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综艺频频扑街 中国综艺市场走出红利期?

摘要: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综艺市场已经走出了市场红利期。这种说法可信吗?重重限令之下,下半年的综艺市场还会出现黑马吗?

回望2017年上半年的综艺市场,综艺节目整体表现黯淡。综N代难以延续往日辉煌,明星云集的新晋综艺也齐齐哑火。虽有《中国诗词大会》、《朗读者》等文化类综艺成为关注焦点,收视表现却难以跟热门综艺匹敌。整个上半年,竟没有出现一档堪称“爆款”的节目。

上半年综艺市场的步履艰难,跟政策的趋紧不无关系。限韩令的落实,新“限真令”的公布,让综艺市场的“紧箍咒”再度收紧。有业内人士认为,中国综艺市场已经走出了市场红利期。这种说法可信吗?重重限令之下,下半年的综艺市场还会出现黑马吗?

综N代难续辉煌 新晋综艺多数扑街

回望上半年的综艺市场,虽然综艺节目类型丰富,收视表现和节目影响力却都差强人意。

具体来看,上半年播出的综艺节目有以《歌手》为代表的音乐类综艺,以《欢乐喜剧人3》为代表的喜剧类综艺,以《朗读者》为代表的文化类综艺,以《奔跑吧》为代表的户外真人秀,以《天生是优我》为代表的养成类综艺,各种综艺节目类型应有尽有。

其中,综N代占据了上半年综艺市场的“大半壁江山”。老牌综艺节目《歌手》、《奔跑吧》、《欢乐喜剧人3》、《花儿与少年3》等节目都已在上半年播出。这些老牌节目虽然仍有一定的话题度,但收视率已经呈现出明显的下滑趋势。

以浙江卫视的王牌节目《奔跑吧》为例。去年《跑男》第四季播出时,已经呈现出明显的疲态,平均收视率从第三季的4.5%跌到了3.5%。这一季的收视率再度下跌,CSM52城的平均收视率仅为2.8%左右,创下了第二季以来的收视最低记录。

曾经霸占微博热搜榜的《花儿与少年》,这一季也遭遇了收视滑铁卢,平均收视率仅为0.62%。上一季口碑不错的《我们的挑战》,这一季遭遇了口碑和收视率的双重滑坡,豆瓣评分从8.8暴跌至5.1,收视率也仅在1%左右徘徊。同为综N代的《王牌对王牌2》和《二十四小时2》,节目依旧大牌云集,却同样逃不开收视下滑的怪圈。

音乐类综艺中,只有《歌手》凭借迪玛希和赵雷的爆红,刷了一把话题度,但仍然摆脱不了收视下滑的命运。去年播出的《我是歌手4》,平均收视率还在2%以上,这一季就下滑到了1.4%左右。《我想和你唱2》和《跨界歌王》虽然收视下滑不明显,但关注度和话题度都明显不如第一季。

喜剧类综N代节目也出现了收视滑坡的现象。去年,《欢乐喜剧人2》的平均收视率高达2.6%,三期节目收视率破3。到了《欢乐喜剧人3》,收视率破2都成了难题,收官战的收视率也仅为1.99,距离2字头一步之遥。

新晋综艺节目中,同样也没能出现一个爆款。《向往的生活》虽然口碑和话题度都不错,却因为疑似抄袭陷入了口水战。小鲜肉云集的《七十二层奇楼》和《高能少年团》,不但口碑扑街,平均收视率也没能超过2%。由张艺谋担任导演的竞技真人秀《跨界冰雪王》,同样没有激起什么水花。

回顾上半年,唯一可以仍观众感到“惊喜”的,是文化类综艺的横空出世。《见字如面》、《朗读者》等节目接连走红,引发了不少观众的关注。然而,这些文化类综艺虽然口碑不俗,收视率却难以跟娱乐类综艺相媲美。纵观整个上半年,都没有出现一部全民齐追的综艺佳作。

综艺节目青黄不接 背后有何原因?

老牌综艺尽显疲态,新生综艺频频扑街。即使邀来名导和小鲜肉,也难以挽救一路下跌的口碑和收视。上半年的综艺市场如此“青黄不接”,背后到底有哪些原因呢?

1、节目模式都被买光了

纵观近几年的热播综艺节目,大部分都是引进境外版权模式节目。《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引自韩国,《中国好声音》引自荷兰,《极速前进》引自美国,《见字如面》引自英国。这些版权节目登陆国内荧屏后,都受到了观众的欢迎。

这些海外的“爆款”节目,都有着成熟的节目模式,也经历了市场的检验。把这些成功的节目模式拿到中国,自然很容易获得观众的青睐。如今,中国已经在全球“买买买”了四五年,欧美、日韩等国所有的超级综艺模式,几乎都被中国买光了。没有成功节目模式的加持,国内制作团队去研发一档新节目,成功的概率自然会相应降低。

2、新老节目原创力不足

随着限韩令的落实,国内的韩式综艺都在努力抹去“韩国基因”。《奔跑吧兄弟》、《我是歌手》陆续改名,号称要做成一档全新的原创节目,结果却都是换汤不换药。节目模式的僵化,使观众陷入了审美疲劳,收视率的一跌再跌成为了必然。

以《歌手》为例。这档节目除了把明星经纪人改叫音乐合伙人,并让他们报幕,节目的其他部分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而《奔跑吧》除了拼命把鹿晗和迪丽热巴凑成CP,吸引了不少眼球,节目模式的更新并没有什么突出亮点。

老综艺节目模式僵化,新综艺却又陷入了抄袭危机。或许是怕受到限韩令的限制,《向往的生活》和《中国有嘻哈》都号称自己是原创节目,却先后陷入了抄袭疑云。《向往的生活》被指抄袭韩综《三时三餐》,《中国有嘻哈》被指抄袭韩综《Show me the money》,引发了不少争议。

归根结底,新老节目的收视危机,都是因为原创力不足。在想不出新花样的情况下,综艺节目只能仰仗大制作、大明星、大场面来吸引观众。华丽包装的背后,是节目内容的泡沫化。长此以往,很容易遭到观众的“抛弃”。

3、观众的收看习惯变了

综艺节目的收视下滑,还跟观众收看习惯的变化有关。随着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普及,大量年轻观众和部分中年观众开始倾向于在网上看节目,电视收视时间被一再挤压。据统计,作为电视收视主力人群的45-54岁人群,在2015-2016两年收视量下滑累计达16分钟。

既然电视市场整体呈现收视下滑的态势,综艺节目的收视下跌就不是那么令人意外了。与此相对应的是,卫视综艺的网播量呈现出不断上升的趋势,2015年播放总量为255.5亿次,16年为295.3亿次。此消彼长之下,卫视综艺的收视率下跌成为了某种必然。

重重限令之下 卫视综艺何去何从?

上半年的综艺市场冷风劲吹,缺乏爆款,下半年的综艺市场却又套上了政策的“紧箍咒”。下半年的电视荧屏上,全明星综艺将退出黄金档。为了填补黄金档,文化类节目可能会借机“上位”。这对中国的综艺市场来说,是一件好事吗?

这项限令看似严酷,对于过度依赖明星的国产综艺来说,其实是一件好事。此前,观众是否观看一档综艺节目,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是否有喜欢的明星。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国产综艺逐渐陷入了“唯明星论”的怪圈,一味依赖明星提振收视,反而忽视了节目自身的品质。

如果这项政策明确落实后,短时间内必然会打击一大批全明星综艺。诸如《极限挑战》、《奔跑吧》等王牌节目,可能都会被迫退出黄金档。但从长远来看,这也会让单纯依靠明星的节目瞬间失去光彩,品质出色、有传播价值的综艺节目就有了更多“出头”的机会。

前段时间的上海电视节论坛上,世熙传媒总裁刘熙晨透露,某一线卫视去年80%的综艺是亏钱的。除了广告费的降低,邀请明星的成本过高,也是综艺节目“亏本”的重要原因。遏制了综艺市场过度明星化的势头,其实也是给电视台“减负”。如果不必为明星的高额酬劳发愁,电视台大可以放开手脚,制作一些不必依附于明星的节目。

比如,上半年风靡一时的文化类节目,其实还有很多可以挖掘的点。全明星综艺让位之后,文化类综艺要想成为新的荧屏霸主,还得在题材和内容上多下功夫。与娱乐类综艺相比,文化类综艺常常因为“乏味”受到诟病。结合娱乐类综艺的制作经验,在节目的趣味性和知识性之间找到平衡,或许是文化类综艺未来的必由之路。

在政策趋严、爆款难出的当下,中国的综艺市场正在走出最初的市场红利期,开始有逐渐转冷的迹象。但这对中国综艺市场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以往,国产综艺一窝蜂地追逐明星、追逐海外节目模式。如今综艺市场转冷,反而给了综艺节目制作者一个冷静思考的机会。比起追逐明星效应,努力提高节目品质,或许才是更好的选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创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综艺节目背后亿万级的商业链条

靠冠名挣8个亿,吸金全靠编剧,揭开爆款综艺的“编剧面纱”

《深夜食堂》跌至谷底,华录百纳“综艺+影视”转型也被看衰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