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为何没落? 这个锅要甩给文艺青年……

摘要:豆瓣能否成功的IPO,现在很难说,但在精神角落里数钱的可能性,哪怕去掉那些不赚钱光烧钱的“东西”,只怕也难有“一刻”欢愉。

本来标题想写“不是‘东西’”的,但害怕引发文青的怒火与豆瓣的诉讼,就文艺了一把。

这一切的缘起,都是为了上市,日前,一封《豆瓣东西下线通知》如约抵达用户信箱,宣告豆瓣东西App在8月16日关停;随后,同样活了3年的豆瓣一刻App,也宣布在16日被终结。

当然,原有的内容依然还在,只是变成了哭墙下的一张死气沉沉的面孔。

对于豆瓣而言,这是它扮演1.5亿中国文青“精神角落”12年来,最为激烈的一次发声,目的只是为了在境外上市。以往每一次细微的反文艺动作,都会招来一片顽固的豆瓣老用户们的骂声;而这一次,豆瓣老用户们集体失声,成为了沉默的大多数,只是隐约在各种留言和讨论中,听到一丝抽泣。

这一刻,他们都知道,如果在捍卫所谓的精神自留地,或许这片自留地将因为错过内容付费的大风口,而消失在梦中。

再不上市,就要成豆瓣酱了。对于豆瓣而言,公开信里的“那些没有起色的产品和业务”,指的就是作为高雅的相声存在的“一刻”和文艺范十足的商品推荐的“东西”,此外还包括已经没有多少音乐的“豆瓣FM”。它们都贴着一个标签——不赚钱。

茴字有4种写法,但钱字可能就只有一个味道——臭。但豆瓣作为中国互联网上最慢的公司,此刻不能停下来。为了IPO,为了业绩能够让投资人有所期待,面对1.5亿高黏性却颇为吝啬的铁杆粉们,它只能选择为了用户和自己的诗和远方,在眼前苟且一把。

为什么这一次没有了反抗?或许还有一个理由。没了“一刻”的欢愉,没了晒出高逼格的“东西”,豆瓣和用户们还有一个念想——豆瓣有了“时间”。

作为内容付费和文艺范兼顾的产品,现在“时间”已经成为了豆瓣冲击IPO的核心,也是营收的核心,没有之一。同时,也是豆瓣唯一能够和投资者、用户讲的一个共同的故事。2017年3月7日,豆瓣上线了付费产品“豆瓣时间”的第一期专栏《醒来——北岛和朋友们的诗歌课》,结果很喜庆,5天销售额过百万元人民币,付费订阅用户数过万。

再后来,与内容付费以新崛起的网络大V为特色的其他平台形成差异,“时间”上讲故事的人,大多是真正文艺领域的大腕、大家乃至大宗师。依然是一些培养情操为主旨的小品文,而非实用主义挂帅的檄文,其所收获的,也仅仅只是一直欠着豆瓣一张“门票”的老文青们。

豆瓣能否成功的IPO,现在很难说,但在精神角落里数钱的可能性,哪怕去掉那些不赚钱光烧钱的“东西”,只怕也难有“一刻”欢愉。

毕竟,可能知道茴字有4种写法的1.5亿文青们,再偶尔大方一下后,依然会用“偷书不算偷”的精神胜利法,继续吝啬下去。谁让你开的本就是个“谈钱伤感情”的道场呢!(刊载于《计算机应用文摘》2017年9月刊)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张书乐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中国首部网络动漫大电影问世!6年前豆瓣封神的老IP能翻新吗?

曾风光一时的豆瓣,如今不知还能撑多久

仍没闹明白跌在哪儿,“情怀”豆瓣该为上市准备些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