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家、医生、教师…记Facebook第一夫人普莉希拉

摘要:大多数人只知道她是扎克伯格的妻子、Facebook第一夫人,但是褪去这个光环之后,普莉希拉反而显得更加优秀。

普莉希拉与CZI

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仍然清楚地记得她为何选择成为一名医生。那是她21岁的时候,当时她还是哈佛大学的本科生,课余时间为附近低收入家庭的孩子上课。她的一个女学生突然失踪了几天,这个年幼的小姑娘回去的时候,普莉希拉发现她的两颗门牙都折断了。十多年后,再谈到这件事时,普莉希拉对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雪莉·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说,“我当时都震惊了,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一直在想,是谁伤害了她,有没有人帮她,我能够做点什么。”

正是由于这件事所带来的触动,普莉希拉对医学和教育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她于2008年考入了全美排名前三的加州大学医学院。十年之后,如今她已经拿到了儿科医生的许可证,还创办了自己的学校。不仅如此,她还是Facebook第一夫人,硅谷知名企业家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妻子和合伙人,她和扎克伯格的第二个孩子也即将出生,就连她养的名为野兽的匈牙利牧羊犬,现在也是网红。

4

 但是她的优秀不止于此,普莉希拉又用刚刚过去的一年半时间,为自己增加了新的身份:慈善机构负责人。2015年年底,在第一个女儿出生时,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共同创办了CZI(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如今CZI即将成为有史以来资金最多的慈善机构。CZI承载了普莉希拉毕生的奋斗目标:激发人类潜力,促进机会平等。

事实上,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一直致力于推动教育、医疗和刑事司法体系的建设,而且他们的努力已经在某些领域初见成效。2017年年初,CZI为一个非营利机构投资约300万美元,该组织为美国学生提供免费的眼部检查和眼镜。还有一些目标是CZI短时间内无法实现但仍在努力的。例如,CZI于2016年秋天提出将在未来10年投入超过30亿美元,用于研究疾病的治疗,期望在本世纪实现所有疾病的治疗、预防和管理。

普莉希拉曾在不同场合谈过自己的目标,她希望可以研究人类身上的每一个细胞,从而实现治愈所有疾病的愿望。CZI将在未来五年内投资五千万美元资助科学家和工程师的研究,例如斯坦福大学的一美元显微镜项目。 普莉希拉还希望使全美的学生接受个性化的教育,为此她正在与加利福尼亚的Summit Public Schools合作改革教育系统。

事实上,在第一个女儿出生之后,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就宣布将在有生之年捐出他们所持99%的Facebook股份用于慈善,希望为女儿建构更好的世界。而随着现在Facebook 股价上涨,这份当时价值约450亿美元的承诺已升值到了超过630亿美元。

xiazai1

 CZI资产与美国前十慈善机构资产对比(图中美国前十慈善机构资产是2015年数据)

 熟悉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的人都知道,这对夫妻对CZI投入了很多的精力。由于扎克伯格同时还要运营Facebook,这也是个耗时间的工作,所以尽管一直是扎克伯格为CZI抛头露面,普莉希拉才是CZI真正的领导者。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生物化学教授,CZI科学咨询委员会成员钱泽南(Robert Tjian)说:“普莉希拉确实是个事必躬亲的人。管理CZI是她现在的日常工作。”

普莉希拉去年十月曾对桑德伯格说:“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潜力尚待挖掘。我们需要无时不刻去挖掘自己的潜力,而不是等待更好的时机或更合适的场合。”

普莉希拉与扎克伯格

普莉希拉与扎克伯格是在2003年哈佛的一个聚会上认识的,他们当时都在排队上厕所。那一年,普莉希拉18岁读大一,那是她第一次参加大学聚会;扎克伯格19岁读大二,那是他最后一次以大学生的身份参加聚会。相识之后,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开始约会,并于五年前结婚。

IMG_1705

 (普莉希拉毕业典礼时与扎克伯格的合影)

在这十多年间,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是恋人,更是合作伙伴。他们共同出席CZI的活动,一起为CZI员工开会,一起为CZI选聘领导层,而在扎克伯格管理Facebook的过程中,也能越来越多地看到普莉希拉的身影。扎克伯格为自己设定全球巡回旅行目标的事情已经人尽皆知,他曾在年初发帖说要走遍美国30个州,而且他几乎每去一个城市都会由普莉希拉陪同。

虽然CZI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商讨后决定的,但是CZI大部分的日常工作是由普莉希拉负责的。她每周有三到四天会去CZI位于帕洛阿尔托的办公室办公,且每周都会与CZI的领导人员单独面谈,每周都会亲自批复投资项目,每隔一周会组织一次CZI全员大会,而扎克伯格每个月才会参加一次全员大会。

20170228_PC_SFChronical_czi_cw_5

 (普莉希拉在CZI与领导层人员面谈)

由于被CZI的工作占据了太多时间和精力,普莉希拉已经停止了在扎克伯格旧金山综合医院接诊的工作。这家医院由扎克伯格夫妇出资7500万美元成立。普莉希拉曾对朋友表示,未来还会找机会回到那家医院,继续为患者看病。

管理CZI的同时,普莉希拉还会抽时间去帕洛阿尔托东部的小学工作,这所小学是她于2016年通过CZI创办的,致力于将学生医疗保健和教育纳入一个体系之中。普莉希拉是这所学校的CEO,她会定期与这所学校的管理层和教师谈话,同时还致力于将这所学校的经验推广到其他社区。

微信图片_20170713150503

 (图片来自Instagram扎克伯格个人账号)

 CZI的合作方之一,Summit Public Schools的CEO戴安娜·塔文娜(Diane Tavenner)曾提到,对于扎克伯格来说,普莉希拉就像一个指南针,是他无论如何都可以相信的人。她总会真诚地倾听并给出建议,他也会尊重并采纳这些建议。虽然普莉希拉并不直接参与Facebook公司的管理和决策,但是很多人相信,如果没有她的影响,Facebook不会取得如今的成就。

从某种程度上讲,扎克伯格和普莉希拉在性格上是互补的。扎克伯格是工程师,他很聪明但是不擅长人际交往,普莉希拉富有同情心、善良且敏感,且擅长社交。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苏珊·德斯蒙德·赫尔曼(Susan Desmond-Hellmann)曾说,“普莉希拉是一个非常富有感染力的人。

她对自己认准了的事情无比坚定,这种坚持会传染给身边的人。” CZI决策领导人、奥巴马前竞选顾问大卫·普洛夫(David Plouffe)也曾提到,普莉希拉的善良和富有同情心的品质将会传染给CZI的每个员工。

普莉希拉会见

 普莉希拉与美国副总统乔·拜登夫妇

 尽管普莉希拉对CZI有重大的影响,但她很少会关注自己。她通常都是那个“扎克伯格背后的女人”。她的Facebook个人帐号在四年间只发过13次照片。她也拒绝了写这篇文章之前对于她的采访。

最大的动力永远是家庭

普莉希拉如今的性格很大程度上是由其家庭环境影响的。有资料显示,陈家最初是从山东或者南京移民到香港,后辗转至越南,最后乘难民船抵达波士顿。在波士顿昆西市(Quincy City)的西街(West Street) 生活了整整十六年的普莉希拉很少对外人提及自己的家庭和她在Quincy的生活。

她的父亲丹尼斯于1978年抵达波士顿,她的母亲伊冯于同年到了纽约。他的父母曾是童年玩伴,离开越南后又在美国重聚并结婚生子。与其他同期抵达的越南人一样,彼时的全家的重心只有一件事:打工挣钱。普莉希拉的父亲在一家餐馆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而作为会计的母亲则身兼两份工作。

从关于普莉希拉的一些侧面报道里,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勤奋的亚洲女性的身影。上中学时,她曾经获得了一项科技挑战赛的冠军和2010年度的环境研究奖(Environmental Studies Award),还被票选为同年级Class Genius。同时,普莉希拉还是校机器人队和校网球队成员。普莉希拉于2003年考入哈佛大学,成为家里第一个大学生。对于考上大学这件事,普莉希拉曾多次表示自己很幸运。

xiazai2

 普莉希拉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在母校昆西高中毕业典礼上作演讲

xiazai3

 普莉希拉携扎克伯格回母校昆西高中

而2015年,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宣布将99%的股份捐出,并成立CZI,也是为了“让女儿在更好的环境里长大”。

2

 未来还有更长的路要走

普洛夫曾是奥巴马的前竞选负责人,担任过白宫高级顾问职务,还曾在Uber负责决策管理。普洛夫有多年的为领导人准备会议发言的经验,使他在做之前的工作时显得游刃有余。他却说,为普莉希拉准备发言会让他感到头大。他表示,为其他人准备简报时,都是尽量缩减内容,而为普莉希拉准备简报时,却总是担心准备的内容不够用。

普洛夫说,普莉希拉能够背下30页的发言稿,并且不会遗漏细节。普洛夫笑称,普莉希拉可能是自己合作过的对发言稿最“贪婪”的人。实际上,对于知识,对于阅读,普莉希拉一向都表现出如饥似渴的态度。她曾与身边的人一起讨论《驱逐》,这部记录了21世纪美国底层人民贫穷现状的作品曾获得普利策奖。

在计划创办CZI的那些年间,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曾在家中组织了很多次小型聚会,虽然每次只邀请十来个人,但是这些来宾都是这对夫妻所感情趣的行业的精英。例如,在2014年一次主要讨论埃博拉病毒的聚会时,他们邀请了盖茨基金会首席执行官赫尔曼和她在盖茨基金会的同事;2015年的一场讨论教育的聚会时邀请了塔文娜,当时他们主要讨论了Summit Public Schools。

他们还曾邀请过Facebook的合作方和投资人参加聚会。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通常会问很多问题,引导来宾分享自己对于一些问题的观点,在对他们所从事的领域有了了解之后,他俩会与来宾继续讨论CZI的发展方向,以及CZI探索新领域时应该咨询谁或雇用谁。

考虑到普莉希拉身上所承担的责任和她手上所能支配的资产的数目,她不断学习的行为就显得更加重要。与其他慈善家比起来,普莉希拉夫妇太年轻了,她才32岁,扎克伯格也只有33岁。但是这对夫妻很早就知道了投资不当的后果。2010年,他们为纽瓦克市公立学校系统捐款一亿美元,事后事实证明,那是一次极其失败的捐赠。因此,他们在之后的慈善活动中就变得更加谨慎,并且通过不断地学习和请教来丰富自身的经验。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将扎克伯格夫妇与比尔盖茨夫妇等知名慈善家进行比较,这无疑是对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的褒奖。但是,普莉希拉和扎克伯格还年轻,他们还要在有生之年捐出Facebook99%的股份,因此,他们未来会有更长的路要走。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王通,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Facebook关闭Oculus VR,VR内容行业迎来大变革

AR的战役:Facebook遥遥领跑,苹果稍一发力就超车?

小扎这半年:捕三文鱼开拖拉机,在“连接世界”的路上越走越远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