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酷骑单车创始人:我曾想改变世界,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

摘要:酷骑单车正站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还能不能活到明天。而这一切的源头在于——他们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人民币,但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从今年7月开始,高唯伟四处寻求投资意向。

对话酷骑单车创始人:我曾想改变世界,现在只想做个普通人

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

出品 | 凤凰科技《风眼》栏目

记者 | 管艺雯 贺树龙

在距离酷骑单车总部3公里的一个茶馆里,《风眼》记者见到了处于舆论漩涡中心的酷骑单车创始人高唯伟,他瘫坐在沙发上,满脸疲惫,一支又一支不停地抽烟。高唯伟似乎没有太多耐心回答每一个与酷骑单车有关的问题,答案总比提问短,他的思绪早已飘到九霄云外,但职业经理人的习惯使他尽量表现得平和、客气。

此时,酷骑单车总部所在的北京通州万达广场楼下,聚集的用户越来越多,因为在线上无法顺利退款,所以他们跑到线下排队登记,想要拿回自己的298元押金,生怕这笔钱会随着这家公司突然倒闭不翼而飞。当然,队伍中也有不少黄牛,“50块钱代排队”,是他们的拉客口号。

酷骑单车正站在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没有人知道,这家公司还能不能活到明天。而这一切的源头在于——他们欠用户和供应商累计5亿多人民币,但公司账上只有5000多万。从今年7月开始,高唯伟四处寻求投资意向,他甚至想把公司卖给摩拜和ofo,但没有人愿意接手。

因为资金紧张,酷骑单车从8月中旬开始出现退押金迟缓问题,后来逐步演变成了用户的恐慌性挤兑,留给高唯伟的时间越来越少。9月28日上午,高唯伟在上海抱着最后的希望谈融资的时候,接到了大股东打给他的电话。几个小时后,酷骑单车官方发出公告,宣布罢免高唯伟的CEO职务,理由是他“管理能力不足”。 

高唯伟自称对罢免没有异议,他说自己心情复杂,“没有力气气愤”,酷骑面临困境,需要一个人担责,那个人必然是他。

酷骑单车也曾有过好时光,他们在今年6月推出的黄金单车一炮走红,但也迅速膨胀了他们的野心,使酷骑单车走上了无序扩张的道路。融资不利、战略失误、恶性竞争使这家公司一步步滑向深渊,而押金挤兑成为压垮他们的最后一根稻草。

“整个创业圈都是被资本绑架着走,现实是很残酷的。”高唯伟告诉《风眼》,自己曾想创立一家“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伟大公司,然而现在,他的野心在纷涌而至的不理解和辱骂声中消失殆尽。

失去了奋斗的意义,高唯伟已经不想再创业,他说:“接下来我可能会做做投资、炒炒股,干嘛非心系天下呢?我就做一个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人在意的普通人,就挺好的。”

昨日晚间,酷骑单车官方微信转发了如下内容:“四川的一个集团公司,已经同意全面收购酷骑。他们以10亿元的价格,接手了酷骑之前累计投入的价值9亿多元的资产,其中包括140万辆车,并将负责处理好酷骑后续押金退款事宜。” 

没有人知道,这个消息的靠谱程度有多少。酷骑单车命悬一线,一场近10亿人民币的赌局,正在亮出最后的底牌。

以下为对话实录,略经编辑:

5亿资金缺口,账上只有5000万

《风眼》:目前手头在处理哪些事?

高唯伟:我(9月29日)早上刚回北京,之前三天在上海谈融资。最近睡得很少,一天可能只吃一个面包,甚至连水都不喝,但依然焦头烂额。

《风眼》:9月28日公司宣布罢免你的CEO职务,当时在做什么?什么感受?

高唯伟:当天早上九点多我接到大股东电话,十一点半左右公司发布了罢免我的公告。对此我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力气气愤,我现在的心情很复杂。其实这些事情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目前的问题能得到解决。我现在还在帮酷骑单车做一些善后的事情,工作得有始有终。

目前造成的不好影响,需要有一个人出来担责,我首当其冲。股东们对我的不满就是我没做好,我的确是管理经验不足,公关、资本方面的经验不是很足,我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产品、研发、供应链上。

《风眼》:为什么会出现今天的局面?

高唯伟:两个原因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一是资金不够,7月份之后我们资金开始有压力,因为购买新车的投入比较大;二是竞争对手的背后操纵,即使我们的退款处理及时,也会出现目前的局面,因为这件事情整个过程都是有竞争对手在背后策划的。

一开始高峰的时候每天有三、四万的用户去退押金,退一笔我们得交一块多的渠道手续费,所以每个月会产生一百多万的通道费用,我们认为公司无法长时间承担这样的重负。

所以在8月25日,酷骑退押金的周期就从原先标明的1-7个工作日,改成7个工作日。这个节点之后,事情开始往不好的方向走,被竞争对手找到机会,不断去发一些暗示、引导用户去退款的文章,后来就开始散布一些恶意的谣言,比如酷骑要倒闭、名存实亡、卷款十个亿等,最后愈演愈烈,形成了目前押金挤兑的状况。 

用户在酷骑单车总部楼下排队退款

《风眼》:如果没有所谓的同行恶性竞争,酷骑还会面临今天的困境吗?

高唯伟:如果没有的话,我们大概率不会面临今天的局面,因为整体上,我们每天充押金和退押金的数量是成正比的。

《风眼》:接下来酷骑会如何处置这种局面?

高唯伟:我们很快会发出消息(29日晚间已发出),现在有一家四川比较有实力的集团公司,已经达成10亿元价格全面收购酷骑单车所有资产的意向,他们也会负责用户押金退款的事情。这是最近三天刚刚谈好的收购,目前还在尽调,如果他们确认收购,肯定能够一次性解决酷骑的所有问题。如果最后资方没有进入,我们只能尽力往前走,走到哪步算哪步。

之前我们也和很多单车企业去谈被收购的可能,包括摩拜、ofo都谈过,只能说他们没有眼光,没有发现酷骑的价值。

《风眼》:目前公司账上还有多少钱?欠款有多少?

高唯伟:我们目前账上加在一块总共还有五六千万,其中微信那边的资金是4000万。我们自有资金投入了3个多亿,还有2个亿左右的账。我个人没有在酷骑里面投入资金,主要是张夫芝和毕言两人投入的资金,我在公司有期权。

我们一直没有拿过外部的融资,酷骑是2016年11月18日成立,属于行业里成立得比较晚的公司,资本太疯狂了,都投向了第一第二名,第三名之后的公司,资本相对比较谨慎。

目前我们的欠款包括两个方面,一是3亿多元的用户押金退款,二是2亿多元的供应商欠款,一共5、6个亿。

《风眼》:目前员工优化的情况如何?

高唯伟:现在酷骑在全国的员工一共有三四百人,一个月前我们有七百多名员工,这次优化了大概50%的员工。本来我们招的CTO(公告称9月到岗)都已经到岗入职了,来了几天,但是因为这些负面,所以又走了。

现在有黄牛代理用户去退押金,一个收50元,我们肯定不能满足他们这种退款需求,对我们和用户都是一种伤害。但是不满足这些黄牛的需求,他们就在我们的办公场所大声喧哗,扰乱我们正常的工作秩序,因为这个原因,我们就让一部分员工在家办公。

《风眼》:这些问题解决之后,你还可能继续担任酷骑CEO吗?

高唯伟:我不确定,得看各种情况,看资方的想法,如果他们想要我继续担任CEO,那我有这个责任和义务去做,如果不需要,那我就离开。

竞争扭曲了商业模式

《风眼》:当时为什么想做共享单车?

高唯伟:我和张夫芝、毕言在做诚信贷的时候就认识了,我们比较看好这个方向。共享单车商业模式非常好,只是由于同行不理性的恶性竞争,比如免押金、1元包月等等,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风眼》:酷骑单车创立到现在10个月中,你觉得节点性的成就有哪些?

高唯伟:去年11月到今年3月,是酷骑从0到1的过程,我们3月份推出了酷骑1.0版本的单车,当时投放了十多万辆;

从今年3年到7月,是1-3的进步,6月份土豪金单车推出的那个节点之后,被大众广泛知道,我们就开始大范围投放单车,总投放量是140多万辆;

如果没有出现目前的危机,我们接下来可能就是3-8的阶段,我们配置共享雨伞的第四代单车的样车都已经做好了,但目前资金不够,没法投入生产。

《风眼》:有没有给酷骑算过账,不烧钱的状态下多久能实现盈利?

高唯伟:正常情况下,骑一次0.8元(黄金单车半小时1.5元),每辆车一天的骑行频次在1-2次,一辆单车成本是400多元,考虑损耗和运维费用,差不多6个月就能回本。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是好的,但是要有合理的规划、理性竞争、对用户有一定的约束。

用户在酷骑单车总部楼下排队退款

《风眼》:酷骑在产品方面有一些创新,但这些在资本面前是不是作用不大?

高唯伟:我们早期的单车没有太多亮点,后来的土豪金单车的配色以及和海尔无线合作的充电装置比较有创新,我们后面又计划推出配置共享雨伞的单车,这些都是我提出相关想法并且亲自去推进的。

融资方面一直是我在负责,我们从今年7月份才开始找融资,之前的资金来源就是我们的自有资金和押金。酷骑的单车很好,包括成本、工业设计、颜色搭配、骑行体验都是行业里很好的。但是这些东西需要资本支撑到一个临界点,这方面是酷骑的弱项,可能是没有特别独具慧眼的资本,或者是有这样的资本但我们没有找到。

曾想改变世界,但现实残酷 

《风眼》:最近几天,你有没有思考过目前越来越多单车企业出现危机的原因是什么?

高唯伟:原因可能有三方面,第一,共享单车作为一种新兴事物,监管上没有经验,缺乏统一的规划;第二,由于资本的疯狂,造成行业的不理性竞争,疯狂投车、烧钱,造成企业的收益都不太好;第三,部分用户对单车的破坏,扔在草丛里、桥底下、河沟里等等。

共享单车要活下去就两条路,要么就是要有强大的资本,要么就是做一个地方的小品牌,没有其他路了。我现在很后悔当时酷骑单车的发展没有聚焦,应该在几个地方做深做透,而不是铺太多的城市。

《风眼》:此前有没有如此强烈得意识到资本的重要性?

高唯伟:以前没有这么强烈,但我现在感觉,钱是第一位,整个创业圈都是被资本绑架着走,现实是很残酷的。

《风眼》:自己会去看微博、贴吧里关于酷骑单车的内容吗?

高唯伟:第一没时间和精力看,第二里面也有很多水军。有的时候退得晚了几天又怎么样呢,不至于去辱骂,酷骑又没有跑路,又没有不给用户退押金。

《风眼》:这件事划上句号之后,你还会继续创业吗?

高唯伟:可能不会,创业太累了,伤心,不是人过的日子。本来我创业是想创立一家“改变中国、影响世界”的伟大公司,自己有名又有利,但是当你遇到一些情况,比如让用户、供应商不爽,甚至遇到趁火打劫的行为,感觉没意义,缺少了奋斗的意义和价值。

《风眼》:如果不创业了,打算做什么呢?

高唯伟:做做投资、炒炒股,干嘛非心系天下呢?我就做一个来无影去无踪、没有任何人在意的普通人,就挺好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管艺雯 贺树龙,责编:王通。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街电产品涉嫌侵权,大量铺货是为了押金?

酷骑败局、小蓝危困,共享单车创业者错在哪里?

酷骑和小蓝,这些共享单车的输家们到底错在哪?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

最新评论

肇庆车生活 2017-10-03 09:07
各种圈,各种套路
回复
真如 2017-10-03 07:15
不过又是一家想蹭风口捞钱的公司罢了,现在资本市场热钱没以前多了,除了行业前几名其它的没那么好忽悠了。
回复
品在途中 2017-10-02 12:29
品途商业评论转载了凤凰网的这篇文章,结果凤凰网自己又通过机器自动拉取过来,成了品途在这里的媒体号的文章?有点逗。当然,品途自己的文章也都是很不错的。 至于文章本身,酷骑单车可惜了,但也算有担当。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