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00后不愿结婚了,母婴短视频还有市场?

摘要:中国并不缺大而全的母婴内容平台,缺的是内容创新平台。母婴短视频只是一种经验传输,而婚育教育则更易亲近年轻消费者,从源头改善母婴短视频即将要面临的生存困境。

短视频风口已经吹了快两年了,今年的短视频更加注重垂直化,游戏、穿搭、化妆、母婴短视频等细分领域很快从蓝海变成了红海。而在这些垂直领域中,更专业化的母婴类短视频则因二胎政策的开放获取到了更多的流量和关注。根据美拍与艾瑞联合发布的《短视频达人发展趋势报告》,宝宝达人的平台总占比为8%。宝宝母婴频道上线至今,母婴视频总播放量已经达到126亿次。

而与短视频同时发生的,还有这两年高速增长的恐婚、恐孕人群,且随着受教育水平的整体提高,女性积攒已久的“恐婚”情绪终于在产妇坠楼事件中得到了集中爆发。回头再看母婴短视频,新一代女性正在经历史上最长的婚姻空窗期,90后、00后都不愿意结婚了,母婴短视频却还只谈育婴问题。

母爱很“无私”,但现代人很“自我”

母爱总与“无私”两字挂钩,而现代女性正在颠覆这个概念。母爱的无私并非只存在于人身上,在昆虫界,食母蛛就是典型例子。食母蛛是澳大利亚的蜘蛛物种,在夏天,母蜘蛛会不断吃昆虫特意把自己养肥,等冬天一到她会让自己的小宝宝们分食自己。对于食母蛛而言,“生”即是死。

就婚育本身的风险而言,哺乳动物的凶残程度也未必逊色于“食母”行为。折磨产妇的一系列生殖疾病一般开始于胎盘早剥、妊娠剧吐、妊娠期糖尿病,其后胆汁淤积、流产等等风险还有很多。大约15%的妇女在每次怀孕期间都会遭受危及生命的并发症,即使有了现代医学的帮助,凶险的怀孕并发症先兆子痫还是没能解决,全球约12%的孕妇死亡原因都可以归咎于先兆子痫,而这还仅仅是人类怀孕并发症的一个开端。据悉,全世界每天仍有约800名妇女因怀孕而丧生。

就国内社会的婚育氛围来说,中国人普遍对结婚、生孩子这些事有一种执念,总觉得结婚就和到点上下班一样,到了年龄就必须提上日程。女性一到婚龄,就开始被周围人逼着相亲,但这个办法放在现如今的年轻人身上却是越强迫越适得其反。因为,现实婚姻中不幸福的负面新闻已经让姑娘们认准了“单身才是王道”,传统社会沿袭下来的“为家庭牺牲一切”的思想,更让新一代“自我”的年轻人对婚姻望而却步,习惯独立生活的她们恐婚、恐孕,一步也不愿意踏进婚姻的坟墓。

而就新时代的婚育观念来说,“女性能顶半边天”已经成为事实,姑娘们牢牢把握着高等教育的统治地位。调查显示,在2016年女性所占研究生比例为50.64%,占普通本专科学生比例52.53%,占成人本专科学生比例甚至高达57.76%。这些高知女性表示:以物质为基础,没有感情导向的婚姻会掩盖彼此的优点,三观不合的矛盾会频繁发生,男女差距会造成没有共同话题……这样的婚姻成为了一种折磨,这些高知女性成了低结婚率、低生育率和高离婚率的有力推动者。

正是这三大因素决定了女性越来越“自私”,开始更多地为自己考虑。而当“现在不努力,将来可是要结婚”的姑娘们,与“将来可是要结婚的,现在还不赶紧努力”的男性群体对婚姻越来越恐惧的时候,我们才意识到:适龄未婚男女一直缺乏正确的婚育教育。

90后、00后都不愿意结婚了,母婴短视频却还只谈育婴问题

母婴行业发展至今,已经有16个年头,在流量越加分散、消费被柔化的现今,用户时间越来越碎片化,用户的个性化需求也越加凸显,而母婴短视频用它轻、短的特点迎合了用户的个性化需要。值得一提的是,内容生态能力一直是母婴短视频的核心,面对庞大且持续增长的妈妈用户群体,创业者要么通过内容直接变现,要么靠内容连接用户,通过其他商业途径变现。

近几年,乘着视频创业的风口,母婴行业近年来出现多种“重婴轻母”的视频类型。无论是在原创网红类短视频,还是在专业类的母婴短视频,又或者在综艺类母婴短视频上,我们所看到的母婴视频内容都离不开:孕期教育、哺乳教育、亲子教育这些常规性母婴知识。

在YouTube很火的母婴频道Mama Natural上,创作者用图片快闪的形式在《9 Months of Pregnancy in Under 2Minutes》中向观众展现了怀孕过程中体形的变化,视频很受年轻妈妈用户的欢迎,但是看这类视频的人群除了孕妇再无他人。

而用动画的形式向年轻父母传授母婴知识的短视频节目《明白了妈》,其在腾讯视频上单集点击量均在300万以上,内容制作方“青藤文化”在去年底宣布挂牌新三板,并被估值2.85亿,但短视频内容也只是涉及备孕、生产等领域。除此之外,宣称内容新颖的母婴视频《耐撕爸妈》,也只是关注到孕妈妈、奶爸、保姆等群体。

可以看出,短视频育婴知识泛同质化现象十分严重。其原因在于,视频制作者把母婴视频的推送对象定位为怀孕妈妈或新晋父母,而忽略了这个大时代下适龄未婚人群的想法。正如前面提到的“恐婚恐孕”问题,在21世纪,适龄未婚人群对婚姻、怀孕知识的缺失,远远大于怀孕母亲对孩子的教育问题。她们已经被社会折射出来的“婚姻疲态”蒙蔽了双眼。而母婴视频作为婚姻与生育的衍生产业,只有将婚育教育囊括其中,关注年轻恐婚人群的婚姻观教育,才有可能改变这个走偏的婚育时代。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截至2015年,中国单身人口就已达到2亿;全国独居人口从1990年的6%上升到2013年的14.6%;而结婚率也自2013年起大幅下滑,离婚率则逐年攀升。眼见单身独居群体日益庞大,中共中央、国务院在《中长期青年发展规划(2016-2025年)》中明确将青年婚恋教育纳入高校教育体系,未婚青年的婚恋教育已经是大势所趋。

整体而言,短视频的发展给母婴短视频的生长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母婴短视频为妈妈们建立了一个交流育婴经验的平台,但是却局限于亲子教育、孕妇知识,缺乏对女性群体的婚育教育,在国家政策的扶持下,婚恋教育终将成为母婴教育的一部分。

婚育教育将成为母婴短视频下一个流量增长点

塔可夫斯基说:“人们为了生活经验去看电影,因为电影有一点是其他艺术不能比的,它能够开阔、丰富、浓缩人们的实际经验……”。母婴短视频同样是以视频的形式向人们传播育婴经验,但若能将婚育教育包含其中,则能确保母婴短视频的长线收益。

虽然母婴短视频乘着短视频的风口实现了奔跑,但是用户群体局限、视频生产力低、内容变现难等问题始终束缚着内容创业者的手脚。而短视频风口过后,母婴短视频将会陷入内容僵局,急需寻求新的流量增长点,恐婚人群的婚育教育正是摆在眼前的契机。

从现代社会角度去看,现今社会发展到了欲望大肆繁殖的阶段,人们对于幸福的安全感也随之降低。这说明现代婚姻关系和婚姻观念到了一个需要变革的阶段,而社会急需对恐婚人群进行婚育教育,短视频正是最佳的教育途径。

从恐婚群体角度去看,恐婚现象在城市的未婚人群中占有一定的比例,尤其是那些三十岁上下、收入较高的女性居多。虽然对社会的婚姻环境并不乐观,但调查显示高达71.1%的人还是愿意相信“白头到老”。恐婚是一种心理状态,一般会随着时间或情况的变化而改变,她们更希望通过教育手段让自己克服恐婚心里,在30岁前把自己嫁出去。

从短视频平台角度去看,忽略恐婚群体的母婴短视频凭借乘着短视频的风口崛起,也将会因为风口退去而没落。在母婴短视频商业模式未形成之前,摆脱一成不变的母婴视频内容,增加恐婚群体婚育教育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这样既能吸引2亿单身人士的关注或许更多流量,又能拓展母婴短视频的内容矩阵。

综上所述,中国并不缺大而全的母婴内容平台,缺的是内容创新平台。母婴短视频只是一种经验传输,而婚育教育则更易亲近年轻消费者,从源头改善母婴短视频即将要面临的生存困境。因此,恐婚群体的婚孕教育或许会成为母婴短视频下一个流量增长点,母婴短视频也应该将目光放长远,承担起婚育教育的社会责任。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柴佳音。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