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或重蹈孙宏斌顺驰覆辙?贾跃亭与他缺失的十年

摘要:不否认的是,贾跃亭有着企业家应具备的长远的眼光、过人的胆量和到位的担当,但一个人长时间处于“飞天”状态到底是不是好事?

乐视或重蹈孙宏斌顺驰覆辙?贾跃亭与他缺失的十年

今年孙宏斌54岁,他这半生可谓戎马倥偬。27岁那年,被曝出“挪用公款”,遭遇了一场牢狱之灾,后来连亲手将其送进监狱的柳传志也心里觉得这样做有些亏欠,便在孙宏斌房地产的事业上给了他帮助。

凭着对行业的深刻洞察力顺驰的名号很快席卷地产界,那时连王石也怕三分,孙宏斌跨界再现了他在联想时候的传奇。但好景不长,2004年顺驰资金链紧张,孙宏斌的事业再次困顿,一时间同行纷纷四起对其展开了八面围攻,而公司也四面楚歌摇摇欲坠,后虽经过几番波折,但挽救无望,孙宏斌只好退走融创,希冀“再造”顺驰。

美其名曰抽身离开,带给孙宏斌的其实是一种弃子之痛。

信用观念淡薄

73年生人的贾跃亭正好比孙宏斌小十岁,这十年孙宏斌找到了顺驰功败垂成的原因,重视股东价值让孙宏斌看起来更加有理论支撑,但反观贾跃亭,外界对其定义不过“梦想家”、“野心家”之类的评价,伟大这个词放在他身上,似乎还不合适。

中国公司似乎从来就淡薄股东价值,鑫根资本曾强当初呼吁贾跃亭重回主营业务,当场喊话,但贾的回应却颇为冷淡。当然,这也是众上市公司的一贯做派。贾跃亭有错,但众人沆瀣一气捣毁信用体系也就体现不出什么了。

内部控制人当道,让投资者根本不敢对民营企业进行投资,人们哪怕将钱放躺在银行也不愿意拿出来,这就是当今投资行业里的心声。乐视为什么屡次兵败,祸根或许就是梁军所说,贾跃亭已经失去了信用。而控制人太过“一言堂”,让资本不得不用脚投票。

愿意为自己确定的理念“all in”,和用别人的钱“all in”自己的梦想是有区别的。孙说出了某些最本质的东西,虽然他自己的融创还在探索着,未来还未可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他除了了解乐视资金层面的事,还知道怎么防止乐视走顺驰的老路。

贾跃亭的爱将叛变,作为创始人在公司被边缘化的背后是欠薪、被催款、被讨债、冻结资产的新闻,孙宏斌一心为融创,在收购乐视一事中也并不是救世主的角色,但贾跃亭落到如今这步田地,和他自己的一贯行为密不可分。

建立信用十年不易,但想毁掉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当孙贾二人理想交织在一起的时候,人们往往会趋利避害。

创业精神原始

孙宏斌在顺驰事件上有着极为深刻的反思,后来他转向推崇股东价值最大化理论,然而这个理论据孙统计在中国大概只有25%的高管信奉。

孙宏斌觉得在中国所谓的创业精神还相当的原始。

生产经营规模、经济效益、财务手段,这些发挥协同每股盈余增加才是股东价值最大化的目标。但一味透支,企业的后劲便不足,股东预期也会被降得越来越低,以至于开始用脚投票。

那么这又产生一个问题,那就是到底花多大的精力顾及股东,又花多大的力气照顾市场的价值?贾跃亭“all in”后者,这么做的风险也是巨大的,从结果看贾跃亭非但市场没得到不说,股东也急的跳脚。

吃过资金亏的孙宏斌入股乐视时,第一时间便派驻了财务团队调查乐视账务情况。当孙宏斌翻出账本给贾跃亭看的时候,可想贾跃亭内心经历了什么。

为了公司得以为继,乐视也做出了补救措施,比如开始打供应商账期主意、贾跃亭亲自抵押借贷“接济”公司,但这些所作所为还是未能本质上改变企业缺钱的现状,烧钱的无底洞让战事更加吃紧,而且形成了恶性循环。

从贾跃亭个人行为来看,他没有损公肥私,也没有刑事犯罪行为,给公众的印象也是一个勤勤恳恳、十分忙碌的印象。但与他本人近乎完美的表现相对应的,是公司混乱粗放的管理、不拘小节的投资、大规模生态的烧钱现状,成本高企效率低下,试问乐视内部有几人是真正和贾跃亭本人同心同德的?这真的值得贾跃亭式的创业者扪心自问。

也许对于贾跃亭来说,他是想把生态化反做成美味珍馐的,但不幸的是,他周围的人都觉得这应该是一顿立等可取的速食快餐。

军心何以稳定,联想给出的答案是“入模子”和干部培养体系,但贾跃亭似乎答了个白卷。

战略成本高昂

孙宏斌的顺驰虽然失败被迫出售,但并未证明其模式的失败。孙开创的经验被同行照搬,有的也已经成为了行业共识。反观“生态化反”当然也不能说模式失败,但精于计算的孙宏斌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表示并没有看懂。

在盗版泛滥的时代,贾跃亭是最先洞察到知识产权保护时代到来的人,用极低的价格购买了相当数量的视频版权,这是乐视起飞的基础。但乐视起飞后,燃油不足。手机、汽车没有延续低成本这个“优良传统”,反而是投以重资豪赌,就算说理论上是成立的,多项相加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当然乐视也看到了其中的战略机会,但彼时入场成本已经绝不仅是“极低”了,这就形成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生态化反的盈亏平衡点在哪里、乐视有没有能力达到。按照现在资本市场的表现来看,乐视没有到达盈亏平衡点,现在的融资需求也远远超出了公司的融资能力。

汽车、手机行业给乐视时间非常少,它必须在很短的时间内完成很大的工作量和相当量的行业整合。在小米、特斯拉等强势品牌、成熟商业模式的竞争下,后来居上的乐视则显得乏善可陈。这也许就是为什么乐视每次的新闻发布会都说的云里雾里,可能是故意绕开核心问题有意而为之。

或许贾跃亭真的需要一次失败,一次刻骨铭心的失败,就像孙宏斌一样。不否认的是,贾跃亭有着企业家应具备的长远的眼光、过人的胆量和到位的担当,但一个人长时间处于“飞天”状态到底是不是好事?

离孙宏斌的老家临猗县到贾跃亭从小生长的襄汾只有百公里路程,十岁相差的老乡其成长经历惊人的类似。也许,他们之间有相当多的共同语言,贾跃亭未来十年如何走,相信孙宏斌能够给出自己的答案。

最不希望看到的,其实就是乐视重蹈顺驰覆辙,那么我们将失去一个可以有希望本称得上伟大的企业家。

再挺一下贾跃亭。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苑晶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乐视昨天发工资了吗?没有

法拉第内华达工厂计划搁浅,贾跃亭的造车梦再添变数

乐视大坑犹在,融创如何敢接王健林的盘?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