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谁人不识朱啸虎更重要的是创投新贵与老牌之间的恩怨情仇

以前,他们可以躺着就能享受品牌溢价带来的红利,实在投资不出去了,他们还可以做母基金,募资是那么容易,然而,现在,不光募资困难,投资都被年轻的企业家挑剔,这这么不让他们懊恼了。

比谁人不识朱啸虎更重要的是创投新贵与老牌之间的恩怨情仇

前言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投资圈也是如此。

在夹杂着利益及现实生活面前,投资圈的江湖甚至比其他行业还要水更深,朱啸虎与马化腾的微信朋友圈的互怼掀起了冰山一角。

真实的创投圈到底是怎样的?创投江湖存在怎样的恩怨情仇?

让我们随GPLP君试图走进创投圈。

创投圈的秘密

投资人一向神秘,甚至被当作了神,因此,其一举一动也备受吃瓜群众的关注。

所以,如同朱啸虎与马化腾,某一天,即便是观点上的不同——两人作为一个产品经理及投资人关于共享单车智能锁谁更有优势的观点讨论引发了吃瓜群众的强势围观,甚至被科技媒体将其作为当天的头条新闻来推送。

可见,群众对投资圈的好奇心有多强。

更何况,事实上,在创投圈,某某机构与某某机构不合,某某投资人看不上某某投资人,投资圈的拉帮结派的确真实的存在着,毕竟投资人也是人,一样也有爱恨情仇。

然而,由于天然的贵族感的高贵做崇,加上吃瓜群众的财力有限,作为金字塔的顶端,大家只有看的份儿,所以,这一层好奇又被放大,所以,我们也就部难理解为啥投资机构之间的一个观点就能引发轩然大波。

其实,相比较投资新贵及老牌机构之间的对怂,朱啸虎与马化腾之间的观点之争不过是小儿科。

来,GPLP君带你见识真正的江湖。

创投新贵朱啸虎及他的盟友们

自从投资了滴滴、饿了么、映客、ofo后,朱啸虎成为了创投圈最带流量的投资人,流量和吸睛程度并不亚于我们开口就是金句的徐小平老师。

而在这些项目背后,可以看到很多盟友的熟悉的面孔。特别是自2012年,朱啸虎投资滴滴快的一战成名,这些盟友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紧密,投资机构间甚至玩起了类似于萝卜蹲的游戏:

王刚蹲,王刚蹲,王刚蹲完朱啸虎蹲。

朱啸虎蹲,朱啸虎蹲,朱啸虎蹲完腾讯(蚂蚁金服)蹲;

腾讯蹲,腾讯蹲,腾讯蹲完大口袋蹲;

大口袋(DST、中信产业)蹲,大口袋蹲,大口袋蹲完腾讯蹲……

而且,众所周知,2012年滴滴那次愉快的合作以后,王刚与朱啸虎如同投资圈中知名的CP,鲜少分开,OFO的时候金沙江创投A轮,王刚A+轮,同时王刚和金沙江创投共同领投了共享充电宝项目小电科技,衣服共享租赁平台衣二三,还有不那么成功的共享吃饭平台“回家吃饭”,也是王刚天使轮,金沙江创投A轮火速跟进。

GPLP君依稀记得,某一个媒体举办的论坛上,朱啸虎和王刚同时作为那场共享论坛的受邀嘉宾,王刚拿到话筒说自己不用说太多,几乎朱啸虎投的项目他都在里面,很多项目都是重叠的,朱啸虎就能代表他。对于两家机构的类捆绑CP关系,王刚并不避讳。

当然,机构之间的CP组合如同宋慧乔与宋仲基的CP组合一样,并不是投资圈的新鲜事儿,真格基金和红杉资本就是最为明显的一对,而且,双方还是GP与LP的关系,这让其关系与其他机构更加紧密——因此,真格基金的项目,红杉资本是可以优先拿到的,如同早年间,特别是美元基金,因为有一部分是依靠于华兴资本的项目推荐,因此大家都愿意跟华兴资本套近乎,谁跟华兴走得近,谁就可能优先获知项目,其利益的结盟诉求比其他行业似乎更强烈。

不过跟那个时代相比,新兴起来的创投圈子似乎比以往更加封闭,在那个小的俱乐部里,不是谁能交加盟费就可以入会的,需要投资大佬的推荐及长老会的一致认可。

关于投资人之间的关系,记得GPLP君此前看过一组数据关系图,源码资本、昆仑万维、以及作为FA机构的以太资本关系要好,梅花天使和安芙兰资本 ,晨兴资本和雷军作为合伙人的顺为资本,大家合作紧密。

比如映客,最早由FA机构以太资本发现,然后由其推荐给源码资本的曹毅,而曹毅又同时推荐给了作为LP的周亚辉,最后,周亚辉以昆仑万维的名义投资了映客,并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获得2.86倍投资回报。

为了与老牌机构有所区分,同时更能获得优势,这些投资新贵们投资决策相对扁平,同时在打法上更为灵活,他们的触角伸的更长,同时在眼光不差的情况下它们又能迅速给Termsheet,迅速打款,这点是创业公司很是看重的。

而老牌机构之间的流程繁琐自不必说,而且投资圈的利益派,他们似乎没有更多的动力与新一代展开竞争,毕竟这些人都已经功成身就,名利双收。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于是,在利益的趋势下,这些从老牌机构出来的投资新贵们,开始与组团的形式与东家们为首的老牌机构在业务上展开激烈竞争。

如同看不见的战场,投资圈的竞争更为残酷而激烈。

投资老手:老牌机构的焦虑

随着新一代的不断崛起,投资圈平静的湖水最终被打破了。

“他们毛头小伙子怎么能够掌管基金呢?给LP带来损失怎么办”

作为老牌投资机构的代表,X很不甘,言谈举止间,仿佛他的权威遭到了挑战。

因此,面对GPLP君,他看起来有点焦躁。

事实上,创投新贵的崛起的确让他们有点不安。

不仅在项目上被投企业拿他们和新贵们对比,甚至面对LP,他们也要被LP拿来对比挑选一番,你们如何与年轻一代进行竞争,他们看起来更年轻,更具竞争优势,也更了解年轻创业者的想法。

以前,他们可以躺着就能享受品牌溢价带来的红利,实在投资不出去了,他们还可以做母基金,募资是那么容易,然而,现在,不光募资困难,投资都被年轻的企业家挑剔,这这么不让他们懊恼了。

因此,各种论坛,为了募资,他们也不得不抛头露面,宣传自己的投资逻辑,很别扭的用年轻人的语言宣传自己的业绩。

然而,即便这样,他们始终错过了一个时代,比如京东、唯品会崛起的电商机会,以及滴滴这波共享出行领域的机会。

而且他们的压力越来越大,早期项目由于管理的资金太大,他们无所捕捉,也没有办法与更为积极的新兴投资机构所竞争,项目的投资机会越来越少。

甚至某些时候,投资机构为了争夺某个项目,将创始人堵在了家门口,直到其签了termsheet为止。

因为他们知道,一旦创始人走了出去,他们的投资机会也就没了,随时有出价更高的投资人等着。

更为严重的是,随着风口热点越来越集中,融资节奏越来越快,腾讯、阿里巴巴等一些互联网战略投资者从之前的C轮以后、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才进入到现在一些项目才到A轮就迅速跟进。

比如今年上半年很火的共享充电宝项目,腾讯在 A轮作为领投方进入,投资了小电科技,而红杉资本则是在其之后的B轮方才进入,但估值已经上涨了不少。

这还让老牌的投资机构怎么玩?

于是,XXX失眠的日子越来越多。

纷纷找到同类型的机构诉苦。

“咱们该怎么办?”

然而,最终,诉苦之后,他们没有结成联盟,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大牌,结盟在他们看来有点跌份儿,他们不需要结盟,也没有时间来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当然他们还不算悲惨的,更为悲催的是第三种机构,即常年业绩排名在前25%以外的老牌基金,随着合伙人的不断离职,他们也逐渐消失在群众的视线之外。

到底他们在做什么,是做FA还是在享受人生,没有人知道答案,反正他们就这样被投资圈所抛弃。

如今,谁还记得他们的存在?

笑傲江湖,岂是那么简单。

“江湖笑 恩怨了

人过招 笑藏刀

红尘笑 笑寂寥

心太高 到不了

明月照 路迢迢

人会老 心不老

爱不到 放不掉

忘不了 你的好

看似花非花 雾非雾

滔滔江水留不住

一身豪情壮志 铁傲骨

原来英雄是孤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GPLP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礼物说获数千万人民币B+轮融资, 计划百天铺设百家实体店

亏损也要IPO,众安保险为何这么急着上市?

五大维度看共享充电宝能否比肩共享单车?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