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医疗系列报道八丨专访科大讯飞:未来打造医疗AI平台

摘要:人工智能与医疗的结合正在成为医疗产业的大趋势,本系列报道将探访国内最先进的科技医疗公司,为大家理解AI在医疗领域的深入应用和实施带来启发与思考。

AI+医疗系列报道八丨专访科大讯飞:未来打造医疗AI平台

机器人参加考试尚属罕见,机器人参加医学考试更是没有先例。最近,科大讯飞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智医助理”机器人在国家医学考试中心监管下参加了2017年临床执业医师综合笔试测试,在北京市国信公证处全程公证下,快速且顺利的完成了测试,预计其成绩将与全国考生一同放榜。 

这是8月份科大讯飞公布的第二个医疗重磅炸弹。第一件是它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建“智慧医院”。这两件事正式拉开了讯飞切入医疗领域的大幕。 

9月中旬,2017长江产业论坛在武汉举办,这一次主要围绕医疗人工智能与大数据方向。科大讯飞智慧医疗事业部副总经理鹿晓亮在论坛举办期间接受了品途商业评论的专访。

讯飞的优势能力

在会场上,出了一个小插曲。因为上一个分享嘉宾是阿里云医疗方向的负责人唐超,他在会场演示了天猫精灵的一些交互。但可能因为回声的问题导致交互反馈不准确。

鹿总因此想到了讯飞的一款语音产品在省立医院应用的时候也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在一个流量一万多人的医院里怎样保证语音识别的准确?难度可想而知。但这却是智能服务的基础部分。

科大讯飞的语音技术实力已经是顶尖水平,但讯飞不仅仅局限在语音这个标签上。于是,公司在2015年开始涉足智慧医疗领域。借助自己的技术优势和强大的人工智能研发团队,将智能语音技术应用到了医疗,此外业务上还涉及了医疗影像和类似于沃森的基于认知计算的辅助诊疗系统。 

2

医学影像辅助诊断系统

对于讯飞来说,目前技术能力已经相继在教育、医疗、智慧城市、客服、家居、机器人等领域落地应用。鹿晓亮对品途商业评论表示,在与医疗行业的专家经验和大数据融合后,讯飞可以在一个又一个行业领域发挥重大应用价值。 

讯飞目前有一个人工智能的平台,平台包括人工智能研究院、大数据研究院、云计算研究院。围绕这个核心的研发平台,已经有很多能力落地应用了。鹿晓亮说到,“我们选定产品落地或者选择某一个方向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指导性的准则,就是能够做到刚需和代差。”

“人工智能技术应用很火,但只是提供算法,这个是没用的,这个东西真正能不能落地,能不能帮助公安、法院、包括医生解决他这问题,这是最重要的。” 

优势能力输出优势产品

分级诊疗、远程医疗、全科医生等医疗新政策是目前大部分AI医疗公司推进的方向,讯飞也意识到中国的智慧医疗发展处于风口阶段,讯飞结合自身特点,在智能语音、医学影像、基于认知计算的辅助诊疗系统三个领域布局医疗行业。

2016年,科大讯飞智慧医疗业务的第一款产品是“云医声”手机应用在安徽省立等医院正式投入使用,这标志着讯飞医疗产品开始落地。云医声利用科大讯飞全球领先的智能语音和人工智能技术,不仅可以收集病人所有资料,方便医生随时查阅,还能将医生说出来的医嘱直接记录整理成电子文档,大大减轻了工作量。

 3

云医生 

实现这一功能讯飞完成了两个突破,第一个是为应对医院嘈杂的环境,讯飞使用了有效的麦克风阵列。并且在医生和护士、患者交流的过程中,人工智能系统会自动过滤掉无用信息,将所需的医疗数据自动转换成文字,这依赖于讯飞将人工智能系统做了逻辑推理方面的训练。 

同时,依据自然语言处理技术,直接将转换成的结构化文字内容,形成结构化电子病历,智能语音转录系统的准确率高达97%。 

4

 口腔语音电子病历系统

8月份讯飞宣布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建“智慧医院”,其实应用的技术已经是讯飞将一些技术在基层应用改进后的能力整合。

去年6月,科大讯飞与安徽省立医院共建医学人工智能联合实验室宣布揭牌,共同推动智能语音与人工智能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探索。2016年9月5日,科大讯飞与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口腔合作。进入2017年后,科大讯飞的智能语音系统大规模的进行了市场应用。 

讯飞的另一套医学影像筛查诊断产品同样是讯飞深厚技术沉淀的产出,这套医疗影像辅助诊疗系统的主要功能是帮助影像医生阅片,勾画肿瘤病灶,指出病变区域,减少医生因为技术不足、疲劳造成的误诊、漏诊等问题。 基于认知计算的辅助诊疗系统则是主要是针对基层医生,定位成一个全科医生,缓解全科医生缺乏的问题,为城乡居民提供便捷、准确和人性化的健康管理服务。 

让AI拥有自学能力 

如果说智慧医院是讯飞目前落地应用的突破,那试着让AI拥有推理能力,拥有自学能力,则是在努力做的技术突破。 

目前医疗市场上存在的医疗AI,它们不需要任何思维能力,只需要把病症输进去,然后识别了并给予非常准确的答复就行。但讯飞正在做的事情反而相反,鹿晓亮是这样解释的。 

“其实学习推理不仅仅使用在交互的过程中,它自己的学习过程中也需要这种推理的能力。举一个例子,我们的医考机器人,它学习了53本人卫的教科书,它在学习这个教科书过程中需要一些推理的能力去形成自己的知识体系,包括在考试的过程中它拿到一个题干,题干就是自然语言描述的,并不是结构化的数据,而且病患在做沟通的时候,也不能依照结构化的数据沟通,因此自学能力和推理能力是很必要的。” 

正是运用这样的逻辑,科大讯飞与清华大学联合研发的智医助理机器人才能顺利参加执业医师资格考试。 

鹿晓亮还说到,“当然我们的目的不是说这考过了之后代替医生,而是代表他已经掌握了学习医疗知识的一个能力,自我学习一个能力。” 

与这个自主学习的AI形成对比的应该属上个世纪50年代时的辅助诊疗系统了。那个时候基本上都是用专家性的方式来做专家系统。具体来说,就是在系统学习前人工整理很多规则结构化的内容,通过写if程序来输出医学的能力,但这明显是一个难以落地的模式。 

如果医学文献研究出来一个自动化处理技术,通过自我学习能力重新建立医疗能力的输入输出过程,也许AI可以做出更多医疗技术上的突破。 

讯飞未来希望做AI平台 

讯飞拥有技术优势,也有优势的落地渠道,但讯飞并不想单独突出某些单一的病种诊断能力,而最终的目标是搭建AI医疗的平台。 

鹿晓亮解释到,“医疗这个行业第一个特点是专业,第二个是兵种多,因此一个公司不可能做齐全的,讯飞还是希望能够建一个平台,当然前期肯定是要跟政府一起来合作推动这个事情,但这个平台上绝不是讯飞一家在玩,也不只有讯飞一家的应用,其他公司单点突破的技术都可以在我们这个平台上一起应用。” 

这个策略非常像讯飞已经成熟的通用语音云平台,语音云平台已经囊括了40多万家创业公司和机构,日交互量可以达到40亿次。 

鹿晓亮清晰的知道,如果做AI医疗的平台,需要大家一起来推动,也不是说讯飞一家去联合政府就能做好。除此之外,落地的时候,还要解决刚需,确认商业模式。这是一个长久的过程,技术跟商业模式要通过在探索中才能下结论。 

就像现在做医学影像的坑一样,这一定是个非常大的机会,但是商业模式的不清晰问题是不可忽略的。国内有40多家做医疗影像的公司,但都没有盈利,没有找到商业模式,因为目前人工智能医疗的发展还未达到盈利那一步,这还是一个完全的蓝海。 

在鹿晓亮看来,一个真正商用的商业模式,需要很多组织、机构一起来推动,包括人工智能的创业公司,政府和医疗机构,以及医疗机构的监管部门,甚至包括像物价管理这样的各种公司一起来推动这个事情。 

“我们现在也是在推动过程中,像讯飞这样有技术的基础,有一些社会资源,有其他一些品牌资源,讯飞是最有可能把这件伟大的事情做成的。”鹿晓亮坚定的说到。 

从智能语音到医疗影像再到以自然语言理解为核心的认知医疗。讯飞拥有对医疗进行纵深挖掘的能力,在未来,这些代表的就是无限的希望。就像行业内预测的那样,在2020年以后在医疗科技领域势必会诞生新的BAT量级的公司。为了这一天,医疗创业者已经奋斗了很久,患者也等了太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王航,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