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之子》捧红了“荷兹HeZ”,它离初音未来有多远?

摘要:可能有人无法理解小姐姐们的做法。不过,君不见,《王者荣耀》女性玩家已经超过了男性?君不见TFboys一大群粉丝都是姐姐粉和阿姨粉?

《明日之子》捧红了“荷兹HeZ”,它离初音未来有多远?

2016年,知乎上曾有人问到一个在当时非常无厘头的问题,如果洛天依、乐正绫、初音未来等虚拟歌姬参加中国好声音,会得到导师的转身吗?

当时,网友在下面评论了一句,“葛平可以吧?”。

这句话可见这个设想有多戏谑。葛平作为B站鬼畜万能素材人物,被无数网友调侃。让他作为虚拟歌姬参加中国好声音,无疑是天方夜谭。

不过,今年暑期腾讯视频推出了一款名为《明日之子》的选秀节目,其中出现了一个名为“荷兹HeZ”的虚拟选手。他和人类选手在一起竞赛,最终进入了6强。甚至,还有很多粉丝往节目录制地点小海子影视城给他送礼物。

这个节目让虚拟歌姬第一次登上了选秀节目的舞台。

宅男和小姐姐们追捧出来的虚拟歌姬

虚拟歌姬起源于日本,以卡通、CG形象角色展现,结合声音由语音合成引擎(例如VOCALOID 2)为基础开发贩售的虚拟女性歌手软件角色主唱系列系列产品,有名气的比如有初音未来、洛天依等等。

(虚拟歌姬是靠UGC 创作而成的)

国内的虚拟歌姬处于起步的状态,大概是分成三种。

有半国产虚拟歌姬,如洛天依,乐正绫、言和,由初音的公司提供的技术创造出来的国语软件,只能说是半国产和初音也多多少少有点关系。

国产的又分为两类,电子虚拟歌姬包括东方扼子,余袅袅,时零,紫嫣,琴歌,夏语遥等等。还有幕瑶,慕橙,幕晴等基于“袅袅虚拟歌手”这款软件诞生的“袅家”

第三种就是刚刚兴起的鬼畜新势力:葛炮,金坷垃,元首希特勒,诸葛亮以及王司徒这些都是由那些网友剪辑成的鬼畜MV所繁衍出来的人物。

当然,葛炮,金坷垃,元首希特勒,诸葛亮以及王司徒这些鬼畜明星到底算不算虚拟歌姬还真的有争议,因为他们本质上还是有其他的本源身份,比如说诸葛亮和王司徒在历史上有原型,他们不像初音未来、洛天依是一个完全架空的人物。

初音未来已经非常出名了,初音的人设是蓝色双马尾贫乳的少女,初音未来很受宅男的喜爱,中国手机厂商甚至还经常找初音未来在一起做营销。

初音未来也是世界上第一个使用全息投影技术举办演唱会的虚拟偶像,她的演唱会每年都会汇聚全世界的宅男宅女。这个绿头发的大眼萌妹甚至还曾经担任过日本音乐团体Sound Horizon的演唱与合唱。随着“初音未来”不断走红,她甚至大幅改变了电子音乐人对于音乐业的认知和整个行业的格局。

(初音未来与洛天依)

国产的虚拟歌姬基本都是以初音未来为模仿对象来进行开发的。比如说,洛天依。洛天依是一个情感丰富,看起来有点冒失和天然的15岁少女。2016年2月登上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与杨钰莹合唱,成为首位登上中国主流电视媒体的虚拟歌手。随后洛天依还在2016-2017湖南卫视跨年晚会出现过。

过去的虚拟歌姬大多都是女孩纸,但是这次《明日之子》中的“荷兹HeZ”却是个萌汉纸。这个萌汉纸身高 179 公分,带着一副蓝色猫耳机,尾巴末端是个充电头。主持人介绍说,他是“一个真正自带电力的宝宝”。

(“荷兹HeZ”的形象)

9月23日晚,继与周震南的合作之后,“荷兹HeZ”在《明日之子》的总决赛之中再次和X玖少年团进行了合作表演,跳劲舞《We Want What We Want》。二次元和三次元合体演出,在网综史上《明日之子》还是第一次。

“荷兹HeZ”的风格还是比较本土化的,有点偏向于中国古典人物的动漫风,有时候出演时还会穿上中国古风的衣服,显得长衣飘飘。

emmm,常玩《王者荣耀》的人可能会发现,“荷兹HeZ”的猫耳朵以及基佬紫的主配色有点像《王者荣耀》里穿上了“千年之狐”皮肤的李白。《王者荣耀》里每当穿着“千年之狐”皮肤的李白的李白出现时,女玩家都会开始犯花痴,公屏打字叫“李白哥哥”。

(李白千年之狐皮肤)

说到这里估计大多数人都该知道为什么“荷兹HeZ”会受欢迎了。这种受欢迎的理由很难用理性和审美去形容,但是他的猫耳朵以及长头发,很符合中国小姐姐们的二次元审美。

这可能是中国虚拟歌姬圈里少有的男性,节目组之所以要开发这样的一个萌汉纸目的估计也就是为了照顾中国越来越庞大的小姐姐群体吧。

这个萌汉子非常招小姐姐们的喜欢。甚至,在荷兹已经被淘汰的时候,依然收到了粉丝们送来的大量礼物,在节目组的后台已经堆成小山。

可能有人无法理解小姐姐们的做法。不过,君不见,《王者荣耀》女性玩家已经超过了男性?君不见TFboys一大群粉丝都是姐姐粉和阿姨粉?

完美人设背后的审美变迁与商业价值

过去只见过虚拟歌姬在晚会中露脸,比如说湖南卫视的一些节目。不过,虚拟歌姬当时还没进入综艺选秀节目之中。

因为,虚拟歌姬的人设毕竟是背后的团队来操控的,虚拟歌姬和人在一起同台竞争,细细想来,会是一件很多人觉得有违和感的事情。

当然,这次进入综艺节目,还是有其合理之处。

1、毫无疑问节目组希望制造话题效应

用一位知乎答主的话来说,如果单以不破音、不走调、能不能唱高音来评论唱功,虚拟歌姬们的唱功都可谓拔群,然而她们并不会写歌。为她们写歌的是万千的音乐创作人。这些创造人有一个统称——UP主。他们并不会以写歌谱曲来赚钱,一切全凭兴趣。

所以,与其说虚拟歌姬和人类同台竞争,倒不如说,人类选手们是在和虚拟歌姬背后那些音乐创作人竞争,甚至是和虚拟歌姬的人设竞争。毕竟一个萌汉纸在很多观众面前时,观众会天然具备怜爱之心。

当然,即使如此,我们也依旧要为《明日之子》的节目创意点个赞。毕竟,这样的虚拟人物和人类放在一起时,往往会激发人对于自身生命的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我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2、两种“养成逻辑”在根源相互契合

从视频节目内容深层次的逻辑来看,主要还是在于“契合度”——无论是虚拟歌姬的养成还是真人偶像的养成,两者都是养成,本质上都是根据观众的意志来推动人物发展的。

《明日之子》是一款选秀类的偶像养成节目,如今的偶像养成类节目多采用以“养成”为核心的培养模式,致力于挖掘选手的潜力,实现自我的突破与成长,直至得到观众以及市场的认可,方能出道。

虚拟歌姬之所以能和真人一样出现在舞台上,就是因为,虚拟歌姬本来也就是一个由背后的UP主团队以及同人漫画创作者乃至粉丝一起赋予人格特征、逐渐被养成的人造偶像。

两个养成的对象放在一起的时候,会形成天然的对比——就像是两株不同的植物,在被两个人浇灌,每个人都希望自家植物的生长速度超过对面。

3、最为核心的问题还是在于商业目的

虚拟歌姬背后有一套成熟的产业链,IP授权价值不菲。就以初音未来为例,初音早已成为各大厂商的“宠儿”,代言、授权产品种类从互联网、时装、汽车到生活用品,世界各地都有其踪迹。

虽然初音没有对外公布过这些代言的费用,但是加上各种衍生品的授权等收入,日本野村总合研究所的分析师伊部和晃曾做过一个计算,这些和初音未来相关的消费金额早已经超过了 100 亿日币(约合 5 亿人民币左右),这个身价足以让初音未来成为史上最成功的虚拟歌手。

(虚拟歌姬的商业逻辑)

最令人感到荒诞的是,虚拟人物具有完美人设,它不会像真人明星一样面临着人设崩塌的风险,它永远都会安安静静的在你面前。

宣亚国际一位营销界资深人士此前和笔者讨论游戏、漫画虚拟人物为什么会成为代言人的时候开玩笑说,游戏角色不会出轨,没丑闻、绯闻,更安全、可控,明星丑闻给品牌方带来的损失往往高达百亿,带有明星画像的产品有时需要全部下架。

4、节目组要吸引低龄段或二次元群体

玩笑归玩笑,动漫、游戏角色成为品牌方追捧对象的核心原因还是在于“品牌年轻化”和“营销互动性”。

虚拟歌姬本来就是ACG(ACG为英文Animation、Comic、Game的缩写,是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是亚文化圈子里的产物。

这个节目最后一个阶段选出了九大厂牌,九种完全不同的偶像类型,这其实就是是为了打分众圈层文化,瞬间让不同年轻人的喜好在这个面前被区分开来了。

事实上,现在年轻人现在喜欢的偶像已经不是10年前的全民偶像,而是分众有不同的需求,所以无论是初音还是“荷兹HeZ”的出现是为了,都是为了吸引日益壮大的二次元群体以及年轻群体的。

想象能创造上帝也能创造“荷兹HeZ”

 “荷兹HeZ”第一次登场,有很多亮点,当然距离初音这样的顶级IP还是有一段距离,毕竟初音至今已经有10年左右的不断塑造。

“荷兹HeZ”虽然在知乎上讨论有很多,从猫耳朵、中国风甚至是偶尔武侠风的装扮里,我们可以看到“荷兹HeZ”背后团队的努力。

不过,总体来说,目前的酝酿还是不足,他还需要在B站等二次元社区有更多讨论。因为虚拟人物需要时间沉淀,更需要同人漫画作者一起不断创作酝酿,丰富人设和性格。

一个动漫人物形象的塑造需要同人作者不断去进行再创作、再解读。所谓的同人作者正是那些以其他现有的作品、人设为基础进行引用其角色,剧情,文字,音乐的改编或者再创作群体。

这种创作的好处在于,原始的人物人设会不断丰富,而且会形成参与感。


要知道,初音未来在发行的时候官方设定是非常少的,这为这个形象提供了很大的成长空间。也就是说,初音之所以会有今天的人设,其实还是大家不断参与改造的结果。

初音之所以成为今天的初音,是无数人不断努力写歌画图的结果。比起一个设定完善的形象,初音更像是爱好者们共同努力下不断成长的“孩子”,而且她还在不断成长中。在这个过程中,所有人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为初音的形象添砖加瓦。见证并参与一个事物的成长和变化。

当然,“荷兹HeZ”毕竟是个男生,他是中国二次元审美下的人设,不像初音未来是宅男喜欢的人物,所以他的构造不能完全参考初音未来,而要有中国化的改造,而不能简单照搬。

实际上,日本宅男文化和今天中国的小姐姐文化在底层还是存在很多区别,两者对于人设偏好背后的心理补偿机制还是存在很多细微的差别。因此,“荷兹HeZ”的塑造可能还需要另费心思。

虚拟歌姬的塑造某种意义上看,就像是人塑造上帝的过程。正如曾经有人说过的一句话,“上帝是你可以想象的最大之物”。虚拟歌姬同样是你的想象之物。

数万年前,人在恐惧之下,塑造了上帝这样抚慰自己心灵,力量无比强大的一个人设。而在今天,这种塑造上帝的强大想象力被用于塑造一个个瞪着无辜大眼睛,梳着绿色辫子,穿着粉色胖次的萌妹子。

这种荒诞的反转也正如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文主义者皮柯在《论人的尊严》中所说的:

上帝赋予了人按照自己的意志塑造自己的能力,他可以下降为动物,也可以上升到与上帝相似的东西。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深几度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时隔三个月,《王者荣耀》的阶段性高位已显现

游戏买量成本不断增加,直播+UP主+线下将成为游戏推广的主流

在游戏里上演《西部世界》?用AI实现NPC们的喜怒哀乐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