辗转反侧的B站,前路未卜的少年

摘要:用户需求和商业化的矛盾如鲠在喉。这家有灵魂的企业,越想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观和理想,也越容易感知到用户和伙伴对它的怀疑和不信任。

“我们知错就改。比收入更重要的是价值观。”这是B站董事长陈睿在2017年6月10日的微博。

陈睿这次的道歉主要是针对手游《碧蓝航线》内存在了的一些BUG,《碧蓝航线》是B站在推广自研游戏方面的首次大规模尝试,B站这封道歉信也被玩家称为“史上最良心运营”。

“良心”并不是护身符。

12日,B站出事,大量影视视频内容下架,其中境外版权内容基本遭到“血洗”,各家字幕组投稿纷纷被删。


13日晚间,B站发文回应:为维护网站内容的规范性,我们将对网站内的影视剧内容进行审查工作。在审查期间,部分影视剧可能出现无法访问的情况。审查结束后,不符合规范的影视剧将被下架处理,符合规范的影视剧将逐步恢复上线。

无论风波因谁而起,对哔哩哔哩来说,在其辗转反侧的商业路径上,近乎于一场“出师未捷身先死”。

网友:“为自己感到心疼”

从12日晚间到现在,收藏的日剧、美剧纷纷失效让无数网友大呼“心疼”,#B站电视剧专栏全部被下架#的话题也在今天中午升至微博热搜第二名。

仔细观察可以发现,除却美剧、日剧这类重灾区之外,泰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巴西俄罗斯挪威土耳其等国家的较冷门剧集也纷纷消失。B站主页按弹幕量搜索剧情类影视剧,只剩下1993年版的《包青天》和《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


曾几何时,我们还曾为B站的未雨绸缪感到“侥幸”。

2017年2月,107部网剧因未在片头添加网络试听节目信息备案编号,不满足网络试听节目上线条件而被集中下架。一月前,《锵锵三人行》、《一虎一席谈》等脱口秀节目也从凤凰、爱奇艺等平台消失。

而在此前的6月22日, ACFUN因不具备《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情况下开展视听节目服务,被广电总局下发通知关停影视板块。就目前的情况来看,A站的影视区已经全部消失,即电影、电视剧等内容已被彻底清空。

较之竞争对手,B站即便早已拿下了《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但这一次的小心并没有让B站摆脱“大扫除”的命运。


B站最早依靠网友自发上传的视频资源起家,大量内容资源处在灰色地带,甚至演化为B站的“卖点”之一。随着B站规模慢慢扩大,陈睿也开始在二次元新番领域里购买版权,比如B站曾正版引入了《第十届声优Awards大赏》,分别通过点播的方式放送了《大圣归来》、《万万没想到》、《哆啦A梦:大雄的日本诞生》 等作品。

视频网站彼此间的版权战火从未停歇,各家在内容、用户资源方面的争夺与日俱增。

2015年7月,优酷土豆起诉爱奇艺和PPS盗播侵权30起,索赔1570万元。今年4月,腾讯公司起诉音悦台盗版侵权,共涉及腾讯独家版权的452首英皇MV,5案共索赔总额1371万元。

2014年12月,B站的实体运营公司上海幻电就遭到北京爱奇艺、北京奇艺、广州斗鱼网络科技以及华视网等多家公司的起诉,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去年8月,上海幻电与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一案中,上海幻电终审败诉。

常年行走版权灰色地带的B站又逢不利,不禁令人唏嘘。

腹背受敌的倔强

时至今日,一直在用户需求和商业化的矛盾如鲠间辗转反侧的B站腹背受敌,遭受着多方的质疑。

据公开信息显示,目前bilibili活跃用户超过1.5亿,每天视频播放量超过一亿,弹幕总量超过14亿,原创投稿总数超过1000万。毫无疑问,B站坐拥着庞大的用户群体和流量价值,以及在年轻人群中巨大的影响力。

“B站一直处于亏损状态”,B站掌门人陈睿曾公开表示。

今年5月22日,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上挂出了一则转让哔哩哔哩影业(天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为哔哩哔哩影业)45%股权的项目信息,转让方为上海尚世影业有限公司,挂牌价格为200万元。

2015 年12月份,估值超17亿元的B站牵手尚世影业成立影视公司,强强联手让业内对二次元内容影视化变现生发出无数期待。两年时间,哔哩哔哩影业先后参与了 《神探夏洛克特别篇:可恶的新娘》、《精灵王座》等电影项目。但从票房来看,这些影片的收益并不理想。根据股权转让挂牌信息,哔哩哔哩影业没有带来任何营业收入,反而净利润为负0.61万元。

 

这次被大股东“低价抛售”,让哔哩哔哩影业和身后的同样面临盈利碰壁问题的B站成为了大众唏嘘的对象。时至今日,B站在寻找赢利点的表现也不够尽如人意。

让B站收入乏力的最主要原因,正是无法通过广告进行商业变现。

目前,各大视频网站都在抢购电视影视版权,综艺合作、内容自制,谁能抢到爆款降低风险,谁就能获得“金主”青睐。只2017年上半年,三大视频网站新上线112部网剧,其中110部为独播,只有2部为联播。

究其背后的商业模式,无一不是以内容来争用户,依靠广告和增值服务(会员)进行变现。但这种被视为视频网站第一收入来源的变现手段,换在B站就是“霸王条款”,广告的加入甚至会让老用户产生强烈反感情绪,愤愤离开。

用户需求和商业化的矛盾如鲠在喉。这家有灵魂的企业,越想用行动来证明自己的价值观和理想,也越容易感知到用户和伙伴对它的怀疑和不信任。

或将影响其商业化变现

去年开始,陈睿的频频亮相向大众释放着一个信号:B站还处在为“更大化的商业化”蓄力阶段。事实上,B站小心谨慎的商业化实验从很早就开始进行了,例如,推出赴日定制游产品、推出周边衍生品电商等。

相关数据表明,中国的二次元消费者已达到2.6亿人,其中97.3%是从90后和00后。在消费升级和国漫崛起的大背景下,为数不少的年轻一代消费者愿意为 二次元文化和动漫情怀买单。动画作品的宣发运营、衍生品开发、线下活动、游戏联运等多个方面都具备充分的市场想象空间。

B站就把对二次元全产业链的布局当做了未来重要的发展方向。比如B站与腾讯牵手布局全产业链,还投资了绘梦动画、翼下之风等动画漫画公司,以及轻文轻小说、M站等更垂直细分的二次元平台,展会方面有ComiDay、ComiTime、米漫等。

在B站一系列商业化升级动作中,最值得一提的还是其去年推出“大会员制度”。

可以说,B站的“大会员制度”是视频网站中最为温和商业化变现手段。制度里没有明码标价的收费标准,而是通过用户对社区的参与度而获得,除了增加社区的用户粘度外,还鼓励更多的用户来承包番剧。

相较于爱奇艺《太阳的后裔》播出两个月带来至少1.9 亿元会员费的的收入数据,这种“小步慢跑”的战略究竟成绩如何还需要时间检验。但这份好的开端,在昨日的“大扫除”后很可能直接沦为了“鸡肋”。

当“看剧神器”无法看剧后,B站的用户将会流失多少?此次“大扫除”必然会导致B站幕后资本不同程度受损,这会不会给B站未来的发展带来不利?经历此劫的B站,是否还有底气和能力去不断完善“大会员”所提供的服务?

没有人知道,在“符合规范的影视剧”重上之日,B站会以何种姿态前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闫妍,责编:常晓宇。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颠覆 | 面对年轻人,小米还在搞啥新意?答案就在B站弹幕

全职高手粉丝怒怼阅文:B站觊觎的二次元经济很尴尬

A站、B站大量海外剧被下架 版权纠纷还是监管所致?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