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电产品涉嫌侵权,大量铺货是为了押金?

摘要:共享经济的目的是通过共享使用权,最大限度的实现社会资源的节约利用。街电科技等用涉嫌侵权的产品铺市场,一旦被监管则有可能面临现有产品全部下架,前期大笔的投入折损殆尽的风险。

街电产品涉嫌侵权,大量铺货是为了押金?

“专利将是街电的‘核武器’,将会利用这项武器,让后来者无法入场”,操盘街电的陈欧曾在多个公开场合喊话,并对外宣称2017年底将覆盖全国100个一二线城市。看来,“专利问题”和“大量铺货”已经成为陈欧收购的共享充电宝街电科技下一阶段竞争重要“武器”。

然而,就在街电9月22日对外宣称大举挺进河南郑州火车站之后,9月29日,河南省知识产权局在郑州启动“规范共享充电行业,整顿知识产权侵权”专项行动,在郑州国贸360广场等地,整顿涉嫌专利侵权的共享充电宝产品。陈欧投资的街电首当其冲,被多处查封。9月30日,河南省知识产权局继续在郑州新郑国际机场、郑州东站等场所大面积展开整顿行动。陈欧口中的“核武器”为何会自爆家门?事实究竟如何?

追问一:押宝街电,知识产权竞争却为何总被打脸?

与三年前的5月16日,聚美优品以27.35美元在美上市相比,如今的陈欧或许自己也没有想到聚美会变成如今模样。回顾聚美几年来的布局动作,陈欧将美妆品类收归自营,重点押宝跨境电商,布局网红电商(自有高颜值员工)和精选电商(聚美优选),看起来是合乎逻辑的,但眼下的电商市场环境却没有留给聚美这样的垂直电商多少机会。

截至美东时间9月28日收盘,聚美股票已跌至2.87美元,总市值不到4.5亿,不及巅峰时的一成。垂直电商的日子不好过,陈欧便把解救聚美的希望放在了电商以外的影视、智能硬件、共享充电宝等非核心业务上,而在外界看来,这种做法并不明智,似乎更像是陈欧慌不择路。

 “相比于传统的流量投放,共享充电宝是一个成本更高、更复杂的流量转换,通过共享共享充电宝的流量来刺激聚美不是一个很现实的想法。” 上海万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CEO、电商专家鲁振旺在评论街电对聚美“流量入口论”时持否定看法。

姑且抛开陈欧微博回应投资人关乎街电是聚美流量入口的布局一说,单单花1亿元购买三个专利意欲阻击“来电诉诸街电于法庭,因专利纠纷向后者累计索赔6000万人民币”的巨大手笔,陈欧的豪赌无疑是把共享充电宝当成聚美最后的稻草。

但陈欧口中所谓“半年之后见分晓”的街电除了赋予聚美故事之外,并没有带给他多少实质的正能量。有媒体曾经根据街电公布的7月份数据为其算过一笔账,单个充电宝一天的使用率峰值仅为15.8%,平均一个星期才会被产生一次租借。按一次租借客单价1元计算,一个充电宝只能产生约5元的收入。

我们算一笔账,日订单22万除以总共139万,峰值的使用率为15.8%,等等,不是说7月份电源使用率是33.32%么?我们按一个充电宝单客单价1块钱去计算,30天乘以使用率,大概是5块钱,如果是2块钱,一个月也就是10块钱的营收。

所以,陈欧口中的“流量入口论”只不过是粉饰每况愈下聚美的谎言。

回到“专利”核武器上,国内共享充电宝领域布局的专利主要集中在来电科技和街电手中。截至2017年7月19日,来电科技在国内的发明专利申请数量为7件,其中4件获得授权;实用新型专利12件,外观设计专利11件。街电在国内的发明专利申请数量是15件,实用新型专利3件,外观设计专利4件。此次街电因涉嫌侵权被查封,充分说明其专利布局还远远不够。

意欲将专利作为“核武器”的街电,借“共享经济”的东风,陈欧手中的“救命稻草”会是那头会飞的猪么? 

追问二:大量铺货,重金押注街电是否只是“提款经济”?

陈欧此前还表示,之所以3亿重金收购街电,是因为共享充电宝是拥有一个百亿级的市场,而街电是行业内技术领先、硬件积累最多、规模最大的平台。

而美国的投资人也在公开信里怼了:“陈董事长说街电已经占有了80%的市场份额,这对我和其他股东来说非常意外。”

但根据街电公布的运营数据来看,硬件积累多并不意味着运营效率高,投入产出效果让人质疑。陈欧及其新团队要将其打造为百亿梦想的“独角兽”似乎任重道远。

也正因为此,陈欧需要借助街电快速回笼资金。街电公开报道称,目前已在70余个城市实现服务落地,并计划至2017年底,覆盖全国100个城市,预计日订单年底将突破1000万。“大量铺货”成为陈欧在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的另一个“核武器”,原因很简单——押金。

如果共享单车摩拜299元押金和ofo99元押金,大家可以接受的话,那么街电的100元押金就设置的毫无道理。尽管陈欧在其微博上晒图,指出充电宝成本200元。而根据此前网上的专业测评文章显示,街电所用的电芯为东莞创明生产的18650电池,成本8元一颗,而并非日本三洋生产的进口电芯。另据业内人士透露,街电充电宝的成本应在50元上下,而非陈欧所说200元。

这不由让人联想到跟风走红的共享雨伞,18元成本,收取用户38元押金。以及,此前街电多次营销都打“免费充电”旗号,唯独不免高额押金。一切为了押金的商业模式昭然若揭,通过聚拢用户押金继续滚动生产设备。

我们可以算一笔账,按照街电一个能放6块充电宝的机柜成本800元,6个充电宝成本300元,总共1100元。假设押金留存率20%,则只需要55个新用户押金即可收回一台设备+全套充电宝的成本。

在回应王思聪以“吃翔”为赌咒的质疑,陈欧的街电被爆融资失败,恶意不给服务商结款的传闻之后,街电CEO原源在其朋友圈晒出了6.5亿银行账户余额。但细心的网友提出质疑:陈欧在微博回应股东时确认了聚美投资街电的金额是4480万美元,按照汇率换算,约为2.9亿人民币。而街电公布账户现金6.5亿元,这之间的巨大差异是怎么回事?

投入三亿,不亏反赚?单季度100多万(单月33万多)营收的街电,6.5亿从何来?按照7月单月292万用户来算,仅仅一个月光押金就是2.92亿。因此,对于陈欧来讲,我们是否可以理解为街电生产的设备越多,意味着提款机越多?

根据街电8月公开的数据,街电在全国范围内和商家达成合作的机柜超过35万台,充电宝电源数344万以上。如果按照6块/12块充电宝两种型号的机柜,平均设备成本1000元,每块充电宝成本50元计算,可估算出街电共投入超过5.22亿设备成本,倘若充电宝成本为陈欧所说的200元,则全部设备成本更是高达10.38亿。这还不包含运营成本、渠道铺设费用和代理商的佣金等投入,可以说,街电的现金支出远超过陈欧当时投资的3个亿人民币。多出来的钱哪来的?

出现这样的结果,只有两种可能:街电为了快速扩张,动用了用户押金弥补资金短缺问题;街电为了制造声势,并没有投入那么多设备,虚假宣传同样犯了商业大忌。

另外一则消息同样耐人寻味,据称,街电开始在很多城市开启免押金模式。这一改变会不会是为了讨好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而开设的又一场暗藏风险的豪赌?

毕竟,免押金就意味着会有大量用户抽逃原本在街电账户的押金,极有可能造成街电的资金链压力,而不免押金,这种类似于庞氏骗局的财务模型,又早晚有崩盘的风险。

付出如此高的代价,这场豪赌的背后,陈欧在急于脱手街电,寻找下一位接盘侠吗?

回到文章的开头,共享经济的目的是通过共享使用权,最大限度的实现社会资源的节约利用。街电科技等用涉嫌侵权的产品铺市场,一旦被监管则有可能面临现有产品全部下架,前期大笔的投入折损殆尽的风险。

对于共享充电宝这一类型的电子产品,大量报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除了资金投入的损失,更包括大量生产钴酸锂电池所带来的稀缺矿产浪费及处理不当所引起的对自然环境的污染。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首席发言者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共享充电宝企业遭遇倒闭潮 “吃翔赌局”王思聪赢定陈欧?

酷骑败局、小蓝危困,共享单车创业者错在哪里?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