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售巨头们的转型,却推动了“共享医院”的浪潮

摘要:杭州兴起的电商,让杭州零售企业们举步维艰,但他们选择用医疗来自救。

零售巨头们的转型,却推动了“共享医院”的浪潮

共享经济风潮下,医疗行业“局内人”对共享医疗一直蠢蠢欲动。近日,浙江省卫计委原则同意了“杭州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医疗资源共享模式”。对于医生创业者来说,是好事,因为只要有技术、有品牌,就无需为建医院的大笔资金发愁。但这封批文,不论对于共享医疗的落地、还是浙江卫计委,乃至全程国际Medical Mall投资方——解百集团、迪安诊断、百大集团,都是一次试水。

杭州Medical Mall的推手

目前,张强医生集团下属的思俊外科诊所、唯儿诺儿科诊所,杭州口腔医院门诊部、宋为民医生集团下的颜术医美诊所等专科诊所,已经相继入驻Medical Mall,加上邵逸夫国际医疗中心,Medical Mall几乎囊括所有医疗科目。而Medical Mall将为入驻医疗机构提供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共享服务。其位于杭州商圈地带的杭州大厦501城市生活广场,从9层到22层,都将有诊所入住。

实际上,作为杭州当地知名的百货企业,杭州大厦从2007年开始,便一直在全国百货单店销售、利润排名中稳坐第一,直到2011年被北京新光天地超越。而到了2014年,随着ShoppingMall以及电商的多面“夹击“,杭州大厦开始做出重大调整。其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同为杭州百货巨擘的解百集团,对杭州大厦60%的股权收购,次年,解百更是吸入杭州大厦的5名重磅高管,解百集团目前的董事长童民强,便是当时从杭州大厦吸收进来的。

资本的重组和高管变动,让很多人在当时便猜测解百集团和杭州大厦将进行重大战略调整,果不其然,从2016年和2017年的表现来看,医疗大健康显然成了解百与杭州大厦重组后,新的战略航向之一。

而此次被推到风口浪尖的Medical Mall,其所属公司全程国际,便是2015年由杭州解百集团、浙江迪安诊断、百大集团三家上市公司联手创办,分别出资4500万元、3500万元、2000万元成立合资公司。当年,公司表示,这笔投资旨在有效组合及强化三方优势,公司以在医疗服务领域的技术与行业资源,加速抢占中高端健康服务的入口,积极推进杭州解百、百大集团高净值客户的转化与服务升级。

从零售到医疗的界限

全程国际成立之初,实际上更侧重于全科医疗,并主要关注中产人群,这也更符合当时三方的投资转化目的。尤其“家庭医生”是其核心服务,当时解百发布公告表态,该项目是一个链接顶级医疗资源,为高端人士提供建立个人健康档案、预约诊疗、健康培训等的医疗服务平台。主要向客户提供的是轻病、慢病的管理,将会设立美容、齿科、运动康复、疼痛管理、睡眠管理、心理咨询等专科诊所,从为客户体检到建立个人健康档案,深度解读体检报告,量身定制医疗方案的全套“健康跟踪服务”。

“对于零售业来说,这是一种跨界,但并不偏离其核心实质。”新解百集团董事长童民强在2015年甚至强调称,“‘大健康’产业可以作为我们集团的‘第二产业’,或者将来还有可能成为‘主业’。”

解百集团高层毕铃在当时透露,这也将成为他们从传统零售业向“大服务业”战略转型的一步。“如果运营成功或成为一种可复制的新型商业模式。”当时的解百集团高层认为,如果这个项目运营成功的话,将成为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可以以更低的成本复制到其他的商业项目中去。

在全程国际Medical Mall的三家投资方中,百大集团与杭州解百集团一样,也是传统零售行业的大佬。百大集团2015年开始将战略转型方向明确为大健康产业,筹建高端医疗机构,并选择医疗服务细分行业的龙头企业,与其通过合作、参股、并购等方式逐渐建立自身的核心竞争力。

围绕医疗健康产业的战略方向,百大集团在2015年4月取得了医疗机构设置许可,9月与浙江省肿瘤医院签订合作协议,共同建设、管理、运营浙江西子国际医疗中心。同时,百大集团还斥资1亿元人民币,设立全资子公司浙江百大医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建立医疗机构“浙江西子国际医疗中心”。

作为以百货起家的零售企业,投资运营“大健康”项目,其实是将零售业的外延扩大了,从传统售卖的有形商品扩大到了与生活有关联的商品和服务。毕铃的解释是,“现在到了一个服务大融合的时代,零售业要发展就需要走向一个新的阶段。”。

共享医院能不能落地?

Medical Mall起源于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与医院不同,它没有住院床位;与诊所也不尽相同,因为诊所要相对独立。说白了就是“医疗商场”,也可以说是一家由多家医疗机构“拼”起来的医院。它对入驻医疗机构相应科室设置不做硬性要求,也就是说,医疗诊所可以“拎包入驻”,检验、病理、超声、医学影像等医技科室及药房、手术室等统统可以采取共享模式,无需重金投入。

有业内人士表示,Medical Mall在国外比较常见,国内也成功建立,代表了一种不可阻挡的行业趋势。但和国外恰恰相反,国内的医疗环境以公立医疗为主,政策、医保、从业人员的资质等,各种问题的克服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个时间段的Medical Mall能覆盖到的患者大多为高净值的人群。

对于共享医院,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卫生与发展研究中心特约副研究员姚耀表示,“这绝对不是因为‘互联网+和智能化改变了一切’、‘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那么空洞和狭隘,而是,健康与医疗、卫生与发展,本来就是人类永恒挑战的难题,太多复杂的个性化的元素掺杂其中,还有政治因素、气候因素、生物因素等等,所有的预判可能都会被若干年后的实际状况撕扯得粉碎。”

不过,姚耀还是肯定了“共享医院”模式的正面影响。“从患者医角度,医疗行为实在太复杂,共享医疗也好、医疗超市也好,可以缓解部分表面化的问题,比如挂号难、预约繁琐、收费麻烦等等,符合现代人追求便捷的要求。”

“此外,目前医疗体系中,三级医院以下的医生群体,很难有出头的机会,那些临床好、口碑好、能为病人解决实际问题的医生,就因为自己没有身处三甲医院的平台、就因为论文写得少,可能在知名度上吃点亏,但是,共享医院和医疗超市,一定程度可以给予他们一个更广阔的表现平台和机会,这也是一个积极的方面。”

大医汇创始人詹智勇认为,“共享医疗”有三大特点:“聚而众”的品牌影响力、雄厚医生资源以及优质检测和治疗设备。而这些都将再共享医院中,得到一些解决。

在有过多年医院管理经验的廖新波看来,医院与医生之间的关系,可以参考美国的PHP(Physician Hospital Partnership,医生与医院的合作伙伴关系)机制,即医院与医生是合作伙伴,不存在利益分成。如此一来,医生的身份也会发生转变,成为医疗服务的总导演、推动者、关键责任人和法规守护人,同时也是自身品牌的缔造者。

广东省社会科学院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向晓梅则表示,当前医疗分享发展依旧需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首先,多点执业政策落地困难。二是医保体系尚未打通。在现行的制度下,大多数医疗分享活动尚未纳入社会基本医疗保险体系,成为制约医疗分享发展的重要因素。三是政策法规亟待完善。现有的管理规定大多是按照对传统医疗机构的要求设置的,在执业类别、资质审批、医疗规范、技术要求等方面,一些规定明显不适用医疗分享新业态。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分享经济、互联网诊疗肯定会涉及更多医疗领域。不过在涉及患者安全的核心诊疗业务方面,还是一定要强调合法的资质,合法的人员,以保证质量安全为底线。

有预测认为,随着共享医疗逐步被各界所接受,在医疗健康服务领域,将出现包括共享医生、共享诊室、共享技术、共享设备、共享手术室、共享床位、共享病源、共享医保、共享信息等九大共享医疗服务形式。而共享医院的实际运营效果如何,将对共享医疗的整场推进,带来举足轻重的意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尹磊,责编:董童。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