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创业者快看过来,拜耳在中国做了一件创新的事

摘要:在3万亿市场规模的医疗健康产业,创新正在迅速改变中国在这一产业领域的发展面貌。显然,像拜耳这样全球化的公司深耕中国市场多年,绝不会忽视任何发展的可能性,创新投资也就成为其最好的触角。

医疗创业者快看过来,拜耳在中国做了一件创新的事

“中国不仅发展很快,这儿还有很好的创新环境!这个项目在中国一定会取得更大的成功!”2015年的一天,拜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朱丽仙对Grants4Apps项目德国负责人Jesus del Valle Rosales说。

Grants4Apps(初创计划)是拜耳集团面向医疗健康初创企业设立的孵化器项目,2013年自拜耳德国发起,起初只针对德国本土。很快,Jesus del Valle Rosales就发现,这些互联网时代诞生的初创期企业给拜耳带来一些“数字化世界生存方式”上的改变。

▲ 拜耳集团大中华区总裁朱丽仙

次年,拜耳决定让这一项目推广至欧洲,并于2015年推向至全世界。2016年,Grants4Apps不仅迎来了第一个入围的中国创业项,更因为朱丽仙的那句话,Grants4Apps项目最终来到了中国。

2016年,Grants4Apps项目落地上海,花生觅(超薄智能温度计)、乌贝(智能药箱)和睿佳(医学图像处理平台)3家初创企业成为当年的入围者,并在拜耳接受为期88天的辅导培训。

“我们内部一直致力于满足未被满足的医疗需求,而社会上也有很多创新资源可以为病患提供更好的服务。”在接受品途《四百味》访问时,朱丽仙表示整合多元化路径来满足社会公众对于医疗服务创新的不同需求,正是拜耳所乐于推动的。

尽管对于这些初创企业所提供的资金支持并不是非常多,但拜耳拥有丰富的业务专知和人际资源,能帮助他们建立专门的任务小组,合作产品开发、市场拓展以及投资人对接等事务。

前述的三个入围“拜耳初创计划·上海2016”的初创企业如今发展的都很顺利:花生觅获得了一家德国医疗器械厂商的投资,同时也启动其产品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认证流程;乌贝的智能药箱设备已经与国内药房展开合作,进行产品制作和销售;睿佳在成功获得首轮融资后,拓展了其在中国的团队及运营,后期融资也在协商之中。

“正如我们希望看到的那样,这些初创企业与拜耳的互动产生了一些化学反应,这样的合作也确实给我们带来很大的益处,让拜耳的业务运营更有活力,更为灵活。”现在,Jesus del Valle Rosales很骄傲于把Grants4Apps带到了中国。

最好的创新场景在中国

如今的中国,创新力成为最引人瞩目的发展动能。在3万亿市场规模的医疗健康产业,创新正在迅速改变中国在这一产业的发展面貌。

显然,像拜耳这样全球化的公司深耕中国市场多年,绝不会忽视任何发展的可能性,创新投资也就成为其最好的触角。

7月份启动,8月底甄选结束,2017年拜耳的Grants4Apps项目接收了百余家初创企业提交的项目申请。最终,拓萧智能、慧云堂、诺童及Drop Technology4家企业入围。

有趣的是,这4家来自中国的创始团队却十分国际化。

除了开发家庭智能听诊器及胎心监护仪的拓萧智能是完全的本土化团队,其他团队均有国际成色。

针对冠心病诊疗云服务平台的慧云堂团队,3位创始人都是毕业于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中国留学生;为老年人开发智能医疗伴侣机器人装备的诺童扎根在上海,其创始人是韩裔法国人,团队成员则来自加拿大和法国;另一家开发电子止汗贴片产品,用于个性化皮肤问题诊断的Drop Technology,3人创始团队则来自秘鲁,他们把自己创业根据地建在了四川成都。

“3个月前,我和我的团队来到中国,一切都很陌生。作为一家外国公司,我们团队都不会说汉语普通话,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的挑战。”Drop Technology的CEO Tony Cueva告诉品途《四百味》,他知道中国是个快速增长的大市场,隐约觉得这里会成就他的创业梦想,所以就两眼一抹黑的来到了中国。

Tony Cueva很幸运,Drop Technology得到了拜耳初创计划的青睐,“作为初创期企业,我们规模很小,很容易在市场的风浪中被淘汰。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我们能从深耕中国多年的拜耳身上学习到他们对中国文化的理解以及在这里发展的方式,同时也激励我们拥抱技术,拥抱创新,勇敢开拓中国市场。”

不难看出,中国市场是吸引这些不同文化背景初创团队的核心要素,这里旺盛的市场需求,活跃的消费形态以及丰富的技术应用场景,都为创业者提供了一个最好的“实验室”。

在美国霍普金斯大学攻读了博士的慧云堂CEO张超告诉品途《四百味》,他和他的另两位创始人完全可以留在霍普金斯继续他们已经成名的研究项目,但哥仨一致认为将美国最优秀的技术带到国内,服务最大众的冠心病患者群体,才能更好实现他们所学的价值。

诺童CEO&创始人Charles Bark现在生活在中国上海,为了照顾生活在韩国的母亲,他开发出能够远程对家中老人进行监控和相关护理的一款产品,借助机器人和平台技术对老年人心脏病进行有效预防(目前已经做到提前6天预测)。

会用中文简单交流的Charles Bark说:“在中国,导致老年人死亡的第一大病因就是心血管疾病,每年死于心血管病的比例占总死亡原因的41%。而且中国市场有一些特有的问题,我发现中国65岁以上的老年人中,有95%没有购买商业医疗保险,所以我们拜访了一些保险公司,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合作开发相应的医疗保险险种,提供给中国老年人。”

实际上,诺童的产品研发已经花了12年时间。朱丽仙说如果这样的产品没有人知道,那么这么长时间的研发就变得没有意义,拜耳希望这样的产品可以被中国大众所知道,所以为其不仅在产品定位、品牌定位和客户定位上提供帮助,更是导入了各种合作伙伴。

从各种医疗资源到各种技术应用场景,从诸多医疗细分市场的技术储备到深层理解中国大市场的需求与问题,拜耳所提供的这些资源对于初创期的小公司而言,无疑会在从0到1的过程中大大受益。

154岁拜耳的改变

“初创计划”的初衷其实并非是为了找到好的投资标的,而是拜耳利用这种模式一方面开拓新的市场可能,另一方面则是寻找合作伙伴。

“我们希望跟这些初创企业形成某种对接,对接过程中我们能了解他们需要什么,我们还能做些什么,比起投资我们更多是在业务上的合作。”德国负责人Jesus del Valle Rosales对于这些初创公司非常熟稔,也很清楚这些公司与拜耳的连接点。

比如拓萧智能有一款智能胎心监护的产品,能对拜耳的女性健康业务单元带来补充;虽然Drop Technology的皮肤止汗产品离拜耳的业务范围较远,但其技术路线是可以在皮肤疾病领域与拜耳形成合作的。

对拜耳这样的世界500强企业而言,开发任何一款产品前,都会先研究市场上没有被满足的医疗需求在哪里,以需求为导向去进行研发资源的投入分配。而“初创计划”通过对外部创新资源的整合,更有效率的为拜耳的产品研发找到方向,奠定基础。

不仅如此,这些创新资源也激发了百余年历史的拜耳适应市场环境变化的能力。

“拜耳公司154年的历史,我们在这么长时间里经历过非常多的变化,也适应如何在变化的环境中做出反应。如果在中国,我们不能将业务和数字化进行结合,我们就会落后于市场的要求。”

朱丽仙告诉品途《四百味》,拜耳在研发方面也开始走向互联网化、数字化,比如拜耳开发了微信平台,将海外临床实验的技术进展带给在中国的实验人员和合作方。

而在健康消费品业务领域,拜耳更是积极进行数字化改变的探索。“我们运用各种社交媒体、电子商务平台,在京东、天猫上都有旗舰店,还尝试和《我的前半生》这样的电视剧进行合作,以期望获得更大的市场声量。”

初创企业所带来的“化学反应”,也是进入中国超过100年时间的拜耳(1882年拜耳就进入了中国市场)不断本土化演进的一种方式。

“我觉得,这和中国政府对于经济增长新方式的定义和战略规划是高度一致的。中国政府希望充分发掘民间的企业家精神,希望将经济增长方式从传统模式转向‘以人为本,创新驱动’的新增长模式。”朱丽仙说。

2016年在中国第一次推出Grants4Apps获得成功之后,2017年拜耳在中国的Grants4Apps项目不仅包含原有的“孵化器”计划,还推出了“Dealmaker”计划——侧重于选拔符合拜耳业务挑战的成熟初创企业(已经完成A或B轮融资或更加成熟的初创企业)。

在拜耳全球市场的创新版图上,中国是最值得投入的,Grants4Apps初创计划的升级显然已经印证了这一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严睿,责编:董童。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