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能否合并不是资本躁动就能决定,得看这个!

摘要:线下的重资产有目共睹,满大街投放的单车,线上的资金池就是用户的押金。摩拜和OFO谁强?是不是要取决于线下的单车总量与线上的资金池综合起来评估看谁体量大?至少不能只看谁投放的单车多。

长假期间,我以为这两天媒体界的大咖们基本都两种姿势,一种堵在路上发朋友圈,一种躺着床上看朋友圈,我显然属于后者,除了旅游度假的话题就是讨论大洋彼岸发生的大事件。结果刚刚发现还是有些媒体圈的朋友在加班的,在假期还在追问共享单车合并的问题,摩拜已经官方回复,“不考虑”。某些媒体已经把摩拜和OFO合并的故事讲的绘声绘色了,就好像他参加了双方投资人的会谈一样。我之前的文章中已经阐述了自己的观点,合并是小概率事件。今天睡眠异常充足,我就再换个姿势分享一下,为什么合并是个小概率事件。

摩拜和OFO是两个不同的公司,主要是竞争策略差异巨大!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成立一定是基于两点:线下重资产,线上资金池!

线下的重资产有目共睹,满大街投放的单车,线上的资金池就是用户的押金。摩拜和OFO谁强?是不是要取决于线下的单车总量与线上的资金池综合起来评估看谁体量大?至少不能只看谁投放的单车多。如果投资人觉得需要合并了,利好的方向是觉得自己足够强大可以吃掉对手,利空的方向必定是线下的重资产或者线上的资金池至少有一方面让投资人们不淡定了。

摩拜与OFO的竞争策略不能简单理解“前者以质量取胜,后者与数量取胜”,我认为摩拜始终在致力于建立竞争壁垒,提高行业准入门槛,希望主导行业标准,OFO在“大水冲渠”,各项标准感觉都是“就低不就高”,公关稿里“放卫星”落地的东西有目共睹。这两种竞争策略是不可能殊途同归,摩拜是先保证自己活得好,再拖垮竞争对手,OFO是先主动摧毁竞争对手,自己能够活下去的根基是建立在竞争对手都死掉的基础上。

两种竞争策略共同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互相竞争过程中以最快的速度结束了混战,曾几何时共享单车的痛点是颜色不够用,一年不到就剩摩拜与OFO两强逐鹿了。这种局面得利的是消费者,很多以坑押金为目的的参与厂商还没有坑到太多用户的时候,自己就被“坑杀“了,实际上还没来得及像“e租宝”那样准备跑路了才被拿下。我觉得作为用户应该记着摩拜与OFO的好,前者在筑垒御敌过程中让很多实力不济或者居心不良的参与厂商倒在城下,后者在打野的过程中不断挖坑,有效的坑杀了一批竞争对手。其实在两强征战中是有可能有第三甚至更多厂商生存下来的,还有机会收缩战线陈兵一处先苟且的活着,毕竟中国幅员辽阔,二三线城市还很多,找个非热点城市先稳住战线还是有机会的。

摩拜目前的优势我认为恰恰是押金形成的资金池具有优势,摩拜的用户到目前为止都是要交押金的,这对于投资人来说是有安全感的。交了押金的用户群粘性相对是较高的,资金池足够大对用户也是相对安全的,这是一种动态平衡,在竞争中相对是稳健的。OFO有多少用户交了押金呢?免押金策略有利于拓展新用户,降低了使用门槛,但是厂商的投资风险相应也是高的,其平衡需要以高速发展为前提,在竞争中必须以攻为守,发展速度一旦出现停滞,投资的安全感立即就下降了。我认为这才是OFO的投资人目前焦虑的主要因素,如果能达成合并首先能够带来投资安全感,后面才有可能去考虑盈利问题。这就很好理解,摩拜为什么官方表态“不考虑合并”,投资相对安全的一方没有理由着急给通过合并给眼前的竞争对手送去安全感的,除非OFO能够开出一个足够诱惑力的条件,甚至就是一个“城下之盟”的条件,那才有可能双方体面的合并。自古以攻为守的策略都经不起久战,三国时期诸葛亮都没赢,最终的胜利属于活久见的司马懿。

OFO与摩拜的对决代表了新旧互联网思维的冲突!

我认为这两种竞争策略代表新旧两种互联网思维的对决,其实在这一轮所谓的互联网革命浪潮中,各个领域都存在这种情况,比如滴滴和美团都和OFO一脉相承,都是要先干掉竞争对手才有自己活下去的基础,为了竞争而竞争,在所处的行业中都表现出“建设性不足,破坏性有余”,都出现了“下半场”转型困境。

OFO代表了新互联网思维,显著特征是“逆袭”的基因,注定是一个向死而生的革命过程。先打破旧格局,再建设新世界。革命属性很强,资本驱动简单粗暴破坏力强悍,速战速决,势如破竹最理想,甭管是走自己的路还是别人的路,目标都是让别人无路可走。这一类创业公司有一个特征,像极了资本集团选择的“骑士团”,以战养战,一路杀将过去,不断的吸引更多的投资进入,最终要么大获全胜占领一个行业成为独角兽,然后IOP成功,资本瓜分各种利益,要么投靠强者寻求庇护,折价卖身保住竞争果实,二者皆不得就崩盘。说白了投机属性往往大于投资属性,所有的故事都是讲个资本听的。其实我不觉得这个策略有问题,尤其是共享单车领域是具有“普惠性”的领域,这种强大的“骑士团”是能够让大多数用户受益的,无论结局如何先分发了“互联网红利”的,资本方真金白银的在投入,在为革命路上所有的“坑”付出代价的,这很创新的,史无前例的,革命的路上总是要有人做“先烈”功败垂成为后人铺路,有人做“先驱”勇往直前,道路永远是崎岖的,竞争永远是残酷的,但一切都是值得的。革命就是不破不立,在路上不能以善恶轮英雄,在终点也不要以成败论英雄,我相信共享单车的终点是美好的。

摩拜代表了旧互联网思维,显著特征是“建制”基因,注定是一个以始为终的革命过程。切入一个领域是为了延伸与渗透,扩张之后建立标准,建立游戏规则,最终纳入旧有的生态当中。BAT早早就投资的创业公司往往都这样,支持你杀将出去,无论成败你都要回来,你都要成为我固有生态的一部分,败了算我试错的代价,成了就是我延伸渗透的成果。这样的创业公司在BAT介入之后就像一支“雇佣兵军团”,目标清晰,策略相对稳定,步步为营,长驱直入,除了烧钱输血之外,缺什么给你补什么,只要你听话。众所周知,摩拜背后是腾讯,腾讯是很擅长使用佣兵战略的,屡试不爽,比如自己没做好电商,投资京东,只要京东能抗住阿里,允许京东自立为王,等于树了一个标杆,投资滴滴,有困难全力支持你,帮你说话,但是滴滴不听话了,那就不带你玩了,找下一个“雇佣兵军团”替代你,是不是摩拜就是接滴滴班的角色?想想摩拜的CEO是谁,从哪来的?所以我认为摩拜目前根本不惧竞争,同样的线下在“耗血”,但是线上资源储备充盈,用户押金形成的资金池赶紧被监管,只要足够大,足够稳定,继续融资是不用愁的,目前都有战略投资进入了,耗得起!所以没有理由现在跟竞争对手谈合并的,目前我感觉就是OFO背后的资本在躁动,不是决定力量,得看看谁押金多,谁才有主动权。

两种互联网思维的冲突中,此消彼长的拐点就出现在混战到相持的转换当中。我始终不太看好新互联网思维,不是应为我保守,而是因为我至今没有见到“骑士团”成功是先例,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OFO是个“骑士团”,其背后站着的滴滴也是个“骑士团”,而且我确实也看不出在竞争中的骑士精神。

最后我再脑洞开的大一点,聊聊骑士团是什么东西!

在历史中“骑士团”是战争的产物,出现于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期间,系西欧封建主为保卫他们在东方所侵占的领地而建立的宗教性封建军事组织。他们在外表上像修士僧侣,但其实质却是军人,他们脑子里装的不是《圣经》,也不是祈祷词,而是"战斗"!他们身穿半修士式的外衣,而外衣下面仍旧穿着骑士的甲胄。他们的武器不是说教、而是利剑和长矛!

是不是很像近几年我们见到的很多创业公司表现的那样,讲的都是光荣与梦想,还有情怀,做的事情都貌似简单粗暴的“打家劫舍”。所以普遍“招黑”,言行不一,感觉节操碎了一地,虚虚实实各种姿势“打脸”。

骑士团的经营方式:

其一,进行“募捐”和接受馈赠

西方的贵族朝圣者请骑士团在十字军国家代购宫殿、房屋和土地,作为到达"圣地"后的住所,朝圣完毕则悉归骑士团所有。1168年,圣殿骑士团收到匈牙利统治者的10000贝桑,其中的6000用来在阿克购买1座宫殿和4所房屋,以备匈牙利统治者到来后享用,后来这些房产全都落入骑士团手中。在12世纪,圣殿骑士团还与法国、捷克的王公显贵签订过类似的协议。善堂骑士团也是如此。英王亨利二世临终前曾赠给它4.2万银马克和500金马克,作为它的活动经费。

其二,经营商业

以圣殿骑士团为例,它拥有自己的船队,参加地中海地区的贸易,并收取高额费用运送朝圣者东来西去。同时,骑士团还经营高利贷和银行业务。因此,当时的人说,在骑士团里"契约账簿比宗教书籍多得多"。

其三,抢劫

这类行为对于骑士团来说是屡见不鲜的。例如,1153年,十字军国家与埃及人交战,攻克阿斯卡隆之后,圣殿骑士团首先冲进城内,在城墙缺口处派40名士兵把守,不让其他骑士进入,而团员们则在城内挨门逐户地搜索金银。

像不像很多创业公司的生存状态,所谓的“to VC”,资本的击鼓传花,搞互联网金融,P2P,趁火打劫。比如滴滴,反正滴滴如今很招人恨了,上一篇文章我就怼了几句“不占便宜是吃亏”的自媒体出来抱怨滴滴涨价是混蛋逻辑,立即就被后面的评论骂成混蛋了,指责我拿滴滴钱了,我冤啊!我今天再次表明一下立场,滴滴涨价就是趁火打劫,去年在大雨中,在寒风中,滴滴就是这么干的,用户都记忆犹新!这样总可以证明我没拿滴滴公关的钱了吧?要是我因此被告了,各位看官是不是可以给我众筹点律师费呢?先谢了!希望滴滴公关们保持淡定,看在你们的水军号也给我上篇文章点赞的份上,别自己打脸。

欧洲的骑士团的结局几乎都是随着战争的结束而消亡了,有的还被当政者收拾的很惨,有的转变属性建立了小国家,反正欧洲到如今也是稀碎的样子,不像我们伟大的祖国一直保持着大一统。有的投靠了某些国家,感觉算是从良了。最好的结局就是医院骑士团,各种颠沛流离之后,如今有个马耳他大厦作为总部,经营慈善事业,骑士团的正式公民只有几十人,土地也只有这一幢1.2万平方米的大厦,但它却与世界上87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很奇葩的存在,如今人家卖“头衔”牟利,貌似还不贵,很受缺乏贵族家谱的美国富人喜爱。我觉得骑士团在历史长河中确实书写了传奇,一定程度上助力了发展,有功也有过,很有存在感,但是很难说是成功,怎么看都像利益集团的工具,发展的路径怎么看都是跑偏了。

其实在我国历史长河中也有类似骑士团的组织,还不少,没有建立大一统,但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建立了不少割据政权,相对于中华文明发展的主轴线,他们都像跑偏的那条线。比如三国时期的蜀国,《三国演义》中给演义的很像正统,其实在正史中,魏国才是正统,好歹人家是禅让得的政权,后续是司马家族也是禅让得的政权,而且人家做了很多建设性的工作,始终在按照一个正统国家在建设和发展,最终完成大一统。在竞争的过程中,魏晋集团在平定北方之后都是按部就班的以“活久见”的方式耗死了竞争对手。相对而言,蜀汉集团,从一开始就是个“借尸还魂”利益集团,刘备一个卖草鞋的小贩起家,自说自话了一个皇叔的身份,颠沛流离的转战了大半个中原,始终是以战养战,最终得到一块不错的根据地,也算经营的不错,诸葛亮主政时期励精图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万世流芳。但是从正史看,哪怕是《三国志》对蜀汉相对褒奖的史书中记载,蜀汉也是一个穷兵黩武的集团,不打仗这个政权存在的根基就有问题,这点挺像欧洲的骑士团。“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来形容蜀汉集团真的很贴切,诸葛亮打了一辈子,那《出师表》写的“初心、梦想、情怀”一样都不缺,旷古烁今,跟现在的创业公司比,如今的梦想情怀简直都是渣渣!当然不可同日而语,开开脑洞比一下还是挺有意思的。

我的脑洞开回来,读历史的好处就是能让人洞见未来。向前看,看不明白的时候,就多读历史,越是在革命颠覆的时候,越是能够在历史中找到很多相似的循环。所以我去年就在文章中提出一个观点,我们正在经历一场伪互联网革命,更像是十几年前的那场互联网革命积蓄的财富也罢,能量也好,同时其他行业普遍不景气了一段时间后也积蓄了大量的财富与能量,二者合流之后的一种释放,这个释放过程很像一场颠覆性的革命。在这个过程当中,各方势力貌似都在互相打劫,玩的很像“零和游戏”,充满了各种博弈,因此各种阴谋论满天飞。但是我们应该看到这个过程有非常创新的亮点,就是历史上出现的类似的过程倒霉的都是老百姓,也就是人民都是最终受害者,而如今的这个过程居然展现出了“普惠性”,就是老百姓在这个过程貌似获益,就是“神仙打架,老百姓可以跟着薅羊毛”,史无前例啊!这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我一直批评共享经济的虚伪与互害现象,但是我也一直在力挺共享单车是一个伟大的社会实践,我坚信这个过程的终点就是真正的互联网革命的起点,无论是人工智能、虚拟现实、还是新零售等等,不仅能够深刻的改变我们的生活,而且很可能我们的社会结构都会发生变革,这种趋势是不可逆的。

各位看官,如果您认同我的观点,那我今天最后一个梗就有意思了,我要为贾跃亭、贾布斯洗白一下,他不是骗子!他和他的乐视在追逐他的梦想,挥洒情怀的过程中,无论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目前看都完成了一个“零和游戏”的过程,可能让一部分人受到了利益损失,但是让更多的人,尤其是用户就是老百姓得到了实惠,比如很多人确实买到了超级便宜的手机,超级便宜的大屏电视机等等。贾布斯回不回国已经不重要,能不能东山再起也不重要,重要是他已经完成了一个阶段性的历史使命,我认为他应该以一个梦想家和创业者的形象载入史册,不应该是一个骗子。如果他被定义成骗子,那我们这个时代就没有英雄了,那是何等的悲哀啊?

最最最后,各位看官,我长假期间“可言梦语”了大半宿了,就算是一本正经胡说八道,也装出一副“学贯中西,评古论今”的13格了,点个关注不迷路呗?不求您打赏,认同就求个转发,不认同也别喷,喷也不要再说我拿滴滴的钱了,还是其他厂商钱了。非要质疑我拿谁的钱了,就说我拿乐视的钱好了,反正乐视公关的小伙伴们如今都下岗了,贾布斯远在米国,我认识他,他也不认识我,总之图一乐就行了!上一篇文章没跟读者说声国庆佳节愉快,这里补上,同时祝各位:中秋快乐,阖家安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王可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酷骑和小蓝,这些共享单车的输家们到底错在哪?

对话酷骑单车创始人:我曾想改变世界,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

政策红线与合并疑云:野蛮增长结束,共享单车进入尴尬中场?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