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曝“马云门徒”孙宇晨携款私逃?真相竟涉ICO内幕交易

摘要:这场风波现在看来,两方都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更像是分账不均的庄家,反目成仇。而真正受害的韭菜们又何处讨回自己的公道?

网曝“马云门徒”孙宇晨携款私逃?真相竟涉ICO内幕交易

昨日,来自投资者报的一篇文章《ICO潮退: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开来。

文中直指国内知名ICO项目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似迅速套现离场,将投资人投资的虚拟货币在中国比特币等交易平台高位卖出,将现金及剩余数字货币转至个人钱包,疑似卷款潜逃,并于九月初开始以考察项目的名义长期滞美不归。

而孙宇晨也迅速在微博上作出回应,连发数条微博,声称有黑公关对波场协议进行造谣滋事,敲诈勒索近3000万。随后更在微博上洋洋洒洒数千字,控诉对方如何践踏法律,对自己进行勒索。其行文流畅,感情真挚,当年的新概念一等奖果然不是白拿的。

这件事不断在网上发酵,引来众多吃瓜群众的围观。但在小爆洞穿一切的眼睛中看来,孙宇晨的文章虽然写的真不错,文中也极力的将自己塑造成不向恶势力低头的社会主义好青年。但讲述的一些事情,细细思考之下依旧可以看出,这件事并非全如孙宇晨讲述的那样,自己仅仅只是一个受害者。

发生了什么

小爆简单剖析一下孙宇晨在文中讲述被勒索的前因后果:

8月份孙宇晨和另一家ICO项目HCASH基金会的实际控制人徐子敬,签署了双方各自互换2%TOKEN(代币)的合作协议。

因为孙宇晨的知名度和他公司的流量(反正孙宇晨是这么认为的),在双方合作的消息放出后,HCASH基金代币迅速上涨了300%。在有了第一次良好合作的基础上,许子敬想跟孙宇晨谈第二次合作,结果恰好遇上了政策监管,各个ICO项目倒的倒跌的跌。

而孙宇晨在文中淡化监管的因素,说主要是自己不能接受对方提出的合并波场的条件,以及不能忍受对方行事不择手段,所以根本就不想和他们成为同事。结果就受到了他们勒索,要让自己以HCASH每个成交价格212元人民币来计算,将2968万元人民币打回HCASH基金会账户,而非要求退币。否则将捏造“孙宇晨涉嫌非法集资,拒不归还投资人”的假象,并用黑道的手段对付孙宇晨。

但在这条长微博的评论下,币圈众知名人士却说出了孙宇晨不曾在文中表露的一个细节。在双方互换代币后,孙宇晨趁HCASH基金砸钱拉盘的时侯,马上高位套现,直接卖掉了所有HCASH基金的代币,割了一波韭菜。在政策监管出来后HCASH基金心里不平衡,遂要求孙宇晨退钱,而2968万正是孙宇晨套现所得的钱。

好一个庄家联手欲割韭菜,却不曾想被监管截胡,反而因为分赃不均而互相反目的故事。恕小爆直言,贵币圈真是乱,而且基本没啥好人啊。

内幕

但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吗,并不,高潮还在后面,并且彻底揭露了ICO代币的肮脏手段。

币圈另一位知名人士江卓尔在评论区分析说:“如果我是你,币不能交易变空气了,我会把撸别人拉盘的钱还回去。当然每个人江湖道义的标准不一样。”

而孙宇晨回复道:“江总既然这样推理,我也透露一点,当天波场本来准备上中比,也准备好了八千万准备拉涨5倍,火星人(许子敬的外号)也可以卖,这样完全不会亏,还可以增加双方交易量,谁想当天出政策?”

嗯??小爆看完冒出一阵黑人问号:这不就是传说中的操纵市场?而且是亲口承认的。孙总竟这么勇敢,不怕被警察叔叔秋后算账的吗?

随后,回过神的孙宇晨秒删了这条回复。而且特地发微博解释说,影响市场这条回复是助手趁他睡着一时冲动发的他根本就不知道。

嗯,骗傻子呢吧???刚才不还一副我赚钱我运气好,你赔钱你活该的嘚瑟样子吗?

我们再回到开始时那篇揭露孙宇晨疑似卷款私逃的文章上。其实里面大部分内容客观。号称“属于全人类的”波场币,高度集中在某个或某几个手中。动态信息显示,截止2017年9月28日中午12点,超过50%的“波场币”存储在一个钱包中。市面流通的“散户韭菜”的比例仅为9%,流通市值不足4500万元,完全与波场白皮书分配计划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波场币”被某个或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因此孙宇晨割散户的架势早早就摆好了。

小爆不禁感叹,ICO果真乱象丛生,根本就很少有人真的做项目,一切皆为割韭菜圈钱而生。幸亏监管来得早,不然又有多少人倾家荡产。

90后创业领袖还是其它?

即便现在现在的曝光度没有那么高,但说起孙宇晨,估计依旧很少有人不知道。他一直以精湛的人设示人,努力将自己打造的完美无缺。

点开百度百科关于他的词条,一串数不清的标签: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 ;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

其中他最自以为傲的就是马云的门徒。刚一入选湖畔大学,“马云最年轻的门徒”就出现在他的百度百科词条里。在一档视频访谈中,他称自己与马云“相见恨晚”。“我跟马云一聊,就感觉有很多共同话题,哎呀,大家一下感觉就很铁。”

呃,这个小爆给100分,不能再少了。

孙宇晨也努力抓住每一个让别人关注自己的机会,乐于表达声名和财富带给他的巨大快感。2015年7月,他在微信朋友圈24小时内连转4次作为“90后创业新贵”登上《鲁豫有约》的消息。陈鲁豫在节目中问他:10年以后,你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他回答:我想做一个“三有”新人,有钱,有趣,有理想。

陈鲁豫追问:那你现在是几有?

他大笑着说:“现在已经是‘三有’了。希望10年后还能保持。”

而与如今的意气风发相比,大学时的孙宇晨其实就曾遭遇过全民讨伐。

2010年底,因为感到自己会因为早前在学校的过激言论,存在被开除的危险,孙宇晨申请提前一年从北大毕业,并于2011年秋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东亚研究专业。到达美国大约一个月,他就参照陈独秀创办《新青年》办起网络杂志《新新青年》。

然而半个月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生沈诞琦在人人网上发表长篇日志,指责杂志中孙宇晨所写《老兵不死,一九四九》一文系抄袭她的文章《一九八九的一百万》。她将两文相似之处一一比对,要求孙宇晨公开道歉。

事件迅速发酵。“留学生孙宇晨陷‘抄袭门’ 曾为《亚洲周刊》封面人物”的标题见诸报端,对他的批评声此起彼伏,绵延多日。

“那一次算是把我彻底打蒙。”孙宇晨回忆说,那是他人生中最恍惚的几天。慌乱之中,他拔掉网线,和外界切断联系。他的朋友章闻韶甚至一度以为他已寻短见。

失联数日后,他在人人网上发表长篇声明《我的最终回应》,否认抄袭,称两文只是风格相似。但这并未起到他期望的效果。

北大未名BBS上,批评此文的帖子冲上“每日十大话题”第一,至今保存在Joke版精华区内。即使此前对他示以理解和支持的一些人也不再挺他。一位曾与他走得很近的《北斗》撰稿人说:“如果这都不算抄袭,那世界上就不存在抄袭了。”

数年后,名声更大的孙宇晨在面对记者时,依旧否认抄袭,且言辞强硬。“我当时怎么想的,我就怎么说。至于别人怎么看,我当时是不管的。现在回头来看,也没什么好后悔。”

有投资机构人士曾将孙宇晨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说他本来是 100 分,精心包装成 1000 分的样子,只要这个 1000 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 1000 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而从孙宇晨的从业经历来看,也的确正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完全套用国外模式和技术的“锐波”、名不见经传的“陪我”APP、“波场币”趁乱进场,意欲割韭菜。孙宇晨的成绩像是建立在资本市场的投机泡沫,一戳就破。更有直言网友称,孙宇晨连工作经验都没有。

这场风波现在看来,两方都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们更像是分账不均的庄家,反目成仇。而真正受害的韭菜们又何处讨回自己的公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IT爆料汇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投机者炒币提心吊胆,骗子和卖显卡的却借ICO赚翻了

七部委联合叫停ICO,暴富神话将终结

混圈子的薛蛮子:网红往事与ICO疯潮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