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风云20年 先烈喋血铺就当下路

中国互联网风云20年  先烈喋血铺就当下路
互联网进入中国已20周年,这20年互联网伴随着我的青春成长。看着央视纪录片里各个曾经熟悉的产品、场景,不由让人思绪翻腾,曾经辉煌的成功者,失败者,都值得尊敬。上世纪末的互联网风云相对当下的移动互联浪潮,诸多场景竟是如此相似,忍不住想写点什么。
记得我最早触网源于我哥买了个叫“猫”的东西和神秘的瀛海威上网账号,用于下载炒股数据。为了得到电话线的使用权(拨号上网就无法打电话了),哥哥他跟我爸吹嘘着各种其实他也不是很明白的互联网先进功能,但不经意间却激发了我这个电脑小白的好奇心。无奈我哥的瀛海威账户保密极好,我也只能偶尔趁他上网时蹭着“见世面”。
在好奇心的驱动下,虽然没有瀛海威账户,但我还是想着法子用这“猫”玩点什么。最终和我的小伙伴们找到了惠多BBS(通过电话线路连结的BBS网络,网络之间互相通过点对点的方式转送信件。中国惠多网是中国计算机网络通讯爱好者自行创立并维持运作的业余网络系统。当时马化腾、求伯君、丁磊王峻涛都曾经是各地站长或参与者),虽然这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但从此开始了我的互联网青春(不久电信公司就开通了拨号上网业务)。
伴随着互联网青春冲动带来的却是我家电话费的暴涨(不仅通话费,还有163上网费),每次收到话费账单都恨不得烧掉。“西湖水干,电信倒闭,乃敢与君绝”,这句出自宁财神网络小说的话成为当时泡美眉的流行语。现在的手机流量费相对那时的话费来说真不算什么。虽然后来几年我没有以互联网为生,但还是希望把自己当时粗浅的所见所闻与大家分享。
那时候的“网虫”大部分以爱好者发烧友为主,极少有商业目的,简单说就是玩。所以那时候的网络环境还很单纯青涩,不像现在谈互联网必谈商业模式。按现在的商业标准来衡量,那吓人的话费账单就足够吓跑大部分创业者的冲动。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目的,也就是看完《第一次亲密接触》后,冲进聊天室恨不得立马找到自己的“轻舞飞扬”。
当然那时候的聊天室里不会遇到“酒托”和卖茶叶的;没有心灵鸡汤和商业神话的刺激,创业者(那时候叫“玩家”或许更准确)只因为想做这个事,喜欢做这个事而已。很多人可能自己都不清楚未来如何靠网络赚钱,甚至根本就没想以此赚钱谋生,只是冥冥之中依稀觉得有点钱途,但也可能就此一条道走到黑。
由于语言(互联网内容以英语为主)及网络因素(收费的163网络可以访问国外服务器,免费的169网络只能访问国内服务器)的困扰,出于方便国内网民上网的便利的需求,创业者们开发了各种模仿国外主流互联网产品的“国产货”,如大家熟知的OICQ模仿ICQ,网易邮箱模仿HOTMAIL,8848模仿亚马逊等。
那时压力山大的上网费已经榨干网民的血汗钱,根本不可能为网站付费。也没有风投和流量概念。虽然国外有“成功”先例,但这样烧钱的商业行为用当时国内的商业标准衡量简直就是愚蠢透顶。可能在现在很多人认为这叫“远见”,后来的成功者可能也经常宣扬着自己的成功经验,但其实当时创业者内心堪比“诚惶诚恐摸石头过河”。他们目标不高,用户能够方便使用自己产品遨游互联网就足够开心(现在叫客户体验),当然有广告商找过来赚点钱就是意外惊喜了。
在现在的创业者看来,可能觉得这么山寨的模仿并不算创新,但设身处地的想想当时的环境,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投入“50万”进行互联网创业的。在当时的情况下创业成功率极低,很多好产品现在都已灰飞烟灭,只剩堆堆白骨遍野。
说个我朋友的草根经历,他出于对互联网的热爱及美好的钱景想象,开了本地第一家网吧;可以说本地第一批网民都是这个网吧培养出来的,网吧也成了网友聚会和技术交流的聚集地,其中也不断上演着美妙的网恋故事,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会员粘度极高。由于昂贵的电信账单及单一的收入模式烧光了他的积蓄,在宽带出现前一年倒闭。
成功是需要一些天时地利人和的运气,需要占用一些在当时不算“资源”的便利。如丁磊在电信的工作经历,马化腾的工作和家庭因素,王峻涛的失败和马云的成功等。可能对于现在的MBA教授来说都可以预判分析,但浩子认为在当时的环境下只能叫“运气”。
早期网络英雄的成功真是充满艰险,小概率且不可复制。但他们都有那么一个共同点,就是拥有对互联网的无限热情,秉承互联网的开放、平等、协作、共享精神,希望通过互联网改变生活,极具浪漫英雄主义色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时候的失败者们更值得我们尊重。这些东西可能对现在很多人看来略显老调,但的确是真实精神状态。而这些精神也应该是现在移动互联创业者们一样需要的东西。
扯完虚无缥缈的精神,说点实在的互联网产品。在互联网出现之前,电脑技术的应用都集中在软件开发上,就是使用软盘或光盘拷贝到电脑,然后进行安装的那些东西;而开发一款软件的人在当时都是神一样的人物(在那之前史玉柱开发了硬件产品汉卡都能赚那么多,可想而知一个软件就能输入中文的市场有多么美好)。
随着互联网的逐渐普及,浏览器成了每台电脑的标配。同时也让用户的PC应用从软件逐渐转移到了网站。软件开发的没落,网站开发的兴盛成为不可扭转的趋势。而作为互联网第一入口的浏览器市场也在进行着血雨腥风的厮杀。早期的NETSCAPE几乎就是网络浏览器的代名词,但随着微软利用其视窗系统绑定IE,加上NETSCAPE不思进取,IE逐步取代NETSCAPE成为每台PC的唯一浏览器,并持续数年无敌手。
读到这里,各位朋友是否感觉到与当下移动互联的某些场景、产品很相似呢?很多朋友是不是还在纠结到底是做APP还是做微信公众号?其实想想,微信、来往易信的厮杀为的是什么?BAT的大肆收购及垄断又是为了什么?这段互联网早期历史应该可以帮助你看清现在的很多问题。
接下来再说说当时的一款明星产品,也就是微信之父张小龙开发的FOXMAIL。在微软称霸PC的年代,几乎没有人敢去触碰微软已经进入的产品领域。就连求伯君和雷军开发的WPS2000也无法突破OFFICE的防线(当然那时候雷军还没有发明粉丝营销)。但FOXMAIL却抓住OUTLOOK由于高傲而无视中国用户体验的问题,凭借其更符合国人使用习惯的优点,硬生生挤进了数百万网虫的电脑。
当然还有其他很多曾经辉煌的产品,如QQ和网易邮箱依靠169网络免费而吸引众多用户,网络蚂蚁因为断点续传成为装机必备等。其中很多产品现在已经销声匿迹,或者说以失败告终。其惨烈程度用“血流成河”、“尸横遍野”形容一点也不为过。大到8848,小到我朋友的网吧。这当中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王峻涛,1997他以“老榕”网名发表的看球感想《大连金州没有眼泪》,曾被网络和媒介争相转载,被认为是“全球最有影响的中文帖子”,凭借其前期多年软件销售及网络试验创办的8848网站,是当时国内最为先进的B2C网站,推出的网络生存活动名噪一时。但由于复杂的股权关系(还涉及薛蛮子)及纳斯达克崩盘,最终沦落成一地鸡毛。
叹息之余不禁联想,如果8848能顺利上市,估计中国的电商格局就完全不是现在这样,也就没有马云和刘强东什么事了。还有王志东离开新浪,也让人唏嘘不已。由此可见,不管结果成功还是失败,经历过辉煌的产品都是充分考虑客户体验的产品。而辉煌能够持续多久,除了运气,在产品早期阶段的各种准备也直接决定了最终的结局。可以说那个时代先烈无数,但导致最终失败的原因却不尽相同,值得总结。
20年的互联网风云,成功失败如云烟,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今天的成功经验可能就是明天继续向前的障碍,今天的失败教训也可能就是明天成功的垫脚石。网络技术飞驰向前,格局在变,社会在变,思维也必须不断改变,不变的是我们对互联网的热爱及其推崇的互联网精神。
20年让我与互联网都逐渐走向成熟,移动互联技术及智能终端的普及为我们又翻开了互联网新篇章,希望这些成功者的经验,先烈们用血泪换回的教训,让我们借鉴共勉,让日渐成熟的我们下河摸石头时不再诚惶诚恐,更加从容淡定的去开启移动互联新时代!
作者:品途专栏作者 浩子  (微信号:jifenbaby)
责编:吴梅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浩子 的原创作品,责编:。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