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与腾讯版权互授,网易云音乐要输了?

摘要:网易云音乐最后的结局会被唱片公司们榨干,在腾讯、阿里和唱片公司们的联合绞杀下将网易云音乐逼到墙角,直到烧光投资人的钱,用户再也听不到自己想听的歌。

如果因为不久前的阿里与腾讯达成版权互授的事情,便就此得出网易云音乐的颓势来临,这是非常不负责任的结论。但那场版权事件不仅令网易云音乐备显尴尬,背后也切实反映出中国音乐版权管理的困局。网易云音乐从诞生之初面临的挑战便是流媒体音乐的未知走向,即使中国的音乐版权管理机构走到台前,扼住网易云音乐咽喉的仍然是那帮唱片公司们。

中国版的Apple Music与Spotify

腾讯与网易云音乐之间的对抗便是中国版的Apple Music与Spotify之间的竞争,只不过有些区别的是,腾讯垄断了中国音乐市场90%的版权,网易云音乐不得不从腾讯那儿获得相关歌曲的使用权。现在它又和阿里之间互换了百万曲库,简直把网易云音乐逼到了墙角。

但如果你认为腾讯与唱片公司的谈判具备更大筹码,那便犯了错误。因为唱片公司们拥有所有音乐作品的权益,这可是比现金更有价值的谈判筹码,也是他们为什么可以轻易拒绝苹果试图将月费价格定在 4.99 美元的主张,然后通过流媒体服务商们的竞争坐收渔翁之利。

庞大的腾讯现在正通过价格战来压倒竞争对手。在今年5月份的环球音乐的版权大战中,BAT和网易展开了激烈争夺。即使丁磊乘飞机亲赴洛杉矶环球音乐总部,但那并没有什么卵用。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还是获取了最终胜利,他们出具了3.5亿美元现金高价外加1亿美元股权,这令环球根本没法拒绝。

那么Spotify作为全球最大流媒体服务商有没有盈利呢?当然没有,而且也很难盈利。该公司在去年亏损了5.39亿欧元(约合6.1亿美元),是有史以来赤字最严重的财年。不仅如此,Spotify为了获得世界最大唱片公司环球音乐集团和独立唱片协会梅林网络组织的音乐授权,已经承诺在未来两年至少上缴20亿欧元的版权使用费。天啦噜!

网易云音乐当然也没有盈利,它和Spotify一样在继续烧投资人的钱。今年4月份网易云音乐宣布获得了7.5亿元融资,估值达到了80亿人民币。但这点钱买版权肯定不够,尤其阿里和腾讯还在那边哄抬价格的情况下。现在Spotify 每年会把自己 69% 的收入用来支付音乐版权费,在中国,流媒体服务商们的这个比例看起来可能只高不低。

所以网易云音乐最后的结局会被唱片公司们榨干,在腾讯、阿里和唱片公司们的联合绞杀下将网易云音乐逼到墙角,直到烧光投资人的钱,用户再也听不到自己想听的歌。那个时候腾讯和阿里再重新与唱片公司们进行谈判,唱片公司们坐收新一波的渔翁之利。

恐怖但短视的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腾讯的恐怖之处在于,在很多方面国家都要提防它的垄断。但在去年7月份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ME)的成立却并没有遭遇反垄断调查,那场并购至今没有出现在商务部反垄断局公布的无条件批准的经营者集中案件列表中,呵呵,TME的成立使得其一跃成为在线音乐市场的老大。

其实《反垄断法》在之前一直是悬在腾讯头上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但是在2013年3月28日,广东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奇虎诉腾讯2010年“3Q大战”期间涉嫌滥用支配地位案腾讯胜诉,认定腾讯在即时通讯市场不具有支配地位。从而,这把悬着的剑就从腾讯头顶移走了。

今年5月份腾讯与环球音乐达成了中国大陆地区数字版权分销战略性合作协议,《反垄断法》的执法缺失,是其一大背景。

好了,现在来看看TME是如何短视的。此次腾讯拒绝对网易云音乐授权歌曲使用的行为是为了自己顺利IPO。今年4月11日,网易云音乐刚宣布完融资7.5亿元,估值达80亿元的消息,半个月之后就被爆出TME要赴港IPO。

当然这种焦急的心情也可以理解。一方面是网易云音乐的体量和恐怖的成长态势,平台上的那批用户们对网易云音乐的强力捍卫和高频安利,足以让任何一个竞品羞愧和嫉妒。另一方面,行业内的第一家上市公司最受投资者青睐,这从爱奇艺屡次冲击纳斯达克失败便可窥见端倪。

但即使这样,那些唱片公司们的话语权可能还在腾讯之上。因为苹果公司的现金储备在所有公司中是最多的,但是却仍旧无法在和唱片公司的谈判中主导条款内容。他们不仅断然拒绝苹果试图将月费价格定在 4.99 美元的主张,还把苹果公司的举动描述为残忍至极。他们认为这是苹果在削弱竞争对手的竞争力。

“从下往上一直到蒂姆库克,苹果这些家伙残忍至极 (cutthroat)。” 某唱片业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但真实的情况是,对于消费者来说,4.99 美元/月——也就是年费 60 美元——更接近音乐听众每年愿意支付的市场价格。价格的压低会迎来更多付费用户,对于流媒体服务和整个音乐工业来说,付费用户要比免费用户的价值高太多,来自国际唱片业协会的数据显示,每个付费用户一年创造的营收多于 26 个免费用户。

显然唱片公司们也很短视。他们现在通过谈判让几家主要流媒体平台互相竞争,并坐收渔利。

吃瓜群众和孤独的创作人

网易云音乐副总裁丁博如此叹息:“我们最大的错误,是在这些巨头去抢独家版权的时候没有及时出手,这导致我们可能在未来的增速上受制于人。”这种无奈的深层次原因就是:网易云音乐的命运和Spotify一样,早早被攥在了数字版权的最终掌控者——唱片公司手里。

现在网易云音乐在内部已经形成了两条路径,一是继续购买版权,毕竟有些用户听不到想听的歌,就会跑到腾讯那里去;二是深耕自己的内容社区,对于刚开垦的处女地意味着对用户的重新教育和对竞品的开战,明显吃力。

独立音乐人计划早被提上日程,除了网易云音乐还有虾米,腾讯音乐人计划也提出了一个“小目标”:三年让音乐人收入五亿元。没办法,68.8%的独立音乐人在音乐上的月平均收入低于1000元,收入来源以演出为主。呵呵。

除此之外,自己的歌也很难管理,在不收到通知的情况下歌曲会被默认共享到QQ、酷我、酷狗的曲库中。许多独立音乐人仍然无法从自己作品的传播中,甚至付费下载中获得费用。

用户们还在为听到自己想听的歌在多个播放器之间辗转,一大批独立音乐人们还填不饱肚子。国家版权局出面说了句“避免独家版权的采购”,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所谓音乐市场的这片生态,离健康真得还远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有声Voice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挑战腾讯网易! 马云食言做游戏 阿里从裁判员变运动员

如何在蒙着面纱的中东,把直播做到第一?

表情包电影借授权宝流行时装周 IP商品化开发风口已到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