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共享充电宝公司被曝花样裁员,从深圳调岗至新疆还降薪

摘要:Hi电遇到的主要问题是烧钱太快、资金链出现问题,而业绩又没有达到投资人的阶段性要求,因此导致融资款未能如约到账。

这家共享充电宝公司被曝花样裁员,从深圳调岗至新疆还降薪

9月25日,凤凰科技的一篇《Hi电花样裁员,员工被降薪发配边疆、不报到就辞退》又让共享充电宝走上了风口浪尖。

标题中所提到的“Hi电”是一家共享充电宝企业,曾先后于今年上半年完成了一轮数千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和一轮亿元人民币的A轮融资。

两次巨额的融资让Hi电一度成为了共享充电宝第一梯队成员,然而好景不长,据凤凰科技报道,从8月中旬开始,Hi电就开始对员工进行变现裁员,主要手段是将员工调岗到偏远地区并将工资降级到1800元,且三天内不报到即视为自动离职。

变着花样地裁员

据界面创业记者了解,收到了类似调岗通知书的员工主要来自于深圳、武汉、南京等南方城市。根据调岗通知书,有的Hi电员工被从武汉调至云南省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有的被从南京调至内蒙古乌海市,有的被从深圳调至新疆石河子市或者黑龙江的黑河市。而这些调岗的目的地都是边境省份的边境城市,Hi电在当地并无实际业务。

脉脉上,一位Hi电员工也印证了这个情况,他表示,Hi电在变相裁员后,公司已不剩多少人,其所在的南京分站,原有40名员工,现在只余7人,仍然在岗的员工也多多少少有扣减工资和社保欠交的情况。

界面创业第一时间就此事询问了Hi电CEO刘文源,对方表示:“这就是一篇黑稿,没必要回应。”当记者明确表示会就此事写后续报道时,刘文源说:”媒体写后续报道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情,可以帮我们辟谣。”但当记者进一步询问凤凰科技文中具体有哪些地方传了“谣”时,刘文源却拒绝回答。

随后,记者又采访了Hi电北京地区的一名前BD申某,申某表示,文章所言全部属实,对北京这种员工更多的城市,Hi电甚至采取了更加粗暴的裁员方式。

“8月中旬,周一一上班,经理就都被叫去开会了,回来以后就说北京市场不做了,团队解散,那之后有人不愿意走的,Hi电就用了一个方法, 把总监降为经理,经理降为BD,所有的BD直接解聘。”申某告诉界面创业,“我们被无故解聘后,Hi电没有给我们任何补偿。”

申某还透露,Hi电的人事流程极不规范,整个公司只有一个小姑娘负责基本的人事档案处理,没有专门的hr部门,招聘工作都是各个区的经理负责,“我们签合同的时候,工资都没有写出来就让我们签字,也没有五险一金。我是6月底入职的,公司说试用期员工没有社保,入职三个月的员工才给上社保,等到我能上社保的那个月,北京团队已经解散了。”

人事方面的不规范还体现在Hi电在工资条上的不透明。申某表示,在Hi电三个月,“工资怎么算都不对,永远是少的,有的人干了10天离职了,下个月工资只有几块钱,甚至没有,理由通常是设备丢失或损坏,但设备损坏应该让员工来承担责任吗?”

充满水分的数据

当然,创业公司裁员也不是一件新鲜的事情,但Hi电千方百计的省那一笔遣散费,起码说明这家公司面临的资金压力远比外界想象的严重。

根据凤凰科技的报道,Hi电遇到困难的原因是烧钱太快、资金链出现问题,而业绩又没有达到投资人的阶段性要求,因此导致融资款未能如约到账。甚至于Hi电对外宣称的亿元融资本身也是有水分的。有知情人士告诉界面创业:“Hi电的A轮应该有几千万,但亿元肯定是没有的。”

而且A轮后,刘文源曾表示Hi电会在今年于全国铺设超过1千万台设备,但事实上,Hi电单台充电宝的成本大概在120元左右,铺设1000万台的硬件成本至少也需要12亿元。

产能也是问题,界面创业曾就Hi电的产能问题询问过刘文源,对方没有正面回答,仅表示:“我们的供应链应该是比街电强,比小电强很多。”

有水分的数据还不仅是融资和铺设目标,目前看来,Hi电公布的设备使用率似乎也有水分,刘文源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称Hi电单台设备使用率(PPD)大概是每天3-5次,但事实上,据Hi电员工向界面创业提供的后台数据显示,真实PPD大概在0.5左右。

PPD:单台设备单日订单量

据界面创业了解,Hi电的订单量不高,主要是由于Hi电在扩张前期并不在意单个点位的转化率,对BD的考核标准也是以数量为准。

申某告诉界面创业,从六月到九月,北京地区一共铺设了3000台设备,产品也更新了三代,但没有人关心所铺的店面是不是优质店家。

“八月开始公司改变了考核标准,开始以设备可用率和订单量为准了,那段时间我们才开始大量的撤掉转化率不高的店面。”申某说。

刷单的情况也时有发生,“对我们来说,一个最重要的指标是PPD,就是订单量除以设备数,公司定的PPD指标是0.6,达到这个标准可以拿到全额的绩效奖金。但这个数据也是有水分的,比如北京地区某团队,他们的ppd高达2,是因为他们缩减了设备数量,每天雇人刷单,硬生生把PPD拉起来,其实根本没有那么多优质商家。”

过于追求数据的好看,是一种针对投资人的浮躁做法,长期下来,只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有序发展。

而现在看来,Hi电对数据的粉饰作风已经贯穿了公司上下。

“其实北京大区的总监难道不知道有刷单存在吗?但数据好看就能够完成考核,她也能拿到全额绩效,没有理由揭发他们。”申某说。

界面丨郑洁瑶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郑洁瑶,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陈欧:共享充电宝和电视剧最终将为聚美获客,值得投资

共享充电宝濒临失败,下一个可能就是共享手机

颠覆你的认知,你知道共享充电宝比共享单车更赚钱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