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计划背后的王思聪 野心与现实之间有点距离

摘要:王思聪对电竞行业一直情有独钟。尽管融资是一个好消息,然而,融资毕竟只是一个起点,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王思聪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及付出。

相对于女友的频繁更替,王思聪对电竞行业一直情有独钟。

2017年9月27日,王思聪一手打造的香蕉计划获得经纬创投、竞远投资、新番资本、IDG资本的2亿元人民币B轮投资。

看起来不差钱的投资人此举令人诧异,而且,GPLP君在翻开香蕉游戏的资料时,惊讶的发现其香蕉计划可以说囊括了影视,音乐,电竞,体育,演出几乎所有文娱项目。

其母公司的企业目标竟是立志成为中国第一的泛娱乐文化公司,聚合泛娱乐行业众多一线资源,引领日益成熟的中国文化产业蓬勃发展。

王思聪的野心由此可见。

香蕉计划到底是什么?

迪斯尼的成功让人敬佩。

如果说迪士尼是一列飞驰的火车,那么众多经典而优质的IP就是负责牵引驱动的火车头,无论是影视娱乐还是媒体内容,周边产品还有营收占比最高的主题公园都是围绕这些IP作为产业链的核心展开的。据不完全统计,目前迪士尼全球有3000多家授权商,销售超过10万种与迪士尼卡通形象有关的产品。如华为荣耀的儿童手表大打迪士尼牌;小天鹅在洗衣机产品上使用相关迪士尼、漫威及星战原型;阿里数娱推出了一款互联网电视盒子——“迪士尼视界”。把IP进行商业化变现,世界上恐怕找不到比迪士尼更高明的公司了。纵使清楚这种运作模式,也没有如此众多优质且不断增加的高影响力IP。

做中国版的迪斯尼一直是王思聪的目标。

2015年6月,他在上海成立香蕉计划公司,旗下包括游戏,体育,经纪演出,影视,音乐多个子公司。对标迪士尼的各项业务,香蕉计划不宣而战,做多元娱乐龙头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

王思聪的想法并非头脑发热,他从回国开始踏入商界,首先着手于电竞以及电竞IP的衍生,将游戏文化与竞技文化结合在一起。

当然这是一个趋势,在互联网的快速传播之下,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关注并投身其中。

VSPN《电竞研究报告》显示,愿意看电竞赛事的人群在用户总量中占比达到61%,每周平均观赛1.4次、时长1.2小时,其中又有45%的电竞联赛受众愿意为联赛花钱,平均每年花费209元。

在今年的KPL联赛,现场观众逾万人,线上观看人次达数十亿,所带来的巨大流量让众多营销人刮目相看,蕴含的商业效益就更不必提。越来越多的电竞赛事再成长为超级IP。

当然从电竞行业的发展来看,王思聪的选择并没有错——围绕电竞这个IP作为核心,构建出一整条规模化的泛娱乐产业链。

但是,通吃文娱产业项目的香蕉计划要怎么做成以电竞为核心IP的迪士尼模式?

大家与GPLP君一起看一下香蕉游戏融资后的公告:

在新的起点下,除了夯实电竞赛事和节目内容上的核心目标之外,从业务方向上会从以下三个角度形成突破。

第一、电子竞技产业生态线上线下结合趋势日益明显,用户对游戏内容的接受度逐步提高,玩游戏、看比赛已经作为线下社交的主要方式。香蕉游戏传媒将联手国内一线的地产集团,促成“电竞+地产”的新业态;

第二、围绕整个亚太市场,致力打造国际化的电子竞技内容品牌,拓展如Facebook、Twitch、Youtube等国际渠道,形成泛亚太内容影响力,搭建辐射亚洲的职业联盟与赛事体系;

第三、研发泛游戏主题的网络大电影,院线电影以及电竞纪录片等原创IP,通过各种不同类型载体提供精品内容。

与迪斯尼的模式雷同。

在迪士尼的营收中,“媒体网络”和“主题公园”占据整个公司总收入和利润的绝大部分,具体而言,营收占到公司总收入的约75%,而利润占比则更大,占到总利润的75%—90%。

三个方向或许并没有错,电竞联盟、电竞场馆和电竞内容都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计划很完美,或许,香蕉计划一直还缺少了那么点东西,对,就是内容。

相比较迪斯尼经典的IP,诸如《米老鼠与唐老鸭》、《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等,迄今为止,香蕉计划还没有出过一个经典电影。

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

理想与现实之间,从来就是缺少了一个行动。

正如香蕉计划,模式是好的,IP是热的,计划是完美的。

但就是成功的背后需要付出更多的汗血及努力。

迪斯尼的创始人沃尔特·迪士尼正是这种精神的写作。

1901年12月5日,沃尔特·迪士尼在美国芝加哥出生。他是勤劳父母的第四个孩子。之前,靠着父亲造房子的手艺,日子过得不错,但随着经济不景气,到沃尔特出生时,父亲已沦为建筑工地上每天只赚1元钱的小工。

后来,他父母马瑟琳小镇买了一个农庄,父亲带着三个大儿子忙着耕地,母亲带着沃尔特和小女儿饲养家畜,不劳动者不得食。小沃尔特负责养猪,用奶瓶给发育不良的猪崽喂食。人们常常看见这个孩子,骑在一头猪上,率领着他的猪队友们,排着队在镇上走过。

1919年,迪斯尼退役来到堪萨斯的沃尔特,在一家广告公司打工,结识了年龄相仿、经历相似的同事乌比·依维克,但经济不景气,老板生意一闲便辞退了员工。

于是,他们开始了连续创业生涯。

但是,由底层上升并不容易,和所有的创业故事一样,他们遭遇了种种波折,买主失踪、员工逃离、居无定所……尽管沃尔特创作了《小红帽》 等6部短片,还开始尝试用真人与动画合成的 《爱丽丝梦游仙境》,然而他却债台高筑,最终不得不宣传破产。

直到1928年,华特·迪士尼和乌布·伊沃克斯共同创造了后来享誉世界的卡通人物——“米奇”。以及《三只小猪》等经典电影及卡通形象。

随后迪斯尼的商业帝国开始形成。

而在香蕉计划及电竞产业,则明显缺乏这种经典IP,甚至很难诞生这种经典IP。

因为与老少皆宜的迪士尼文化不同,电竞虽然也有一定IP,然而,电竞文化与竞技为主,其受众面非常小,且主要用户以男性青年为主,因此也就很难形成老少皆宜的经典IP。

说白了,它不能成为一个主流文化。迪斯尼文化可以带来跨越种族的快乐,然而,香蕉计划能带来什么?

好战与尚武的争斗吗?

在全世界,爱情、亲情、友情、荣耀感、尊严等各种题材都能推动IP深入人心,如《蝙蝠侠》中的民间正义,《超能陆战队》中宣扬的亲情,然而,单纯的竞技文化则通过IP实现难超越文化、地域和时代的精神,成为一个民族延续下去的内核。

然而,毕竟,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尚武和好战给日本则带来了灾难的二战。

电竞对于时下青少年爱好者来讲,固然有2016年中国TI赛夺冠全球高呼China DOTABestDOTA激发出的高昂斗志与爱国情怀,然而更多的则是痴迷,电竞的另外一面则是蚕食青少年精神的毒药,让他们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如果说可以尝试,把游戏文化摘出来做场景化人格化处理,创造诸如魔兽那种电影,但是不是每款游戏都有魔兽那样成熟的世界观体系,即便有的话,也很难塑造称众多迪士尼般的经典形象以及传递一个积极向上的价值观。

源头创作困难,其他方式也不容易做好——香蕉计划一直看重的赛事内容制作运营也遇到难题。在2017年9月的LOL全球总决赛上,黄牛泛滥被玩家频繁吐槽。游戏现场多次断线更是传到国外.....香蕉计划作为承办方在这个秋天颇觉寒冷。

尽管融资是一个好消息,然而,融资毕竟只是一个起点,在理想与现实之间,王思聪还需要更多的努力及付出。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GPLP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日流水超千万!揭秘不为人知的游戏代练地下产业链

中国互联网的今天:最好的时代和最坏的时代

专访成龙:在永不枯竭的欲望里长生不老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