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大河资本 · 张翊钦:摸爬滚打近二十年后,为何我要做投资

摘要:做投资,不需要刻意去制造张三式、李十条这种所谓的标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投资是一种使命,它需要我们不断去进化。

专访大河资本 · 张翊钦:摸爬滚打近二十年后,为何我要做投资

尽管投资人做的是一件预知未来的事,但谁又能真的预知未来呢?他们中的一些,通过和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相处、内在修为找到属于自己的节奏。本期投投为你分享,大河资本张翊钦的投资评分卡机制,「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采访张翊钦时,他讲了许多他今昔对比的事情。过去对变化太敏感,有风吹草动就试图改变,但现在他想「钝」一些,应该让子弹多飞一会,预留出一些时间,才知道到底是不是新的机遇,急不得。

原来他总想着超越别人,「杀死」所有人,证明自己是第一,但现在他更愿意和自己竞争,用他的话说「做自己的第一名也是非常好的,你永远都在不断地超越过去的自己」。

让子弹多飞一会

我之前做运营,会特别警惕变化,因为你所做的改变会体现在业绩上,但做投资,对变化的感知钝一点比较好,太敏感,就容易追风口。

现在环境变了,整体在加速,但我觉得可能会高估了未来一两年的变化,而低估了未来五六年的变化。做投资,要对产业趋势有较长时间的研究、判断,能让你提前三五年布局,既不能太早,也不能太晚。我们经常说一句话,让子弹多飞一会,预留一些时间再看。

早年投资LC风格网的时候,那会也是墨迹天气的顾问,那个年代在线购物还是PC时代。LC风格网的PC导购做的非常好,墨迹天气的流量又很大,从趋势来看,移动购物、移动电商一定是非常有前景的,我就想让墨迹天气给LC风格网导个流量。两家合作,墨迹天气每天给LC风格网导流好几万,虽然每天的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很高,但几乎没有什么交易,为什么呢?

因为用户浏览内容虽然已经快速迁移到移动终端,但支付场景还都是在PC端,所以这个流量纯属是浪费的。今天来看,在移动端上卖东西,美丽说、蘑菇街都做得很好,但LC风格网就是早了两年。

你永远都可能早了或者晚了一点,最好的投资是在该模式、技术即将全面铺开,快速拓展的前夜。

我们投资的小绿人它恰好出现在一个临界点,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电动自行车发生充电爆炸,对生命安全越来越重视。安全充电理念被广泛接受的时候,就是最好的时间点。小绿人既满足人们的安全需求,又将充电效率提升90%以上,所以业务增长非常快。

很多人会问投资人,你焦虑么?我焦虑的是有没有比以前做得更好,有没有把握住属于我的机会。

不能因为错过一个项目就后悔,我们只做属于自己的好案子,我经常讲,能持续不断的超越自己,就是优秀的。

大河的野心

在近20年互联网从业生涯中,我之前作为创业者和企业高管,总是关注很多微观的事情,特别是企业内部的运营管理。想着怎么走得快,怎么超越别人。但做投资人,就必须有宏观的视野,既要走得快,也要观望全局。

你要留意一个产业的变化,比如过去20年互联网从最开始门户、搜索、社交等各种流量模式,发展到后来产生电商、娱乐、知识付费等交易模式,再到以人工智能、大数据、物联网为代表的智能模式,这个时候你需要看到互联网已经从一个垂直产业变成了基础设施,它有机会去改变很多行业。

2013年我离开海航开始专职做投资,那年的下半年我们就募集了第一支基金,不到1个亿的规模。

中关村大河资本,我们一直把它当做一家创业公司去经营,到2016年,大河已经成立了包括10亿规模的四支创投基金、20亿的Pre-IPO基金和300亿的并购母基金。

作为一家本土成长起来的、深刻了解中国机会的基金,我们希望能够顺应国运,成为扎根本土,又兼具国际视野的中国基金。这是我们的野心。

我们坚定地认为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本土会产生世界级的投资基金,从创业角度看,这是我们看准的一个赛道,至于我们是否能够走出来,是我们要去做的。

投资人背负的使命

在VC界有不少投资人是做法务、财务、分析师等科班出身的,他们对交易结构、风险控制都非常熟悉,但我们几个创始合伙人,是做运营、实业出身,半路出家。我们出来做投资的时候,已经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近二十年。

最开始我们就是想要过上更好的生活,想要证明自己牛逼,但在现在这个阶段,我觉得更重要的是使命感。人到了这个年龄,价值体系已经构建完了,例如怎么看这个世界,怎么看与他人的关系。

为什么做投资,是我们想要做对这个时代、对他人有意义的事情。大部分的投资人过得还是不错的,手上有那么点小权利,但还是在寻找一些价值。投资人在某个时刻、某个节点还是蛮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的。

我一直认为投资是一个比较好的行业,它没有那么强的马太效应,在这个行业里不是赢家通吃,它百花齐放、百花争鸣,每家机构都能在其中找到细分、专注和擅长的领域。从整个生态来说,它本来就是丰富多彩的。

3分钟决定投资,值得学习么?

在中关村大河资本内部我个人做投资决策算是比较快的,他们喜欢叫我「快刀」。我其实不在意别人怎么评价,我还蛮我行我素的,别人说我投资风格快,但我不会因为你说我而去改变什么。

我见过有不签TS就打款的,不尽调就投资的,或者电梯里3分钟决定投资一个项目,这种风格我不会有,也接受不了。如果这个项目恰好成功了,这个事情值得学习么?我们不追求「戏剧性」,投资是一件理性和专业、严肃的事情,必须认真对待。

我的快是基于我的投资体系,相当于我建立了一个评分卡。什么时候会快呢?当遇到一个项目,它和评分卡里的很多点都match上了,如果一个项目在评分体系里分数超过了9分(满分10分),毫无疑问就应该快,在当时就应该做决策。

回想我最开始做的决策快的投资,也有失误,但我不觉得快就是错的。投资人的评分卡是在不断进化的。最开始觉得某个人技术能力特别强、融资能力特别强,或者获客成本比别人低,就是牛逼的,我就可能考虑投资,但现在不这么看。

今天我会在必要条件之外,加许多充分条件,优秀的项目不仅要在单一维度上优秀,其他的复合能力也要做到优秀。创业者必须有快速学习、进化的能力,只有这样,他才能在险恶的竞争环境里跑出来。

投资这件事是没有教科书、公式做参考的,你谈恋爱要拿着书去谈么?你应该自己去亲身感受。我认为投资,不需要刻意去制造张三式、李十条这种所谓的标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投资需要的是不断地完善、进化。

投资蛮适合年纪大一点的人来做,因为他的价值观稳定,方法论在不断完善。人永远都是投资的重点,而对人性的探究永无止境,你看巴菲特九十多岁还在一线操盘。

在这个时代中,有很多人成功过,我不是首富,也不是TOP1的投资人,如果说我有什么亮点,那只能是一个普通人也可以成功。

不做只给钱、没有共同经历的傻基金

很多人问大河的亮点是什么?跟别人不一样的点在哪里?我更想说的是,我们是一家什么样的基金:第一,在产业升级换挡中,关注技术驱动下的机会。从今天的发展我们看到,国家从粗放的投资驱动、外贸驱动、基建投资驱动到现在换挡变成科技驱动、创新驱动,移动互联网和技术创新派上很大用场。

我们希望在整个产业升级换挡过程中,能够把握住技术驱动的机会:互联网、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技术驱动的商业模式创新,以及移动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结合。

我们投资的无二之旅,是一家出境定制游公司,它通过技术手段给客户提供出国旅游定制方案,工作效率从传统的20个工作日提高到2个小时。如果技术能够将传统行业效率提升5-10倍,我们觉得它是一个不错的行业,当然,它还得有一个大的市场和增长空间,还必须能快速发展。

第二,我们参与一个项目很少跟投,大部分都会是领投方,更愿意独立做判断。我们不追风口,当然如果碰巧它正好是风口,我们也不会刻意说因为他是风口所以我们不投。

我相信每个投资机构手上都有一份导航,我们也一样。比如区块链,我们早先在硅谷投资了一家叫Factom的区块链公司,它在硅谷排名前列,美国国土安全部也是这家公司的客户。

在国内我们投了网录科技,它应该是现在区块链领域技术和商业化最优秀的一家公司,我们看重的是区块链的分布式技术在金融以及其他领域中应用的机会,投资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区块链会这么火。

第三,找到优秀的创业者,深度参与,与创业者相互成就。我们的理念非常简单,希望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找到优秀的创业者,可以做到陪伴他们全生命周期,最终让他们的公司成为优秀的企业,我们成为优秀的基金,彼此成就。

如果我们只给钱,没战略提升、模式优化,没有共同经历,那我们就是一支傻有钱的基金而已,这不是我们的愿景,我们更注重跟创始人之间的情感连接、价值感认同。

很多人会问我失败的案例,我其实不愿意说,我们跟创业者是有感情的,在媒体上公开批评谁都不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管丢丢,责编:陈文洋。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姜超:内容变现难题怎么破?深扎细分领域,线上线下齐发力

大前研一:30多年顾问生涯后发现,年轻人缺乏解决问题的技巧

罗敏:所谓成长,就是要不断与自己的过去为敌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