故事里有着爱情的缠绵悱恻,也有着商场的诡谲波澜,但无论是处在爱情中还是商场中,周莹始终都能保持清醒,留有一颗独立自主的内心,这一点值得当下的女性主义者关注和反思。

“以女演员为中心的戏,有人拍,就说明有这个市场。我们应该享受这个盛世。”《那年花开月正圆》真正地将精神内核聚焦到了“女性独立自强”中来,这也让其成为了近年来国产大女主戏中,难得实现了收视与口碑双赢的一部“现象级”作品。

演员演技在线,角色设定追求反差性

当《那年花开月正圆》再次走红时,关于“孙俪会选戏”的呼声越来越高。不过,在文创资讯看来,与其说“娘娘会选戏”不如说“娘娘会演戏”。事实上,无论是《甄嬛传》里的“甄嬛”,还是《芈月传》里的“芈月”,角色的讨喜之外更是孙俪演技的在线。

作为一部大女主戏,这部剧最大的看点在于孙俪如何去演绎女首富周莹的传奇人生。算起来,距离孙俪上部戏《芈月传》已经两年有余,再度来到电视荧幕前的孙俪已不是称霸后宫的“娘娘”,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了清末出身民间的陕西女首富周莹。

有人说,演员分两种,一种是演什么角色都是自己,观众始终无法撕去定性的标签;另一种则是演什么都是角色,仿佛角色天生为其定做,显然,孙俪属于后者。

《那年花开月正圆》一开始,孙俪所扮演的周莹不负众望,一扫“娘娘”的既定框架,成为了江湖游走游刃有余的“孙大爷”。从第一集开始就耍尽花招挣钱,与陈晓会面时拳脚相向,完全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俏皮少女模样,完全跳脱出了“娘娘”的刻板印象。

眼下,该剧后期剧情正开启高能模式,周莹的商海励志与情感跌宕让人更加热血沸腾与纠结虐心,近日各方势力涌动,私利、阴谋向周莹及机器织布局股份袭卷而来,周莹含冤入狱,也引来新一波高潮。在一段赵白石在牢外苦劝周莹的片段,孙俪再次展现刻画人物内心的强大塑造力。

可以看到,从一开周莹温和有力表达立场的情绪开始,到大不了一死的刚强,直到赵白石以吴家东院及婆婆都需要她的动之以情,周莹连日的委屈不甘、忿恨屈辱的压抑情绪倾泄而出,饱含情感的双眼将不同情绪精准呈现,“这段镜头拉得极近,每一滴眼泪都清清楚楚,演技炸”“眼神委屈满满又不失倔强”,“孙俪哭戏完全不在意妆容或美丑,只有人物情绪”,“孙俪真的太会勾人情绪了”,孙俪的“素颜杀”演技再次引起网友热议。 

其实,此前剧情中出现过多次流泪的镜头,无论是吴聘逝世哭棺时的万念俱灰,亦或流产时好强的背身默默流泪,或是面对沈星移祖母嘲讽后反唇相讥的回房痛哭,一样的哭戏却传递出分层的情绪“每一个表情都是周莹,不是任何人,这才是完全将自己代入角色中”网友纷纷评论孙俪发自内心的伤心和无奈特别具有感染力!

而继大S、舒淇等“明星”进入追剧入坑模式后,小s也在微博公开表白:“孙俪也太会演了吧!我想跟她做朋友~崇拜啊崇拜。”,足见孙俪狠下苦工的扎实演技。

当然,除了孙俪之外,剧中陈晓、何润东、任重、胡杏儿等演员的演技也都一直在线。尤其是陈晓的表现更是可圈可点,给人惊喜。值得一提的是,凭借精湛的演技和精彩的人物塑造,陈晓曾多次花式登上热搜榜。据统计,陈晓一度强势蝉联四天艺人新媒体指数第一名,两天破9,成为上榜唯一破9的演员。

其实,《那年花开月正圆》的走红,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制片人赵毅所说的,“我们找演员都追求反差性,比如孙俪以前是端庄的娘娘,现在要演蹦跶的江湖少女,陈晓过去是翩翩公子,现在要演一个不羁的富家少爷,俞灏明是阳光男孩,现在要演阴森的角色,何润东以前是帅气、强壮,现在是温润、柔弱,任重以前是贫嘴,现在是严肃。他们的表演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大家才会感到惊艳”。

制作“严谨到变态,用心到偏执”

事实上,观众不仅被主演们的集体演技在线惊到了,也被该剧服装造型、场景、道具、民俗风情等诸多方面的精细活儿给感动了。一部全民关注的年代剧,居然让挑剔的网友们愣是没找出多大的BUG。用编剧苏晓苑的话说,那就是:严谨到变态,用心到偏执。

首先,服装的设计十分严谨,全手工质感十足,让演员看到服饰几乎就能找到人物感觉。

《那年花开月正圆》的服装造型不仅精致养眼,也经得起各种推敲。在尊重历史的情况下,《那年花开》中每件服饰的色彩、纹饰、材质都与角色的身份相对应。比如周莹从江湖卖艺丫头到豪门少奶奶,从粗布麻衫到布满精致刺绣的圆襟绣袍,尤其是婚后常穿的那件丝绸衣面上刺绣的花蝶栩栩如生,层叠袖口的精美镶边、里层窄袖的珍珠缝缀,做工精致华美;吴聘、沈星移和沈月生,都是富豪之家的少爷,服饰均是质料精良的丝绸,精美细致的刺绣,漂亮的包边、滚边、盘扣,每一件衣服都很考究。但又因性格气质爱好大不同,所以服饰上的区别也非常明显。

吴聘的着装,以玉色系为主,色调干净清新、雅致含蓄,契合了吴聘温文尔雅、温润如玉的气质;沈月生的衣服色调以蓝色系为主,体现出这位大少爷冷静细致、沉稳多思的特点;沈星移前19集的服装色调则以绿色系为主,表现出这位不务正业的纨绔少爷青涩稚嫩、莽撞胆大而又热情有活力的性格,所以陈晓进组看到服装就找到了人物的感觉。而同是少爷,服装各有特色,佩戴的玉佩、香袋和扳指这些饰物,也是各有讲究。沈星移戴的扳指五花八门,有各色质地和颜色,体现他不靠谱少爷的身份;吴聘戴的扳指则翠绿通透、大气稳重。

其次,道具十分讲究,为追求拍摄效果,食物都是现拍现做。

一般电视剧,尤其是古装剧,拍吃的东西,基本都是道具食物,要么只是摆设一下,要么只有需要真吃的那几个菜是真的。但是《那年花开》的食物不仅都能吃,而且演员们抢着吃,剧中那些大口大口吃得津津有味的场景都是演员真真切切的大快朵颐。

原来,剧组请来了陕西一级厨师,只要涉及到吃的戏份,那都是现做、现拍、现吃。真材实料真手艺——《那年花开》的美食不仅能吃还经得起特写。热气腾腾的羊肉汤,薄薄的羊肉片、碎碎的香菜一个也不少。怪不得网友都说,《那年花开》简直就是一部“舌尖上的陕西。”

再者,宏大场面采取真人实景拍摄,抠细节到极致。

作为泾阳城第一大户吴家东院的少东家,吴聘死后出殡的阵仗规模堪称宏大。迎着纷飞的飘雪,吴家东院众人为吴聘送葬,挽联飘扬,万分悲凉。这场出殡,被网友评价为与《红楼梦》秦可卿出殡、《大宅门》二奶奶出殡并列的电视剧史上几大出殡阵仗之一。原来吴聘葬礼的宏大场面采取了真人实景拍摄,因为这种方式拍出的大场面能够带给观众强烈的震撼感。

此外,《那年花开月正圆》抠细节到变态,这样的幕后也是没谁了!

因为是年代戏,很多场景都不复存在。吴家大院更是按照原建筑的1:1还原。不仅搭建了实景,还用上了CG特效技术,以防止场景上的BUG。为了让观众直观领略吴家大院的壮观,电视剧最开始出现的吴家东院的俯瞰镜头,是后期团队花了半年3D建模制作的场景;从场景里房屋的位置、细节的布置,都和剧中真实出现的相同,而且能一一对应。

因为是清装剧,剧中男演员都是真剃光头,但辫子不可能是真留,只能戴发套。之前看到的古装剧,常有演员戴发套,却能赫然看到胶水和发套的痕迹。为了避免戴头套的穿帮问题,后期专门修饰演员头套橡胶的团队就有一百多人。

更加令人发指的是,剧中连周莹换不换衣服,什么时候换都有讲究,而镜头不一定带到的屋顶都得一棵一棵地种上野草,镜头一闪而过的鱼缸里甚至养了大半年金鱼。另外,由于丁黑导演的严格要求,音乐部门从剧本审定阶段就开始介入音乐定位设计,历时一年多,累计制作可用音乐条数算上可用分轨将近400条,数小时的影视音乐,无数的点对点特制,远远超出绝大多数国内电视剧对音乐部分的行业要求。

看到这,大家应该都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的大女主戏唯独《那年花开月正圆》最火了吧?说到底,好的作品,离不开好剧本、好演员,更离不开“诚意”二字!

作者 | 文创资讯记者 黄梅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羞羞的铁拳》票房或超20亿,但“麻花模式”难撑百亿市值

瞬时播放热剧成盗版新姿势,网络直播此刻已无技可炫?

你被小宝钗惊艳了吗?小戏骨或成下一代流量花生的孵化基地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