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终端变革之年:冲刺利润,发力云服务

摘要:面对三星、苹果、OV、小米的夹击,以及公司内部调整压力,华为要想在寡头之争中稳住阵脚,继续提升高端市场份额、利润、以及综合服务能力成为当务之急。

华为终端变革之年:冲刺利润,发力云服务

华为消费者业务部数月前进行了一次低调的高层调整:原移动宽带和家庭产品线总裁万飚升任首席运营官,华为集团软件产品线总裁张平安接替苏杰,出任消费者业务部云服务总裁,苏杰被调往海外负责云服务相关业务。

看似一个平常的调整,背后是华为手机身处寡头格局、竞争焦灼之下的应对之举。

最新的数据显示,在今年6-7月的全球智能手机销量排名中,华为首次超过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制造商,仅次于三星。根据此前IDC的报告,今年二季度,华为在全球手机市场的发货量为3850万部,略低于苹果的4100万部,位于第三。

从出货量上看,华为手机虽说暂时完成了当初超越苹果的目标,但在任正非重点强调的利润层面,华为和苹果还存有很大差距。

在今年的战略目标中,利润是何等重要,每个华为手机人心中都很清楚。

上任云服务部总裁没多久的张平安,是华为20年的老兵,技术出身,曾担任过华为诸多要职。而张平安的到来是带着任务的,从他负责的业务内容来看,华为手机下一步的战略重点会倾向服务:即在硬件创新的基础上,加大手机云服务能力的提升。

张平安还是华为最高决策层EMT组织以及华为董事会的成员之一。加上CEO余承东、COO万彪,共有三位EMT成员、董事会成员服务消费者业务部,足以见得终端目前举足轻重的地位。

过去六年是中国智能手机市场发展最为迅猛,竞争最为激烈的时期,无数品牌前仆后继。时至今日,经过全行业大洗牌后,竞争的热度依旧未减,也形成了新一时期的寡头格局。面对三星、苹果、OV、小米的夹击,以及公司内部调整压力,华为要想在寡头之争中稳住阵脚,继续提升高端市场份额、利润、以及综合服务能力成为当务之急。

利润距离预期仍有差距

7月底,华为对外发布了2017年上半年业绩,备受关注的智能手机业务完成了7301万部的发货量,华为手机以23.3%的份额继续保持中国市场第一位置。

对此,华为消费者业务副总裁,大中华区总裁朱平在接受腾讯科技专访时表示,上半年中国区发货量同比增长24%,这主要靠零售和服务方面的改进。

虽然官方当时没有公布外界最为关心的利润数据,但腾讯科技从内部渠道获悉,华为手机上半年的利润整体控制还算可观,但距离预期仍有差距。

据未经官方证实的资料显示,华为手机2017年的目标盈利为40亿美元。“上半年盈利还不错,因为对一些不必要的投入做了控制,应该说今年的利润完成问题不大。”上述渠道人士对腾讯科技说。

朱平提到中国区稳步增长中有一个原因是来自服务。这是华为的新零售模式,强调的是体验,即围绕全场景和端到端的趋势,重点布局智能生活的场景。

具体操作上,腾讯科技了解到,主要在六大方面提升了运营能力。如一体化:线上线下相互引流,同品同价;多元化:多品类,提效率,零售平台化;生活化:由专业商圈向生活商圈转型(Mall/社区);体验化:环境场景化,服务资讯,软硬件服务;精细化:利用大数据实现零售精耕细作;智能化:融入生物识别,VR等技术。

事实上,如果从数量上来参与竞争,华为是无法对抗线下渠道耕耘十多年、拥有数十万家零售店的OPPO、vivo,更何况后者已形成了自身独有的渠道生态体系。另一方面,面对去年的利润压力,控制渠道规模,提升渠道质量也是情理之中。

不难看出,这一层服务的改善更多倾向于零售、渠道上,这也是去年利润被“蚕食”最多的环节。

还有一层服务正在滚雪球般快速成长,它被华为手机内部寄予了厚望,这便是张平安负责的华为终端的云服务业务。

在上半年的业绩中,云服务部的业绩可以说是低调的抢眼:低调是因为官方没有公布其数据,抢眼是因为增长快速。从内部渠道腾讯科技了解到,该部门的收入增长超过100%。具体表现在,全球移动用户数超过2.8亿,海外用户接近2000万,汇聚了超过27万开发者。来自云服务部2016年白皮书显示,华为消费者云服务的用户在国内主要集中在一二线城市,每天有超过一亿的用户在华为应用市场下载应用,最多一天达到2.7亿次。

当然,现在早已超越了这个数字,在Android应用市场还是免费大行其道的环境下,华为已开始尝试收费模式,目前尝试收费的应用与服务主要集中在工具类以及教育领域。

具体利润数字方面,目前无从得知,但作为一个轻资产的业务部门盈利已是非常可观。“该部门已是持续多年盈利,而且增幅一直在扩大。”知情人士对腾讯科技透露。

华为手机的云服务部门主要为华为手机的用户提供各类服务与应用。包括在手机中看到的华为应用市场、华为阅读、华为视频、Huawei Pay等等。

众所周知,成就苹果今天辉煌地位的不仅仅是产品,还有其背后更重要的服务与应用,这也是为何华为不遗余力加强云服务建设的原因之一。目前,它已正成为华为终端新的增长点。

一项数据显示,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功能提升,用户换机周期在不断拉长。相应之下,用户对于智能手机的服务和应用的使用周期也在增长。

从2010年到2016年,华为手机的出货量分别为300万部、2000万部、3200万部、5200万部、7500万部、1.08亿部、1.39亿部。五年间,华为手机成为能够真正对抗洋品牌的国产品牌之一。

走到今天的华为手机是多点协同下的效应。华为智能手机的增长,与云服务建设的内在修为密不可分。

在整个华为集团内,云业务一直扮演着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比起传统业务而言,利润空间巨大。

近日,华为向员工发布了一份内部通知宣布了组织架构调整,云业务部门Cloud BU升为一级部门,获得更大的业务自主权。此前Cloud BU隶属于华为产品与解决方案部。这距离Cloud BU成立仅仅4个月的时间,此举表明华为对云业务非常重视。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视频分析、物联网平台管理,全部都可以通过云服务的方式来实现。华为近日还专门制定了“云+大联接”的大战略。

创新难题和内外阻碍

智能手机的增速放缓在全球已是不争的事实,即便苹果,也不可逆大势。最新一代苹果iPhone 8刚刚发布,并无惊艳,更多的是上一代产品的影子,这种情形已不止第一次,相比纪念版iPhone X前者已成炮灰。

有了感情噱头的iPhone X必然博得一些眼球,但智能手机的功耗、大屏、拍照等基础功能iPhone X提升并不多,更何况近万元的价格可能令消费者望而却步。

即便iPhone X引以为豪的Face ID面部识别技术,我们暂时看不到更多应用场景。现有应用适配,对于Face ID安全性、场景复杂性等调试,短时间难有作为,更别说重新开发。

和苹果一样,在后续的发展中,华为手机也会面临安卓手机“千机一面”、创新匮乏的顽症,纵然华为坚持每年搞研发投入,但在高利润、高营收的双重目标下,难以得心应手。

去年年初,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市场工作大会上讲话指出,华为终端要敢于在5年内超越1000亿美元收入。无论是规模还是利润,对华为、对余承东而言,绝对不是一副轻松的担子。

此外,对常年面对通信设备2B业务的华为而言,还要兼顾面向2C的消费者,这不仅仅在业务上是一个挑战,更是一次内部文化的碰撞与洗礼,直面体制问题。

在一个锅里吃饭的体制,可能并不适合华为终端的长远发展。言外之意,华为终端应该按照2C的商业逻辑去实现独立运作。

直到今天,在内部仍能听到华为终端应该独立的声音。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华为终端要想完成1000亿美元、甚至更高的目标,就必需遵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规律,独立是必然趋势。未来竞争的不仅仅是技术,而是生态,只有在更开放的环境中,借助资本及资本运作的力量,才能有更大的格局。

最后的问题可能来自即将到来的华为董事会重组,时隔六年的重组计划此前被腾讯科技曝光,而华为轮值CEO郭平在随后接受彭博社的采访时确认了重组一事,并称将在2018年进行选举。

从腾讯科技了解的情况来看,此次重组涉及众多华为高层,可能包括董事长孙亚芳、副董事长任正非(创始人、CEO)、三位轮值CEO(徐直军、郭平、胡厚崑)以及任正非之女、华为CFO孟晚舟、董事余承东、万飚等等。

从内部传闻来看,华为消费者业务部的管理层调整力度不会小,但不管最终如何调整,对于华为手机未来的业务发展必然会产生一些深远影响。

文/《深网》报道组 郭晓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郭晓峰,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狼性华为:吞噬一切数据

华为想成全球第一?做不好这些环节就没戏

豪言跻身“五朵云”,华为云真有实力挑战阿里云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