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不易夺最强厂牌殊荣,多元选手进击九大厂牌开启互联网选秀元年

摘要:超过3980万人同步在线观看了《明日之子》总决赛,貌不惊人却才华出众的小护士毛不易以微弱优势战胜马伯骞,夺得最强厂牌殊荣,也算众望所归。

毛不易夺最强厂牌殊荣,多元选手进击九大厂牌开启互联网选秀元年

  毛不易夺得“明日之子”最强厂牌殊荣

互联网内容付费以及粉丝经济的一次全新试验

要怎么判断一个节目火爆?自然是看它的商业价值,以当下的行情为例,饮料行业普遍都是5%以下的增长率,而这一档叫做《明日之子》的选秀节目却将它的冠名商王老吉的销量增长拉升到了20%。

直播时选手背后的赞助商LOGO露出

在以圈层文化和差异化为核心的网络选秀竞争中,这档打破了次元壁,被中年人吐槽“看不懂”的选秀节目却开创了多项纪录:36亿多的总播放量和3.8亿的单集播放量;80多亿微博话题阅读量和近5000万讨论量,均创下网综的历史最高纪录。

《明日之子》也是腾讯视频在探索互联网的内容付费,以及粉丝经济上的一次全新尝试。例如:在比赛的直播过程中,VIP观众可以比普通观众看到更多的机位画面,粉丝会为自己支持的偶像而付费。在这一次的实践过程中,抛开选手的衍生价值,仅直播为例,每一百个观众,就有一个为偶像产生付费行为,以决赛3980万的在线人次计算,百分之一的付费行为,也让我们看到了巨大的商业潜力。 

  

多元付费模式让这档节目迅速获得变现回报

除了TO C付费部分,第一季就有11个品牌加入的《明日之子》,TO B招商部分的成绩也很可观,3亿的首冠广告费目前已经创下了网综第一季的最高纪录。

未来选秀只能在互联网上,因为年轻人都在这儿

早在2005年,在湖南卫视任职的龙丹妮就大胆推出了一档针对年轻市场的选秀节目《超级女声》,这个引发了半数中国人参与票选偶像的节目,彻底开启了电视选秀的新纪元。而在当时,年轻人的偶像多以日韩和港台地区为主,由《超级女声》选拔出来的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只用了一个夏天,就扭转了中国本土青少年偶像缺失的现象。

《超级女声》之后,龙丹妮还制作了快男、快女,市场反响热烈。看到市场潜力的各家卫视随即相继推出了《加油,好男儿》等选秀节目,经过形式和内容的不断更新,到2012年的《中国好声音》将选秀带入2.0时代之后,选秀模式渐渐进入瓶颈期,在电视领域难再有突破。

  

只有互联网能为选秀的创新模式提供更多可能性

“未来选秀只能在互联网上,因为年轻人都在这。”《明日之子》导演马昊提出的观点在今年的夏天得到了验证。事实上,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综艺节目的战场早几年前就已从传统的卫视转到了线上的视频平台,经过一段摸索网感的实践期,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选秀网综于2017年迎来了积蓄已久的大爆发,而《明日之子》开启了真正意义上的网络选秀元年。

这是一个分众时代,很难再出全民偶像

《明日之子》是腾讯视频倾力打造的头部项目,腾讯视频企鹅影视副总裁马延琨分享了团队在做模式研发时最重要的观察:新一代年轻受众的价值观开始呈现多元化、去统一标签化的趋势,所以,以“全民偶像”为标准的选秀节目逐渐失去竞争力,选秀网综将进入圈层文化和差异化赛道。“这是一个分众时代,很难再出全民偶像。”

正是基于这样的观察,《明日之子》率先提出了九大厂牌的概念,相比起打造统一标签之下的大众偶像,《明日之子》选择尊重多元价值观,极致放大每个圈层的个性,以“就这样唱”作为节目的SLOGAN,让所有的选手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态度,树立自己的厂牌,甚至感受到精神归属,成为圈层文化的代表。

  

直播中破次元壁式的互动,也让市场看到未来选秀的模式

在多元共生的互联网逻辑下,《明日之子》从节目的形式到观看的方式,以及参与的途径等层面,将用户紧密相连,合作完成,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零距离参与,并开辟了互联网时代网友深度互动的先河,用领先的选拔模式让每一位网友都成为影响比赛走向的决定性力量。

这些创新的模式都是这个节目成功的因素,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还是在于“选人”,比如:毛不易和荷兹(用国际最领先的AR实时成像技术造就的二成元偶像)。马延琨总结道:“我们选择什么人,去推动哪些圈层,这些都是决定这个项目成功与否的关键。比如毛不易与荷兹确实是在以往的偶像选秀里没有出现过的人,而很长一段时间话题基本也是集中在他们两个身上,这就是成功之处。”

四大选秀之模式与前景分析

(1)中国新歌声播出平台:浙江卫视

就算请到了最顶级的导师阵容刘欢、那英、周杰伦、陈奕迅坐阵,5亿的冠名费也是业内首屈一指,但始终徘徊在1.6左右的收视率,相较于第一季创下破6.5的收视高峰而言,这档王牌选秀的下滑已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脱胎于《中国好声音》的《中国新歌声》而言,由2012年迄今已举办了六届,观众出现审美疲劳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尽管制作方在赛制和节目形式上年年都想着创新,比如本季就采用了“魔鬼六次方循环大逃杀”的新赛制,四位导师将各自的学员分成3个小组,与其他几位导师分别对战,共进行6轮PK,造成了导师可能会面临被“剃光头”的悬念,但惨淡的收视率却直接给出了一个观众不买帐的结果。

电视选秀受到了各方面因素的桎梏,缺少网络选秀的开放度与灵活度,并且除了总决赛直播外,电视录播也限制了观众参与的热情。对电视综艺制作人来讲,网络的冲击是最严竣的考验,如何才能寻找到新的突破口,重新夺回观众,可能是下一季最重点的思考。

(2)快乐男声播出平台:芒果TV、优酷土豆

作为从电视荧屏转战视频网站的王牌选秀,今年的《快乐男声》做出了很多大刀阔斧的革新,比如引入了“挑食少女团”的设定,取代过往评委的角色,由他们来决定选手的去留,而作为导师的李健、罗志祥、陈粒三人则变身为音乐召唤师,其职责只是为选手编排出场顺序排兵布阵。

精准定位95后受众,快节奏,戏剧感强,形式年轻化,这是2017年《快乐男声》赛制变化的核心,虽然在热度与讨论度上,不及《中国有嘻哈》和《明日之子》,但为娱乐圈输送了赵英博、尹毓恪、魏巡等优质鲜肉的《快乐男声》,在经过了今年的试水后,明年的上升空间还是很大的,值得期待。

(3)中国有嘻哈播出平台:爱奇艺

作为今夏无可争议的爆款综艺,其实《中国有嘻哈》的剧情式真人秀模式能否算作选秀也是存在争议的。然而它最大的不同在于,聚焦在一个垂直而小众的领域,并以超过2亿的制作费,和超过千人的工作团队开创了一个网综的巨制时代。

吴亦凡、潘玮柏、张震岳&热狗三组大腕明星制作人,让节目从开播起便先声夺人,而极具个性的选手和火药味十足的“失控”现场,更是让观众见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以往的赛场。但随着节目收官后,选手的不利新闻频出,以及围绕着嘻哈文化会不会被过度消费的各种讨论,让节目在后续口碑上略有失分,作为一个开创性的品牌,《中国有嘻哈》能否成为未来选秀节目的新方向,还有待观察。

(4)明日之子播出平台:腾讯视频

《明日之子》是今夏唯一一档直播选秀节目,没有剪辑、没有修音、没有花字,还原了最真实的选秀现场。以“美颜”、“独秀”、“魔音”三大赛道,决出九大厂牌是《明日之子》的独创,更确切的讲,《明日之子》更应当算作是一档互联网综艺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偶像养成节目。

如果从受众群来讲,《中国有嘻哈》是以三线以上城市为主,而《明日之子》的分布就更广泛一些,去到各大城镇的商业区、广场、KTV、火锅店、洗车行,到处都可以听到毛不易的那首《消愁》,这首在QQ音乐创下5亿,在腾讯视频创下6000万播放率的歌曲在中小城市的辐射力惊人。

而这档偶像养成节目在注重“秀”的同时更注重“养”,以互联网的逻辑,打造九大偶像厂牌出发,培养出属于娱乐圈的十年偶像。当然,其后续的影响力,仍需交由时间检验。  

结语:

虽然“明日之子”最强的厂牌争夺战已经落下帷幕,但互联网选秀元年却在这场选秀中正式开启,而关于纯网选秀的试验仍在继续。除了选秀本身,腾讯视频和哇唧唧哇娱乐在选手的后期IP维护、推广上,采取颠覆传统的运营方式,为网综带来可持续发展的商业经验,文娱价值官也将密切关注,跟踪报道。

【转载须知】

1.文章为品途商业评论原创作品,欢迎转载。

2.转载时请在文章开头注明“文章转自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作者标注原文作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文娱价值官,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受困版权,仅靠情怀支撑的网易云音乐重围之下还能走多远?

智能音箱是伪需求?其实真能率先引爆市场的是它

猫眼微影联手布局下半场 正面对决阿里淘票票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