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人的记忆,资本裹挟下雷鸣“酷我”的陨落

摘要:在资本市场的反覆无常中,酷我被榨干剩余价值,CEO雷鸣出走,彻底一蹶不振。

一代人的记忆,资本裹挟下雷鸣“酷我”的陨落

酷我音乐在过去十年间的变化,可以说是一度高入云端,尔后跌落泥潭,几乎每一个从互联网时代走出来的原住民,用过的第一款音乐软件就是酷我音乐,酷我电台、酷我音乐、酷我社区、酷我会员、网上歌单等等一系列服务,在那样一个落后的互联网时代中,可谓别出心裁,一系列的组合拳打出来,音乐市场已经是酷我的天下了。

时过境迁,当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pc端音乐播放迅速没落,曾经体量甚伟的壮年人,迅速缩水衰老成一个步履蹒跚的老人,更可怕的是酷我音乐在版权混战的夹击下,失去内容失去用户,在资本市场的反覆无常中,酷我被榨干剩余价值,CEO雷鸣出走,彻底一蹶不振。

酷我音乐今日之式微,其实与酷我、酷狗合并有关,当初酷我酷狗在一起的时候,可没有说要第三者插足的,当时酷我酷狗恩恩爱爱,狂发通告,说酷狗CEO谢振宇出任联席CEO,酷我音乐的雷鸣前辈,出任公司总裁,这个时期的酷我酷狗全力还是相对均衡的,无论是谢振宇,还是雷鸣都可以很好地利用好手中的权利,统率酷我音乐、酷狗音乐。

只是在第三方势力介入后,腾讯的入局,打破了原有动态稳定的平衡,三家公司三局两胜,也势必会有一家被淘汰出局,谢振宇,谢国民在腾讯入局后,成为新集团的联席总裁,腾讯副总裁彭迦信出任新的音乐集团的集团总裁。

所以很明显,雷鸣在第三方介入后,所谓CEO的权利已经被架空了,渐渐被身不由己地淡出管理层,作为曾经的酷我音乐CEO总裁,现在这样一个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已经彻底消失了。

正如优酷、土豆合并后的王微,不得不选择卖掉自己承载英雄之梦的土豆那样,雷鸣仿佛也在走合并变成吞并的老路,不得不说资本的市场真的是风云莫测,合并都是有风险的,市场经济里有1+1>2的说法,但却鲜有1+1+1>3的可能,反而极有可能是小于2的存在。

酷我音乐痛失带头大哥雷鸣,整个团队的管理作风开始变形,转向以主播、喊麦为主的低级趣味方向,主动放弃高端音乐受众,作为用酷我音乐多年的老用户,看到这种改变,心中难免唏嘘。

实际上,早在去年三月份,海洋、酷狗、酷我音乐三大家合并的消息就已经见诸报端,在音乐市场,版权增量难于开发的环境中,把过去存放的版权打包出售,是对自身的最好救急,但是要在市场红利,泡沫破掉之前抓紧时间行动,不然市场一旦没有泡沫了,就像德国啤酒那样,没有泡沫,也就不好喝了,所以德国有句谚语说:“有泡沫的啤酒才好喝”,但是这样钻营的投机取巧,实在是一场九死一生的豪赌,通过IPO化自身,采取断臂式的自救,终究是弃车保帅,不知道帅又能帅到几时?

这是一种巨大的无奈,酷我、酷狗、海洋三家,我早有想过终有一家是要出局的,只是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资历最老的酷我,又一个曾经pc时代的互联网巨头就要倒下了,他的身体倒下了,成了过往来客创业之路上绕行注目礼的里程碑。

“现在的大势已经明朗,音乐完全成了版权的生态游戏,而我是个工程师,决定逐步退出管理。”这是雷鸣决定第三次创业时说的,实际情况是他也知道酷我音乐,是被腾讯战略性放弃的一家音乐公司,一而再,再而三的稀释了酷我的版权后,酷我的剩余价值已经所剩无几,当油尽灯枯那天,只能被无情的资本抛弃。

所以他要成立一家叫“快乐智慧”的公司,做人工智能和教育结合的事,创业其实不是雷鸣的必选项,但为了自己的孩子而放弃创业,可能正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搞不明白的地方吧。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孙海亮@花边科技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在线音乐的下半场,造血能力大于连接

资本的裁决:2017年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报告

网易系好产品出尽了风头,该看看它们身后的网易云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