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马加持的众安保险盛世之下有隐忧 有些事情不能左右却必须承受

摘要:金融的空转、创新都是不符合这个主基调。而实体经济的保险服务,增长极为有限,16年的运费险总额跟15年持平,阿里的增长也有天花板。这些都不是众安能够左右的,但又是它不得不承受的。

9月28日,三马加持、万众期待的互联网保险第一股“众安保险”在港交所上市。错过了阿里巴巴之后,港交所不敢再错过阿里巴巴的子孙。

有金融和科技两个概念加身,众安保险成功IPO,发行199,293,900股H股,发行价59.7港元,募集资金总额115.31亿港元。首日开盘价69港元,随后众安在线股价大涨,市值随之冲破千亿港元。

这家公司被外界所看好:因为中国市值最高的两家互联网公司,以及一家实力雄厚的金融集团,都是他的最大股东,这样的光环,仅此一家。

这家公司以数据和技术见长,符合这个时代“风口猪”的特点。

在众安1574名员工之中,有57%是技术人员。在过去三年中,众安的研发资金从2240万元,上升到2.14亿元,占同期保费总数占比从2014年和2015年的2.8%,上升到2017年的6.3%。

在对科技股求贤若渴的香港股市,这一支股票的IPO,正如久旱逢甘霖,港股的投资者释放了极大的热情。

盛世之下,仍有隐忧,短短4年,众安已经完成了很多公司千亿市值的大梦,成为巨头,不过快速成长过程中,仍有不足。

1、极度依赖合作伙伴平台

作为后起之秀,众安已经错过了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发展的黄金时期,获客成本大大增加,已经失去独立成为巨头的机会

众安保险APP,在APPAnnie的最新iOS排名中,只有757名,基本可以说不入流。

众安对此非常明白,在招股书中写道,我们依赖与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及生态系统内其他参与者的合作。倘若有关伙伴不再继续维持与我们的关系或倘若第三方生态系统合作伙伴运营失败,我们的业务可能受到影响。

2014年、2015年、2016年,通过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售出的保险产品分别占同期总保费的99.8%、97.9%、86.5%。

更细化一步,五大生态系统合作伙伴平台销售所得的总保费分别占同期保费的96.5%、86.6%、68.6%。

生态合作伙伴比如蚂蚁金服和顺丰还是其往期最大保单持有人。

股东们对众安保险的重要性还在于,他们是众安的出口和平台,可以说,是他们把众安抬进了港交所。

众安保险的总保费从2014年的7.9亿元,到2015年的22.83亿元,再到2016年的34.08亿元,一直保持上涨的趋势。

不过三年来,最大头的收入都是来自阿里和蚂蚁的退货运费险。2014年退货运费险占总保费比重达77.6%,2016年退货运费险占总保费比重下降到39.3%,仍然是第一大的收入来源。

也就是说,阿里和蚂蚁是对众安最重要的公司。

但就股权来说,众安是相当的分散。

最新的股权比例中,蚂蚁占13%,腾讯和平安都是10%左右,也就是说,三家谁都别想真正控制众安。

在阿里和蚂蚁参与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里,30%是一个坎儿,过了3成,可以说能够掌控,比如网商银行,根据国家规定最多占三成,但蚂蚁视网商银行为亲儿子。

表面上看,三家的势力众安都能借力,但实际上,大家都不能把众安当做心腹。

这也就是,为什么三马没有出现在众安的IPO上,甚至难觅逍遥子和刘炽平的身影。

不站队的公司有着不站队的麻烦,比如美团,在明确拒绝站队阿里之后,阿里低价出售所持的美团股票,阿里当年的持股正是10%~15%之间。

招股书也说“我们部分生态系统合作伙伴根据其平台规则分配不同保险公司提供的产品,而彼等未必偏好我们的产品”,“例如,携程可根据保险供应商的收费建议及服务能力在多个供应商向客户分配航意航延险,供应商之间的竞争可能频繁而激烈。”,“我们与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伙伴关系并非独家,协议期较短,通常为一至两年”。

招股书还提示,一旦合作伙伴见到保险产品的利润高,可能会自己下场参与。

阿里健康携手中国太平、太平人寿等企业发起阿里健康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蚂蚁金服通过收购完全控股了国泰产险,而且蚂蚁金服自身也成立了保险事业部。

2017年一季度,众安保费收入8.86亿元,同比增长55%,却亏损了2亿元,其中有三分之一的保费是交给合作伙伴的平台费。

2、大数据无源之水

互联网保险公司的未来就是,数据驱动战略,这也是投资者看好众安的一个重要原因。

世界正在由IT时代转向DT时代,为了拿到核心的用户数据,各家公司使出浑身解数,哪怕使用共享单车这种一点都不酷炫的模式。

众安招股书中说“我们依靠在保险价值链每个环节中收集的大数据,提升业务表现和业绩,我们无法向阁下保证我们未来能够累计或获得足够数据,缺乏该等数据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和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

只有技术而没有数据,就像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我们广泛的客户数据源自我们庞大切不断扩大的客户基础,其中大部分取决于来自我们生态系统合作伙伴的客户获取及支付渠道等”。

收入占比最大的退货运费险,设计之初得到了蚂蚁金服的大力支持,从阿里系庞大的用户中提取数据才设计出这款产品,没有阿里的数据,即便众安的技术能力再强,也无济于事。

数据就是这个时代的石油,没有数据,超级计算机就相当于没有汽油的汽车。

自2013年10月成立至2016年12月31日,众安保险累计销售逾72亿份保单,服务逾4.92亿名客户,但这些用户,并不是众安的直接用户,比如支付宝账户险,用户在支付宝平台购买了之后,众安能够拿到用户什么数据,要完全看支付宝开放哪些。

是不是众安成立太晚了呢?

也不是。仅仅早众安一年的滴滴,已经拥有了中国最大的出行数据库,这得益于滴滴坚定不移坚持自我发展的举措。

虽然很早就可以在公众号、支付宝、微博和高德地图APP使用滴滴服务,但滴滴从没有把这些当做真正的出口,毕竟数据这种最重要的财富,不能被人卡住脖子。

石油是世界上交易最大的商品,数据是新时代的石油,但达沃斯世界论坛认为,数据却是几乎不能被交易的产品。

合作伙伴只会把加密或者调整过的数据交给你使用,却从不敢把原始数据交给你,各家厂商的数据都是独立的,永远也不可能统一到一起。

而目前,数据领域的跑马圈地已经基本完成,BAT、滴滴、美团等掌控了大部分的线上数据,形成了“数据网络效应”,拥有的数据越多,吸引的用户也多,用户产生更多数据,这是一个正向激励的过程。

在可见的未来,众安保险在用户数据上很难有突出的表现,它的一举一动,也会受到蚂蚁金服的严格监控:蚂蚁在互联网金融上的数据优势不容挑战。

3、金融自由化红利出尽

仅仅在1年前,不用借助互联网概念,保险依然笑傲江湖。

借助前海人寿,宝能系拿下万科第一大股东,各类险资在资本市场上翻云覆雨,令人眼花缭乱。

随着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的召开,整治金融乱象,前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后被“双开”。

2013年开始的金融自由化戛然而止,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保险行业自然被波及。

险资能够在资本市场兴风作浪,主要是因为万能险保费的增长。

以财产险为主的众安,出生太晚,没能在这场自由化狂欢中分得一杯羹。

保险业的收缩,殃及众安。

蚂蚁金服旗下招财宝是众安的五大合作平台之一,众安也曾经因为为招财宝个人贷提供保险而名声大噪。众安的第三大产品——保证险,在过去的三年也是异军突起,相关的资产总额分别为26亿元、236亿元及617亿元,主要客户就是招财宝。

招财宝曾经规模曾达到2700亿元,众安保险收取0.1%的手续费。

不过在招财宝爆出侨兴债等问题之后,众安也受到牵连。

招财宝改为蚂蚁财富,许多个人贷业务逐渐到期停止,没有了业务创新,众安的保证险就无从下口。

更糟糕的是,金融业的收紧才刚刚开始。

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五年开一次,定下的基调是不可能回调的。

服务实体经济、防范金融风险,是未来五年的主基调。

金融的空转、创新都是不符合这个主基调。而实体经济的保险服务,增长极为有限,16年的运费险总额跟15年持平,阿里的增长也有天花板。

这些都不是众安能够左右的,但又是它不得不承受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超先声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概念为剑,技术成犁:金融科技化的关键支点

比特币会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吗?没门儿……

七年之后,AliOS为何选择了汽车?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