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购HTC能让谷歌越来越“硬”吗?

摘要:虽然对于HTC来说,拿了钱套了现,可以继续发展VR,续命一秒。但是对于谷歌而言,收购HTC未来也依然充满了未知。HTC是否会步摩托罗拉的后尘呢?这还得由谷歌说的算。

并购HTC能让谷歌越来越“硬”吗?

前两天大家在朋友圈里都秀了一把10年前自己在用什么手机。在我们的记忆当中,诺基亚、HTC都是红极一时的品牌。

诺基亚早就把自己卖掉了,如今只能靠卖情怀度日。HTC更是从上个月末就开始传出正在寻求部分或全部出售的消息,就在人们纷纷猜测这个接盘侠是谷歌的时候,今天上午,谷歌宣布,以11亿美元收购了HTC部分智能手机团队,并将获准使用HTC的部分知识产权,以加强其硬件业务。

这已经不是谷歌第一次收购手机厂商了,早年收购Moto带来了一场财务灾难之后转手联想。如今的谷歌有实力让HTC起死回生吗?而谷歌选择并购HTC手机业务又是为何?

HTC的由盛转衰

诞生于1990年的HTC,早年曾制造过笔记本电脑,在智能手机发展历史上,HTC也留下了一个个世界纪录,其较早开发了第一批触控无线通讯设备,另外也制造出了全世界第一部安卓系统的触控智能手机。 

在2011年HTC鼎盛时期,市值更是高达338亿美元。但在过去的六年中,HTC的市场份额已经跌到了1%以下,市值更是蒸发了将近95%。

与2007年到2012年只出5款手机的苹果,选择的精品道路不同,HTC喜欢以量取胜。2008年到2012年间,加上Windows系统手机,HTC一共发布了超过50部手机,机海战术也带了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和对消费人群定位不准的问题。

而高端手机厂商往往都是以傲慢的姿态来看待后来者和市场,HTC也是如此。HTC一直将自己定位高端,再加上背靠谷歌好乘凉,感觉十分良好,但是却忽略了自己的核心实力的硬伤。

随着时间的推移,HTC在海外市场开始增长缓慢。这时考虑把发展重心转向国内市场的时候,才发现一切已经晚了,曾经在HTC眼中的低端品牌小米、华为等等已经迅速崛起。

回头来看,产品线定位混乱、价格战略失策,再加上对中国大陆市场重视程度不够,以及渠道建设乏力、品牌营销不接地气等一些列因素,最终造成HTC手机业务的衰落,从而错过了手机市场高速发展的风口。时至今日,当年的风光更是荡然无存,因此才有了今天被谷歌收购的下场。

而就HTC本身而言,除了谷歌之外,其实可能根本找不到其他的买家。

也许有人会反驳这一观点,你可能会问:Palm、摩托罗拉、诺基亚这样曾经的手机巨头都找到了接盘侠,为什么HTC不能?

因为目前的HTC依旧不具备当年上述手机厂商所具备的价值。

Palm被惠普并购是基于Palm OS的完整独立生态系统;谷歌收购Moto是看重所具备的大量专利,当年Android正面临苹果和微软专利诉讼的压力,Moto为了大力支持Android的发展,彻底放弃了自己的Linux系统,这样的收购也让谷歌维持了Android阵营的稳定。

而与Moto类似,诺基亚在被并购前,也是放弃了自己的Symbian系统,且拥有大量的专利和较为庞大的手机用户基数外,Lumia手机一度占据微软Windows Phone出货量的90%以上,这些都是诺基亚的功劳。

与这些手机厂商相比,HTC明显是先天不足,无论是专利方面还是独立的生态系统中,HTC都缺失了对于买方的并购价值。

那么谷歌为什么还要并购HTC呢?

谷歌的“别有用意”

我们站在谷歌的角度来看。

在智能手机领域,HTC曾经是谷歌Pixel手机的代工厂,而且两家在专利问题上也有多次的合作,此次谷歌收购HTC,似乎也是名正言顺,对谷歌发展自有品牌手机也有好处。

除此之外,HTC在音频和影像领域的多年积累也是谷歌最为看重的资本,未来U11或U Ultra上的设计元素甚至可能会延续到Pixel的血脉中。

我们都知道的是,2011年,谷歌曾以大约125亿美元,溢价63%的高价收购摩托罗拉移动。

通过这笔交易,谷歌首次涉足了硬件市场,获得摩托罗拉移动的相关专利;同时为谷歌加强了包括硬件制造、供应链、运营商合作关系和销售渠道等方面的专业性。

但收购之后,摩托罗拉移动持续亏损,成为谷歌的一块“烫手山芋”。直到2014年年初,谷歌又把它转卖给了联想,但谷歌并未出售大部分收购来的专利。

如今看上去,故事的开头正在重演,HTC当然不希望得到相同的结局。但谷歌并购HTC也会达成上述所说的两个愿望吗?前景也未必是一片大好。

首先从Pixel的发展看,无论是其前身的Nexus系列,还是现在的Pixel均是作为谷歌Android阵营的象征意义的标杆产品,但如今的市场份额都是微乎其微。

而HTC手机业务的市场份额更是可以忽略不计,想要解决Pixel的产能问题,鉴于两者的销量都比较惨淡,市场用户不认可就算产能提升了也只能是白白地烧钱。

但基于两家多年的合作关系,谷歌Android能发展今天,HTC更是功不可没。

当年通过Desire ,谷歌Android +合作厂商的模式初见成效,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推广了谷歌Android系统的作用,或者说,正是由于HTC对于谷歌Android成功标杆的示范效应,才使得谷歌Android成功获得摩托罗拉、三星、LG、索尼、爱立信等等国际大牌的支持。

另外,HTC在手机上的创新也一直跟着Android的步伐向前走。

早在2010年,时任Android负责人安迪·鲁宾就已经开始着手AR智能手机的技术合作研发,当然这之中少不了HTC的鼎力配合。例如2013,HTC one M7发布,其采用的Ultrapixel超像素技术的摄像头虽然只有400W像素,但1/3寸的超大感光元件尺寸,加上第二代ImageChip芯片,大幅提高了拍照效果。

一方面,如果HTC的手机业务无人接盘,业内势必会讽刺谷歌的卸磨杀驴,而另一方面,也可以说谷歌此次并购HTC可能是带有“感恩”之心的,况且对于目前的HTC的状况来说,11亿美元对于谷歌来说并不会带来什么亏损,反正是通过此举稳定Android阵营的军心和证明自己对于合作伙伴的感恩之心。这样做何乐而不为呢?

但如果你只是简单地认为谷歌是因为“感恩”而并购HTC的话,只能说你“too young ,too simple”。因为谷歌并购最大的意义来自于对Android阵营的硬件扩张。

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是大势所趋,AI的应用分为云端和终端两大部分,目前苹果已经从终端着手,虽无法完全摆脱云端,但终端在 AI 中终于也能凭借神经引擎 (Neuro Engine) 芯片的加入,让终端也能拥有部分自主学习的能力。

而谷歌却因为硬件上能力的缺失不得已在这一方面落后。纵观谷歌曾经推出的硬件产品,没有一件产品能够真正地走入消费者当中去的,收购 HTC 参与过谷歌Pixel 手机的设计团队,主要是想结合软件生态与硬件设计,希望借助新收购的设计团队的专业,更加落实谷歌的想法到硬件设计中,做到真正的软硬结合,这对其硬件扩张也有着重要的意义。

所以说谷歌真正想要的是一个硬件上的技术框架,在硬件的基础上,来扩张云服务所带来的利润,因此,未来也不排除并购其他硬件制造厂商的可能。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发现在Android的阵营里,离开谷歌的安迪·鲁宾创建了一家名为“Essential”的手机初创公司,并在今年发布了首款智能手机—Essential PH-1。

虽然媒体多将Essential PH-1与三星和苹果的iPhone对标,但我们认为无论从产品定位、市场规模还是背景,其对标的真正对象应该是谷歌的Pixel。

更有消息称,Essential PH-1为了弥补自己在拍照技术上的不足有与HTC合作的想法,如果这个传闻属实,那么谷歌很可能也是想通过并购HTC来阻断鲁宾未来与HTC的合作,毕竟能够通过并购扼杀对手给自己造成的负面效应也是并购价值的一种体现。

不过这只是一个简单的猜想罢了,毕竟当年安迪·鲁宾是因为与谷歌高层在Android发展的战略上存在严重分歧而被迫离开谷歌。而鉴于安迪·鲁宾在谷歌时的秉性,所谓借Essential PH-1“报复”的心理不是没有。只是谷歌根本不会跟鲁宾留有一丝的机会。

虽然对于HTC来说,拿了钱套了现,可以继续发展VR,续命一秒。但是对于谷歌而言,收购HTC未来也依然充满了未知。11亿的交易额对于上个季度已经营收达到260亿美元的谷歌来说,真的不算什么。HTC是否会步摩托罗拉的后尘呢?这还得由谷歌说的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搞机哥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HTC手机“卖身”谷歌,11亿美元的交易意味着什么?

OPPO内置资讯客户端升级为一点资讯,开放战略的“大野心”?

谷歌收购HTC手机,乔布斯曾担忧的事还是发生了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