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又杀死它

摘要:王庆坨的迈卡拉雷公司或许对“一时的买卖”感受颇深。6月以来,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这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作为其中两家自行车的生产商,迈卡拉雷也受到牵连,损失了几十万。

中国自行车第一镇:共享单车救了它,又杀死它

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不少创业者也随之站在了风口之上,并想借此飞的更高。

但毫不意外,瞬间起飞的“共享”单车,如今被重重拍到地上。

工厂倒闭,员工下岗 单车货还没发,公司就跑路了

"我看不透共享单车的真正需求是什么,现在的投放有多少是合理有效的,哪些运营是正常的,还是仅仅是资本之间的竞争。"前不久,在某大型自行车制造商从业多年的一位资深人士表示。

“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跑路了。”2017年9月2日,町町单车的供货商迈卡拉雷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厂里一下损失了几十万。”

但这才仅仅是九牛之一毛。

迈卡拉雷是位于天津武清区王庆坨镇的一家自行车厂商。

在天津王庆坨镇政府不远处,公路边“中国自行车产业基地 王庆坨欢迎您”的大幅标语牌很是醒目,令初到的外来者对当地“特产”一目了然。在这个常住人口只有4万的北方小镇上,60%以上的劳动力都从事自行车产业,该产业占全镇GDP的75%,被称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

从零部件生产到整车组装,共享单车的崛起,让几万到几十万的订单涌进这个曾被誉为“中国自行车第一镇”的偏远小镇。

“一夜复活,满地是钱”,在共享单车最为火爆的那段时间,曾有媒体曾这样形容当地的自行车产业。随着共享单车热潮起起伏伏,这个北方小镇也被卷入从垂暮到疯狂、再由疯狂到无奈的循环之中。

“这是我入行18年来的最大机会!”今年4月,谈及共享单车的订单,某自行车公司总经理兴奋地说道,过去1000辆车的生产订单就是“大单”了,但共享单车平台给出的订单“动不动就几万辆”,简直是“爆炸性的”。

然而,随着国内多个城市相继出台的共享单车限投令,以及悟空单车、3Vbike因单车大量被盗、融资困难等原因停止运营、町町单车在南京挣扎了几个月之后,以“人去楼空”、用户无法退出押金的方式宣布死亡之后,短短5个月,在今年9月,记者再次走访小镇时发现,这个曾经兴奋的总经理异常落寞,自行车公司厂房更是不见一位工人,机器也落满灰尘。王庆坨镇这个依托共享单车“重新崛起”的自行车小镇又重新回归了冷落,甚至情况更差。

一家单车工厂人士告诉记者,当地部分自行车零部件厂多已停工。有不少工厂被拖欠货款,金额从十几万到几百万都有。没有订单工人只能下岗,而拿不到货款,工厂也只能倒闭。

受访的多名当地工厂负责人均表示,“共享单车企业不让发货、拖欠尾款在当地已是普遍现象”,“共享单车只是一时的买卖”。

几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曾接到大量共享单车订单的工厂,在不到半年之后会变得如此冷清。

图片来源:新京报

9月2日,王庆坨镇聚友自行车公司厂房空无一人,公司已经停产。

此外,当地多家工厂负责人对共享单车企业均表示出不信任,“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倒了”。

企业倒闭,当地代工厂损失几十万

王庆坨的迈卡拉雷公司或许对“一时的买卖”感受颇深。6月以来,悟空单车、3Vbike和町町单车这三家共享单车企业相继倒闭,作为其中两家自行车的生产商,迈卡拉雷也受到牵连,损失了几十万。

该公司在王庆坨有两个工厂,现月产量约万余辆,基本是自己渠道内的稳定订单。据介绍,工厂也曾为共享单车的订单专门开过一条月产量逾万辆的生产线,但最终却造成货物积压。

“现在共享单车单子的风险太大,这个市场变化太快。”该公司销售负责人曹先生表示,其工厂生产的500多辆町町单车货还没发,那边公司就跑路了。

此外,该工厂也曾给重庆悟空单车做代工,结果车子送到半路那边公司就倒闭了,所幸这家款项已结清,没给公司造成损失。

曹先生表示,现在如果接共享单车的订单,预付款要提高至50%到60%(30%曾是通行比例),并且要发货当天结清全部尾款。这个决定是在町町单车跑路后做出的。

在共享经济席卷全国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自行车行业一直陷入低谷,城市自行车保有量急速下降,王庆坨也日渐凋敝。

随着2016与2017年之交共享单车风口骤起,自行车产量数据突然由降转升,也是在这个背景下,一位年轻的自行车组装员曾在工作台上写下了“春天来了”。

然而,春天真的来了吗?

共享单车为王庆坨带来的复苏或是短暂的,从“满地是钱”的迷梦到“一时的买卖”的认识,当地厂商用了不到半年时间。

失控的市场争夺,泡沫已经显现

根据腾讯科技的报道,今年光摩拜和ofo两家向市场投放的单车极有可能均超过1000万辆,覆盖200个城市。

然而,根据分析机构的调研,中国400多个城市中,用气候、地形因素排除后,真正适合投放共享单车的很可能只有100多个。

而广大的农村地区,很显然是不需要共享单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依旧在炒作三四线市场,甚至农村市场,这足以反映了资本的高度焦虑。

这种焦虑是很正常的,投资越来越大,竞争对手却越来越多。

早在今年6月份,一张关于马化腾和朱啸虎的朋友圈“互撕”就曾刷爆社交圈。

就在前些天,身为ofo投资方的朱啸虎又给出了新的言论,即合并才能盈利。虽然之后他在朋友圈进行了辟谣,但这或许足以说明,共享单车要想有进一步的发展就必须结束失控的市场争夺战。

但我们必须要明确的一点就是共享单车是有市场,可以生存的,而生存的关键是能不能盈利。

然而,现在很多的互联网创业都不考虑盈利。创造一个模式,吸引流量,流量带来风投,继续疯狂扩张,再拿风投,最后如果运气好就上市。

但是,没有一个扎实的盈利模式,最终这一切都会变成泡沫的。

如今的共享单车也一样,他们都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如何把数据做得更漂亮,吸引风投,而单车本身,则只不过是烧钱引流量的工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创业邦,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如何带领114岁的福特汽车成功转型,CEO哈克特内心有盘棋

短视频创业泡沫:基因决定盈利难度远超想象

孙亚芳最懂任正非,马云最信蔡崇信!二把手的处事哲学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