播放量超15亿,豆瓣评分9.1,《白夜追凶》封神

摘要:从8月30日开播以来,《白夜追凶》播放量已经超过15亿,豆瓣评分9.1,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拿下今年国产剧的最高评分。从“辣眼睛”到“良心制作”,网剧逐渐扭转。

《白夜追凶》不是IP,也没有大咖,逆袭的路径只有依赖内容和口碑。

拍了几十部电视剧的潘粤明从来没想过,43岁这一年,会因为网剧《白夜追凶》,再度回到话题中心。

在这之前,对于一般演员来说,网剧相当于第三世界。哪怕搁到去年,网剧也还是“弱势群体”。

但如今,世道似乎开始变了。

从8月30日开播以来,《白夜追凶》播放量已经超过15亿,豆瓣评分9.1,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可以拿下今年国产剧的最高评分。

《白夜追凶》剧照。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而同一时期的《无证之罪》、《河神》也表现不俗,从“辣眼睛”到“良心制作”,网剧逐渐扭转的不仅是标签和口碑,就连传统的“正规军”,如影视公司和知名导演也都涌向了网剧市场。资本加持下,属于网生内容的好时代要到来了吗? 

北京四环,一家门脸不显眼的咖啡馆,灯光昏暗,墙上贴满了悬疑、犯罪类的照片剪画。

这家开了多年的咖啡馆,老板名叫指纹,正是《白夜追凶》的编剧。2014年,《白夜追凶》的出品方之一凤仪传媒找到指纹,希望他能写一个悬疑剧本,这对做了十一年律师,出版过小说的指纹而言不是什么难事儿。

作品完成后,凤仪拿着给几家视频网站挨个推销,但当时大家都没放在眼里。到了优酷这儿,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看了看剧本,当时她正一门心思想要拍《心理罪》,也没揽下这个本子。

到了2016年,袁玉梅想做一部美剧风格的项目,决定拍一部罪案剧。现成的小说没有合适的,找编剧原创更难,罪案剧需要很强的逻辑推理和专业知识,而放眼国内的编剧圈,很少有人能做到。

这时,袁玉梅突然想起曾经看过指纹的剧本,再次翻出来,她觉得应该就是这个没错了。

“毕竟指纹的律师专业功底有先天优势,我们需要找一个制作加分的团队,把这个看上去并不商业,有一点含蓄内敛的剧本转化出来。”袁玉梅直接把前几集剧本给了导演王伟。他们曾在2013年合作过一部《乙方甲方》,那时候没有正规的剧组团队,制作成本也低,那样的条件下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播放量。

袁玉梅作为制片人,看重王伟的地方在于“给他五万块钱拍出来像十万的(作品),他能交给你一个很有质感的东西。”况且作为年轻导演,尽管85后的王伟做了多年剪辑,也曾跟着导演五百拍过一些网剧,但袁玉梅觉得他还是应该有一部自己的作品。

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原本对悬疑剧已经不再感到新鲜的王伟接过剧本一看,来了兴趣,故事的背景是一个警察哥哥,因为自己的双胞胎弟弟被冤枉成了杀人犯,为了证明清白,兄弟俩白天和晚上互换身份联手破案。

立项通过,五元文化成为制作方,在这之前,五百团队曾制作过《心理罪》、《灭罪师》等网剧,对于这类题材轻车熟路。此外,五元文化创始人五百还成立了一个弧光联盟,王伟也在其中,联盟内除了导演,还有编剧、制片人、后期等各个环节的专业人才。在王伟看来,《白夜追凶》整个剧组没有陌生人,大家配合默契,这点很重要。

弧光联盟发起人、《白夜追凶》监制五百。摄影:邓攀

在选演员的时候,袁玉梅偶然看了《跨界歌王》,当屏幕上出现潘粤明唱摇滚,踢飞立麦杆的样子,她心里就有男主角的人选了。

袁玉梅让五百给潘粤明打了电话,因为他们此前有过合作,这样更容易沟通。但事实上,袁玉梅的担忧还在于一般演员有电视剧选择的时候,通常都不会选择拍网剧。她曾经就有个项目开机在即,合同都已经出完的时候,结果主角被电视剧抢跑了。她担心潘粤明也看不上网剧,“那我就白欢喜了。”

没想到潘粤明看了剧本就答应下来,为此还放弃了另一部电视剧的角色。潘粤明一个人扮演两个角色为这部戏加分不少,同时也靠着《白夜追凶》,沉寂了许久的他也再度被拉回大众视线。

剧本成熟专业,制作讲究细节是基础,但更重要的还是潘粤明,以往的网剧大多用的是新人演员,水平参差不齐,潘粤明的表现首先获得了第一批口碑认可。接下来,又因为他本身带有话题性,包括过往的演艺、生活经历,重新引发了网友和媒体的讨论,进而把关注又引向了《白夜追凶》,因此,这部剧从播出开始热度就一直在上升。

后来哪怕被指出几个穿帮细节,或者最新几集出来的女演员演技不在线,剧情走向出现争议等等,这些都没影响评分。王伟也知道这部剧和美剧相比着实还有差距,“只能说网友太宽容了。”

“犯罪嫌疑人持枪闯警察局,不仅拉了警局的电闸,屏蔽了网络,还挟持了支队副队长”,这段内容是五百当初最担心的,因为没人敢这么拍。此外,警察能不能抽烟,能不能骂脏话,这些能否过审,主创团队心里都没底儿。

但好在,他们拍之前就做对了一件事儿——主动送审。五百记得去年自己的作品《心理罪》和《灭罪师》分别被广电总局和公安部下架,《灭罪师》就放在公安部下面的金盾影视文化中心修改,恰巧那时候《白夜追凶》马上就要开拍了,王伟一时有点儿懵,这部剧还能不能拍?拍了之后能不能安全播出?五百提议,可以先送到金盾让他们帮着看看。

就这样,金盾以《白夜追凶》联合出品方的角色前期就介入到剧本的把控环节。通常涉及到公安的题材,金盾对内容评估比较准确,他们积累了大量经验,深知尺度在哪。比如闯警察局绑架警察那场戏,金盾表示可以拍,但要注意的地方是,犯罪嫌疑人不能过于嚣张,不能像闯入了无人之地。

《白夜追凶》剧照。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王伟当时和金盾反复确认了几次能不能有警察抽烟的镜头,金盾回复说特殊情绪下有时候抽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想要塑造的警察也是真实的警察,比如抽烟也好,骂人也好,甚至破案时使点儿别的手段,这都是体现人物性格的东西。”在王伟看来,只要剧中人物在根儿上是正的,情节推进合理,问题就不大,“现实生活中的人谁还能没点儿小毛病?”

除了对剧本审核,金盾更大的作用是在技术层面把关。比如高级警官(三监以上)应该穿白衬衫,结果拍的时候全部穿成蓝色了,金盾指出后,王伟在后期又让特效把颜色改回来。

此外,还有“持枪跨界押送犯人,那公安部是要点头的”这样的台词,这些都是要向观众科普警察办案时的流程。王伟觉得,《白夜追凶》最大的倾向,是在讲公安系统内部好多事情,包括破案流程手段,“其实金盾是在给我们纠错,比如哪儿不合理,哪些细节弄混了。”

过了金盾这关,王伟记得广电再审时相对就没有那么严格了,诸如警察留长发、抽烟这些,广电就没有提什么意见,他们在审查时候更注重的是价值观和社会影响。

在五百看来,一部影视剧身上背负着很多社会属性,“和广电接触也是在变相增加剧集的宽度,现如今塑造人物不像过去那样脸谱化,但作为创作者,还是要有良知。”

此前,王伟他们在拍摄《心理罪》时候,尸体用的都是真人倒模,拍摄分尸的镜头,截面都和真的一模一样。那会儿的网剧还是网站自审,结果片子播出之后广电觉得画面血腥,要求下架整改。

到了《白夜追凶》,王伟拍很多镜头就做了艺术化处理,但拍到关键的比如灭门惨案时候就会拍的比较实,但相对来说已经比较克制,“主要是看你给观众想表达什么信息,只要传达到位就可以了,没必要再像之前那样过分加砝码。”

《白夜追凶》剧照。图片来源:被访者供图 

三 

采访五百时,他刚刚从剧组收工回来,眼下,他正在拍摄新剧《古董局中局》,这部网剧投资高达近2亿元。

如果做个比较,那《白夜追凶》的制作投入只能算得上中等规模,作为一部优酷的自制剧,相当于优酷事先预订,由五元文化承担制作。比起之前很多网剧先拍后卖的形式来说,对于承制方的好处是降低风险,不必过多担心成本。

作为五元文化的创始人,五百在做项目时善于把控成本,他说:“这么多年我一部赔钱的都没做过,哪怕那个活就300块钱,我也赚。因为我永远不会做超出我能力范围的事,也不会做超出预算的事。”

按照导演王伟给出的数据是《白夜追凶》每集的成本大概在200万,袁玉梅并未证实,她只表示:“如果按去年来说,投入规模还可以,今年就算中等了。但《白夜》单分钟性价比比较高,绝对是回本的。”

同时,袁玉梅也透露,《白夜追凶》给优酷带来的会员增长总体上不错,“市场拐点还没到那个时候,和那些大牌明星的大剧还是不能比,但在自制剧里还算不错。”

《白夜追凶》拍摄之前,王伟从来没想过它会成为“爆款”,“它不是IP,也没有大咖”,逆袭的路径只有依赖内容和口碑。

事实上这部剧播放之前,不少广告主也不认同罪案剧,但火了之后,广告商都找上来,不仅15支中插广告卖完,就连前情提要的广告都已经卖了出去。

在后期宣发阶段,无论是优酷还是五元文化,都做了精准的宣发。优酷此前一直想把阿里的资源协同起来,这次《白夜追凶》就做了尝试。只要在淘宝输入“白夜追凶”几个字,就会接到潘粤明打来的视频电话,这个H5页面吸引了三千万用户参与。此外,页面下方还有各种商品售卖,同名图书也火爆加印,日后《白夜追凶》的IP衍生开发也将是商业化的方向之一。

但几部网剧的口碑逆袭,并不意味着整个行业的春天来了,事实上每年依然有不少网剧是赔钱甚至卖不出去的。要不要请大咖?三天拍一集还是四天拍一集?后期特效道具怎么加?这些都是多出来的成本。

也有网剧是把费用都花在了制作上,五百了解到,《无证之罪》的制作成本就比较高。“他们用了变形宽银幕镜头,全国都不超过十套,光这个一天就得五千块钱,所以《无证之罪》更有电影感,只是在手机端这些细节都是无法体现出来的。”

五百说:“我拍《三生三世》这种大众题材肯定赚钱,《白夜》就盈利有限,它就是矛盾的,没办法,但这种引领性的剧必须还得去做,只有平台和创作者都去创新,那个时候中国整个影视行业的春天才真正到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李佳,责编:冯群英。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专访成龙:在永不枯竭的欲望里长生不老

香蕉计划背后的王思聪 野心与现实之间有点距离

短视频创业泡沫:基因决定盈利难度远超想象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