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相的「雨中城」,和四千多个马可·波罗

摘要:根据新世相和百度的说法,这座城市,还会继续的运营下去,全世界喜欢下雨的人,都可以在里面找到或是创造自己的想象,它永远都在等待新的马可·波罗。

新世相又做了一场令人感到眼熟的「雨中城」活动,除了在智能手机里构建一座终年落雨的温润城市之外,来自几十个国家和地区的不同场景的雨声,也被收录到了一所线上的博物馆里,用户可以随时选择感受那些淅淅沥沥的音符,从哥斯达黎加圣克鲁斯海边的急骤,到云南大理苍山小镇里落到青石板路上的清脆,无不清晰生动。

和新世相的一贯做法相同,「雨中城」项目也是「射箭在前,画靶在后」的产物,当它的创意及其机制由新世相的微博提起并受到读者的热忱响应之后,百度地图的团队「对号入座」,认为自己会是这档互动的最合适的合作伙伴。

在贝淡宁所著的《城市的精神》一书里,他说:「实际上,耶路撒冷的许多地图都是由从来没有亲眼看过这个城市的人绘制出来的。虽然地图的通常目的是用图的形式描绘真实的世界,但这不是绘制耶路撒冷地图的人真正想做的事,对他们来说,耶路撒冷的观点比真实的城市更重要。」

这似乎也是人文主义者的普遍共识。

和总是用来与之对比的Google相比,欠缺体温素来都是百度的短板之一,就像是考卷背面的附加题,它的重要性显然不及基础题那般重要,然而在基础题尽数做完之后,附加题的分数就成了拉开差距的重要因素。

换句话说,技术可以是中立的,相互之间或许也存在高低之分,但是使用技术的个人和公司,一定奉行着某种价值观,而这种价值观,必然决定它的市场取舍。

在公众的认知里,科技公司往往拥有两面性,它在改变世界的同时,亦带来了惊人的破坏力,他们受益于创新的结果,却又转而忧虑技能的丧失,社会学家更是时刻警惕着人类是否会创造出一个终将毁灭自己的弗兰肯斯坦式的怪物。

出于人性的柔软之处,人们也乐于看到帮助盲人「重现」视力的移动应用、使用可再生材料生产的智能手机、为学生提供教育平权服务的线上公开课等内容,商业的成功不止是体现在公司体量的增长,也在于它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发挥了多大的价值。

在参与建造「雨中城」之前,百度做了不少工作,都是在为传递技术的福祉作用,它曾通过语音技术合成出了张国荣的生前声音,让他在一场电影开幕前向他的影迷们「说话」,老北京的九大城门,也被百度利用AR技术在手机上复原,历史古迹得以生动展示在那些从来没有机会一睹真容的年轻人眼前,包括宝贝回家这样的机构,也和百度合作,使用后者的人脸识别结束,去助益失散儿童和亲人团聚的项目。

对于新世相而言,「雨中城」的发源原本只是一个奇思妙想的脑洞概念——「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座永远都在下雨的城市,那里的生活会是怎样的」——而在持续超过一年的发酵之后,它终于和能够实现这个愿望的百度相逢。

2016年的早春,干旱的北京降下了它的第一场雨,然而细雨直坠,春雷却迟迟没有响起,新世相在推送的文章里向读者提出请求:「如果你那边还有下雨,希望你能把它录下来并私信给我,最后我会收集起来分享出来。」

成千上万的簌簌雨声,如雪片般飞向新世相的后台,令其大感意外的是,虽然雨天在大众看来并不是一个好天气,但是就是有着那么一些人,情有独钟的热爱雨幕构成的视野和连绵清脆的声音,很多的回忆和情绪,也只会在这种阴郁潮湿的时候才会从体内钻出来,小心翼翼的与人共处。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不断有着被激起兴趣的合作方加入这个天马行空的「雨中城」项目:野建筑(Yeah Archkids)的一支团队,协助还原整座城市的合理形态——比如建筑形体应该包含迎接雨水的凹形和遮挡雨水的凸形——以及百度,提供了全景街景技术,让「雨中城」可以真正的出现在百度地图上,用户可以找到它的位置,并走遍城市的每个角落。

现在,在百度地图里搜索「雨中城」,可以发现它的坐标位于吐鲁番盆地,也就是吴承恩笔下的「火焰山」所在地,那是一片几乎和下雨天气绝缘的炽热荒漠,现实和虚拟的边界,就这么被反常而激烈的打破。

意大利作家卡尔维诺曾经「扮演」马可·波罗,去向蒙古皇帝忽必烈汇报他所见过的五十五个只存在于想象中的城市,他说:「每到一个新城市,旅行者就会发现一段自己未曾经历的过去——已经不复存在的故我和不再拥有的事物的陌生感,在你所陌生的不属于你的异地等待着你。」

在学术界的探讨里,马可·波罗一直以来都是一个飘忽不定的人物,很多史学家认为他可能从未到达中国——因为其著作的疏漏和错误实在多得不胜枚举——然而这并不影响他的游记启发了西方的航海热潮,冒险家们前仆后继的开辟航线,只为抵达「地铺金砖」的富饶东方。

而从指南针和观星图被运用到远航技术里的时代开始,科技水平的发展就和人类文明的前行产生了空前紧密的因果关联。和马可·波罗需要在金帐汗国的王座下想着法子编造故事不同,现代人已经几乎踏足并绘制出了地球上的每一寸土地,甚至开始在真正意义上凭空创造那些「看不见的城市」。

不同于「逃离北上广」和「丢书大作战」这样短平快的引爆模式,「雨中城」因其架空的宏大和复杂,它从发起到落地的经历更像是积土为山的漫长过程,不断的有人遗忘离开,也不断的有人贡献参与。

在最后的统计里,「雨中城」的共建者,有四千多名,他们在城市里以不同的形式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有人用暗恋学长的名字,在生活街区开了一家书店,有人用自己的故事,为一条街道命名,新世相自己也让一座信息大厦拔地而起,上面记录着总计有着多少人是这座城市的主人。

根据新世相和百度的说法,这座城市,还会继续的运营下去,全世界喜欢下雨的人,都可以在里面找到或是创造自己的想象,它永远都在等待新的马可·波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阑夕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纯洁心灵》片方叫板豆瓣 碰瓷营销还是被害妄想?

探秘无人货架创业:三五块钱的东西,偷了良心过不去

日本经管泰斗解析日本没落的15年:年轻人缺少解决问题的技巧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