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市场都通用的移动支付,为什么在医疗上进展这么缓慢?

摘要:在医院看来,医疗的核心掌握在自己手中,不管用什么支付方式,患者都会来,所以过去医院并没有很强的动力来接入移动支付,那现在这样的关系发生了什么改变?

对于很多互联网企业来说,医疗领域尽管是一块最“难啃的骨头”,但其中巨大的红利,却依然有“铤而走险”者,尤其以腾讯和阿里为主,在医疗支付领域的争夺早已经全面展开。

挂号是两家同时选择的切入口。2014年5月,支付宝宣布推出“未来医院”计划,瞄准医院看病挂号难、排队久等问题;同年11月,微信宣布通过“广州健康通”微信公众号,患者可以享受广州市60家医院的预约挂号、健康档案查询、微信支付等服务。

然而,据业内人士表示,通过支付宝、微信挂号意味着患者的很多个人信息甚至包括病情都会被平台获悉,医院逐渐就不乐意了。

随后,医保成了两家在医疗支付环节的主打方向。2016年腾讯、阿里、平安集团先后与深圳成都等人社局合作,共同探索第三方支付工具同医保的实时结算。医保用户在与微信、支付宝等移动支付工具绑定医保卡后,移动支付平台即可实现同医保的实时结算,用户直接支付个人承担医疗费用。

艾瑞分析认为,线上医保支付的开通,促进了细分行业医药电商和互联网医院的发展。未来医保用户可通过支付宝等支付工具,直接在网上购买医保目录下的药品和线上诊疗服务,在一定程度上将促进医药电商和互联网给医院行业的发展。

支付宝:支付方式改变对医院没有诱惑力

尽管2014年支付宝便推出了“未来医院”计划来着手医院方面的布局。然而,万事开头难,而且医院是众所周知的“难啃”。刚启动“未来医院”计划之时,支付宝希望把传统公立医院纳入支付宝服务范围内,就像接入超市、电影院、餐厅等一样可以很便利老百姓的生活。

不过他们很快发现,一家医院接入支付宝的复杂程度,甚至大过整个沃尔玛和家乐福中国接入支付宝的难度。 从决定做,到开发上线15天,加上谈判时间一周,不到一个月沃尔玛就接入了。但是,平均一家医院上线则需要2—3个月。

在医院看来,医生、检验设备、药品等医疗的核心掌握在自己手中,不管用什么支付方式,患者都会来。因此,医院在三年前并没有很强的动力来接入支付宝。

对阿里来说,旧有环节的排他性并不意味着新入局者完全没有介入的机会。其中最大的变数,不在于药企,也不在于医疗机构,而是支付。在医疗行业里,除了把控治疗和医药环节的这两大主体外,就只有支付环节的形态尚具不确定性。

目前,除了医疗等少数几个相对封闭的行业领域,几乎所有支付场景的用户习惯都已形成。因此,相对3年前的弱势,拥有超高的用户活跃度和基数的支付宝,已经具有了让医疗机构看重和对等合作的地位。

支付宝不仅为医院提供“诊间代扣”和“实时支付”,还通过“蚁盾”等安全工具为医院提供在线防“黄牛”技术。在云计算方面,支付宝依托阿里云,为上海华山医院和仁济医院等提供信息化升级服务。除此之外,支付宝还利用蚂蚁金服的生态服务能力,为医院提供陪诊、停车、代泊、叫车、餐饮、配送等新兴服务,可谓全行业覆盖。

以上所列,都是蚂蚁金服为了进入到医疗体系所打造的生态服务圈,但真正有能力让蚂蚁金服拿到深入医疗内部门票的,还是医保。

去年5月,支付宝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与深圳人社局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患者只需通过支付宝绑定金融社保卡,就可以在就医过程中一键计算并支付“医保+自费”的所有金额。17家试点医院中,有16家医院选择了支付宝的方案,后续该项目还可扩展到实体药店、网络医院等场景,贯穿整个医疗体系。8月17日,支付宝更是上线了社保、医保,申请补贴等功能。首先开通的城市是深圳,后续广州、北京、上海、杭州,全国也将陆续开放。居民只要打开支付宝,找到城市服务,绑定社保账号,就可以一键完成社保、医保、补贴报销等业务。

腾讯:从“头部”往下覆盖

腾讯最早切入医疗服务的挂号业务,而今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日渐推进。据腾讯移动互联网事业群副总裁陈广域透露,中国已经有2000多家医院开通了微信支付功能,有些医院的支付比例已经高达60%。

目前,微信和Wechat合并月活用户9.63亿人,而去年的微信支付月活用户是超过6亿人。中国的医院更是有80%都开通了微信公众账号,60%开通了诊疗服务。

在微信医保支付中,医院需要在原有公众号的基础上打开API接口,无需重复开发。微信用户使用此服务时,需关注相关医院的微信公众号,然后绑定社保卡到微信公众号,就可以使用微信的医保支付功能了。

腾讯方面负责人分表示,由于微信绑定了用户的社保卡和银行卡,并完成了用户实名认证,因此风险并不大。另外,将会实行“先行垫付”来控制风险。如果未来需要对医院做深度的挖掘,腾讯可能会考虑动用集团层面的用户征信系统。

腾讯目前优先覆盖三甲公立医院,二甲医院与社区医疗中心尚未开始接入,会在三甲医院的覆盖基本完成后再往下走。

此外,腾讯的医保支付范围也包括药店。广西自治区最早开始尝试的是药店微信移动支付。例如,南宁市目前已有35家药店可以用微信刷医保买药,未来将触达广西全省4000多家药店。

相比医疗这条大鱼,医保支付只是过渡

与阿里腾讯这些企业,人社部门愿意合作的前提是医保支付的所有数据经过加密后才与微信对接,因此腾讯、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只是打通了支付环节,并无数据沉淀。支付宝的入口在城市服务中,但腾讯除了医院的微信公众号,微信“城市服务”中也有“挂号平台”入口。经过实测体验,通过医保移动支付,患者整个就医时间可以节省一半以上。目前各地都有城市在努力推动医保移动支付,但除深圳外,其他一线大城市的落地尚需时日。比如上海与北京的合作难度尚存,进展较慢。

2016年11月8日,人社部发布《关于印发“互联网+人社”2020行动计划的通知》,明确社保卡将加载支付功能,支持各类缴费和待遇享受应用,同时将与商业银行、第三方支付平台等合作,建设统一、开放的医保结算数据交换接口,在安全可控的前提下,支持相关机构开展网上购药等应用。

在政策开明的情况下,不论是阿里、腾讯都在加速布局这一生态圈。“三巨头”挺入医保移动支付,目前已各有千秋。然而,表面上看,腾讯和阿里虽然争夺的是医疗支付,实际上支付只是一个切入口,两家更看重的是背后庞大的医疗健康市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董童。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