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经济时代 企业的边界在哪里?

那些强调专业化的企业家,是一种工业经济的思维。从事互联网经济,从工业思维转变到互联网思维是刻不容缓的。

互联网经济时代 企业的边界在哪里?

企业有边界吗?如果有是什么决定了企业的边界?

这是一个从亚当・斯密提出分工和专业化之后,经济学界就一直没有停止讨论和研究的问题。然而,最近在实业界也掀起了对边界的讨论,财经记者对美团点评CEO王兴的访谈《对话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发表后,互联网时代,企业的边界在哪里成为了热议的话题。

企业的边界在哪里?

研究企业的边界有两派理论:

一派是企业战略管理学派,这个学派从知识、资源和能力的角度研究企业的边界。比如,钱德勒的效率边界论,虽然钱德勒没有明确提出企业边界的概念,但他实质上阐述了企业规模由效率因素决定。又比如,管理战略理论强调“企业核心竞争力”,在资源决定论者的眼中,企业不仅要打败市场,同时还要打败其他的企业才能存在。

另一派理论是新制度经济学的企业理论。对于企业边界研究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的是新制度经济学的研究。1937年,25岁的罗纳德·科斯(Ronald H. Coase)发表了《企业的性质》,在这篇奠定科斯获取199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论文中,科斯认为企业的边界在于,“企业的扩大必须达到这一点,即在企业内部组织一笔额外交易的成本等于在公开市场上完成这笔交易所需的成本,或者等于由另一个企业家来组织这笔交易的成本。”科斯这样解释到:“当企业扩大时,当企业内部交易增加时,企业家不能成功地将生产要素用在它们价值最大的地方,也就是说,不能导致生产要素的最佳使用。”

也就是说,企业规模扩大导致信息不对称,效率下降、管理收益递减,企业家的经验和判断的失误也会增多,这就决定了企业不可能无限制地扩大,以致完全替代市场的作用。所以,当其他条件相同时,组织成本愈少,企业家犯错误的可能性愈小,生产要素的供给价格下降得愈大,企业将趋于扩大。

互联网平台企业有无边界

科斯论证的企业边界是基于工业经济时代的企业。工业经济时代的企业强调专业性和协同性、规模化和标准化,这种以专业化和标准化为基础的生产制造体系,形成了工业经济时代的商业模式和形态——专卖店、连锁店等,这种商业模式通过建立规范的标准和样本,再经过供应链体系和代理制,形成规模销售效应。

当今社会,已经由工业经济社会进入互联网经济社会。工业经济强调专业化,促进了创新,提高了服务体验,提高了生产效率。随着互联网的渗透,平台经济已经在全世界迅猛发展,成为趋势性的商业模式,也是互联网经济时代最重要的企业组织形式,引领经济增长和推动社会发展的新引擎。

全球知名企业的大部分收入越来越依靠平台类业务支撑,比如,谷歌的成功在于其打造了信息汇聚与分享的平台,苹果的成功在于其打造了内容汇聚与交易的平台,而脸谱的成功在于其打造了用户(人)汇聚与联络的平台。

广义上讲,平台是一种交易场所,最早的平台就是集市。中介公司从事的经济活动也属于平台经济。互联网经济时代的平台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社交网络平台等,它们有一些共性的特点:(1)平台经济模式是“多边”或双边市场,客户群具有多样性,容易附吸长尾客户;(2)平台经济模式具有强大的“网络效应”,一种客户群体持续成长,吸引了其他类型的客户,继而又会反过来吸引更多第一种客户,交叉网络外部性、增值性、快速成长性等特征明显;(3)平台由一家公司控制,交易条件由公司设定,公司通过信息精确匹配、规模效益(比如团购)或定向营销等方式给在平台上交易、交流的双方带来便利和实际利益。

1937年科斯写作《企业的性质》的时候,没有想到信息网络技术发展如此之快,但是,科斯预见了技术进步对于企业扩大边界的影响。他认为,“倾向于使生产要素结合得更紧和分布空间更小的创新,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倾向于降低空间组织成本的电话和电报的技术变革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一切有助于提高管理技术的变革都将导致企业规模的扩大。”

当今世界,科斯预见的这三种情形都发生了,信息网络技术的发展,特别是云计算和大数据的使用,资源配置越来越精准,信息传递的成本极大降低,企业管理的技术日新月异。

那么,互联网经济时代企业到底有无边界呢?如果以纳税实体为判别标准的企业边界,毫无疑问企业是有边界的。如果从交易成本理论来看企业边界(有人称之为契约边界),企业的契约边界的交叉是一种经济常态。也就是说,企业有两条边界,一是经营边界,二是治理边界。从契约的角度,企业是无边界的。

企业的经营边界在互联网经济时代越来越被生态所替代。

在美国《新闻周刊》刊发题的《贸易战中的“万能杰克”:马云勇闯硅谷,或能修复中美贸易逆差》封面报道中,记者敏锐捕捉到:阿里正从电商平台发展成为一个经济体,一个生态系统。文章认为,马云的布局已经不再局限于中国,他将目光转向国际市场,并将阿里巴巴集团带入支付、云计算、文娱等众多不同的商业领域。

在众多华尔街投资者的眼中,阿里巴巴已远不只是一家电商公司,展现出巨大生态效应和潜力。按照马云的说法:“我们在创造一个历史从来没有诞生过的,跨边界跨时空和跨国界的经济体”。现在的阿里巴巴,不仅拥有超过4亿买家的购买行为、兴趣及支付数据,同时又有数千万卖家的经营、财务数据,同时还拥有娱乐、金融支付、物流、仓储等等不同的数据,已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数据公司。

边界重要还是核心重要

《财经》杂志对王兴的访谈很长,以“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作为标题,让读者引起了对企业“边界”和“核心”的思考。在信息如此丰富和“过剩”的时代,阅读这篇访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认真阅读之后,觉得最精彩的是“边界”和“核心”的对话,姑且摘录下来:

《财经》:美团点评开新业务的逻辑是什么?

王兴:我们的使命是「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Live better」,中文是: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在这个使命之下,我们认为凡是最终要发生的,我们就会选取合适的角度进入。现阶段美团点评是一个扩张的状态。

《财经》:美团的业务边界在哪里?还是完全没有边界?

王兴:太多人关注边界,而不关注核心。你可以把边界理解成万有引力,每一个物体因为质量的存在,它会产生引力,会影响其它所有物质。差别就在于——离核心越远,影响力越小,或者是它本身的质量越小,变得影响力越小。

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财经》:你认为多元化和专注是什么关系?

王兴:我花了很多时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科技变革的前半段,因为风险非常大,所以需要用小团队去探索。但到了后半段,红利变小,整合成为了释放红利的方式。这时候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

记者宋玮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理论问题:互联网经济时代企业的“边界”和“核心”哪个重要?王兴的回答用互联网思维回答了这个问题。美团点评是要不断尝试各种业务,给消费者提供满意的服务,“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

“多业务的公司会比单一业务公司更有优势”,这是王兴对电子商务生态的思考,或许也是美团点评曾在“百团大战”中杀出重围的经验总结,也是如今的美团外卖、酒店旅游等业务,都能在市场获得数一数二位置的原因。

那些强调专业化的企业家,是一种工业经济的思维。从事互联网经济,从工业思维转变到互联网思维是刻不容缓的。从雷军的“专注、极致、口碑、快”的互联网思维,到马化腾的“将一切人、物、钱、服务都连接”,业界对互联网经济的认识越来越深刻,互联网经济就是平台经济。没有思维的转变,用工业经济的思维,过分强调专业性和核心业务,终究会被后来者蚕食,当当网就是一个案例,如今李国庆已经基本不怎么提自己是中国最大的图书网站了。

传统制造企业海尔对互联网的认识是比较深刻的。张瑞敏裁员2万多人,把海尔变成了有3000多个很小的小微创业团队的平台,探索传统大企业如何在企业内部搭建一个创业的平台。张瑞敏表示,企业应该是无边界的。过去海尔是有边界的,现在无边界怎么做呢?第一步就是把电器变成网器,在网上交互形成用户资源。“海尔从无边界达到的目标是什么?就是使海尔打造成一个互联网时代的平台,变成一个生态圈,大家共赢。”哈佛商学院把海尔的探索写成了案例,叫做“海尔与用户零距离”。

搅局者的“鲇鱼效应“

企业的边界在理论上真的被清楚界定了吗?

1990年,在瑞典召开的有关契约经济学前沿问题的研讨会上,科斯曾说:“在《企业的性质》一文中存在着严重的缺点,这误导了经济学家的注意力。这种缺点来自于雇主—雇员关系的企业范式。企业问题的重要性在于,在一定范围内,雇主有权控制雇员的行动。然而,随之引出的问题是,与独立的签约者独立管理的形式相比有什么不同?看起来,企业并没有明确的界限。……由于我思想的混乱可能误导了张五常,正如这种情况一样,我担心,误导了另外不少的经济学家。”

或者张五常在2002年出版的《经济解释》中关于企业边界的论述,对于互联网经济时代更加符合“真实世界”。“最正确的看法,不是公司代替市场,也不是生产要素市场代替产品市场,而是一种合约代替另一种合约。因为零碎的生产贡献多而复杂,订价费用烦而高,市场就以其他合约代替。这些代替的合约不全部直接量度生产的贡献而订价,通常以一个委托之量订价处理。”

美团点评正是用合约的方式代替了工业经济时代的行政命令管理企业,大大扩展了企业的边界。

互联网经济时代是一个创新的时代,是一个颠覆式、毁灭性创新的时代,这个时代需要遵守商业道德的“野蛮人”。真正有情怀和胸怀的高人,不用惧怕这些“野蛮人”,而应该用包容的心态来看待他们。没有这些“搅局者”产生的鲇鱼效应,哪能“让大家吃得更好,活得更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云上坂道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京东众筹为何能在三年扶持8000家创业企业?

中小企业如何快速实现智能化转型?

专利数量告诉你 这20家企业巨头谁将笑到最后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