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气桌游狼人杀卷土重来,这次能火多久?

线上狼人杀走红,也再次激活了线下桌游店。不少桌游店趁机转型只做狼人杀生意,据公开数据显示上座率达到了70%,线下狼人杀店也陆续多起来,甚至有狼人杀主播直接在线下开IP店,利用线上人气引流线下。

过气桌游狼人杀卷土重来,这次能火多久?

狼人杀前身是杀人游戏,于1986年,由苏联莫斯科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迪米特里·达维多夫发明,又于1997年由美国人安德鲁·普罗特金加入狼人文化背景之后形成狼人杀游戏。狼人杀被法国公司Asmodee制作成桌游传入国内后曾风靡一时,作为茶余饭后的消遣在当时获得了不少年轻消费者的喜爱。沉寂多年之后,狼人杀卷土重来,自去年6月开始再次回到大众视野中,于网络二度走红之后更是被估值有千亿的市场,受到资本的疯狂追捧。

线上狼人杀兴于电竞直播,火于综艺。2015年直播兴起,电竞直播尝试就各类游戏推出自己的节目,狼人杀游戏则是其一。百度指数显示自战旗TV自制电竞真人秀节目《Lying Man》播出之后,凭借知名游戏主播地参与带来的人气,狼人杀的热度有明显上升。据公开数据显示《Lying Man》第一季总访客超过5000万,此成绩之耀眼让其他直播平台也开始竞相效仿,熊猫TV在16年推出同类节目《Super Liar》(后更名为《Panda Kill》)后狼人杀热度再度攀升。而让狼人杀红遍大江南北则要归功于16年9月开播,由米未传媒制作的《饭局的诱惑》。

《饭局的诱惑》分为明星访谈和狼人杀游戏两部分,与传统狼人杀游戏规则不同的是,该节目中狼人杀游戏以娱乐聊天、插科打诨为主,表现出更强的娱乐性、友善度以及宽容度;再加上明星嘉宾与《奇葩说》选手两方带来的粉丝效应推动了狼人杀在大众中普及,让该节目在腾讯视频播出第一季节目之后就获得了超过5亿播放量的成绩。百度指数显示自节目播出之后狼人杀的热度居高不下,在完结之后迎来了爆发式增长,引发了综艺+狼人杀效仿热潮。

同时,狼人杀作为一款依赖逻辑推理与语言互动,游戏规则要求最少有8个玩家才能开局,标准局则要求12名玩家的多人游戏,天生具有强社交基因。此特征从APPStore的排行榜数据也能体现出来,狼人杀在社交榜的排名远高于游戏榜。近两年社交游戏《王者荣耀》、《阴阳师》等火遍大街小巷,狼人杀的社交属性,再加上人均在线超过3小时的表现让资本看到了从游戏进入社交的可能性。

狼人杀游戏APP如雨后春笋冒出

基于以上两个原因,再加上综艺节目《饭局的诱惑》在走热之后没有及时推出相关APP,天天狼人杀、狼人杀等APP抢占先机发布,受到了跃跃欲试的玩家和资本的追捧。据TapTap的搜索结果显示,目前与狼人杀相关的APP已经超过50个,并且有公开数据显示包括狼人杀官方、天天狼人杀在内的五个APP相继获得了融资,更多的狼人杀APP已经在洽谈融资。目前狼人杀APP根据导流方式不同可为两种类型。

一、与直播平台进行嫁接的狼人杀APP

直播平台奠定了线上狼人杀传播的基础,狼人杀APP通过与直播平台合作可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与直播平台进行嫁接的有天天狼人杀、狼人杀等,狼人杀已完成了A轮数百万元的融资,天天狼人也已完成了第一轮融资洽谈。狼人杀APP与战旗TV合作推出狼人杀综艺始祖《Lying Man》的第六季,而天天狼人杀则采用广撒网的方式,同时与熊猫TV、斗鱼TV、虎牙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进行合作,或直接冠名直播平台推出的竞技真人秀节目,或与直播平台共同推出新的狼人杀真人秀节目,如“谁是狼王”、“鱼乐狼人杀”等。狼人杀APP与直播平台合作拥有以下两点优势。

其一,狼人杀是一款有门槛的游戏,百度指数显示用户浏览热度最高的是“狼人杀规则”和“狼人杀怎么玩”,新人学习规则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在观看直播的过程中用户能快速接收游戏的玩法以及相关经验。此外,直播平台采用多视角的播放方式,如战旗在剪辑方式上率先引入了“女巫视角”、“平民视角”等角度,让用户在观看游戏时能产生参与感,参与讨论,从而对狼人杀产生兴趣。

其二,作为率先尝试线上狼人杀的直播平台,已通过主播的流量号召力聚集了一大批忠实粉丝。其次,经过多期真人秀节目的积累,优秀的狼人杀玩家脱颖而出,形成了以JY、指尖、幸福为代表的北派逻辑流,以申屠、李锦、缥缈为代表的南派状态流等流派,这些主播成为其他玩家追捧的对象。

用户往往会追随KOL选择平台,再加上知名主播会在狼人杀APP上直播,与高手一战是不少狼人杀玩家的追求,粉丝对玩狼人杀的述求便会转向天天狼人杀等与平台有合作的狼人杀APP上。天天狼人杀甚至还将被称为“国服第一狼王”的JY吸纳为股东,同时利用平台和主播的影响力为平台导流。

二、由综艺衍生或植入综艺的狼人杀APP

与直播平台相比,综艺节目拥有更庞大的受众,再加上数量庞大的粉丝愿意为明星的推荐买单,凭借综艺节目本身的明星效应,狼人杀APP就可轻松获得可观的用户量。由综艺节目衍生的狼人杀APP有饭局狼人杀,但作为《饭局的诱惑》节目的衍生品,饭局狼人杀自带品牌效应,还有《奇葩说》的人气选手如肖骁、颜如晶等人为游戏站位,吸引了不少粉丝前去围观,并争夺与明星选手同玩的机会。作为后来者饭局狼人杀主打内容优势。

欢乐狼人杀也十分擅长内容营销,不仅在重庆地铁三号线上推出了“痛车”广告,还依仗代言人谢娜的影响力,成为《快乐大本营》的常驻游戏之一,作为一个老牌综艺节目粉丝规模十分庞大,加上数量众多的明星的名气,使得欢乐狼人杀的知名度一跃而就,据官方公开的数据显示,欢乐狼人杀的日活在上线一个多月的时间内就超过了200万。

此外,综艺节目具有极高的娱乐性,与综艺结合的狼人杀,其规则相对更亲民,更受小白玩家欢迎。但不管事哪一类型的狼人杀APP,目前都存在同样的缺点。

狼人杀APP红透半边天怎奈何痛点多

其一,目前各类狼人杀APP在玩法和规则上大同小异,同质化严重。缺乏创新的游戏,一旦新鲜度过去,单一的内容会导致用户大面积流失。此外,狼人杀的规则不容易上手,使得狼人杀再火也无法发展为全民游戏。

其二,盈利模式单一,且盈利能力弱。目前各类狼人杀APP均是通过内购的方式盈利,比如向用户提供身份牌、免首杀机会等收费商品。饭局狼人杀的虚拟货币可通过完成任务获取,而狼人杀和天天狼人杀两个APP只能付费购买。据天天狼人杀公开的数据显示,狼人杀用户的平均付费只有5毛左右。没有探索出可持续盈利方式的狼人杀,或将沦为另一个三国杀。

其三,用户体验不佳。首先由于狼人杀玩家的水平参差不齐,又没有分级,再加上组队人数众多导致开局慢,线上狼人杀的游戏体验并不好,不少玩家表示并不愿意和能力不如自己的人一起玩游戏,没有竞技感成为用户流失的原因之一。其次,不少狼人杀用户反馈,各个狼人杀APP均存在黑麦、机型不适配等问题。资本追逐风口的同时忽略了用户体验。

其四、作为一款游戏线上狼人杀强调的却是社交感,不少狼人杀APP还推出了视频个人秀功能,鼓励用户在发言时展示才艺,竞技游戏变成了哗众取宠,在竞技乐趣上不如线下狼人杀体验。另一方面,线上狼人杀为陌生人社交游戏,而狼人杀本质上属于熟人社交游戏,有不少玩家表示不喜欢跟陌生人一起玩游戏。狼人杀在社交上的表现也远不如陌陌等社交平台巨头,简书作者发布的狼人杀问卷调查数据也显示了只有7%的玩家表示以交友为主。跟高手竞技,与游戏的乐趣才是更多用户的追求。

其五,狼人杀被炒热之后各平台日渐向“钱”看齐,APP体验跟不上,而狼人杀主播在身价高涨的同时直播节目的质量却在下降。追求游戏体验的用户不仅不能获得好的游戏的体验,也难以再看到精彩的狼人杀直播。此外,急功急利也导致部分狼人杀APP开始打着社交的名义上线“擦边球”内容,狼人杀APP恐变成低俗社交APP。

线上狼人杀走红催生线下IP店受青睐

线上狼人杀走红,也再次激活了线下桌游店。不少桌游店趁机转型只做狼人杀生意,据公开数据显示上座率达到了70%,线下狼人杀店也陆续多起来,甚至有狼人杀主播直接在线下开IP店,利用线上人气引流线下。典型例子如JY开的JY Club,3月在上海开的第二家狼人杀旗舰店,首日营业额便超过了100万元,该狼人杀门店还会对会员的对战进行网络直播,以此获得线上线下的互相宣传。但线下狼人杀店也存在着一些问题。

首先,线下玩狼人杀存在人数难凑齐的问题,若由店员安排随机组队,又回到了玩家不喜欢跟陌生人玩游戏的问题。

其次,网红效应导致线下狼人杀IP店、桌游店的价格水涨船高。比如JYClub采用会员积分制,定价为35元/小时。不少喜欢在线下玩狼人杀的玩家表示价格太高,转而选择了自己组人找场地玩狼人杀。

结论

虽然狼人杀凭借自身的社交属性与直播平台、综艺节目的炒热受到用户和资本的热捧,但是由于同类型游戏不少,再加上目前线上线下狼人杀都存在着各种问题,狼人杀火也只能火一时。

一个产品能长久的受热捧,除了话题性,服务和体验的提升不可或缺,各家狼人杀游戏还需优化游戏玩法以及客户端体验,多策划线上线下活动,增加用户粘性。目前狼人杀APP、狼人杀官方等均已开始联合直播平台举办狼人杀竞技赛来增加用户粘度,饭局狼人杀则采取建立信誉分体系、设置举报拉黑、24小时巡查等措施来保证狼人杀游戏的秩序。狼人杀是会持续火,还是如三国杀一般昙花一现,且拭目以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刘旷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便利蜂、喜茶、迷你KTV、千聊、狼人杀 | 17 年新趋势

游戏直播为何如此火热?

早入局不如巧入局,马东“饭局狼人杀”或将直道超车?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