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共享,会是共享经济最后遮羞布吗?

这几年,随着uber,滴滴,Airbnb,共享单车等明星共享经济模式的兴起,真真切切的让用户的生活因为共享而变得更加便捷,也催生了共享经济的繁荣。

酒店共享,会是共享经济最后遮羞布吗?

酒店共享拼房,会是住宿业的“滴滴”吗?

我不是标题党,但作为共享经济的创业者,实在不忍心再看到更多的分时租赁扣上移动互联网的帽子,就华丽转身成共享经济了。前几天看到做健身房的企业,之前都要办健身卡,现在不用办卡,只要5块/小时,他们已经堂而皇之的叫上共享健身了。更不用取诟病各种充电宝宝,篮球,雨伞们了,作为普罗大众,只要能够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就是好的模式,我相信时间和市场是最好的裁判。

共享经济的是属于未来的商业模式,是建立在人对于物质占有欲的认知,以及社会文明发达程度的体现。它将原本归属个人的闲置的空间、时间、技能共享出来,每个人都是分享者或者授权使用者,这将颠覆现有的商品归属模式,今后低频使用特性的物品或者空间,大家可以互相分享使用权,但是没有必要占为己有,将现有资源拥有者变成资源使用者,也就是我使用它,但是不一定需要付高额的费用去拥有它,这将很大程度上节约社会资源,甚至重构商业社会。

我在一家差旅行业从业10年,一直致力于企业TMC业务,这10年我们服务了1000多家大型企业,包括政企客户,外资公司。经历了TMC由线下服务转向呼叫中心,进而升级TMC线上系统的过程,也经历了整个行业跟各OTA博弈的过程。

今年初,我们一直在思考服务升级的问题,想做一些小而美的,携程他们都做不到的个性服务。我们梳理整个出差旅行的过程,到底还有哪些没有被挖掘的潜在需求。由于我服务的企业70%以上属于政企客户,我们在整理用户潜在需求的时候,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在政企单位,一般的科室的科员甚至刚从大学分配过来的基础岗位的新人,在一线城市出差都能拿到400/间夜的酒店报销预算,我们接触的一些相熟的对方员工,很多都会侧面问我们是否代可以订预算一半的酒店,但是开具符合预算的发票。当我了解到他们平均薪资只有4000-5000元,却一个月有10天以上被派遣出差的情况之后,这个疑问有了答案,这其中的差价,几乎等同他们半个月的薪水,而且几乎成了行业内部的潜规则。后来我们分析了政企单位,2016年出差报销标准,以一线城市为例,一般的科员是350-550元/间夜。而我作为一名私营企业的副总,常年出差报销标准都只有300元/间夜。2016年最新中央和国家机关国内差旅住宿费标准调整表一览

我们公司同时还有旅行社的业务板块,一些穷游爱好者,特别是大学生群体,在预定了机票+门票,却唯独没有预定酒店。我们做了一些回访,反馈消息得出,如果单人出行,大学生群体在住宿方面大多数会选择青旅,因为一个人住酒店对他们而言,实在没有性价比,他们更愿意用有限的预算多去几个地方。我读大学也的时候也住过青旅,如果遇到有趣的人,自然是比较有趣的体验,但是也会碰到一些年龄层都不一样的工人或者农民工,这个时候体验就相当糟糕,没有共同话题,只能蒙头装睡。有过一些不好的体验之后,自从毕业就没再尝试过青旅。青旅最大的弊端在于,在入住之前,我们完全不清楚入住同一房间的人员情况。

类比以上的两类人,政企基层科员是为了赚取收益,穷游的大学生是为了节省住宿费用。那我们是不是能有一种尝试,把青旅的模式搬到线上,搬到酒店呢?针对单人出行的用户,把有预算的人跟希望节省住宿费用的人拼到一个酒店标准间,各取所需,将酒店资源利用最大化。要知道酒店80%的房间是标准间,而且大床房跟标准间的价格几乎一致。再结合我自身的经历,我常年在各地出差,拿着300的预算,住着一般的商务酒店,白天忙完工作,回到酒店一个人枯燥无聊,孤独感倍增。如果这个预算乘以2,就是600元,这个预算完全可以入住很多豪华五星酒店了(2016年五星酒店平均房价650元)。越高星级的其他设施越好,服务,餐饮,泳池,健身房等等,都他们他们突出价值的地方。一般用户大部分出差的酒店预算为200-400元,如果能用300的预算去跟别人去拼一间五星酒店,除了更高级的享受,还能跟对方一起做个伴,吃饭,聊天,健身等等。而且入住五星级酒店,整个服务和格调都较大幅度的提高,如果拼房的用户还是跟你有共同话题的同类人,简直太完美!在碰到广交会等区域大型展会的时候,整个区域的酒店是非常热门的,很多酒店甚至一房难求,如果有一个拼房的产品,就能解决很多无房可订的局面,从某种程度上也节省了资源。

根据2016年酒店行业的分析,全中国酒店数量超过25万间,房间数量达到1400万以上,每天入住量超过700万间,OTA渠道的预定量超过150万间,22-38岁的用户占比达到72%。这其中有多少单人入住的用户?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的数据表明,但是单人入住酒店绝对也是庞大的量级。我们觉得这是个不小的市场,基于让年轻人在旅途中住的更好一点的理念,我们内部创业孵化了“同住拼房“项目。

 这种尝试早在几年前估计是不可想象的,共享经济2015年开始普及,很多人接受了共享的思维,也愿意通过分享自己的东西获得一些新奇的社交体验,更重要的是个人信用的价值的影响越来越大,体系越来越健全。根据芝麻信用最新的数据,全国已经有超过2000万人使用过芝麻信用的免押服务。今后的社会信用的约束能力可能超过法律,个人的失信和违法犯罪行为将会给生活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对于陌生人酒店拼房,用户最先想到就是安全问题。这也是我们产品本身永远绕不开的话题。在安全方面,我们接入了芝麻信用的“信用+联盟”,我们将通过芝麻信用取得用户的实名认证以及芝麻信用分授权,用户在同住拼房所有的失信行为都将直接反馈到芝麻信用,并且影响用户的芝麻信用评级。通过芝麻信用,我们提升了用户门槛,本身就把那些有不良记录的用户排除在外了,因为“芝麻信用”的用户他们了解系信用系统的价值,更是信用分数的拥簇者。而且我们通过平台本身的评价系统,让拼房用户互相评价和贴标签,你是怎么样一个人将无处遁形。我们还未用户了提供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旅行保险,而且酒店本身就是比较安全的场所,保安,监控,公安系统联网等等,这些属性注定在安全上而言,酒店共享的安全性是大于汽车共享的。虽然同为共享经的C2C模式,但是汽车是移动的,酒店拼房的成交的场景是在酒店。用户担心的安全问题,可能更多是来自心理的防线,担心是不是会被偷钱包手机,我们可以放心的告知用户,在酒店场所犯罪的成本远远高于钱包手机的价值,换一个角度去想,罪犯是不会傻到去酒店盗窃的。

除了解决安全问题,在“同住拼房“更重要的功能是互相选择配对的功能。我们知道同行的人对于一次旅行的意义,对于出差旅行的拼房也是一样,如果在拼房解决物质需求的同时,能够让用户拼到一个趣味相投的用户,这无疑是拼房的附加价值。所以,“同住拼房”要求每位用户给自己贴上爱好标签,在拼房的过程中,系统通过匹配用户的爱好标签,智能推荐拼房用户。并且只有用户彼此沟通和了解,都看对眼之后,才能进入拼房流程。我们采取了双向选择的方式,让用户都能选择到互相中意的用户。这有点像相亲,但是人与人之间的吸引力法则是一致存在的,人都愿意跟自己有更多共性的人相处。

我们的用户从哪里来?我将目标人群定位到穷游者,大学生,初入职场的年轻人,以及职场白领。这个时代有趣的是,每个人都有不一样的想法和需求,也让商业有了更多的细分市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试图改变,他们排除一切循规蹈矩的东西,他们呼吁独立,特立独行,他们正在打破这个社会和商业形态。这些年大家都在聊消费升级,我觉得消费升级的本质是用户的认知,习惯,思维的变化,所有的商业模式围绕着用户的改变进而实现自身的升级。很多人觉得酒店拼房是不可思议的概念,怎么能跟陌生人一起拼房?但是现在酒店用户正在发生改变,消费的体验变得至关重要。

在住宿行业,符合年轻人体验的民宿和Airbnb正在风靡全球,根据《迈点旅游研究》的数据统计,2016年8月份民宿的关注度一度超过了传统酒店行业,入住率一直处于饱和状态,而传统酒店的平均入住率一直在62%浮动,名宿平均入住率高出酒店29%,这组数据直接反映了,新生代用户对于个性体验的需求。而一场出行的体验,一定是跟人相关,如果“同住拼房”如果能对接到两个有趣的人去入住酒店,这无疑是酒店在对抗非标准冲击的另外一条蹊径,后期我们会考虑于结合酒店推出按床位售卖的模式。我们都不用深度去教育用户,因为Airbnb在住宿行业已经分享到了房间,我们是深入一点,分享到了床位。2016-2017中国客栈民宿行业发展研究报告

 “同住拼房”我们定义的价值绝对不仅仅在拼房上,我们希望是做好人的连接,打造更有效的线下社交场景,让酒店的床位作为媒介,让年轻人们可以一起去做更多有趣的事。同住拼房的线下社交的场景下,能弥补人们对深入社交的场景需求,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私密的环境,超过8小时的相处时间,线上认识,线下深度交流,反而更容易放下人设的面具,这是社交领域O2O的尝试。我们准备在2.0版本尝试床位拍卖模式,我们对用户进行身份认证,对于特殊身份的用户可以开通床位拍卖功能,比如行业大咖,意见领袖,投资人等等,把床位变成结识人脉的工具。

这个时代,所有商业的竞争,最后都变成争取用户时间的竞争,如今互联网信息爆炸,但是人每天能只支配的时间只有24小时,如何让用户在你的产品上花费更多的时间,成了未来商业的本质。人都是群居动物,天然有具备交际需求,或者参加群体活动的需求。酒店对接的是占据生命三分一的睡眠时间,但是如何打发睡前的时间,对于单人出行的用户成了棘手的问题,“同住拼房”试图将所有有共同兴趣爱好的单人出行的用户,用一种主题活动拼房的形式拼到固定的酒店,让单人出行的用户除了拼房以外,还能参加一场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活动,而且拼房的对象,本身也是共同兴趣爱好者。

至于商业模式,“同住拼房”有比较大的想象空间。作为平台方,抽取佣金是常规的做法,我们在资源端我们会对接一些高性价比的3-5星酒店,帮他们分销入住率之外的房间,获取酒店佣金收益。用户到一定量级之后,我们还会根据用户地理位置切入大交通或者周边游预定。

这几年,随着uber,滴滴,Airbnb,共享单车等明星共享经济模式的兴起,真真切切的让用户的生活因为共享而变得更加便捷,也催生了共享经济的繁荣,在创业圈,几乎所有能分时租赁的产业都焕然一新加上移动互联的基因,扣上了共享经济的帽子。我们不谈论模式的好坏,作为共享经济的创业者,我们在做的同一件事情就是探索共享经济的边界在哪里,我觉得“同住拼房”是一次很有意义的探索,我们共享的不仅仅是闲置的床位,更是私密的空间和睡眠时光。对接了人的私密空间的共享,一定有很多故事可以聊!

目前“同住拼房”已经上线了试运营产品,1.0发布了服务号+小程序版本,大家可以上微信搜索“同住拼房”,访问首页就可以体验酒店拼房功能。

最后,补充一句:我们不做约炮的炮灰,“同住拼房”,只能同性拼房!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nickwu 的原创作品,责编:pintuplus。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贪婪的携程频繁上调佣金,高端酒店该如何反制?

美团酒店投诉率居高不下:为了10%佣金拖累公司估值

酒店PK民宿短租深度剖析 一文看清住宿业真相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nickwu 2017-07-13 10:35
沙发
回复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