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加速器频频入华,创投加速器到底怎么玩?

摘要:一周时间,两家外资加速器接连进入中国市场,本土加速器面临严峻挑战。

7月4日,SparkLabs全球加速器与国安双创学院共同创办的SparkLabs北京加速器正式落地,并进行首期项目招募。而在此之前,国外著名的孵化器Plug and Play(以下简称PNP)也联合星河互联合成立“星启·PNP独角兽加速计划”。

国外加速器来到中国寻找创业项目,无疑是看中了中国在创业领域巨大的市场和热情。然而,加速器本身是不是一个好的生意?

加速器中国掘金

“在市场日趋饱和、投资回归理性之时,创业者需要拥有更强大的实力来赢得竞争,SparkLabs这个时间进军中国,正是最好的时机。”中信国安创新基金副总张建科表示。 

SparkLabs是一家源自硅谷的创投基金,它于2015年建立了覆盖全球的加速器网络。近2年来,SparkLabs在全球范围内累计投资了近200家创新型企业,其合伙人曾经参与过很多著名企业的早期投资,如Siri, DeepMind(AlphaGo的研发团队)等。 

SparkLabs在总部硅谷没有设立加速器,而是把重点放在了亚洲区域。韩国是SparkLabs加速器表现最好的地区,首尔已有九期Demo Day举办,产生不少优质项目。 

对于PNP来说,这并不是它第一次入华,这家公司甚至在北京设立了总部。作为搭建创业生态体系的其中一部分,此次PNP联合星河互联专门开辟了垂直领域加速计划——IOT和人工智能。 

用国外加速器成熟的模式来进入中国,会对中国本土的加速器产生较大的影响。在中国,孵化器前几年经历了一轮洗牌,但是加速器确实属于起步阶段。

中国加速器市场未饱和

SparkLabs联合创始人Bernard Moon表示,中国是全球最活跃的创新型国家之一,我们将会不遗余力把硅谷及世界的经验和技术引入中国,为中国创新企业服务。 

很显然,中国巨大的市场是国外关注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市场大意味着优质创业项目可以持续输出,多个玩家同时存在以及模式的差异性。 

同时,国外加速器入华需要当地机构的支持才能加快落地,双方各取所需,是为“强强联手”。PNP在北京设立总部时即有海淀区区委书记到场支持,Sparklabs与中信国安开展合作,也是为了快速在中国打响名号,以及获取本地资源。 

在Sparklabs加速器最成功的韩国地区,市场非常之小,却也有二十多家加速器在竞争。 Sparklabs却在韩国站稳了脚跟,更何况无论现有还是未来的中国市场。 

硅谷基金NewGen Captial 创始人张璐也曾公开表示,“除了人口红利,中国市场还有一大优势——消费者对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的适应速度快于美国普通民众。” 

相对于美国相对成熟的加速器模式,中国的加速器尚属于起步阶段。 

如果说孵化器是从0到1,那么加速器就是从1到10的过程。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2017孵化器/加速器发展报告中指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孵化器数量最多的国家,但加速器的发展却远不如国外。“中国虽设立多个加速器,但并未发展成为具有中国特色的加速器,中国加速器的全面开花尚待时日。” 

SparkLabs的联合创始人 Eugene向品途商业评论表示,Sparklabs看到了中国的市场所潜藏的巨大机会,在国内有很多的孵化器,但是加速器并不多,特别是mentor之间的网络(network)和Mentor-drive model并没有很成熟,甚至说是相对欠缺的。另一方面,虽然中国市场存在很多竞争和挑战,但是机遇并存,很多小企业崛起,特别是在亚洲,有很多拥有海外学习工作经历的人回国创业,这让很多企业在成立初期就有了全球化的视野,这是一个好的现象。 

如此来看,中国的加速器市场还远未饱和。

中国加速器未来走向深化

看起来前景开阔的加速器市场,却还是有一些特点存在。 

1.均专注技术企业,看中中国

不管是PNP在IOT和人工智能的加速计划,或是Sparklabs关注的人工智能、大数据方向,技术创新企业是加速器或者投资人眼中的香饽饽。已经加速156家企业的微软创投加速器,企业清单中也不乏技术驱动型公司。人工智能浪潮在中国表现的尤为明显。

“AI是中国未来能领先的领域。”曲敬铠毫不怀疑,这个观点和不少投资人不谋而合,只是人工智能这场好戏才刚刚开始,没有找到路径更好地落地。 

根据白宫科学和政策技术局发布AI战略计划,尽管美国在深度学习研究上的起步最早,但中国在AI主题上的论文发表数量已超过美国,并且两国的增长率差距明显,这反映了中国研究重点转变之迅速。 

所以投资中国就是投资未来这句话并不是空穴来风,很多外国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入华之后,中国就成为了他们眼中“海外”的代名词。加速器作为其中的对接者,自然不愿意放过机会。 

2.盈利仍不明朗。

在Quora上, 500 Startups创始合伙人Dave McClure曾表示,2015年500 Startups取得了大约1400万美元的收益,收益来源于基金管理费、加速器培训项目、活动及会议、合作项目或者赞助、以及教育项目。2015年亏损300万美元,2016年预计也将小额亏损。 

“加速器本身很难赚到钱,但加速器一般会与种子基金组合,通过投资来盈利,”曲敬铠向品途商业评论表示。“但是这个周期可能很长,所以加速器绝对不是一个短期赚钱的事情。”能量资本创始人王永刚也曾在知乎上表态,称真正能赚大钱的地方在于投资好的项目。 

3.特色走向差异化 

“中国很多加速器是地产商转变过来的,拥有办公空间的优势。”SparkLabs北京中心总裁曲敬铠告诉品途商业评论,加速器的优势绝不仅限于此。 

这也是Sparklabs在韩国地区可以打出名声的原因之一——从全球化角度入手,凭借导师和国际市场在平台上对接,来达到加速创业企业的目的。据悉,SparkLabs每周提供以导师为核心的特授课程——根据项目需求从200多名全球顶级的导师网络中匹配4~6名进行定向辅导;每周安排全球知名企业培训;定期举办全球创业者沟通活动;每年举办全球DEMO DAY——汇聚全球2000余名创投圈人士及媒体,给予创业团队全球融资渠道和企业宣传机会。除此之外还将提供包括办公场地、云服务、法律服务等价值90万美金的各项创业服务。 

美国最知名的孵化器YC从不提供工位,这个理念是:要让创业者疯狂地工作,而不是让创业者舒服地工作。从这一点上,就与中国绝大多数的加速器不同。实际上,加速器如果要做强,必然会有竞争力非常强的优势所在。

微软创投加速器是中国目前最好的加速器之一,它的优势在于利用自身产品,如免费提供价值300万元的微软云计算服务。PNP此次与星河互联合作的加速计划主题为“大企业的创新平台”,即为创业公司与大企业之间搭建平台,深度加速对接,达成真正的企业服务。

结合自身的资源来打造加速器非常重要,因此在曲敬铠看来,加速器未来会产生分化,在各个模式中做深。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赵子潇,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资本聚焦,无人便利店成新风口?

万万没想到,无人车其实是个劳动密集型产业

当我们在谈论无人零售时,我们到底在谈什么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