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好平台该为创作者提供哪些价值?

摘要:在20世纪,一个作家的名声鹊起,可能始于出版的一刻,但今天,这一刻也可能成伤害的起点。

一个好平台该为创作者提供哪些价值?

文 | 波波夫

请相信,一个伟大的作家背后,必定还隐匿着一个伟大的推手。

1926年的秋天,二十出头美国小青年托马斯·沃尔夫漫无目的地浪到伦敦,写下一部自传性质的小说《天使,望故乡》, 这部长达35万字的书稿,被一家出版商判定为达不到出版水准。三年后,纽约大编辑麦克斯·珀金斯却从中看到了成长的波澜,在对书稿进行了大刀阔斧的砍削之后,出版了这部小说。结果,一时纽约纸贵,托马斯·沃尔夫一炮走红。

麦克斯·珀金斯可能是20世纪美国最著名的编辑,他拥有独到、极其敏锐的判断力,又以激发作者写出其最佳作品的能力而闻名,曾发掘美国文学史上闪闪发亮的海明威、菲茨杰拉德和托马斯·沃尔夫。《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作者菲茨杰拉德称他为「我们共同的父亲」,海明威在《老人与海》的序言中表达了对他的敬意。 

但在纽约的文学圈子以外,麦克斯·珀金斯默默无闻,直到电影《天才捕手》的上映,人们才有机会一窥这个美国20世纪文学的幕后推手。但并不是人人都能幸运如海明威、菲茨杰拉德、沃尔夫能碰到麦克斯的点石成金,而且并不是每个时代都能诞生这样才华横溢的文学星探。

在珀金斯的年代,出版业尚未完全产业化,尚且残存着一丝手工作坊式的温暖,作家和编辑之间可以更少精确的测算,更多随性的发挥。今天,衡量一个内容创业的标准已经数据化——销量、粉丝,而承担类似创作者星探的角色的,已经变成了一众内容平台,从早期的天涯社区,到豆瓣、知乎、快手依然孵化出了一打又一打的内容IP。

那么,对于今天的内容创业者来说,一个好的内容平台究竟应该为创造者创造哪些价值呢?

其一,发现他们。

好的内容平台首先需要建立一个好内容的发现机制,特别是对于豆瓣、知乎、微博、快手这一类用户产生内容(UGC)平台而言,好的内容发现机制就相当于一张过滤网,直接决定了平台的气质、内容的味道和用户的气场。

微博早期通过加v认证的方式,把优质原创用户与普通用户相区分,但未免给人有三六九等的感觉,特别是在经历第二春的用户大洗牌后,加V或不加V已经不再重要,资深的行为主义者、《遗情书》一书作者木子美,在微博上自我命名「不加V」的方式调侃这种认证方式。

公开比赛无疑是最为古老也是效果极为明显的一种发现机制,从早期的新概念作文大赛(韩寒、郭敬明均为获奖者)、到现在的豆瓣阅读征文比赛,许多优秀的写作者都借此出道。9月4日结束的第五届豆瓣阅读征文比赛,收到3067部投稿,是历次来最多的一届(读者评委评出首奖和优秀奖,再来请其他行业的顶尖创作者来评出特别奖项),可见内容创业的火焰依然炙热。

大量的UGC平台都对路人型创作者的价值给予尊重,微信公众号面市之初就喊出,「再小的个体,也要有自己的品牌」,为此张小龙解释说「我们是希望创造一片森林,而不是说我们要建造一个自己的宫殿出来。」豆瓣在推出「创作者认证」的服务,也强调「他们理应在社区中被更多人知晓,促进友邻间进一步的了解和交流。」

其二、扶持他们。

内容平台对创作者的扶持,无外乎两方面:流量上的和资金上的。

新闻资讯平台开启对内容创作者的扶持的先河。今日头条早在2015年就推出了「千人万元计划」;腾讯企鹅平台在2016年宣称拿出2亿补贴原创自媒体,而企鹅芒种计划2.0版再次把这一额度提高到了12亿元之巨;秒拍则在2016年就喊出要拿出一亿美元扶持短视频创作者。

相比超级平台们的一掷千金,UGC平台针对创作者的扶持模式显得更为个性化,强调精准。针4万名多认证作者,豆瓣阅读在2016年推出全新的独立品牌名——飞船影业,来帮助内容创作者进行影视变现。飞船影业公布的第一个项目是「青年导演短片计划」,计划出资支持短片项目来帮助原创小说影视化。目前第一批十个短片已经选出,其中有五部是改编自豆瓣阅读的小说,已进入拍摄阶段。

相比这些赞助,创作者们也许更为看重流量扶持:豆瓣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第四季度,豆瓣注册用户1.5亿,月活3亿(包括匿名用户数);今日头条近期披露的日活用户也超过1.2亿;甚至一贯强调克制的微信,也通过「看一看」的方式给予部分创作者进行流量倾斜。

帮助创作者搭建对用户直接收费的平台进来也颇为流行。豆瓣、知乎、果壳都上线了一波所谓知识付费的产品。据豆瓣官方公开信息,内容付费产品豆瓣时间上线五天,销售额便已突破百万,七天内,总付费人群突破万人,豆瓣红人简里里的《人性皆有裂隙——理解人格的52堂心理课》上线大卖,27岁左右的年轻人群目前构成了当前豆瓣时间订阅人群的主体,大部分集中在北上广深等一二线城市,其中60%为女性。甚至连papi酱这样的IP也在分答上试水知识社区,当然后来的下线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其三、保护他们。

在20世纪,一个作家的名声鹊起,可能始于出版的一刻,但今天,这一刻也可能成伤害的起点。

版权保护是当前内容创作者的最大痛点之一。艾瑞咨询在2015年发布的《中国网络文学版权保护白皮书》称,盗版网络文学致行业损失近百亿,而类似唐家三少这样的大IP只是少数,绝大部分内容创作者依然很难凭借内容创造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保护原创内容版权正是体现内容平台责任的要务,没有内容维权功能的平台甚至都无法被视为一个主流平台:

微信最早在2014年推出原创保护功能(后来豆瓣又推出了国内第一家微信文章侵权投诉平台,可见内容反侵权任务之艰巨);企鹅平台、新榜联合中国平安推出了国内首款「网络原创保护险」,该险种把赔付金额上限设定在三万元;2016年,豆瓣、简书、今日头条等内容社区与平台也陆续推出了原创保护功能。

堪称一绝是豆瓣,在新的广播功能中,无论单次或多次转播,转播者只能在原内容之上附加观点,不能修改历史转播的内容,因为「每一条广播都传递着作者的观点,即便只是标点符号的细微变动,也可能会更改作者的本意。」

凡此种种,大概是一个好平台对创作者应尽的义务。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波波夫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从罗永浩“得到”停更事件,我看见“知识付费”的三个坑!

用户协议被怼,微博对第三方抓取为何如此忌惮?

把脉2017年上半年移动互联网:游戏一家独大 短视频爆发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