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口上的电竞馆:有的馆砸4000万 阿里腾讯已入局

摘要:从网吧变到网咖,再从网咖变到电竞馆,线下电竞馆或许“正在风口”。

“座无虚席。”同行朋友轻声感叹。比赛尚未开始,早早入场的粉丝已坐满现场的200余座位,稍晚到达的观众搜寻空位无果后,只好沿过道靠墙,站着观看比赛。台上,一场《守望先锋》电子竞技赛事决赛在此打响,双方激战正酣。

这里是位于深圳华强北的联盟电竞赛格电竞馆,而此刻举办的是联盟电竞独家承办的暴雪守望先锋公开争霸赛(Overwatch Open Division,以下简称OWOD)中国赛区第一赛季S1决赛,正是该电竞馆试营业以来承接的第一场重要电竞赛事。实际上,在赛程第一天上午,电竞馆刚刚举办了开业仪式。

同样的火爆场景,也在同期的一些其他电竞馆上演着。

“周日刚完,周三又接上了,档期真的满了,一直到S7期间,场馆合作尽快敲定时间啊,排不开我也没辙啊。”9月下旬,北京星会联盟电竞馆负责人王德毅发了一条朋友圈,提醒合作方抓紧档期。照片中,电竞馆外墙赛事主题海报已经从前两天的《王者荣耀》换成了《梦三国》。

王德毅告诉界面记者,“目前基本每周休息日都有客户租赁场馆举办活动,有些档期较紧的时候客户为了在馆内举办活动不得不将活动时间错开到工作日。“

一定程度上,这可能说明依附于电子竞技产业的电竞馆“正在风口”。

VSPN《电竞研究报告》显示,愿意看电竞赛事的人群在用户总量中占比达到61%,每周平均观赛1.4次、时长1.2小时,其中又有45%的电竞联赛受众愿意为联赛花钱,平均每年花费209元。该报告显示,线下赛事对于观众的刺激和吸引远远超出了线上转播能够达到的效果。

根据中国音像与数字出版协会游戏工委发布的《2016中国电竞产业报告》,2016年国内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达504.6亿元,比2015年增长34.7%。而对于海外电子竞技市场,IDC统计2016年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收入为5.1亿美元。

“中国及海外有关电子竞技市场收入的定义有所区别。游戏工委统计的是电子竞技游戏的收入,IDC统计主要是由电竞选手个人收入、奖金池、赞助费、广告以及赛事门票和周边产品销售收入构成。因此,二者没有可比性。”IDC分析师周钊宁向界面记者解释称。

在2016年8月举行的Chinajoy全球电子竞技产业峰会上,苏宁聚力传媒副总裁王浩在演讲中透露,苏宁聚力在全国35个城市已经建了50个电竞体验中心。他同时表示,“苏宁集团本身主体的定位是O2O商业,其中在电竞领域内聚力最好结合的还是苏宁线下相应的资源,在这个过程之中,苏宁聚力可以把用户群体、节目的生产制作群体、泛娱乐直播平台,以及游戏厂商更好地结合起来。”

2016年7月26日,阿里体育召开发布会,CEO张大钟宣布推出电子竞技馆加盟计划,在他看来,电竞馆将成年轻人喜欢的一个新兴生活社区,“我们计划招募一万家电竞馆,覆盖三千万电竞选手和爱好者。让他们在这里享受电竞、娱乐、社交等服务。”

“实际上,我们是国内最早做电竞馆的入场者。” 联盟电竞负责中国区业务的副总裁白进中表示。很长一段时间,联盟电竞在北京工体西路的网鱼电竞馆都是一个被津津乐道的例子,“北京电竞馆在2015年开了之后,每天接待几十波参观考察的,有政府,也有来自企业方的。”

联盟电竞

联盟电竞成立于2016年3月23日,其主要股东为联众国际、体育之窗以及空中网,在初期,网鱼网咖和掌趣科技也曾是其股东。从资方背景来看,成立联盟电竞是前者的优势资源互补。

“为什么做这家公司?对股东来说,他们手里有各种各样的资源,也想在电竞行业做一些事情。网鱼是专门做场馆运营的,联众专门做智力竞技赛事,空中网是做军武类游戏出身。”白进中说,“如果单独做电竞,那么各方都会要做很多重复工作,因此,股东们商量能否做一家公司,把几方的优质资源,比如赛事、场馆和品牌联合在一起,做一家专门做电竞的公司。”

北京网鱼电竞馆可以看作是联盟电竞的起点,“此前没有一家专门做电竞馆。”白进中称。 

在今年6月1日的“中国电竞产业大会”上,中国体育场馆协会发布了国内首个《电子竞技场馆建设标准》,该标准由中国体育场馆协会批准并指导,华体电竞体育文化有限公司为首的十余家单位起草,规定了电竞场馆的建筑设计要求、分级、配置要求、智能化系统工程技术要求以及开放要求等内容,并按照举办电竞赛事级别、建筑规模等指标,将电竞馆分为ABCD四种级别。现阶段,这一标准并非强制性标准,更多起到的是参考、辅助作用。

“目前国家尚无对电竞馆统一的严格定义。”周钊宁告诉界面记者,“我们暂认为:电竞馆是为专业电子竞技赛事而设立的场馆,以电子竞技为运营核心,提供满足电子竞技训练及比赛需求的专业化软硬件环境,同时可集上网服务、餐饮娱乐,线下社交,购物观影等功能。”

“收入上,一般电竞馆主要由赛事赞助费用、电竞赛事门票收入,场馆租借费用、用户上网费用以及其他娱乐消费费用等组成。而电竞馆运营方也有多种,如创业公司,拥有相关资源的产业公司,原有网吧运营企业以及硬件制造企业等。“周钊宁说。

一位业内人士认为,电竞馆主要分为两种:第一种,专业的比赛场馆,就是举办大赛的大型场馆,像足球场。另一种就属于训练馆,弄小型比赛的,类似网球场。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目前电竞馆运营模式大同小异,大部分离不开上述范畴。

“从网吧变到网咖,再从网咖变到电竞馆。但其实,在这个行业形成的时候,人们偷换了一个概念。” OMG电竞战队总经理、电竞666号馆的联合创始人弓戈认为,“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从体育这条线看的话,电竞作为一个新兴的竞技运动,最后一定会有线下的场馆作为承载。就像以前没有游泳馆、击剑馆,没有马术中心,这些都是所谓的以前的新兴体育,现在已经成为传统体育项目了。”

666号电竞馆

弓戈认为,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电竞玩家的线下消费需求,其实是没有得到满足。同样尴尬的是,当厂商的赛事落地时,同样也面临无地可用的局面,折衷的办法是,将赛事放到各大体育馆举办。因此,一个专业的电竞场馆,很大程度上能连接并满足双方需求。

这种说法同样得到了白进中的认可,他表示联盟电竞目前的业务重心更聚焦于赛事,“我们算过一笔账,厂商做一个赛事需要找场地、搭建。联众每年关于棋牌类的赛事就有30、40场,平均每个月2-3场,他需要租场地、租设备,每年几百万的开支。现在作为(我们的)股东,联众把自己的赛事业务放进去,就已经让电竞馆有很多业务了。”

守望先锋公开争霸赛现场

以OWOD为坐标原点,白进中表示,在赛事频率上,深圳的联盟电竞赛格电竞馆未来规划每周都有比赛,一些官方赛事和自身的赛事会长期落地在这边。“我们理想状态是每天都有比赛,有日赛、月赛、季赛到年赛等。”

从业者普遍认为,赛事是电竞产业链的核心内容。由于顶级电竞赛事在收看人数和赛事奖金上已超过绝大多数体育项目,而版权费却无法与传统体育项目相比,这表明电竞赛事的商业价值有待进一步挖掘。

对联盟电竞来说,办好OWOD,拿下暴雪关键赛事的独家承办权,并举办好一场大规模电竞比赛,就是实力的证明。“随着承办一个赛事的成功,合作伙伴能看到我们的努力和实力。”白进中说。

但仅仅依靠赛事,还很难说明电竞馆到底怎么挣钱。周钊宁指出,目前电竞馆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提高收入,寻找到可持续的变现手段,提高用户数量,加强与赛事的联系。“如何保持场馆的高利用率,并将其转化为收入。”

不同的人给出了不同的解答。

“我们的赛事、内容输出、发行、场馆是挣钱的,暂不说自身使用的情况下,从投入产出比来说,这种场馆的回报周期大概是3年。” 白进中称。据他解释,不同的电竞馆,基于选址、区位以及当地经济不同,前期投资均会有差异,而联盟电竞赛格电竞馆的先期投资金额约为2000多万元。

以此来看,全系外星人电脑、配备专业电竞设备和赛事转播设施的联盟电竞赛格电竞馆并不是其中配置最高的,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部分电竞馆投资已逾4000万。“一些电竞馆的投入不设上限。”但不管投入多寡,“3年”是几乎所有受访者给出的投资回收周期。

一个不可避免的问题,入场者渐多,竞争是否会激烈和同质化?尤其是在互联网界大佬们苏宁、阿里以及腾讯纷纷加入之后。

一个办法是多元化,并迅速扩大自身体量和话语权,无论合纵还是连横。

行业的普遍认识是,作为产业链下游,电竞落地的载体,电竞馆布局不应仅局限于场馆和赛事本身,更应全盘考虑。多位电竞馆的负责人告诉界面新闻记者,除了赛事,电竞馆还可以承接发布、展会、演艺、年会等商业活动的场馆租赁。

甚至内容制作也可结合电竞馆赛事进行,这也是联盟电竞的重要业务之一。白进中透露,联盟电竞将电竞赛事制作成娱乐化节目,除了直播之外,力图发挥后置节目版权的价值。“我们专门有一个团队,从台湾、好莱坞找了一些大师,专门给电竞赛事做后制,用很快的时间做包装。一个赛事做成3集、5集或者10集,每一集10-15分钟,经过包装,做得更娱乐化。”

2015年联众收购了北美一家名为WPT的公司,这家公司每年除了在超过30个国家、70个城市做落地赛事及比赛直播以外,同时也是电视制作公司,可将节目内容发行到全球150个国家和地区,因此可以承担联盟电竞的海外发行的工作。

另一方面,联盟电竞还先行一步,走了全球化的路子,白进中表示,他们正在“布局全球电竞馆网络“。联盟电竞在中国北京、深圳、北美圣安娜、欧洲的场馆都已经正式运营,今年中国贵安馆、北美奥克兰馆会落成。2016年8月10日,联盟电竞注资总部位于加州圣安娜的高级电竞产业公司Esports Arena,正式进军北美市场。8月17日,联盟电竞在德国科隆宣布成立欧洲分公司—ELC Gaming,并携旗下电竞大篷车“Big Betty”亮相2016科隆国际游戏展。

加州圣安娜电竞产业公司Esports Arena

按照联盟电竞的布局,未来3-5年内他们在全球还将增加10到15家电竞场馆。

王德毅曾担任电竞教育机构上海七煌CEO,在电竞教育行业经验丰富,他表示,教育培训同样是星会联盟重要业务方向,旗下的星会联盟电竞学院,是一家电子竞技行业为导向的教育机构,为行业输送相关人才。

2017年5月,位于上海的电竞666号馆成立,同期成立的还有一支电竞泛娱乐联盟——666联盟。这是一家整合了诸多诸多电竞内容方的组织:从内容及 IP 生产者、 经纪运营方,再到运营平台和商务中心。 666号馆身处其中,承办LPL和守望先锋亚太区赛事的香蕉电竞也是其中一员,当然有怒醒文化这样集结诸多主播、自带流量的重要玩家,以及全民、 战旗、斗鱼、 百视通等等线上赛事、 游戏直播平台。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你想举办一场电竞赛事,需要从游戏厂商获取授权,还有赛事承办、组织、落地,在联盟中都能找到相应的参与者。”弓戈告诉界面记者。

“巨头加入,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损失,大家一起把业态做大了,才有更多的资本加入。” 白进中对竞争仍持开放心态, 他认为,电竞线下场馆目前仍是一个增量市场,还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的地步。

界面丨彭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彭新,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电竞被奥运会之门外 对于电竞未尝不是正视自身的机会

深圳电竞获2000万融资 移动电竞即将成为新的风口?

中国游戏市场将破2000亿元 难怪阿里想要“追鹅超猪”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